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明代吴门书画的魅力在哪里

2017-12-06 09:04 来源:大连日报 阅读

  张雅茹 本报记者凌凤

  主讲人

  李军,苏州博物馆副研究馆员。复旦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文物与博物馆学、明清文献研究等。先后在《国家博物馆馆刊》、《文献》等国内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70余篇。

  由大连市文化广播影视局主办,大连现代博物馆和苏州博物馆承办的“风流弘长——苏州博物馆藏吴门书画特展”自9月29日于现代博物馆四楼A专题展厅展出以来,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累计参观人数达11万人次,此次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1月7日。

  而近日的《吴门遗韵 风流弘长——明代吴门书画的赏鉴》专题讲座,从明初朱元璋对苏州的钳制及吴门画派的3个发展阶段等内容向观众介绍了明代吴门书画的概貌,又对苏州博物馆藏沈周、文徵明、唐寅、祝枝山等吴门书画家的生平与作品作了进一步解析。当日讲座观众座无缺席,不仅丰富了大家对展览的认识,也让展览更加生动、立体。

  独具气象的吴门书画

  元代末年,环太湖流域的江南地区,以苏州地区为中心,文人名流云集,人文传统深厚,也是元四家的活动地带。而明代初年,由于明太祖朱元璋对苏州地区政治、经济上的钳制,将苏州富户迁往老家凤阳,史称“洪武赶散”。苏州自元末以来方兴未艾的文人画传统仅存一线,至宣德以后,这种传统才慢慢恢复元气。其中,沈周即是遥接元四家文人画衣钵的关键性人物,在画史上当之无愧地被奉为吴门画派的宗师。

  沈周开创的吴门画派,以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为代表,衣钵相承,影响广泛。在题材上,从宋代苏东坡时代的枯木竹石全面扩展到山水、花鸟、人物3大门类上来,尤其是江南自然山水和文人日常生活的表现;在风格上,通过赵孟頫与元四家上溯董、巨传统,且兼融南、北宗的特点;在趣味上,改变了元代画家冷逸萧瑟之感,代之以温润秀雅之趣;在形式上,诗、书、画三绝之艺,通过绘画这一载体而走向全面的融合。

  同时在书法上,明代是一个帖学盛行的时代,同样随着明初以来对苏州地区文人的钳制至宣德以后基本消除,随着当地经济文化逐渐恢复与兴盛,出现了像祝允明、文徵明那样的帖学专门名家,他们经由赵孟頫而上接晋唐法乳,超越明初馆阁的影响成为主流。

  吴门风雅的流变

  可以说,明清时期,吴门乃是人文渊薮之地,而于风雅一道,文沈诸公实有开创之功。吴门人文风雅的变迁情况,具体分为3个部分:

  前期,吴门先驱以杜琼、刘珏、沈贞等为代表。苏州博物馆藏沈贞《秋林观瀑》可以看出沈周粗笔风格的家学渊源;而刘珏《烟水微茫图》记录了明成化二年(1466年)夏至,徐有贞、刘珏乘舟从苏州城中去拜访沈周之事。沈周为之尽出家藏图史,相与观摩品评,令人遥想有竹庄当年的人文风物之胜。

  中期就是四家典范,以沈周、文徵明、唐寅、祝允明等为代表。沈周(1427年-1509年),字启南,号石田。苏州相城人,27岁左右,苏州郡守汪浒以贤良举荐,却因筮《易》得遯之九五“嘉遯贞吉”,决意终身不仕,50岁后书法开始取法黄庭坚。沈周在绘画上的造诣,尤以山水为高,兼擅花鸟。沈周《花鸟册》,以没骨设色为主,先以色笔勾干写筋,疏密穿插,颇得俯仰顾盼之态;次以淡色晕染花叶,深浅浓淡,亦具清古冶艳之趣。

  文徵明、唐寅为沈周高足,皆擅三绝之艺,唐寅又兼师周臣。唐寅(1470年-1523年),字伯虎,更字子畏,号六如居士。出生于阊门皋桥,赋性豪侠,放浪不羁。弘治十一年(1498年)中南京解元,次年会试因科场案而被牵连入狱,黜发为吏而不就。归而思以著述为业,随即又翩翩远游。38岁前后,筑室于桃花坞。诗文早年奇丽,晚年颓然自放,书法纵逸遒美,绘画上则山水、人物、花卉竹石皆能。《灌木丛篠图》画斜坡之上,奇石连环透空,枯木映带,点缀丛竹、藤萝之属。墨法清润,风格沉雄,兼有院体风规。王穉登《吴郡丹青志》沈周条曰“一时名士如唐寅、文壁之流,咸出龙门,往往致于风云之表,信乎国朝画苑不知谁当并驱也。”其中文徵明师法赵孟頫之小青绿,唐寅师法李唐之院体山水,皆为本色面目,造诣极深。

  祝允明(1461年-1527年),字希哲,号枝山,长洲人。33岁中举,其后会试屡次不中,55岁时谒选,授广东兴宁县知县。工诗文,与徐祯卿、文徵明、唐寅并称“吴中四才子”。得外祖父徐有贞、岳父李应祯之指授,小楷醇古端严,魏晋风韵跃然纸上。其草书为明代第一人,落笔如疾风扫叶,狂放不羁、酣畅淋漓。

  后期,以沈周弟子与文徵明子侄与弟子、再传弟子为代表。直接宗法沈周的,除了文徵明、唐寅外,还有其堂弟沈橒,王纶、陈焕、陈铎、杜冀龙、王问等人。而文徵明家族堪称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书画世家,他自己自翰林院待诏辞官以后,主持吴中风雅30余年,直接追随他的不下二三十人。

  吴门画派在文徵明及其弟子手中达到全盛以后,其末流逐渐流于甜俗纤媚,不可避免地走向了衰落。当时像王世贞、范允临等文人批评家都曾注意到这一现象。

  当然这种衰落,究其原因有着多方面的因素,除了画家个人修养与追求差异外,比较重要的原因,一是市场的空前发达导致伪作,尤其如“苏州片”之类的大量泛滥;二是吴门的书画藏品随着嘉兴鉴藏家项元汴的崛起而大量转移。吴门衰落以后,以董其昌为代表的松江画派即取而代之成为主流。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12-0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