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希拉克、萨科奇艺术顾问戴蒂耶:青铜器象征权力

2012-09-30 02:54 来源:外滩画报 作者:曾进 张羽 阅读

 

    作为两任法国总统的艺术顾问,他曾多次陪同希拉克到中国观看文物,力促萨科奇首次访华的西安文物之旅。他告诉《外滩画报》,对中国艺术,“希拉克需要的是一些更为细致的建议;而萨科奇开始了解中国文化才一年多时间,他需要更多基本介绍”。

    “您会在家中摆放这样的艺术品吗?您觉得这是艺术么?它会给您带来美感么?”

    盯着一个眼神空洞、神情痛苦的裸体儿童雕塑,戴蒂耶突然在记者面前提高了嗓音。此前,记者想将一份刊登中国现当代艺术的报纸送给这位温和的法国东方古董商人—克里斯蒂安·戴蒂耶(Christian Deydier)。戴蒂耶,58岁,法国国家古董联合会主席,在欧洲古董界以收集中国青铜器闻名。记者没有料想到,这名东方艺术爱好者对中国现当代艺术有强烈的排斥感。采访只能从这个难堪的开头继续进行下去,回答记者第一个问题之前,他把报纸折叠起来,还给了记者。

    9月中下旬,巴黎市中心,香榭丽舍地铁站旁的地标性建筑大皇宫内举办了第24届巴黎古董双年展。

    克里斯汀·戴蒂耶是这场展览的总负责人。展览门票卖出20欧元的高价,这比8.5欧元的卢浮宫门票和11欧元的艾菲尔铁塔的门票要足足高出许多。门票高昂的重要原因在于,双年展是世界顶级的古董展,在这里你不仅能找到中国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古埃及雕塑、罗马文物,还随处可以欣赏莫奈、毕加索、高更、达利等艺术大师的作品,以及包括2008年限量版的卡地亚珠宝。此外,展会面向的客人其实是富人阶层、古董玩家。 95家来自10多个国家的顶级古董商为这次奢华之旅提供了8000多件珍品的清单,其中包括了家具、油画、古玩和珠宝。在开幕式的邀请函上,印刷着法国总统萨科奇的签名,上面客气地写道,法国总统萨科奇诚挚地邀请您参加第24届巴黎古董双年展。

    开幕式当晚,克里斯汀·戴蒂耶主持了晚宴。在大皇宫的玻璃穹庐下,摆放了137桌酒席,请来了10位知名法国大厨,每桌10位客人;意大利明星莫妮卡·贝鲁齐来了,卡地亚珠宝全球总裁博尔纳·佛纳斯(BernardFornas)来了,法国明星安娜·莫格拉莉丝来了,纽约名建筑师彼得·马瑞诺(Peter Marino)来了;今年在北京创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尤伦斯伯爵,也来到了现场。当晚,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夫人代表巴黎医院协会,从宴会中筹得善款50万欧元。

    在4100平方米的大皇宫展场内,到处绿意盎然,每个展位都设计成小公寓楼房,皇宫的四个角落布置成法式风情的玫瑰园、菜园、地中海花园,展位最深处还安放了巧克力、咖啡、茶和水果四个休闲美食主题庭院。展会期间,穿巡其间的,多为衣着考究的欧洲老贵族、富人或者光怪陆离的名人、政要,其中包括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美国设计大师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歌星莱诺·李奇(Lionel Richie)、滚石乐队主唱米克·贾格尔(Mick Jagger)等。一名参观者向记者打趣,“难怪这地方要设这么多咖啡厅和免费座位,都是为这些娇贵的人安排的。”戴蒂耶更为高调地声称,“我们这届的主题是‘奢华’,我认为法国的生活方式的本质就是‘奢华’”。

 

