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王文英:有一种绘画叫做文人画

2017-09-28 08:56 来源:北青网 作者:王文英 阅读

在很久以前的中国,有这样一些人,他们是文人,也可能是官员,却喜欢舞文弄墨,办公之余,读书之暇,写字画画,全凭个人性情、爱好和追求,画什么,画成什么样子,全在自己喜欢。他们没有功利的念头,不需要入展得奖,也不需要得到什么人的认可和肯定,只为心头的那份想表达的愿望。

因为他们,在中国有了一种绘画叫做文人画。

文人们画画,画的是自己,所以有“画如其人”之说。

画是对客观世界的主观再现,虽然描摹的对象素材都来源于大千世界,那些寻常见的花草树木、山川河流、鱼虫飞鸟……经过文人们的渲染,就变成了内心期望的样子,有了诗意,有了情调,有了寄托,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文人们说,这是“写意的精神”“天人合一”的宇宙观,于是,文人画又有了“写意”这种别称,评判的标准也都是气韵、格调、神妙……这样诗意的字眼。

那时候的文人,也称士,他们有着自己人生的最高理想:学而优则仕,进入主流社会。以儒教为本,独善其身兼济天下,为仕途,为天下苍生,但文人的雅兴、意趣不会因为身份的变化而失去一分一毫。当然,现实中也有不屑官位仕途的文人高士,隐匿在山林、村野、闹市。比如“梅妻鹤子”隐居西湖的和靖先生,再比如科举不中而游历天下的“扬州八怪”中的“一怪”金冬心。

那时候的文人,大都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出口铄金,他们作文作赋,写诗填词,书法画画,担当之外,无不表达骨子里的那份清高、孤傲,寄托着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理想。

他们表面上看似拘谨,内心却诗意浪漫,好做梦,这梦就在他们的诗歌里、画里、书法里。他们在绘画里,加持了诗,还有书法,至此,中国画变了新的境界。诗言志,书法是生命的一种独特表现,所以有人总结:中国画以诗为魂,以书为骨,以哲为思。

文采有多高、修养有多深、情趣有多雅,书法绘画便有多高。文人画里,笔墨技法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它们不过是赖以表达的手段,在文人眼里,想要表达的情感、意趣和追求才是最最要紧的。所以,延续了中国文人精神的书画艺术,它的审美有着独特的特征:内容高于形式。

虽然说,文人画不能涵盖中国画的全部,却是统领中国画的精神内核。

当今的中国画家中也有称“文人画”的,还匠心独运地在文人画前加了一个“新”字,似乎是在说,此“文人画”非彼“文人画”,但又与彼“文人画”有着某种关系。

“徒见成功之美,不悟所致之由。”这些画家知道,古今阻隔,已很难揣摩旧时文人的心思、意趣、追求,还有价值取向,对于他们的遗墨文稿再喜欢,也难有那样的表达,因为腹中有的难与古人相续,却极容易紧跟所谓的“国际前沿”。

当然,今天的画家比旧时的文人画家有着更开阔的视野看待美术,有着更多创新求变的可能,这也是那些文人画家即使诗心烂漫,做梦也梦不到的。

曾听说有人反对以地域划分画种,先不论这种理念是否合理或者正确,首要的是弄清楚划分的标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文化特征、价值取向、审美习惯、生活方式,绘画无疑是这种本土文化的延伸和反映。我想不出能用一种什么样的划分标准,让不同地域或民族的绘画在大一统的盘子里再怎么归堆儿。

现在的画家不是古代文人,画画也成了一种职业,社会强加给绘画艺术太多的想法和功用,画家们太想成功,主题性的展览太多,为历史画画的人也不在少数。置身的社会太热闹、太拥挤,也太匆忙。就算有人向往旧时文人画家“天人合一”的理念和“物我两忘”的境界,也难有那样的纯粹本真、清淡孤高。

那些以“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和“无为”自守的文人画家们,越来越远的背影令人心中升腾着惆怅,像是雨中深山里的云雾,越聚越多。

如果我们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对我们的过去了然于心,对世界充满好奇;如果艺术不为立门户拉山头,不为名利,不为那些所谓的风潮、运动困囿,今天的书画家才会找回自己。

不久前故宫武英殿举行的“四僧”书画展,暑天的溽热里,前来观展的人络绎不绝。想想当年梅兰芳把京剧带到美国,齐白石的画会让毕加索动心,我们是不是有理由相信自己,相信穿越岁月烟尘的文人画精神从来就不曾远去。(文/王文英)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