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宋永进:一场视觉苦旅的精彩绽放

2017-10-09 08:5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宋永进 阅读

杨参军绘画艺术

杨参军绘画艺术

杨参军绘画艺术

  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等油画大师相继离去。在他们的母校中国美术学院,代表中坚力量的中青年画家们,今天在探求些什么?他们是延续老一辈画家的中国美术现代化之路,还是另有所求呢?这从油画系具象表现画家的艺术探索中可以窥见一斑。自1995年开始,在西方现代绘画思维的启迪和西方具象表现绘画思想的影响下,中国美术学院出现了一群热衷于现象学和具象表现绘画的中青年画家。他们几乎都曾有过一段辉煌的美术参展业绩,却毅然卸下已有的光坏,回到艺术探索的起始地,像天真的小学生一样以好奇的目光重新注视绘画本身,思考绘画的方法论和观看的方式,从而掀开了一片崭新的艺术天地。油画系主任杨参军教授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和引领者之一。

  最近,在中国美术馆中央圆厅举行了一场精彩的油画展览——“视觉的凝聚”杨参军绘画艺术展。展览围绕“历史——冥想中的视觉”、“物象——直观中的视觉”、“家园——体验中的视觉”三个主题展开,既有寂静幽深的宏幅巨制,也有欢快抒情的精致小品,既有严肃凝重的历史人物画,也有鲜活生动的当代青年肖像,既有激情表现的田园风景,也有寓意深邃的室内场景和静物,整体地反映出画家艺术思想的变革历程和视觉探索的延伸路线。

  如何观看?如何思考?怎么画?画什么?这些原本熟知或早有定论的知识和理论,在具象表现画家的眼里都成了问题。现象学认为真理是自明的,明明白白地摆在人们面前,普通人的眼睛往往被那些已知的经验所包围和遮蔽,因而看不到。艺术家只要进行“无先验的观看”,物象便脱去了那件人为遮蔽的外衣,而以崭新的姿态和气质现身,此时美将自然浮现。因此,波特莱尔说:“天才不过是童心复活”。

  从经验性的观看回到“无先验的观看”,从科学理性的观看回归直觉感性的童真观看,这才是视觉的本质。为了撇开经验回到直观,杨参军经历了一场近二十年艰辛而漫长的视觉旅行。杨参军的视觉探索以写生的方式启程,曾经无数次提起画笔,在紧闭的画室中痛苦地求索,在平淡无奇的老宅中的无奈地搜寻,在嘈杂凌乱的菜场中忙碌地狩猎,在光影变幻的田园里迷茫地追捕。在这个没有尽头的茫茫旅途中,没有行人,没有路标,更没有鲜花和掌声,旧思维的束缚、老习惯的困扰,前途的迷茫,未来的不确定,常常使艺术家进退两难、举步维艰。那些年,杨参军常常独自坐在画架前,每天面对眼前那个熟视无睹的景物,时而纠缠于对象之间某种复杂的关系中,时而困顿于物象的陌生面孔里,时而迷失在场景的茫茫细节中,刚开始时所具有的那种好奇的目光和惊悸的神情,在疲惫的视觉追逐中渐渐消散,那种无路可走的绝望和无家可归的无助,几乎无人知晓,更无人理解。每一次思想方法和观看方式的脱变几乎都经历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画面上每一丝变化的背后都曾经有过一场血淋淋的搏斗。在近二十年的漫长视觉旅途中,杨参军既有宣泄的畅快,也有豁然的惊喜,但更多的是了徘徊、困惑、迷茫、疲惫、焦虑,甚至是沮丧和失望。杨参军在绘画实践探索之余,常常埋头于绘画方法论的研究,对现象学、解释学和存在主义几乎入迷。记得那年杨参军来师大,在宾馆里见面时,手里还端着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着实令人感动。

  在一次又一次探究、怀疑、否定、重建、再探究、再怀疑、再否定、再重建的反复涂抹中,杨参军开始走近视觉的真实,并在不断地视觉追问中渐渐明晰艺术的真理,在视觉流变的不懈追逐中深入绘画的精神内核。经历这场涅槃与重生的痛苦过程之后,艺术家感知世界的活力被唤醒,那个充满无限可能的艺术天窗被开启,从对物象表面结构和质地的客观描述转向对其内在之理的发掘和把握,从人们所熟知的严谨的具象写实绘画转向充满生机活力的表现性具象绘画,渐渐地艺术家在忘我中走进与物同游的世界。终于,杨参军的绘画探索实现了一次华丽的转身。

  正是这场漫长的视觉旅行,演绎出今天展示在人们眼前的精彩作品,也正是这个痛苦、艰辛的过程,让杨参军的油画可看、可读、可感、可悟、可思。这场展览是艺术家经历严冬之后的一次精彩绽放。当然,这不是杨参军教授艺术探索的全部,也不是其终极的艺术成果,更无法涵盖具象表现画家群体的绘画思想和成就,而仅仅是画家个案的一个片段。但通过这个片段,我们实实在在地看到了一个艺术家的绘画志向和艺术态度。一代中青年画家那种朴实真挚、孤独坚韧和执着顽强,也让人们看到了中国美术学院未来的希望。

  2014/4/15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10-0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