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批评家、艺术家、收藏家眼中的“叶永青抄袭事件”

2019-03-08 09:1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前言

中国艺术家叶永青被控长期、大规模抄袭事件,一时让剽窃、抄袭再次进入大众视野。提到剽窃和抄袭,人们往往都会表示愤慨,但在艺术界,因为艺术情感、艺术语言、表现形式等艺术本体的特殊性,让剽窃、抄袭、移植、挪用、借鉴始终没有形成清晰的标准和界限,这也使得剽窃者、抄袭者有恃无恐,最后反而使得被抄袭者感到无力、无助。今天一起来看一下艺术界相关专家、艺术家对此事件的观点。

叶永青

叶永青

生于云南昆明,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现任四川美术学院教授,作品被中国美术馆等艺术机构收藏,曾在世界各地举办个展。他最著名的是创作于2001年的布面油画《鸟》,曾经于2010年在瀚海秋季拍卖会上以25万元成交,之后他的画作价格一路走高。

郑岗(批评家)

临摹或者模仿,是指从观念和技术两个方面的学习。而抄袭是借用别人的成果达到对自己的包装。叶永青的绘画一味地将他人的东西包装成自己的——企图明显。

中国传统绘画一直是以模仿为主要出路的,因为中国绘画尤其是写意画,应当是文化的一部分,而不是艺术的一部分。文化的传承,就要将观念、概念和技术一并输送到后代那里,根据人的能力变为自己的一种化合。而抄袭不是,抄袭不会表明态度,不会告诉他人自己的价值来源和启发之处。

栗宪庭(批评家)

一,抄袭是个道德问题,没有艺术上的问题可以谈。叶不是个没有才能的艺术家,所以我不能理解叶的这种行为。况且,我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对别人从道德的层面进行批评。二,没有人能把全世界艺术家的作品信息都收到眼底,电脑大数据也未必能做到,所以,判断抄袭就是个技术活,与艺术无关。三,所以,我完全不知道比利时的那个艺术家和他的作品,我得先向艺术界道歉,我写过叶永青和刘炜展览的序言。我一生的短板和最大弱点是过不了人情关,那个展览是翁菱小姐创建中央美院画廊时做的,当时中国的画廊刚刚起步,约我为叶和刘炜的展览写个序言,我写了《才情画家》的短文。怪只怪自己无知,不知道比利时的那个艺术家和他的作品。四,我觉得叶抄袭那个比利时艺术家的作品,也属于很商业化的作品,没有多少值得探讨的艺术价值,与抄袭事件是两回事。五,虽然我退出艺术界十多年了,不了解艺术界尤其艺术市场的情况。但总算叶帅的朋友,值此大规模网络声讨之时,我不愿意对朋友“落井下石”。但真心期望叶永青出来给艺术界和比利时那个艺术家公开和真诚地道个歉。这是我面对叶的抄袭事件一直选择“闭嘴”的原因。

郝元峰(艺术家)

踏踏实实搞创作是根本,投机取巧或许会一时辉煌,但终归经不起时间的考验。艺术作品或者艺术流派之所以能够传承甚至成为经典,都是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思想内涵支撑的,并非靠一个观点或者观念或者某一行为便能主宰。

抄袭和借鉴是根本不同的两个概念。你直接用了别人的想法,构图,这就是抄袭;但你可以参考别人的表现手法,结合自己的创作观点,但前提是不能直接挪用,也就是说为自己的创作服务。比如说大家从伦勃朗的作品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这叫学习,是为了提升自己。但你如果直接把伦勃朗的作品构图拿来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说有些艺术作品中带有艺术家明显的标识性的符号,构成形式等要慎用。

国内的确有好多艺术家要么从画册上,要么从网上找一些国外不是很被国内人熟悉的艺术家作品,拿来加一些自己的东西就用了,有的甚至直接挪用。但像靳尚宜先生这种自己发出声明的就是另外一种情况,这个可以有。冷军就曾画过一副关于蒙娜丽莎的微笑,那种人家直接表明了就不算抄袭。但像这些作品终究还是经不住时间的推敲,信息还有观众的视野不可能永远都是封闭的。

刘益谦(收藏家)

抄袭也该动下脑,这么简单粗暴的抄袭真的醉了,我龙美术馆收藏了叶永青四件作品,今天我家馆长说,叶永青跟他关系不错,劝我不要发声说了,我说啥了,抄袭成这样难道不该道歉,难道非要把抄袭说成挪用吗?难道还希望叶永青继续为人师表的跟川美的同学们说抄袭也是艺术?我不需要叶永青退货,我需要的是艺术家们珍惜羽毛,多份自爱,懂得尊重收藏人,懂得明白画廊的辛苦,懂得学会按合同办事,叶永青应该道歉,他只有认真创作才对得起收藏人,才对得起艺术家称号。

