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青年艺术创作与展览呈现

2018-03-15 08:41 来源:网易艺术(北京) 阅读

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滚动资助作品巡展北京站研讨会第三场。

主持人:于洋(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本次系列巡展总策展人)

嘉 宾:颜为昕(关山月美术馆副馆长)、王雪峰(中国美术馆典藏部副主任)、白茜(西安美术馆执行馆长)、康书增(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余旭鸿(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主持人:关于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如何去推广传播?首先请出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康书增先生。

康书增:首先说明一下,我看我们在座的几位,嗯都是美术馆的朋友们。我还不是美术馆,因为我们新疆那个拐杖,他本来是跟我一块来的,我是协助他工作,结果他有事没来,变成我一个人。我是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那么这个题目对我来说稍微陌生一点,我谈一点对这个活动的我个人的一点认识,一个方面,我觉得有了国家艺术基金这样的一个项目,尤其关注到青年,他的意义还是非常重大。因为我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因为我今年已经62岁了。在我年轻的时候,画画的时候,那时候条件应该说比现在的年轻人要差的多。我们到底下体验生活,经常要搭便车,到农牧区还要住在那些农牧民家里边,我们可能要花上个200来块钱,就下去能转一个月。所以那个时候资金非常紧张,条件也非常艰苦。后来我们去参加全国美展,全国第六届美展,84年,我从新疆出来跑了杭州,跑了南京,跑到上海,跑来北京,跑到沈阳,转了一大圈下来,才花了200多块钱。所以那个时候钱少。但是应该说我们的热情非常高,如果那个时候有国家艺术基金,能给我们那时候的年轻人提供一些帮助。我想效果跟今天一样也会很明显。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方面,我觉得我们国家在这个基金方面,现在这个国家艺术基金我们也叫项目,国企,像我们高校里边的老师,他能够申报的就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国家社科基金。如果你拿到这样国家级的项目,学校的认为你就是人才。那么这种情况下做研究的相对来说比较方便,主要是写本子。所以那时候我们画画觉得有点憋气,因为没有画画的项目。所以尤其是像我带的学校是综合院校,所谓的科研项目,第一就是课题,第二就是论文,第三个应该是专著。美术创作基本上拿住不了这边。因为除了我们美术学院的老师搞创作,其他的院系之间不可能创造。没有这一说。那么有了国家艺术基金以后,那么我们的画画的这些老师们,有了一个渠道,有了一个那成果的这样的一个机会,一个机遇。所以说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说国家做的非常好。还有一个过去的美术作品,不管是国家收藏也好,还是评奖也好,还是展览关注的,它都是结果。那么国家艺术基金这一次它生草多,如果选中了给你给钱,他关注的是创作的过程。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来说,对于年轻人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帮助,我觉得这都是划时代的意义。在我们国家来说,真的是对画家来说是个非常好的机会。所以我也做一个话题当中,我也提高兴,另外一个我个人又申报了项目,国家一般项目就是艺术基金一般创作项目,因为不受年龄的坚持。还有一个现在有把这些优秀的作品选出来,到全国各地去巡展,我觉得这个对一个年轻人的成长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激励。因为有很多的年轻人,因为年轻的时候,他画画或者说小的时候,他画画收到周围的邻居或者是小学的老师夸奖说,你这个人画画的,这个孩子画的这么好,你画画有天分,受到这样的鼓励,走上了绘画的道路。还有一些呢在早期年轻的时候,如果能入选了一些展览,展示,有了这样的机会,也暗示他不是说刺激,它,觉得自己在艺术上非常的有天分,有奔头,于是一步一步走下来,成为一个或者叫画家或者叫艺术工作者。我想国家艺术基金的这些做法,对年轻人的成长来说应该说是非常有作用的。在此我作为受益者之一,也对国家艺术基金来表示感谢。同时这种巡展到了全国各地呃美术馆去展览。应该说各个美术馆也付出很多的辛苦。

