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当代艺术小组D+M专访

2013-02-18 10:25 来源:DIS Magazine 阅读

当代艺术小组D+M

  出生于克罗地亚的艺术家Dora Budor与Maja Cule组成了一个名为D+M的艺术小组。他们共享了一个位于纽约的工作室,在其中,他们合作了各种类型的混合与新媒体艺术项目,以及合并了广告、意象造型、产品设计、对各种身体和文化进行了巧妙处理的行为表演。这两位艺术家都有设计背景,他们的作品则受到了产品与广告创作的方法论与心理学的影响,他们的艺术实践利用了当代环境中普遍和常见的元素及行为模式,并且将它们混合到了为观众提供了个性化现实性的体验中。

  在他们最近的表演“Knockoff”(2012)中,D+M与当地来自不同城市的武术师进行了合作,以电影圈中被称为“恶搞电影”的形式在现场重新制作了一部动作片。以下是来自《DIS Magazine》的Courtney Malick对D+M进行的专访。

  Courtney Malick:你们的最新项目“Knockoff”是怎样开始的?

  Maja Cule:我们是在柏林Tanzfabrik Uferstudios进行驻留时开始打造这个项目的,Tanzfabrik Uferstudios原本是一个很大的工厂建筑,后来被打造成了一系列专门进行当代舞蹈项目的表演空间。但是我们一直都不想做一件以舞蹈为基础的作品。我们期待一些更贴近现实生活的东西 ,尝试了各种与观众进行互动的形式,并且研究了卖座大片的镜头的制作。

  Dora Budor:我们生活在柏林北部的Wedding,环境不是特别好。那里有许多土耳其人的集群,而当知道了那里的房租还很便宜时,许多年轻艺术家也赶向了那里。我还记得我在2010年搬到柏林的那几个月,第一天晚上街边就有一群喝醉了的土耳其青年尝试攻击我,还是在之后成为了艺术家酒吧Times的门前;后来我的朋友、同是艺术家的Max Pitegoff、Calla Henkel及Lindsay Lawson赶走了他们。这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你可以遇到任何人;我也是在这里遇见艺术家兼专业特技替身演员Helga Wretman以及DJ兼音乐家M.E.S.H的,他们和我们合力创作了“Knockoff”。

  Courtney Malick:你们是怎么找到那些参加“Knockoff”的男演员的?会有角色分配吗?

  Dora Budor:这些人都是土耳其移民,我是在一间MMA搏击俱乐部遇到他们的,他们在那里当保安。他们甚至还打印出了他们自己的名为“禁忌美元”的钱,因为当你试着把欧元塞进自己裤子里时它们会滑出来。

  Maja Cule:实际上我们是听到某个舞蹈演员说附近有一间搏击俱乐部,然后我们才开始去看他们的。我们花了5天时间让那些人有兴趣和我们合作,这是一个挑战,不过总算解决了。

  Dora Budor:我们用蹩脚的德语告诉他们我们要拍摄一部动作片,因为这解释起来要简单些。Helga Wretman还给他们看了一些自己担任某童星的替身演员、在汽车与建筑间跳上跳下的照片。

  Courtney Malick:我最近一直在思考当代行为艺术倾向于将理念以及/或者观众从艺术之外的其它地方或是社会环境中拉出去的方面,而且我一直想知道那种环境的陌生会给作品带来的潜在改变——尤其是对那些现场表演而言。这是否是某种对你们认为适合于自己的艺术实践的事物进行的“外源采购”?