余德耀(收藏家)

看看叶帅的其它系列作品我们应该客观评价这次事件:我觉得不是恶意的抄袭事件!因为这系列是艺术家数量不多的作品。也很肯定不是为了市场需求而恶意抄袭,因为当时没什么艺术市场。我了解叶帅为人也不会因为这次事件对他有所怀疑。但也希望我们的艺术家们能警醒自己,为中国当代文化发展作出积极贡献!希望不了解情况的朋友能客观地讨论这个话题。(余德耀于德国)

聂赫夫(艺术家)

绝大部分的艺术品,其完成度由两方面因素决定 即作者和观者。观者意味着群体,群体意味着流量,而流量,孕育着产值。全球化对知识的冲击是巨大的,它驱动着人们以不同的念头传递知识,而这其中夹带的恶意和投机,正在以相同的速度筑就和摧毁着今天我们为之努力的东西。正如MEiDIA所提出的“致敬主义”,我们要警惕致敬面具背后的动机。

宋永进(艺术家)

在以西方为主导的国际艺术舞台上,中国当代艺术几乎完全丢弃了延续数千年之久的传统艺术,把自身纳入西方艺术的话语规则,并期待全面接受西方价值观和审美观的审阅和评判。这样的当代艺术根本无法真正代表中国而屹立于国际艺术舞台。移植于西方文化土壤的中国当代艺术,其核心问题不是如何走向国际,而是如何认识当下的自己——一个与传统完全不同的在吸取多元文化后迷失了自我的自己。中国当代艺术必须返乡,返回到原本就属于自己的那一方热土,并以主人翁的文化姿态和独立的审美气质,去重新认识和审视曾经发生的历史故事,以及生动鲜活的当下情景,从中攫取有益的养分,获得原发的灵感,进而生发艺术家的个性化审美,并在与当代现实和文化的深入对话或交锋中共同成长,而不是在西方话语权面前俯首称臣,甚至为了打扮成西方形象而不惜暗地里全盘抄袭!

贾方舟(评论家)

现、当代艺术在中国起步很晚,作为起步阶段向西方艺术学习、借鉴、模仿属正常现象。关于这方面的批评,从85新潮开始就一直没有间断过,因此这样的批评也属于正常现象。

“抄袭”不同于“模仿”,更不等同于“挪用”。模仿是将喜欢的作品作为参照,吸收其中的某些元素,属借鉴范畴,是学习必经的过程,也是艺术不成熟的表现;抄袭是原样照搬别人作品的图式结构,只做局部和细节的变更,是将他人的创造成果据为己有,是侵权行为;“挪用”虽然在法律上与“抄袭”难以划清界限,但作为一种后现代手法,在艺术领域视为正常,不存在伦理问题。

依照上述观点判断,叶永青先生被指认的那些作品,应视为抄袭。它的后果不只需要他个人承担,由于他在当代艺术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也为中国的当代艺术蒙羞,为正面评论过他的批评家蒙羞,为在评选中投过他赞成票的评委蒙羞。为此,他应该深刻反省。

王小箭(批评家)

热议中的“抄袭门”话题已经点了中国批评家群体的名和几位批评家同行的名,也有微友质问我为什么装聋作哑。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美术史的“初审”(王端廷语)工作群,包括我本人,肯定要承担应有的责任。这件事,不但牵扯到中国批评家的责任,还扩大到其他艺术家身上......我同意,事件的背景与资本对艺术圈和艺术家的侵蚀有关,但全社会都从经济动物变成经济怪物的这三十年,艺术家有独善其身的本事吗?他们本人有,家人答应吗?没错,应当的是艺术家出自污泥而不染,是洁身自好,不应当说我不是最坏的那个,但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的人,在批评艺术家拜金的同时,应当同时也反省自己。至于当代艺术圈的各种问题,我绝不否认,也否认不了,但应当属于整个美术界和中国社会问题的组成部分。

时至今日,叶永青本人并没有出面对此事件发表自己过多的态度和意见,仍没有给公众一个相对及时、真诚、合理的态度和解释。通过此事件,当代艺术圈也应该有一次大的调整和转变,艺术家要兼具自律和原创性,媒体、大众都要合力参与其中,共同促进当代艺术圈的蜕变和升级。对于叶永青事件,你又有什么看法呢?


来源:艺盘新视界企鹅号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3-0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