主持人:有请西安美术馆白茜馆长。

白茜:我们作为美术馆的从业人员来说的话,我是这样认为这个展览的,首先我觉得国家艺术基金可以提供这样一个好的平台,建立这样一个好的机制,因为我觉得在整个艺术生态环节当中,其实我们一直缺少一个环节基金这个环节,所以自2013年国家艺术基金创建以来,很有效的完善了整个艺术生态的一个环节,这一点国家对于无论是艺术从业人员,还是艺术创作者,还是对于整个的艺术生态的完善和发展,都作出了非常重大的贡献。使得我们在整个的环节当中,我觉得从此可以它可以是形成了一个良性的发展的趋势。再者去年的展览巡回到西安来,而且去年整个的展览的巡回展的是20站,20站代表什么意义?作为一个美术馆的从业人员来说,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一个展览。因为一般我们在美术馆里,策划展览基本上巡展可以达到五六站,都是一个极限,基本上一年的时间都在为着一个展览而服务了。可想而知这个20站是一个什么概念,我都不敢想象。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跟冀馆长有沟通,他们的工作人员基本上全年在为这个展览服务,就是从一站到下一站,中途都没有办法来返回大本营北京。所以真的是非常之辛苦。就是在这儿我就想提一下美术馆不仅是一个学术平台和研究平台,大众层面上认为它是一个展示平台。其实在新媒体的今天来说的话,我觉得美术馆在一定意义上也可以把它定义为是传媒品牌一个传播平台。新媒体的发展非常之快,然后各个美术馆他不仅是在学术研究展览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各个美术馆都建立了自己的媒体平台。这个巡展我觉得不仅是从学术层面上一定的辐射意义,更是从推广层面上有很大的意义,作为陕西来讲的话,之前只有部分院校的老师能知道这样的一个国家一艺术基金,因为他们的消息渠道来源可能比较广泛一些。对于自由艺术家,甚至就是说在陕西地域里边比较偏僻的一些地方,来艺术从业人员,其实对于这种东西它其实是很陌生的,也没有任何的概念。但是自从有了去年的巡展之后,它的传播力度和辐射面是很广的,让更多的艺术家们以及艺术从业人员获取了这样一个信息。这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在这个展览过程当中囊括了全国就是现当下比较优秀的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对于西部来讲的话,对于艺术家在创作的过程当中也打开了一扇门,就让他们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不仅仅局限于架上绘画本身,还有一些其它领域方面的。所以我觉得从这几个角度来讲的话,这个展览以及国家数基金的扶持是非常有意义的。再者,现当下艺考生是越来越多,但是毕业之后的就业问题,是我们现在现当下所必须要面临的一个问题。而这个国家艺术基金的诞生和扶持我觉得真的是非常之好,至少可以让很多喜欢艺术的从事还想坚持这条道路的青年艺术家们可以能坚持下来。否则的话,他们一毕业其实面临的就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去找工作,没有办法去全力投入到真正的艺术创作当中来。但是这个我觉得最起码是对于艺术家的,首先是对于艺术家的尊重,其次是对于青年艺术家的一种鼓励,让他们在这条道路上可以走得更远,更持久一些。这是作为一个国家来说,对于艺术不仅是弘扬,更多的是艺术家得到了一定的尊重。