    记者获悉,10天展会期间,每家古董商的展位费为60万欧元,即每天展位费用近60万人民币。戴蒂耶告诉记者:“我们的古董展是世界上最花钱的,大约3500万欧元(约3.5亿人民币)的投资要花在保险、广告和展览目录上。但很难说投资回报是多少,因为和拍卖行不同的是,这里的成交价是保密的。”

    展会第三天,巴黎古董商AntoineLaurentin画廊里的立体派画家YoulaChapoval的作品被抢购,以至于用于标示“已出售”的红点不够用了。此外,布鲁塞尔古董商Gisèle Cro s以100万欧元的价格将一只中国西汉时期、镶银的青铜猴子卖给了美国藏家。展会最后一天,记者再次到达现场时,很多展位全部重新换上展品,许多珍品已不见。

    就在这场欧洲最奢华的富人秀结束不到10天内,华尔街金融危机迅速震荡全世界,作为富人秀的核心人物,戴蒂耶或许是幸运的,他告诉记者总体销售情况非常好,是两年前古董展的三倍,但他拒绝透露具体数值。如果晚开10天,没有人知道这场投资3.5亿人民币的展会有怎样的结局。

    “萨科奇办公室有两件中国藏品”

    像大多数低调的名人一样,法国前总统希拉克选择开幕晚宴后来大皇宫观看双年展。展会10天,这位76岁高龄的艺术狂热爱好者前后来观看过4次。

    “希拉克先生对中国考古文物很有研究,他在这方面的了解程度和我差不多。”戴蒂耶向记者解释,“几十年前,我通过著名非洲艺术商人雅克·盖尔沙什(Jacques Kerchache)先生结识了希拉克,相同的兴趣使我们仿佛认识很久了一样。”

    出生富豪家庭的希拉克是一个高级艺术鉴赏家和藏家,他主要的收藏兴趣在于中国古代艺术和非洲艺术。“从十七八岁学生时代起,希拉克就对中国瓷器很感兴趣,他对中国文物相当有研究,对黄色金刚石也有很深的见解。”

    戴蒂耶曾多次陪同希拉克以及夫人到中国看文物,每次到中国看文物,这位艺术迷一定是流连忘返。他告诉记者,一次访华,天已很晚,一位中国博物馆专家只得跑到总统下榻的宾馆向希拉克介绍文物。“中国高层曾两度给他提供过最新文物发现的消息。除了政治活动,他还有自己的秘密花园,他与中国政府也一直有着联络,他在这方面真的知道得很多。”

    作为法国前任总统和现任总统的艺术顾问,戴蒂耶对两位总统有着深浅不一的交情和了解。“希拉克需要的是一些更为细致的建议,而萨科奇总统开始了解中国文化才一年多时间,他需要更多的基本介绍。”

 

 

    去年11月25日,走马上任不久的法国总统萨科齐访华的第一站到了西安。这一站,非常具有法国特色,西安是前任希拉克必经之地。而戴蒂耶是萨科齐西安之行的幕后促成者之一。

    “我陪同萨科齐总统一同前往中国,是我为其集中安排了在西安的行程。有意思的是,我还碰到了一个15年前的老朋友,当时我去参观那个陵墓时他就已经在那儿了。萨科齐总统说他以后每年都会拜访中国一次,每次都会花几小时参观历史景点来更好地了解中国文化。”

    在西安,萨科齐总统和戴蒂耶前往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汉阳陵博物馆参观。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向萨科齐赠送了铜车马复制品,汉阳陵博物馆赠送的是汉代陶俑复制品。

    戴蒂耶透露,如今法国总统府办公室的壁炉上,有两件最有装饰性、代表性的中国藏品,一个是唐代侍女的雕像,还有一个唐三彩马。

    对中国艺术谈不上精通的萨科齐总统,戴蒂耶的建议是让总统先生多看很多这方面的书,去博物馆,欣赏很多的藏品。“萨科齐对所有的一切都感兴趣,但这不是一回事,当然我给他提供帮助,但这些希拉克早已掌握,他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建议总统先生每到一个地方,都了解一下当地的文化,中国啊,印度啊,这对政治交流也是有好处的。萨科齐想告诉世人,他对文化感兴趣,我想这能让他更好地了解别国,有利于法国与其他国家的交流。确实,我们不能仅限于商业交流,还需要有文化交流来更好地认识当地人。”关于这次希拉克和萨科齐是否购置艺术藏品,戴蒂耶拒绝透露。