  Maja Cule:我只能说我们来自一种设计与视觉传播的背景,因此外源采购的方式对我们来说很自然。我们一直都着迷于事物是如何生产的,它们又是如何度过不同的阶段的。所以这种方式的确很符合我们通常的艺术实践,因为我们总是会和诸如摄影师、设计师或是DJ等人合作。在做“Knockoff”这个项目时,我们一点儿都不想和演员合作,也不想考虑传统的戏剧作法;它更多的是关于找到那些在日常生活中用不同的方式来处理暴力的人们。对我们来说,使用真实的材料比在舞台上将它们演绎出来要有趣得多。

  Dora Budor:在观众面前进行表演的氛围大多也来自于观众,以及他们自然的表情和行为。他们在表演过程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我们也会让他们重新演绎他们所看到的场景,或是使用他们所熟悉的动作、以他们能够联系起来的英雄形象为基础打造角色。表演的过程从柔和、几乎如沉思般的场景发展到更加直率、全力的斗争,最后再到广告里用到的动作来强调真实行动的感觉。

  Maja Cule:对某些观众而言,体育节目只能提供以不用剧本的戏剧和紧张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娱乐,或者说它的娱乐价值也许与对运动能力的展示的欣赏有关。从这点来看,体育具备真人秀不加排练的特性。我们尝试将这一点转译到一部动作片中,并打造出一个包含了这些东西的混合体。

  Courtney Malick:除了台上的5个表演者之外,还有其他人也属于这场表演的对吧?

  Dora Budor:还有旁边的两位摄影师,而整个场景则被布置得像是一间工作室出品,一个已完成了的产品。屏幕上播放的电影则是通过一种绿色键控技术实时完成的。观众可以同时看到投映出来的影像以及观众,但却是从不同的角度。

  Maja Cule:我们希望揭示电影制作是如何进行的,并且推出了一场感觉像是“正在进行”、尚未完成的表演。

  Courtney Malick:你说“尚未完成”是否是因为你们从来都不会在之后编辑画面?

  Dora Budor:不是。我们的意思是每一场表演都是之前那一场的副本——但它又更像是一个新的版本。

  Maja Cule:作品是复制的,虽然演员和时间都发生了改变,但整体理念却还是保持了一致。

  Courtney Malick:你们是否讨论过那些男演员对这种影片的感受?我想像他们那样的人应该是那种热爱史诗般的动作大片、而不是使其变得刻板的人。

  Dora Budor:我们和他们谈论过这一点——为什么他们会喜欢那样的电影,那些电影对他们来说又意味着什么。他们告诉了我们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是谁、为什么。他们中的一些对他们最爱的电影和角色抱有的是一种近乎青春期的钦佩,而另一些则从更加技术的方面去欣赏这些东西,佩服的是其身体技巧。

  Courtney Malick:也就是说尽管他们也许没有完全理解这种环境——发生在其中的表演是由你们设计的,或是也得到了观众的考虑——但他们对这种主题非常熟悉。

  Dora Budor:是的,他们是这种主题上的“专家”,当说到动作和电影参考时,他们知道的比我们还多。

  Maja Cule:他们每个人对这种“拼死斗争”的角色都有自己不同的理解。在柏林,这些人都过着一种极其严格的生活,而且非常守纪律。他们在那些非法赌博的地方当“街头霸王”,结果最后他们变成了思想最开放、最不严格的人。和克罗地亚人则非常保守。他们都想进入军队,而那就是他们参与到拳击中的原因。总的来说,拳击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安慰,是一个能够释放其进攻性的地方。

  Courtney Malick:你们会给那些男演员怎样的指导?

  Maja Cule:我们的舞蹈指导Helga Wretman在这个项目中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她赋予了它一种节奏;她还为每个场景命名,因此演员们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改变或是移动到不同的位置。

  Courtney Malick:我必须要问这样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没有邀请影像方面的专家来到现场?是因为你们觉得这场表演只能在现场进行体验吗?或者你们也考虑过将它放到未来的某场展览中展出——在不带现场的情况下?

  Maja Cule:我们的确想过它只能在现场进行体验。演员们给舞台带了许多;这是他们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表演,有许多无法描述的能量聚集在了空气之中,而这只能在现场才能感受得到。少了这一元素,视频看起来始终显得不够激动人心。我们把视频看作是记录,用视频来处理动作编排的问题,以便给下一次表演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02-1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