主持人:有请中国美术馆的王雪峰主任。

王雪峰:这些年各种不同的机构都对青年艺术家的发掘和推广都做了很多不一样的活动。我们中国美术馆这几年也在做青年艺术家邀请展。那么我们做这个展览的目的是什么?一个青年艺术家,现在是青年,将来一定是在中国艺术界他们当中的人,他们当中的某些艺术家很可能是将来艺术界的中坚力量。所以我们现在就开始对他们进行挖掘。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在艺术家青年阶段收藏他的作品相对容易一些,收藏费也较低一点。那么看了这个展览之后,其实我挺感动的,因为我看到了里面很多作者有好几个作者,他的身份是小学老师还有中学老师。其实这个是非常不容易的,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展览是真正的以画说话,不问出生。一个小学老师和中央美院的老师在一起做展览是相当不容易的。对于参展的艺术家来说的话,对他们是一个极大的鼓励。从基层出来的人,我们都有这个感受,如果说能够在一个小学老师这样岗位上能够参加一个国家级的这样一个资金的获得者,这是在当地是一个非常轰动的事情。对艺术家本人来讲,我觉得也是一辈子的一个很重要的亮点,和某种程度上讲,是对他以后创作生涯的一个很重要的动力和支撑力。所以这一点上讲,艺术基金它是突破这个门规,不论出身来选择作品,选择人才,以作品说话,在这一点上我觉得非常赞叹。那么作为在美术馆从业的人员,尤其是我在中国美术的生产部,对我来说的话,我只关心两件事情,一件事情就是在我们做的展览活动,它的社会效益,一定要做到社会效益的最大化。 如果我们这个展览活动做完之后没什么声响,反响不大,其实做的它的意义就不大,或者就是说他的社会效应就会发挥到最大的程度。第二个我所关注的就是这个展览的产品,它的产品的质量怎么样?那么我想围绕这两点,我来讲一下,就是说一个展览的社会效益的最大化我觉得对于我们艺术基金这个平台来说的话,我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现在他们已经做得是比较好了,因为他们比如说采用的这种巡展机制,采用了在北京的一个总结展这样的模式,采用论坛的模式,都是在宣传推广这样一个资金的项目。嗯,但是我从中国美术馆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既然作为国家级的这样的一个基金项目,我觉得应该在以后的这样一个发展过程当中,更多的应该整合资源。嗯将这个更好的平台和更好的这样的媒体把它整合到一起来,使这个项目效益最大化。比如说我们今天在中华世纪坛来展出,艺术基金可以两年或者三年把它挑选出优秀的作品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我想如果一个展览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话,那么它的效果宣传力它会更大的。如果有可能她的这些作品能够达到我们中国美术馆收藏的条件,我们国家再把它收藏下去。如果这样做的话,有可能对于艺术家来说,对我们这个项目来说的话,可能会走到一个更好的评价的机制,或者更好的这样的一个效果。第二点我想就是说对于我们的艺术作品的要求,其实艺术作品的要求评价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恰好去年我在中国美术馆收藏部,我们这两年因为做审计非常严格,做审计的时候他就过来问你了。收藏这个作品你给他20万收藏这个作品给他10万,你有什么评价标准?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么在我和我的同事们就做了一个中国收美术作品收藏的评价指标体系。我觉得评价指标体系对于我们的创作,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一个具有一种指导性的意义。我评价指标我是按照分值来的,我第一个评价性指标就是艺术性指标,艺术性指标,它的分值的,我给他占了80分。这个艺术作品它终归是这样的,你看它的艺术价值。那么艺术性指标里面第一个,第一点,艺术贡献,也就是说你的创作在艺术文脉的发展过程当中的独特性在哪里?这个很重要,也就是说它的面貌有他的自己的贡献。那么我们今天看到我们今年展览,有的艺术家我不看名字,我一看作品,我就知道这是谁的作品,这个说明他的这种自己的面貌和自己的贡献就初步呈现出来了。有的艺术家很明显的,因为他年轻,他更多的是受到老师的影响,在老师的影响之下,老师的画风在他的上面有所呈现。这个这一点个人的艺术贡献是非常重要的,这一点我举个例子,前两天中国美术馆做了一个发展,跨年展,这个里面有一个艺术家叫陈半丁,去年前年我帮陈半丁做了一个捐赠的,陈半丁的他的子女,他们一直在抱怨,“当年我的父亲和齐白石平起平坐的,而且他家当时的价格卖给齐白石还高,为什么今天齐白石价格那么高,我的父亲价格还没上来?”最近我们在中国美术上做的展览花鸟画展,陈半丁的画放在还有齐白石的放到那是很明显的,齐白石的话里面他艺术语言的这种贡献它是独特的,没有的。所以从艺术语言艺术贡献角度指标来衡量,我觉得很重要。第二个艺术性指标里面,我们觉得艺术作品所显现出来的这样一个能量,这个能量就是说我们古代画论里面有气韵,说我们把气韵说再延伸一下,在当下的这种能量做,那么你划分里边所体现出来是一种什么样的能量?是正能量还是负能量?是给人一种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是吧?这种能量指标,这也是很重要的。第三个就是它这样的一个绘画的能力或者艺术的这样的能力,就是你画的画,你的造型怎么样的,速度怎么样,你的色彩感觉怎么样?你的这样留白怎么样?从这些角度去考量,那么三个指标就构成了艺术性指标,占80%。第二个指标就是它的技术性指标,也就是说我这张画,我画的工笔的,我花了一个月画了一张工笔,那么我们给的收藏率相对就高一点。如果画的相对简洁一点,就相对技术难度低一点,我们相对就少一点,这个是技术性指标,只占10%。还有一个指标就是这个社会性指标,社会指标就是看他的这种社会影响力,还有这种社会的拍卖指数,也是占10%的这样的一个一个指标占得很少。 所以就是说这样的对艺术作品的评价的体系,从对当下的青年人的创作,其实我觉得是一种指导作用。我想就是说在美术馆工作的人,我想我我个人认为从这个两点一个展览的或者项目的这样一个社会效益,还有我们艺术作品的这样一个所体现出来的它的价值,从这两点来衡量这么一个活动的这么一个项目的这样做的好,还是做的怎么样的一个层次。

