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成忠臣:中国画已到重新洗牌的临界点

2017-03-27 09:2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成忠臣作品

  成忠臣是当代中国画坛的代表性画家之一,与刘国松、周韶华被誉为现代水墨画的开路先锋和标志性人物。他勇于前行的探索,以非范式的“反前艺术”的形式及方式大胆地否定程式化、大众化普世的“艺术”,以“自由的尺度”对现代水墨画的艺术构成及美学思想给予重新的诠释。他懂得只有驱散画坛的雾霾,净化画坛的土壤,才是中国梦的起航。他清楚不改变思维,创造智能,就无法适应时代潮流,他决心用最大勇气和艺术实践去撞开中国画封闭几十年的大门,迎来光明和未来。

  记者:记得您曾发表文章《中国画不走向现代化就无法面向世界》的文章,那么什么是中国画的现代化,您能解释一下么?

  成:好的。中国画现代化是一个集大成的过程。具体表现为心灵、技巧、语言、思维等方面的严整多层的集成过程,它是一种现代发生的社会和文化变迁现象,随着现代化的发展,社会文化各个方面都随之发生着变化,宗教信仰和传统因素的影响力减弱,绘画技巧和语言发生变化。现代化的艺术方向是一个大爆炸。定使人类思想以惊人的速度增大传递,世界不同文化之间的差距在缩小,而专业艺术领域上的差距却在扩大。他的核心内涵是善于收取众家之长,以适应现代化状况并顺应未来趋势的过程,用中国的一句古语概括就是集大成的过程,过去与现代之长我采集,过去与现代之短我抛弃。顺应潮流和未来之长为特点,这一过程就是一个集大成的过程。

  记者:在艺术现代化过程中,您认为中国画怎样才能走向世界?

  成:首先具备创新精神,而不是一味的在传统上固定,要敢于挑战传统,打破千年来传统画的格式规范和文人的笔墨情结。中国画之所以难成世界主流艺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画缺少现代语汇,其表达形式与世界审美价值存在较大出入,让老外理解中国画的文人情结和艺术语言有一定的难度。因此,我认为中国画家走向世界唯一的标准在于,首先要改变自己的文化心理结构,扬弃传统,去吸取西方好的艺术元素。艺术没有挑战就等于艺术生命的枯萎和终结。好的艺术是没有国界的。能否用新理念,新观点重新解释中国画,在借鉴与吸收基础上,把本土文化与西方艺术融合,创作出让人一见就倾心激动的现代中国绘画语言,这样才能与西方对话,中国画家才能实践走向世界的梦想。现代中国绘画语言我们可以思考东方的“线”和西方的“面”的融合,东方的“墨”和西方的“彩”的融合,中国传统画的“章法”与西方的“画面构成关系”的融合。破解这些难题,必须要刷新中国传统水墨画的视觉图式,把传统画进行革新注入当代精神,这样就能在中西艺术融合上找到可能,就能实践“中国梦”的伟大复兴。但这些的前提是必须先净化治理好画坛的雾霾,找到雾霾的隐患和成因,实施出方案进行科学的行之有效的治理和净化。

  记者:书画界的雾霾是缠绕在有良知艺术家心头上的忧虑和纠结的噩梦,那么书画界雾霾产生的根源是什么?

  成:短视和虚荣是造成书画界雾霾产生的根源。拿画界来说,之所以有个性的画家少,传统的翻版,二手货多,因搞传统不用去冒风险,来钱快,挂个头衔就能忽悠钱。一些美术界官员占据好码头,左右逢源,享受市场的好处。但在这样一个泥沙俱下,垃圾箱式的环境里,空头美术家、流氓艺术家很多,好的作品却出不来。今天的中国画坛已经被各种官气、铜气、匠气抹杀,而体现出更多的奴性,充斥画坛是各种炒作出来的美,虚假气、江湖气、贵族气、尔虞我诈、庸俗不堪。大师满街走,教授多如狗,吃着别人剩菜残羹而自称开宗立派者如过江之鲫是当今画坛的真实状况。大多美术界官员及主流画家都成了社会寄生虫,他们利用掌握的公共平台,误导大众的审美,把大众误导成画盲,把毫无审美观,以抄袭、临摹、千人一面的垃圾式绘画在观众心目中成美的标志,使中国画中毒太深,已完全没新鲜血液。没有独立性,没有思想性而成大师的只有在今天,这是当今中国画坛的一大特色。

  现今的大多艺术家都喜欢称自己为艺术家,他们还不懂艺术的概念是什么,没有独立性、没有创造性的东西不是艺术,与艺术没一点关系。可以说一万个画家里面出不来一个艺术家。蒋南翔在任高教部长时,在一次报告中谈到,给我足够的条件,我可以培养出50个杰出的科学家,但我不能保证能培养出一个杰出的艺术家。可见成为一个艺术家的难度有多大。中国式美院的环境和教育方式是不可能出艺术家的。今天的中国画家把时代精神都完全理解错了。画家们已陷入了群体性迷失。

  记者:看得出您是一个非常有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但您的一些观点很高深鲜明,在我个人的观点中,一些画家创作的诸如政治题材的作品常被赞为时代特色强烈,具有鲜明的艺术风貌,这难道不是时代精神和特色么?

