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热议 | 中国画没落是否从素描开始?

2018-11-09 09:1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文章《陈丹青:一切从素描开始,毁了国画》引起了各界的热烈争论,冷军、史国良、周彦生相继提出不同观点。

陈丹青:著名画家、学者

 

陈丹青:著名画家、学者


陈丹青:中国画的没落就从素描教学开始

1949年以来,所谓“素描基础”成为中国美术教育以及所有绘画品种——国画、版画、壁画、雕刻甚至工艺美术、实用美术及种种设计专业的单一律法,并体现为行政机制。所有美术学院考生必须通过划一的素描考试,而素描的划一性,又通过变本加厉的考试制度,成为不可动摇的教条。“素描基础”,是中国艺术教育最大的神话、最强的霸权、最有效的行政力量,也是最具惰性,又是最庞大的学术包袱。“素描基础”的提法使美术教育本身失去基础,因为它预先阻碍并限定了美术教育的每一个方面、每一项机能。

陈丹青《国学研究院》布面油画 187×223cm 2001年作

陈丹青《国学研究院》布面油画 187×223cm 2001年作

我一直想写一本书,就是不要相信“素描是基础”这句话,这句话是错的。我算是看了世界各国的艺术,素描绝对不是基础。素描只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发生出来的一种方式,然后延续几百年,到18世纪变成学院系统,然后传到苏联,再传到中国——这是灾难性的。埃及人、印度人几千年前就可以把人和万物画得很像很像,像得一塌糊涂,完全没有素描这件事。一定要解开这件事情,不然中国画没有前途。

中国画的没落就从素描教学开始。

徐悲鸿可能开始了一项错误,他认为所有绘画都要从素描开始学起,这件事情毁了国画。中国画是从一根线开始,从一个眼睛开始,从一个局部开始。这在西方绘画法则看来是错的,可是用那套法则套中国绘画,也是错的。拿西方的素描写生法则叫你用中国毛笔画素描,毛笔和线条的表现力完蛋了,中国人那种看对象的方式永远失落了。我对中国画的态度很矛盾。一方面,我其实是用西方“眼”看中国画,因为我的眼睛已经西化;另一方面,我又是绝对的传统主义者,因为传统会自己纠正我的西化“眼”。

冷军:油画家、湖北省美协副主席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冷军:油画家、湖北省美协副主席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冷军:素描根本不会阻碍中国画发展,相反,书法练习的缺失,却是目前中国画的最大短板。


如果废掉素描,中国画人物画只有走变形的路

问:近代是否有哪些画家在素描与中国画融合方面可圈可点的?

冷军:近代出现了那么多的人物画大家,出了这么多好作品,如徐悲鸿、叶浅予、黄胄、李世南、周思聪等等,都有很好的造型基础,当然素描水平都不低。只是笔墨趣味有别于传统而已,这方面如果有不足也是因为他们的书法功底一般,要补点书法。如果废掉了素描,那今后中国画的人物画就只有变形一条路可走了!


书法练习的缺失是当代中国画发展的最大短板

问:可是清代人物画也不乏造型不错的作品。

冷军:清代人物画创作在造型上怎么可以与现代的相比呢?当代人物画家可以学素描也可以不学!另外,关于山水的光影,李可染的山水就是逆光山水,同样画得淋漓尽致,笔意昂然!

冷军《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2004年 私人收藏

冷军《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2004年 私人收藏

问:如何理解笔墨中的“尽精微、致广大”?

冷军:文以载道,画中有道即是好,那什么是道呢?道是宇宙终极物质的特质,是什么呢?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特质,亦即既宏观又微观,怎么理解?物理学知道物质可以无限分割下去,分子、原子、质子、中微子等等,一直分割下去,极尽微观而又遍布宇宙,这就是常说的“尽精微、致广大”和“博大而精深”,这就是道或者说是道在我们这层境界的反映。

那在中国书画艺术中如何表现呢?就是笔墨!笔特指书法用笔,墨指墨分五色二性等等。一笔下去,大关系上是形,小关系上就笔的书味,看看书法中的笔划,有简单一划了事的吗?你看那点、横、竖、撇、捺的写法不是要用几个动作才能完成吗?那些动作含而不露,加上墨的微妙变化,合一起就是笔墨,再加上宣纸的浸染又多一层内涵,这就是尽精微。画面有构图、有造型、有笔墨就构成了“尽精微、致广大”的道的特征,文以载道的追求即完成。这里素描是障碍吗?

问:您认为问题出在哪里?

冷军:目前不少国画家在求学过程重视素描多于书法,这才是值得反思的地方。可以说,书法练习的缺失才是当代中国画发展的最大短板。问题不在于是否学习素描,而是太多人过于轻视书法。

史国良: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

史国良: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
 

史国良:陈丹青的素描理论是混乱和不负责任的,片面的

首先这里有一个错误的概念,哪怕是毁,也只是对传统绘画而言,但对于人物画,素描训练是必须的。没有素描的基础也就没有我今天这个画,也没有徐悲鸿、学院派,甚至学院体系。但是如果说齐白石学了素描,毁了,黄宾虹学了素描,毁了,可以理解。但不能笼统地说。

史国良 (b.1956)《强巴佛》镜心 设色纸本 144.8×146cm

史国良 (b.1956)《强巴佛》镜心 设色纸本 144.8×146cm

陈丹青是我最佩服的一个人。但他的这个素描理论是混乱的,是不对的,不负责任的,比较片面的。他当时自己学的素描就有问题,只是学习了通过光影来观察事物,塑造事物立体感的方法,并没有解决“结构、解剖、透视”三要素,只是后来他自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就补回来了。补回来以后,他的作品都很好。

周彦生:广州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周彦生:广州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周彦生:完全没有素描,绝对培养不出大师

其实我们认真看任伯年的画,可以看出他是学过素描的,并且还学过水彩。一个画家一定要有描绘的能力。作为一个画家,如果没一点造型基础,我认为他的发展是有限的。我在河南艺术专科学校就学过两年的素描,如果我没有这个基础,很难有处理空间的意识,估计连个形都处理不好。所以,我认为,把素描和中国画的技法融合在一起,更能表现物体的立体感、空间感,素描对中国画是有用处的。

周彦生《桃花小鸟》镜框 设色纸本 96×179cm

周彦生《桃花小鸟》镜框 设色纸本 96×179cm

当然,中国画的笔墨不是靠素描关系来解决的,但有了素描技法作为借鉴,画面语言会丰富一些。如果学习中国画,完全没有素描,我认为是绝对培养不出大师的。

原文作者:辛晓星

原文来源:《艺术品鉴》2018年10月刊《这帮流氓艺术家,我就是看不惯!》

(因篇幅问题,原文有删减)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11-0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