主持人:有请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执行馆长余馆长。

余旭洪:事实上有一个非常微妙的一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就是做一个艺术家,最后他的成长的轨迹以及他最后的曲线,是一个什么样的路径,以及最后是一个怎么样的一个社会认定,我们说艺术家什么人就画两笔,就是艺术家,还是说他有一个艺术行为就是艺术家。也就是刚才我非常同意刚才王主任提到的对于艺术价值的一个确定。很奇怪,尤其是在西方的评价系统里面,在1905年左右,有记者采访塞尚,说塞尚老师,你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法国的艺术大师,塞尚自己并不知道。但事实上在历史的一百多年痕迹在梳理时,塞尚的确是在西方现代艺术运动中最重要的艺术家。他直接是把19世纪20世纪的一个链接做了一个很大的方向性的调整,但是他的画一点都不时髦,甚至有的时候在印象派画家里面,他的画最沉重,也最不好看。也就是说一个艺术家他的艺术生命以及艺术价值的认定,它来自于何方,这是一个问题。紧接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是也就冒出来。第二个问题,美术馆参与很多艺术的活动,以及艺术家展览的各种项目的推动,它是从哪个地方来确立它这个项目的可行性,以及项目的它价值以及它的必要性。也就是美术馆的它就像刚才白刚刚所说的,它是有多重身份,然后我们中国美院美术馆他的价值确定了有根就综合性的或者独立的美术馆,省级馆有一点区别。刚才在前面的时候我提到了国立艺术院1928年成立的时候一个艺术理想,就是以美育代宗教。我们现在年轻人爱就会在乎他的成功指数,或者他认为他的市场份额,但是很多时候他的艺术的理想和价值的观念,这一点其实是或缺。另外一个就是我们也把这个叫中国传统的和当下的我们是要双管齐下,这是我们美术馆其中第二个定位。不光是要对当代的青年的梳理,一部分还要对传统的历史文脉,我们现在所遭遇的各种困惑,以前人都遭遇过。传统和当当下他不是一个扁平的,同时也是一个链状的关系。另外一个我们也在做一个定位,国际和本土双轮驱动,也就是我们现在做的每一件事情,几乎每件事基本上都是双向的双向打通。为什么我们美术馆要树立这么细密的叫美术馆的定位?从上到下,从艺术本体到艺术的推广,他必须形成一个多样的多维度的一种完整的一个力量,这样的话就坐的是它既能够把过去的脉络梳理,同时能够对未来很多年轻的一个艺术家有一个启发。关于青年艺术得很多推广美术馆他所做的事情必须他利用他的一个超前的判断,同时美术馆要结合他的社会学术和还有设置一个资金的推动,也就是因为光是国家艺术基金,因为他当时单向,但一旦这个事情我要做两年,或者说我这两年这个里面是好多个项目同时并进的,这个国家已经就没了,因为他只是一个单项下的。所以我们现在在做的包括甚至也在跟一些大企业集团的公益基金,这样的话就把年轻人的从他的早期状态,包括到后面的刚才其实我们前面提到艺术生态,我们已经启动,因为在原来基础上做了一些升级,对全国尤其是国家艺术基金所关注入选的或者说是滚动资助的这些艺术家,建立一个艺术文献档案。现在我们看不出来有多少重要,但是若干年后会非常重要,对于我们现在的艺术家群落,因为现在事实上已经注意到一些艺术家,他已经很多的形成一个群落。杭州大概有一个小区随着城市化运动,房子会不断搬迁,翻越这些艺术家,尤其是刚毕业的,有将近上百个美人毕业的同学,聚集在一个小区。我觉得所以从这个角度来救我们的美术馆所做的工作,他必须是能够真正的接地气,但同时能够看得远,然后就对这个为什么?我是专业出身,所以在某种意义上了解专业人员的他的需求,所以展开了一系列的工作,我觉得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美术馆建所要做的整合的力量,还有后面真正的开启的力量。这五年时间谁去资助,谁去给他有比例的支持,以及启动他内心创作回忆这个机构或者这个群落,他就会显得非常重要。