  成:所谓时代精神是思想而非技法。文艺服从政治需要的东西是技法而不是思想。一个画家的作品是思想境界与文化修养的艺术表达,如缺少思想,画技再好,表达的内容也是苍白无力的。如观画不达境界,读不出画内的深刻内涵,如何与画家去穿越时空进行心灵的文化对话。艺术重在创造,不创造就没价值,任何创造都是先继承,继承前人比创造容易得多,学习前人学得再像,顶多也只能算个三流,创造的价值大,继承的价值意义不大,历史只记载创造者。

  历史上一些杰出画家,他们的作品常常被后人模仿,却很难被超越,因为你学得是他的套路和技法,却学不到他的思想和文化价值观。画画是画感觉,没感觉就没艺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要有想象力,需要比常人更丰富的想象力和情感积累,而不是对线条、晕法、颜料等的熟练运用掌握和复制运用,技法重要,心法更重要,技法人人都可达到,唯独心法难以练就,中国绘画的神圣性就是中国画的心法。

  独一无二的图式是一个画家是否优秀的重要标志。艺术是一个成熟的艺术家情感宣泄内心世界的一种有效途径,他的表达应该给人是自由和畅快的,不应被任何东西所羁绊和左右,作画的过程也是一种自我心灵释放的过程,可以说艺术创作就是天马行空的浪漫过程。但在现实中大多数画家的“秘笈”中都是前人的技法和教义,他们整日描述和诵咏的是先人的思想片断,一个画家没有了思想,失去了自我,就不存在天马行空的浪漫。

  记者:您曾经讲现在的画家与农村的木匠、瓦匠学手艺没什么区别,中国式美院提倡造型准确是中国画的灾难,素描皴法害了中国画,您能详细的解释这一过程的起因和中国绘画目前面临的诸多解决方法么?

  成:中国绘画衰落最早是从清代乾隆年间开始,西方来了个三流画家郎世宁,以其照相机功能的画儿,得到附庸风雅的乾隆皇帝的赞赏,在当时大兴其道。鸦片战争以后,尤其是二三十年代逐步兴起出国学艺热潮,一批批中华学子远渡重洋,回来又把郎世宁没能做大的事业推向顶峰。新中国成立后,徐悲鸿又把西方这种非主流绘画即素描法拿到中国教学,造成了今天艺术本质的错位和审美鉴别的错位,这是中国画的悲剧。传统中国画以形写神的精髓丢失了,随之而来的是西方素描造型的技术。在一切照搬苏联模式,文艺服从政治需要的年代,这种一浪高过一浪的伤害,摧残了传统中国画,而这些论调在相当大的时期内,像游魂一样干扰着中国画的正常传承与发展,一些留学归来的学子们大都分配到各大美院教授中国画,他们本身就对中国画一知半解,而对西方艺术因学习时间短积累不够也仅知皮毛,这种无知加皮毛的中国画在他们手中诞生,并且又教给了他们的学生,学生再传给学生,一传十、十传百、百传万、一代又一代的学生们就这样从他们手中毕业,这就是今天中国式所有美院的教学模式。重视传授的是技法,而不是提倡创造。在美院学习绘画的都是二十出头的青年人,人生吃第一口奶很重要,而在这可塑性很差的时期,这种素描式的绘画方式,就这样将这些毫无鉴别力和免疫力的青年人击倒在西方艺术的“神坛”下,从而将东方学子们从思想行为上都烙上了终身无法抹去的西方艺术皮毛印记。在以后这些学子有部分再成为美术界权威后,这种以讹传讹的方式就会被几何级放大,影响到他们学生的学生,这就造成了今天这种积重难返的局面。正是这种教育模式,造就中国画家百分之九十九没有思想。艺术要感人,不感人有技法而无思想有什么用?这种绘画方式的墙不倒,就救不出墙下的孩子,这种特有的模式是抄袭、美其名曰临摹,仿造,陈陈相因,千人一面的形式却延续在民族文化中,这不是骄傲,而是悲哀!现今一些人总拿老祖宗的东西对付创新,如果一味去用画的像不像来衡量一个画家,那就不用去学画,学得再好也比不了照相机,画得像不是艺术,而是技术。现今的中国绘画如不署名,很难分辨出谁是谁,完全没有自我范式和符号,全是固定程式化的东西。

  中国画家觉醒是从改革开放以来,一些画家开始与程式化的绘画方式决裂。艺术与任何东西都一样,都是在社会这所滚滚向前的车轮中,唯有先见之明者才可以笑到最后!因为所有的新鲜事物在向前发展过程中都会遭到保守势力的恶意诽谤和阻击,流言蜚语似的狂轰滥炸,但最后终会被新生力量取代,这就是达尔文的进化论的最生动注解!

