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艺术家沈勤:我用逃避体现我的态度

2019-02-11 09:0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沈勤

沈勤

SHEN QIN

1958 年生于中国南京;1978 - 1982 年在江苏省国画院研究生班学习;2003 年赴加拿大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讲学;国家一级美术师。作品已被美国布鲁克林美术馆、德国汉堡美术馆、苏州博物馆、武汉美术馆、广东美术馆等机构收藏。

Born in Nanjing in 1958;'Studied at Graduate class of Jiangsu Chinese Painting Institute from 1978 to 1982;Lectured at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Canada in 2003;Currently working and living in Nanjing (National A-level Artist);Shen Qin’s works have been placed in the collections of museums such as the Brooklyn Museum, the Hamburg Kunsthalle, Suzhou Museum, Wuhan Art Museum, and Guangdong Museum of Art.

超然

沈勤的画面具有多层次的可读性,我们可以将其看做是具象的山水,也可以将其视为不同层次的抽象墨迹……他通过这种方式,建立一个超然的隐逸之所。他摒弃了传统笔法,强调了一种墨法,其图式同时受西方极简、硬边主义的影响,其山水或墨迹的边缘非常硬朗。在他看来,“硬边”是最能表达“精神性”的一种方式,它可以直指人心。他在创造一种新的表现形式的同时,追求一种“精神性”的表达。

在创作中,他以一种全身心的方式投入,并由此摆脱各种单调平凡的世俗牵绊。他以一种类似僧侣的超然态度,在作品中创造了一个可以让人进入冥想的空间——这是一个要求心灵放慢脚步、放弃评说的世界。画面被作为超验状态的载体,超越了日常现实而进入一种与未知、神秘与宇宙的交流状态。

 

沈勤:我用逃避体现我的态度

采访人_ 于丽娜

库艺术= 库:您的作品似乎是回归内心的?

沈勤= 沈:中国画的审美标准从魏晋南北朝开始形成,它讲究“格调”,追求“形而上”,它是不能入世的,与现实靠的太近,气息就不对了。所以逸品级的中国画不能切入现世的生活,特别在当代,它不可能是走向世界的,而只能是回向人的内心的,它材料本身的偶然性和特殊性,决定了它的技术路径是越来越窄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参与的。绘画本身在所有的艺术门类中是最私人化的,所以它的社会能量也是最小的,更不用说特殊的水墨绘画。看威尼斯双年展,里面已没有了绘画的位置,当我想通这个问题,内心就变得老老实实,再也不用对世界和时代负责,只对自己的作品负责。

沈勤 山 43cm×62cm 纸本水墨 2018

沈勤 山 43cm×62cm 纸本水墨 2018

库:中国传统精神重视人自身的生命存在,重视对人的具体生命的心、性的发掘,所以您也续接了这样一种传统?

沈: 艺术一直走着两条路,一是和人的灵魂发生关系的,它不参与世俗的竞争,不承担变得现代或当代的责任,它就像宗教一样,是为一部分人准备的;另一条道路的作品它参与世俗的竞争,干预时代的进程,一定很当代,但这两条路的作品能直击人心的天才之作,他们的比例是一样的,很少很少。作品如果不跟人的灵魂发生关系,不管是当代的还是传统的,很快会被覆盖掉。

库:对您来说,艺术已经超越“表达”的层面,更像是一种“宗教”的存在?

沈:对,我一直对艺术保有敬畏,一直觉得不能糟践他,需要静下心来慢慢修炼,这就像琢玉一样,慢慢地磨,这其实也是挺快活的一个过程。

中国绘画的美学标准,一定是出世的、萎靡的、哀伤的、幽怨的;而欣欣向荣,欢乐的表现方式,是年画的画法。我觉得南京就特别适合画水墨,这座城市是最完整保存魏晋时期汉族美学的地方,这个城市有着千年的忧伤,出生在这座城市的人,天生就带有这种情绪。

库:美学属于传统艺术的范畴,而当代艺术更加摒弃美感,更加注重对痛感、丑陋或尖锐等方面的追求,您怎么看?