主持人:请出同样是远道而来深圳关山月美术馆的副馆长颜为昕先生。

颜为昕:今天这个是我们青年艺术家的推广传播,也可能在中国所有的国家级重点美术馆里边我们最年轻。那么深圳也是全中国的最年轻的一个城市。那么通过深圳的发展,我想作为一个最年轻城市的美术馆,青年艺术家一直是我们的一个特别关注的方向。我们馆2017年是建馆20年,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数据,我们馆收藏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已经有10年。那么从我们建馆之初青年艺术家包括未来对于青年的包括艺术形态的未来的前瞻性,以及这个城市对于地域性文化基于前瞻性的一个思考的学术定位下的收藏系统,我们做了十年。作为一个成立20年的美术馆里边,我们做了这10年,我们有一个特别骄人的数据,是通过这10年我们收藏的这些青年艺术家的作品的价值,我们10年间到我们2017年是我们建馆20周年,我们自己盘点的数据是截止2017年的1月1号,我们45岁以下,包括10年前,我们甚至最年轻的有31岁的艺术家的收藏,我们馆一共花了2627000块钱。那么到2017年的1月1号,我们这一批作品一共是133件,我们的市场价值超过1000万,而且这里边有很多年轻艺术家是到现在还依然活跃在北京,活跃在所有大城市,甚至是国际上。 那么我想作为一个美术馆,我想从数据上来更多的来阐释我们对于青年艺术家推广跟他的一个平台。那么在这个计划当中,包括国家艺术基金从成立到现在,我们关山月美术馆也是深圳市唯一的连续从这三年的项目里边,我们连续两年获得资助,而且今年我们获得的资助恰恰是另外一个范畴,我们在做一个中国青年设计师培训计划,而这个计划我们是将会极大的补充国家艺术基金在于美术以外对于青年设计师的这样的方式。那么在这个方式下,其实我们更多的是希望,因为美术馆是一个地域性文化的标杆,那么这个标杆是代表着这个城市可能未来要走的路径,或者是未来艺术应该发生的一个现象,而这种现象是应该在美术馆被记录被储存甚至是被展示,那么如何推广如何的展示,如何的将它更扩大的方式去通过我们美术馆的平台放大,我想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特别专注的。在美术馆从业20年的经验里边告诉我,美术馆工作当中节点时间的节点,机会的节点以及艺术家呈现的节点。每一个节点的方式,如果能达到一个比较完美的结合的话,对青年艺术家来讲,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像城市美术馆就像艺术家,虽然我们所有可以看到很多著名的艺术家,他的每个艺术节点上他所做的事情所产生出来的价值,我想这一些是我们要特别注意的地方。而作为我们管我想在这一些节点上面,其实我们就只做几件事情,第一,我们去寻找符合我们关山月美术馆艺术定位的青年艺术家。在寻找到之后,包括在国家艺术基金里边,我们也寻找适合我们美术馆定位的艺术家。在这些艺术家当中,我们今年安排了两个个展,是国家艺术基金入选艺术家的展览。那么每一个展览我们对艺术家的资助是除了免去所有的场租费之外,我们会给予5万块钱的杂费的支出。另外一个是作品的收藏,我们会根据他在捐赠的情况下,我们会在收藏,我想这些节点是我们应该美术馆要做。那么同时在这些节点里边,我们会根据我们选择的艺术家,我们会给到他一个路径。我们希望通过深圳这样一个特殊的地域性,能够跟港澳台有更好的结合。那么在这种结合当中,我们其实做了一些事情了很多,每年坚持有1到2个是青年艺术家青年设计师的展览。我们也一直在坚持在做。那么在做的同时,我们发现其实通过美术馆这个平台给予艺术家的,我们不单单是给予他展示的平台,而且我们要给它推广,在给予推广的平台的时候,要更多的是给予支持跟担保。较今年为止通过美术馆来做的话,我们今年马上3月23号我们会跟香港的巴塞尔合作。那么我想对艺术家来讲,他们可能自己进入到巴塞尔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但是美术馆我们可以提供这样的平台,而我觉得基于我们这样的一个特殊的地理位置,我觉得我们更应该为所有的青年艺术家提供这样的平台。在跟他们合作的时候,给我特别深的印象就是我们能够给艺术家提供的不单只是展览,很多青年艺术家如果要去国外展览的话,帮艺术品税收保税这一块你们都会很麻烦。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可以很放心,我们馆刚刚跟深圳保税仓达成了协议,由我们管出具的保函,是具备担保艺术品青年艺术家艺术品的保税的一个资格,然后你们可以非常便利。那么我想美术馆可能我们更多的我们不像中国美术馆向其他几个大馆,他们能够有更宏大的叙事的方式跟有更深厚的文化积淀。那么我想基于深圳这样的一个地域,我们只能挖掘我们自己独有的特点,通过这样的特点我们希望能坚持下去,一点一滴的去做青年艺术家的一个生态的这样的搭建这样一个平台,并且产生这样的推广的意义。那么我想一些这一系列的问题,其实在今天我受益多的,而且在国家艺术基金这样的一个方式上,对带有这样的参与的所有的青年艺术家有这样的一个平台,我也觉得是特别让我们欢迎的多,而且给了我们很多的启发,那么我们会在今后像刚才在做的前面两场,包括前面两场在讲座的这些老师以及领导他们给到我们的一些参考的战略,也具备我们实际操作的一个这样方式的这样的一个路径的时候,我们回去会好好地思考,看如何未来会更多的青年艺术家提供更好的推广和跟传播的平台。

第三场论坛内容结束。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3-1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