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从赫斯特与高古轩分道扬镳看当代艺术界

2013-01-09 09:49 来源:艺术眼 阅读

  有人说拉里·高古轩与达明安·赫斯特的分裂是因为后者作品销量的日益下降;而其他人则看到了权力的均衡向顶级艺术家一方倾斜。

  作者:David Batty(陈颖编译)

  拉里·高古轩与达明安·赫斯特看起来像是完美的组合。一方面,拉里·高古轩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艺术经销商,他名下分画廊的展厅总数比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展厅还要多。另一方面,达明安·赫斯特是如今在世的艺术家里最成功的一位,他的总资产高达2.15亿英镑。所以达明安·赫斯特突然离开合作了17年的高古轩画廊——又特别是2012年初拉里·高古轩刚在其遍布全球的11间分画廊里举办了达明安·赫斯特的点画展,后来又联合赞助了他在泰特现代美术馆里的回顾展——这难免会让人们质疑当代艺术界里这些如巨神一般的人物的事业,质疑这个艺术市场本身。

  经济学者Don Thompson认为他们的分裂是因为达明安·赫斯特作品销量的下降(Don Thompson是《The $12 Million Stuffed Shark》的作者,这本书研究了当代艺术市场,包括高古轩画廊在2005年售出的达明安·赫斯特最著名的甲醛作品“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市场分析员《Artnet》在2012年11月公布的数据显示,达明安·赫斯特创作于2005至2008年间的作品(这是他最赚钱的一段时期)的再出售价格比原始购买价格低了30%。自2009年起,他在拍卖会里进行拍卖的1700件作品中有三分之一的作品未能成交。

  Don Thompson表示尽管达明安·赫斯特在2008年越过经销商直接在苏富比拍卖自己的作品这一举动被称为“具有开创性的”,但那场拍卖会还是得到了拉里·高古轩与白立方画廊画廊主Jay Jopling的支持(白立方画廊是达明安·赫斯特在伦敦的代理画廊),他们竞价或是购买的作品的价值几乎占到了拍卖会第一天成交额的一半。“那些超越了经销商的经销商——拉里·高古轩便属于这个类型——含蓄地向客户保证他们购买的艺术品的价值绝不会减少,这也是为什么拉里·高古轩会在2008年努力抬升达明安·赫斯特的作品价格的原因,”Don Thompson说。“但是现在其作品价格比顶点时期的价格低了30%,另外还有三分之一未售出的。所以他的保留价格太高了。”再加上传闻称点画展的销售成绩也不尽如人意,“如果达明安·赫斯特重新跟另一位经销商、以较低的价格出售作品,也许他能更好地恢复自己的地位。”

  相比之下,拉里·高古轩的地位似乎还无懈可击。他刚开启了自己的第12间分画廊——位于巴黎附近的勒布尔热机场,占地1.776万平方英尺;然后又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开启了另一间临时的空间。而且他还确认了将于金年在伦敦开一间更大的分画廊的计划。

  在达明安·赫斯特离开高古轩画廊的消息传来之前,该画廊代理的另一位艺术家——以大型雕塑闻名的杰夫·昆斯(Jeff Koons)宣布计划今年5月在David Zwirner画廊举办一场个展。之后草间弥生(Yayoi Kusama)也宣布将离开高古轩画廊。由于达明安·赫斯特和草间弥生(Yayoi Kusama)还将继续与他们在伦敦的代理画廊合作(分别是白立方画廊和Victoria Miro画廊),所以某些专家认为这两位艺术家与拉里·高古轩有些特殊的问题。以纽约为基地的艺术顾问Wendy Cromwell表示自己不相信拉里·高古轩会想让达明安·赫斯特离开自己,因为“即使其作品销量有所下降,可赫斯特仍然是一个强有力的‘品牌’。”由以伦敦为基地的艺术市场分析员Nathan Engelbrecht(他是EB & Flow画廊的联合总监)提供的数据显示,达明安·赫斯特全球的拍卖成交额在2008年时达到顶点,为4580万美元;2012年时则为1830万美元。

  分析公司ArtTactic的总经理Anders Petterson表示在2008年股票市场崩塌后,达明安·赫斯特与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就不再是高古轩画廊的主焦点了。“商业艺术市场自2008年起就发生了变化,其焦点转移到了诸如安迪·沃霍尔、让-米歇尔·巴斯奎特、亚历山大·考尔德、弗朗西斯·培根、罗伊·李奇登斯坦等战后优秀艺术家的作品上。这些艺术家大部分都是由高古轩画廊代理的。在如今的经济环境下,画廊把重点放在这些艺术家身上是有道理的。只不过这也许意味着它代理的其他艺术家获得的关注更少。“白立方画廊代理的基本上是年轻稳定的艺术家,所以达明安·赫斯特仍然是其比较重点的艺术家。在如今这种不稳定的市场中,许多艺术家还是宁愿当小池塘里的大鱼。”

  影响杰夫·昆斯(Jeff Koons)上述决定的一个因素也许是高古轩画廊近日深陷两起诉讼带来的负面影响,其中之一的亿万富翁收藏家Ronald Perelman所购买的作品就包括了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一件雕塑。不过他的决定同样也反映了曾经均衡的权力是如何从商业画廊(即使是其中最富有的)向精英艺术家转移的。与达明安·赫斯特不同,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作品价格还处于上升期:他糖果色的不锈钢雕塑作品“Tulip”在11月佳士得的拍卖会中以2100万英镑的价格成交,仅次于格哈德·里希特的画作“Abstraktes Bild (809-4)”的成交价(2130万英镑)。

  伦敦Mayfair区Marlborough Contemporary的总监Andrew Renton表示:“艺术市场在过去的10年里呈指数级发展,其主要推动力便是那些大牌的艺术家。达明安·赫斯特首次同时在伦敦高古轩画廊与白立方画廊中举办展览时是很激进的,而现在这样的情况再普遍不过了。”比如Michael Werner去年10月份时在伦敦开了他的新画廊,首场展览展出的艺术家彼得·多伊格(Peter Doig)在伦敦也有他的代理画廊(即Victoria Miro画廊)。另外在2012年初与佩斯画廊分道扬镳的美国艺术家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将于今年3月在Hauser & Wirth位于Savile Row的空间里举办展览;而他在伦敦的代理画廊——Sprüth Magers画廊表示仍然会继续代理他的作品。

  “这些并不算是‘背叛’、‘变节’,越是这样艺术家才越能控制,”Andrew Renton说。“这就像是英超一样。为什么Man City没能签下Robin Van Persie,他们提供的比Man United更多啊?所以当你的身价已经数以百万计时,你需要考虑的就不只是钱的问题了。”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01-0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