沈: 绘画的能量其实很小,从现代主义开始,绘画的边界在尝试被不断拓宽。像博伊斯、基弗尔等,他们很多实验性的作品能量,是传统绘画承载不了的。但把绘画转为观念和行为的表现之后,这些有着强烈精神取向的大师让精神性的表现挣脱出原有绘画的躯壳,创造了全新的样式,但这已经和绘画没关了,他们和戏剧或电影的关联,要比和绘画的关联近的多。只要手里拿着的是笔,更不用说是毛笔,绘画就是纯个人化的古老艺术,(基弗手里提着的是刀)它承载不了太多的能量和尖锐性的东西。观念艺术、行为艺术和装置艺术等,都是从绘画里分离出来的,它变成一种哲学或宗教,以此来探寻人类的精神。

人的一生时间有限,要清晰地明白自己的才能,以及能做多大的事,然后去做。在我看来,艺术所达到的最高境界是——能够直指人心,不问当代和传统的方式,这非常难得,也很少人能够做到,但人人都要吃饭,都要在这个世界找存在感,所以其它事就留给历史去选择吧。

库:您的作品中所体现的现代的构成、拼贴意识,是受到什么因素的影响?

沈:我最早做过广告、平面设计,而且年青时画了很长时间的超现实主义,后期印象派和表现主义风格的作品。我的一位朋友曾经聊过,现代主义留下的唯一遗产就是硬边和极简,这已经深深地改变了我们观看作品和创作作品的方式。所有精神性的视觉表达一定是尖锐、干净和极简的,因为这种构成方式代表着你的意志的参与,就像哥特式教堂高耸的尖顶直刺天空。精神性的表达肯定不能是烂稀稀的,不会像一块猪肉。猪肉代表的是世俗,手术刀代表着精神。明清以来的水墨,我的朋友们把它们称之为“烂水墨”,是形式上的,不是品质上的烂,画面里所有的边缘都是不清晰的,所有的组织、构成方式都是糊塌塌的,所以中国传统水墨画不太契合精神性的表达。

库:在您的画面里,笔笔生发、氤氲出来的墨迹,在我看来有点像张大千的泼墨。

沈:我不看高他的画,他属于烂中国画的范畴。他的泼墨是从现代主义嫁接过来的,画品不高,特别是他的人物画,恶俗!只是技术还行。我跟他不一样,我的边缘是清晰的,我从来不会在画上瞎泼,我注重控制,会在画面中一步步把人往里领,所以我的画跟他差很远。

库:把人一步步往里领的过程,这其中也存在着时间感?

沈:一层层的绘画痕迹,就是时间。在预控的绘画过程中,最考验人的是偶然性的出现,所以画中国画,经验非常重要。水墨说到底,就是有能力控制水的变化,然而不可预算的地方,是我最感兴趣的。

库:您刚才表示绘画对于思想的表达,也存在局限性,那您以后会采用其它方式进行表达吗?

沈:不会。可能是南方人的缘故,我在根子上对水非常敏感,而中国文化又是水的文化,所以水墨是最契合我的表达方式。当你通过水墨形式,随时可创造一个图式,那多快活,这时就跟上帝一样。

库:谈到原创性,您在自己的艺术中,最终追求的是什么?

沈:就是出世。我从年轻时,就觉得现实只会给人带来无尽的烦恼,只有躲在自己的空间里,才会觉得自己跟宇宙化为了一体。这就是我的追求,很空,但也很实在。

库:请您详细说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空间?

沈:我在1980 年代的时候,就非常明确,我想创造的是——灵魂的空间,这类似宗教道场。比如当你进入教堂,它就将你和现实世界屏蔽开了,接着管风琴响起,宗教的神圣感就会起来。而中国人好热闹,庙宇都是建在深山老林里,经过在千辛万苦抵达山林的过程中,也是一个慢慢和现实世界分开的过程。当代艺术是入世的,要干预世界的进程,我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干脆不去凑这份热闹。我用逃避体现我的态度——当我对现实不满,我就躲开,而正好又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躲,这多好!人寿几十年,能自由地做有创造的事,这让人很满足。

进入这个空间有点像做宗教仪式,当你与灵魂相通的人一起来到这个私密空间,这个类似祭祀的地方,你就会脱离世俗,进入自己的世界。

库:这样隐逸的生活,就是您人生最大的理想。

沈:对,我最大的人生理想就是回到宋代的山水画里,但一定要住在玻璃房里,不受日晒雨淋,不受蚊虫叮咬,当然要有空调,我现在一出门,首先想的就是赶快回到工作室,在里面发呆都觉得舒服,现在特别怕出门。


来源:库艺术企鹅号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2-1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