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媒体叹艺术圈闹出的桩桩笑话:没文化真可怕

2012-09-27 22:58 来源:文汇报 作者:范昕 阅读

  近日,天价艺术品再度闹出天大笑话。去年艺术品拍卖市场最贵玉器——以2.2亿元成交的“汉代青黄玉龙凤纹化妆台(含坐凳)”被曝“穿越”:在汉代,人们都是席地而坐的,凳子还没发明呢!之所以席地而坐,与当时的服饰有关。据考证:当时人们内穿开裆裤,外罩“裳”,坐高凳十分不雅。凳子是在“胡人”的连裆裤传入后,到了唐朝才逐渐出现的。这么一来,“汉代玉凳”之说简直是无稽之谈。一位专家指出,这件拍品若非现代伪造,其断代亦应在清代以后。甚至有人直言:“这根本不是什么梳妆台和凳子,是神案,是香炉台。可悲我们的玉文化啊!”

  当然,没过几日拍卖方“北京中嘉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无辜地称,此件拍品最终实际并未成交,买受人未当场付款,直到目前也没实际交割,颇有息事宁人之嫌。不过,如此“山寨”的拍品是如何“堂而皇之”上拍且由一干专家给出1.8亿估价的,怕是一个更值得追问的问题。

  远在欧洲,几乎与此事件发生时间相差无几的一桩事件怕是值得国人深思。藏于法国卢浮宫的达芬奇画作《圣母子与圣安娜》表面出现积垢,去年下半年在一个由20位成员组成的国际咨询保护委员会的建议下接受清理修复。修复之后,很多专家认为这幅画与原作相比过于明亮,存在“过度修复”之嫌。为抗议工程,两位资深的法国艺术史学家西格恩·兰格尼与让·皮埃尔·库赞近日宣布,辞去咨询委员会的职务。这桩事件似与中国艺术圈闹出的笑话形成鲜明对比,折射出不少中国收藏者赢了出手的阔气,却输了对文化的敬畏。 ——编者

  看艺术圈闹出的桩桩笑话,人们一面乐不可支,笑叹“没文化真可怕”,一面胆战心惊,纳闷艺术圈究竟有多少猫腻。

  仿品多:95%的收藏者收藏了95%的赝品,95%的人赔钱

  别以为“亿元时代”选择艺术品“出手”稳赚,据说95%的收藏者收藏了95%的赝品,95%的人赔钱,即使是那些天价藏品。切莫低估民间造假的本事,像是河南洛阳孟津县的南石山村、伊川县的烟涧村、禹州的神垕村都是远近闻名的专业仿古村,江西景德镇也云集着大批瓷器仿制的高手。某些高仿品甚至可以攻克“鉴定”的城池,无论专家的“眼学”,还是依靠仪器的科学测试。当然,它们根本值不了几个钱。

  近年来,元青花梅瓶频现,数量之多几乎可以用板车拉着卖了。据说它竟是这么炒起来的:一窖大概几十只元青花梅瓶于景德镇旁边的高安县一处工地出土了,且有墓志铭。有“心”人立即请来各大瓷器作坊加班加点造梅瓶,为了更像那么回事,里面还装上当地的兑水谷酒,封口泥也进行古法还原——按照出土梅瓶的办法,不用强力胶加黄泥的现代手法,而是用猪血和糯米浆掺谷壳做成。做好的梅瓶经过“做旧”,用高锰酸钾溶液泡去“贼光”(新瓷器釉面刺眼的光,老瓷器釉面比较圆润的光则称“宝光”)、再渗入“土沁”(土壤物质渗入古瓷器釉面造成的洗之不去的痕迹),如此“精心”,难怪很多人看走了眼。又如让“青铜器”锈迹斑斑,也有绝招:先用盐酸水泡器物,然后埋入地下,再在土上浇些酸碱类的药物,过个几年,器表便能生出锈来。   鉴定难:学术分歧本是鉴定本身的特点和难点,日后却被有些人当成了可钻的空子

  文物市场上,鉴定是关键环节,负有维护市场秩序、保障市场健康发展之责。不过,国内艺术品真伪鉴定环节漏洞颇多,恰成“乱源”。

  据了解,国内尚无专门从事书画鉴定、同时拥有司法鉴定资质的权威机构。鉴定权威如国家文博单位,其公职人员只能为国有文物“掌眼”,原则上不应参与民间商业或个人藏品鉴定,即便鉴定,也只能是口头的,不能出具鉴定证书,且要声明此乃个人意见。民间的私立鉴定机构倒比比皆是,不过不少类似那种躲在棚户区乱开方子卖假药的“黑诊所”,鉴定证书给钱就开,少说也得一两千一张。不管鉴定方将名头取得怎么富于官方气味或学术色彩,事实上这些证书都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自然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只代表鉴定者的个人意见。当然,也有“江湖郎中”闭起眼睛什么都不认,张口就说“假的”,为了保险。要知道,把真东西看成假东西,反倒攒下了口碑,说明眼光高,看东西紧。此外,还有一种“仪器辨伪”。通过科学手段,虽然能够辨明纸、墨、瓷、泥等元素分属哪个年代,但是没法辨别作品出自何人之手。

  就算鉴定有误,哪怕故意乱讲,鉴定方也大可以一句“水平不够”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即便真正的权威机构和专家也必须承认,客观事物的认识是无限的,个人的知识是有限的,最专业的专家在鉴定方面既有他最擅长的方面,同时也有盲区。况且,鉴定中出现不同意见也很正常。比如对于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的一幅无题款绢本画《雪竹图》,上世纪70至80年代两位鉴定大家就存在意见上的分歧,谢稚柳鉴定此图出自五代南唐画家徐熙之手,而徐邦达认为,此图早不过南宋中期,晚可到元明之间,因此不会是徐熙或徐派画作。这学术分歧本是鉴定本身的特点和难点,日后却被有些人当成了可钻的空子。

  法规囧:免责条款成了艺术品拍卖公司最大的保护伞

  正因鉴定遭遇的重重困难,法律认为要求拍卖方对拍品保真显然是不公平、不公正的。我国《拍卖法》第61条第2款就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在美国某些州,如果一个拍卖公司打出“保真”旗号,甚至会被认为是不正当竞争,涉嫌商业欺诈,因为本质上做不到,不过是夸下的海口。

  结果,免责条款成了艺术品拍卖公司最大的保护伞。拍卖中竞买到假作,依据法律,现实中一般很难让拍卖公司承担责任,因为拍卖公司在拍卖前一般会作出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的声明。如若天价买来赝品,根据这份声明,拍卖公司大可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买家只好认栽。

  虽说艺术品拍卖公司很难承诺“保真”,但可以承诺“诚信”。比如苏富比国际有限公司的其中一条拍卖规则是:“本公司就赝品提供如下保证:如本公司出售之物品其后被证实为赝品,该项交易将作废,本公司并会以原来出售时的货币退还阁下就该物品支付本公司的任何款项。然而,阁下须于出售日期后不迟于五年内提出……”可惜,国内没有哪家拍卖公司有这样的魄力,敢对已经证实的赝品做出全额退款的承诺。   ◆泰斗走眼,自制“金缕玉衣”骗贷数亿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