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读曹力:田园、梦幻与诗

2012-09-28 05:15 来源:ART概 作者:易英 阅读

曹力作品:《春风》布面油画 120×90cm

 

曹力作品:《春风》布面油画 120×90cm

  第一次见曹力画马,还是在1984年。他画了一匹白马在楼道里面,颜色很淡,像是一个白日梦。画面的效果很奇特,但他为什么要这么画,实在是有些不明白。那时,曹力刚刚毕业留校,在这批青年教员中,他是很独特的。上世纪80年代初是中国的现代艺术刚刚起步的时候,那时西方现代艺术刚刚介绍进来,带来很大的冲击,很多人都在尝试现代艺术的风格,但模仿的居多。也有一些艺术家从本土文化中发掘现代艺术的资源,如古代艺术、民间艺术和少数民族文化等,形成了一个原始主义的思潮,其中几位来自贵州的艺术家特别突出。曹力也来自于贵州,他的毕业创作画的也是贵州题材,所以也就自然而然地把他归入了原始主义。原始主义艺术除了在形式上有一种生命的力量外,而且还是一个充满了神秘的无意识的世界,曹力的马虽然不是原始主义的题材,但同样像是一个无意识的梦境的表现,似乎也是从原始风格演变过来的。

  曹力画马纯属偶然,他说大概在大学二三年级就开始画马,因为属马才喜欢画马。但把马作为独立的题材来表现,可能还是从“楼道里的马”开始的,但“马”也说明曹力并没有走上原始主义的道路,或者说他本来就不是一种原始主义的风格。但是贵州的艺术,贵州的地方文化还是对他有影响的。严格地说,曹力并不是贵州人,他是跟随父母到贵州的,从小就在贵阳长大,对于贵州的地域文化,特别是少数民族的文化没有直接的体验和深入的理解。在他的记忆中,他是生活在靠近乡村的城市边上,经常到山里玩,在农民的地里摘东西吃。这可能就是贵州的地域文化对他的直接影响了。真正对他有影响的可能还是教他画画的老师,雕塑家田世信就是其中之一。虽然曹力在跟他学画时都是学的正规画法,但他的艺术思想,他对题材对形式的认识,肯定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田世信也不是贵州人,但在贵州生活了20多年,尤其在基层生活了多年。他曾说过,吸引他的还不是贵州的民间艺术,而是农民的形象。曹力也表达过同样的意思,他不是寻找看起来很美的东西,反而觉得丑的东西更有力量。

  在曹力的艺术中始终潜藏着矛盾,这是一个真实地表现自己内心世界的艺术家所不可避免的,但在不同的时候总是以不同的方式显现出来。他是在贵州接受的早期艺术教育,虽然是正规的艺术训练,但独特的地域文化总是有着潜在的影响。到了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后来转到壁画系)后,就是真正的学院教育,而且是苏式和法式的正规训练,他也努力使自己适应这种教育。也就在他的大学学习期间,改革开放开始了,西方现代艺术被大量介绍进来,青年学生最先受到现代艺术的影响。曹力也是如此。不同的是,曹力有一个先天的资源,他不是来自学院文化的环境,而是来自具有非常独特的地域文化,这种文化被他所接受的正规教育掩盖起来,但是在现代艺术的影响下,当他想追求一种自己的表现方式的时候,它可能就会浮现出来。当然这种浮现不是自动的,总是要一定的条件和机会。这时对他产生影响的是中央美术学院的教员袁运生。袁运生对民间艺术和少数民族艺术的形式感和形式美有独特的认识,他不仅把这种认识运用在他的艺术上,也运用到的教学当中。形式不是自然的再现,而是自我表现的的符号。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曹力很自然地转向了他很熟悉的民间艺术和少数民族艺术,他的毕业创作就是画的这些内容。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他去了一次西北,到了洛阳、西安、天水、敦煌等地,从中国古代艺术中,他感到了东方艺术完全不同于西方艺术的伟大。他感到如果要走一条自己的路,就必须把这两者结合起来。他天生就不是按照学院的画法进行创作的人,他总是想挖掘自己内心的东西,内心的真实有一种自己的语言表达方式。这种语言寄托于他的早期经历,它总是在他的生命历程中召唤着他。他在毕业创作的时候,到黔东南体验生活,贵州的刺绣、木雕、傩戏、蜡染以及人物本身的形象都深深吸引着他,当然他也从后印象派、维也纳分离派、超现实主义等西方现代艺术中吸取养分,他从这些艺术中看到了与贵州文化相通的东西。但是他在表现少数民族的题材时,他并不注意美的形象和美的线条,也不是少数民族的风情,而是一般人看来有些丑的一面,他从中看到了一种形式的力量和精神。曹力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成为很引人注目的青年画家,就是因为他真正用一种自己的语言阐释了艺术的各种可能性。地域文化与民族文化为他提供了形式创造的活力,使他在原始主义风格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贵州的艺术与文化,对曹力并不只是意味着形式,而是形式与生命和自我的内在联系。曹力在进入创作以后,那种极强的形式感并不是一种风格化的形式,从表面上是在探索一种形式,在走一条自己的路,实际上是要探索一种与自己的生命状态相关的东西,这也是他和其他画家的重要区别。总的说来,曹力关注的好像是艺术的问题,怎么画,怎么构图,画出来有意思就行了,不是过多考虑别人怎么看,也不考虑画中具有什么特定的题材或主题。个人的状态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曹力画画的每一个时期都有鲜明的特征,都是一种个人的生存状态和精神状态。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马作为一个标志出现在他的画中之后,他就再也离不开马了。马对他来说具有多重的意义,最初可能只是无意识的选择,他生活中并不是有很多与马接触的机会,只是因为属马,他才对马感兴趣,就开始画马。但一旦选择了马之后,马就成为他形式的一个载体,对形式的多种认识,多种感触都可以通过马的各种变形来表现。马又是他生命的象征,在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马都是作为其生命的状态出现的。他的马从来不是真实的马,就像毕加索的牛一样,牛可能在西班牙文化中也有特殊的意义,毕加索的画里面变成各种各样的形式,它是一个形式的载体,另一方面又是生命的隐喻。正因为曹力属马,他就把马作为生命的隐喻,是他人格的化身,总是在不同的环境里面,在不同的个人的生命阶段,显示出不同的意义,那都是一个自我的存在。

  “楼道里的马”是曹力作为艺术家的独立品格和自我意识的体现的开始。这个时候是他走向社会后的一段生活与精神的漂泊时期。离开了学生时代,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对生活和艺术都很不适应。在学校学习期间,老师让你怎么画,你可以这么去画,也可以不这么去画,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和对象。创作也是这样,总是在一定的要求下,有明确的动机才进行的活动。毕业以后,这些要求和动力都没有了。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他毕竟是来自偏远的地方,到北京后也是生活在相对封闭的校园,走向社会后一切都要自己来做,再加上那些来来往往的思潮,他虽然并不关注,却总是影响着他,冲击着他,这一切都使他感到茫然。“楼道里的马”就是曹力在这时的精神写照。他画了楼道与水房,这实际上是他自己的生活环境,毕业后的青年教员都还是住在学生宿舍,但这个学生宿舍的意义是不一样的,它代表着对人的封闭,但走出这个环境又会觉得茫然与无所适从。马就是他自己,这是在一个精神困境中的自我。也就在这时,贵州的东西开始消退了,有时从他的小品画中还可以看出一些,那种神秘对话的诗意,那种无形的空间,还可以看出贵州文化的影响,但那是一种梦幻,是在他的潜意识中的诗意的幻想。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