  中国绘画的教育体制面临最大问题是创新,如不鼓励创新、不鼓励独立自由的思维,如果教育出的孩子没有创新的能力,创新的思维,那么艺术上的创新是不可持续的。

  记者:从您早期的作品看,您曾是一个传统的画家,我想问下,是什么影响了您的心路历程,从而由传统转向现代,从而您又这么旗帜鲜明、思想深刻?

  成:在2002年我写过一篇以中国传统绘画观点评论傅抱石的文章,在文章中我对傅的艺术彻底否定,此文想不到在美术界引起轩然大波,各地的艺术家如梁树年、吴冠中、冯远、于志学、张仁芝、王盛烈、孙恩同、喻继高、朱葵、章飚、黄纯尧、裴家同、郭公达等人纷纷打电话与我探讨各自观点,其中吴冠中老那么大年龄了,电话中与我谈论了一个多小时,并说有机会去京到他府上交谈。2004年春我去京城方庄吴老府上,一见面吴老就说;你跟叶浅予学画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也见过你的画册,知你画过不少鲁迅像,我喜欢你这个性格,直爽、敢讲话。咱俩有一个共同崇拜者——鲁迅。鲁迅之所以能震撼社会,最重要的是思想原因,一个民族不能没有鲁迅,如没有鲁迅,民族的脊梁就倒下了。傅抱石的画有思想情感,画坛就缺少傅先生这样有创新精神的画家。那次接触吴老,他的一些观点,思想观念深深地影响了我,也是从那时起,我阅读了大量中外美术史,并对中西绘画有了全新的理解和认识,并开始探索实验现代水墨画,以后又带作品经吴老指点,吴老鼓励说,艺术创作思想是主要的,至于何种风格、技巧都是次要的,艺术在任何时候都要创作为主体的,借助某种语言、图式将心灵的体验与感受表达出来。他还说,绘画是大器晚成的艺术,不要过早走市场化,那些走市场的都追求的是低级趣味,那些被炒作出来的作品多少年后会一文不值。他还说:“现今的艺术体质要破、要推倒。”毛泽东也讲破旧立新,大破大立,旧的东西、阻碍美术发展的东西一定要拆,你不拆、它不倒,政治上是这样,艺术也是这样。并说美院、画院是体制内的东西,那里出不来好的画家。

  可以说我的绘画历程是从接触到吴冠中先生起发生了转变。才真正明白什么是绘画。

  记者:您平常比较关注哪些事物?会将其作为创作观念的思考并转换到您的艺术画面中吗?

  成: 我比较关注观念和自然。观念就是艺术作品出自艺术家的观点,艺术来源于人的观念,那么观念本身就是一门艺术。而观念是看不见的,艺术是人大脑看不见的思想。自然主要是想通过自然物象分解,重抅和简化,创造一种完全独立于客观世界的纯碎心象艺术,来重新认识中国画传统。堆动中国画的转型创新。

  记者:介绍下您的新作品“天道心法”吧,这个作品的思路和线索是怎样的?

  成:天道心法就是心象观照的理念。追求天人合一,一半在于我,一半在自然。作为画家,我觉得画画是思想情感的东西,应该是每张画都是一个生命。画画就是画自己,以自己的感受把自己的内心的想法表达出来,把世上所有的东西忘却,把画家的身份忘却,就能把自己画进去。我的心象观照艺术是对自然和人类社会的反思和重新认识,当下人类审美也已经抵达历史沧桑的回归期。

  记者:请谈下您的艺术理念及创作方式。

  成:我觉得艺术创作归根到底是一个艺术语言问题。至于用什么形式,何种风格,技巧都是次要的。艺术在任何时候都以创作为主体的,借肋某种语言,图式,将心理的体验与感受表达出来,这才是主要的。为此在这样一个多元混杂的时代,我想探索出一种和谐共生的存在方式,就是回到艺术本体怀抱,追求艺术语言的纯碎性,从东方传统文化角度去探索中国人自身特有的当代艺术精神。

  记者:未来的创作会有哪些新的想法或计划?

  成:现代艺术担任挽救自然和社会的责任。在思考颠覆传统再生的同时,从哲学、宗教、美学的角度去思考创作新的艺术,用以表达当下人类社会的普遍规律。现代艺术主要表现方式是对传统的否定和挑战,以惟我主义和个人主义的标新立异的既定方式。我个人从不拘泥于固定的笔墨程式,用笔用墨服从于特定感受,随感而随心所欲的创作,从不以不变的笔墨去应千变万化的自然。所以每一幅作品都不是单一的风格面貌,不重复今人,不重复生活,不重复自己的艺术主张,在作品里把尊重自己放在首位。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3-2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