 

    “青铜器才是权力的象征”

    大皇宫进门右侧的第一个引人注目的展位,留给了戴蒂耶本人的画廊。古董商人才是戴蒂耶最重要的身份,如今,他在巴黎开了两家画廊,画廊最突出的特征是中国青铜器、唐三彩。记者注意到,在95家展商中间,集中做中国古董生意的欧洲商人,不超过8家。而专注青铜器的,仅有两家,克里斯蒂安·戴蒂耶画廊是其一。

    在展厅里,有一件价值700万欧元的花瓶,高49厘米,为公元前5世纪末的文物。这只花瓶是本届双年展的明星—青铜花瓶上镶嵌着几何银纹,是件很少见的中国古董。戴蒂耶说,据他所知世界上只有5个和它相似的花瓶,这个花瓶是战国时期南方某君主所有,原本是用来酿酒的,20世纪初落入巴黎某收藏家手中。“古董爱好者们都喜欢来路清楚、没有非法出口的宝贝,而且最近还有不少中国内地的有钱人关心这些早年流失的中国宝贝的去处,”戴蒂耶说,“公元前5世纪末、4世纪初时,这只花瓶的价值相当于一件漆器的5倍、一个普通青铜花瓶的15倍。”

    戴蒂耶本人最喜欢的收藏品则是一个唐代青铜镜,他把这个镜子放在开门可见的位置,青铜镜上镶嵌了珍珠,并带有凹凸的螺旋式装饰。还有一件是公元前13世纪的藏品,当时正处商朝鼎盛期。“我喜欢这一藏品还因为它来自于中国收藏家,他们早前居住在上海,后来去了台湾。我在台湾学习的时候认识了他。三四十年后,他的孩子找到了我,想要出售他们父亲的一件藏品。对我来说,这件藏品真的相当的珍贵。”

    戴蒂耶热衷青铜器与他的家族有很深的根源。戴蒂耶出生于老挝万象,父亲亨利·戴蒂耶专长梵文与佛像艺术,曾先后派驻越南等地,在万象博物馆、河内博物馆担任艺术品保存与研究工作;母亲家族则与阿拉伯文化关系较为密切。他的祖父与伯叔在法国经营一家以出版东方文化相关学术著作与工具书奠定声誉的出版社;祖父特别喜欢中国文化,成为对他影响最大的人,“长大后,我选择了最适合我思维方式的国家作为研究对象。”这就是中国。

    上大学后,戴蒂耶从数学系转到了巴黎第七大学中文系,后来又去了台湾大学进修,为期两年,跟随中央研究院Lefebvre神父研习甲骨文。自此,他的人生轨迹就与中国古代艺术有了牵连。经过几十年奋斗,他成为欧洲顶级的东方古董商人,此后他开始游说世界顶极奢侈品集团LVMH的老板捐赠中国古董给巴黎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帮助博物馆找赞助。1993年,他组织了20多位法国东方文物爱好者在巴黎成立了“陕西省博物馆之友”协会,主要是募款赞助支持在陕西省进行的考古挖掘活动;其间,他曾赞助当地博物馆挖掘唐太宗三女新成公主的陵园,并成为首个进陵园参观的外国人。

    在接受采访时,戴蒂耶已经不能用中文同记者交流了,他告诉记者,“年轻时,我曾将在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里一堆散乱的龟壳重组,并将其甲骨文内容翻译了出来。但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已经没这种本事了。”这次展会上,戴蒂耶卖出了一些唐三彩的仕女陶器,他告诉记者在这些购买者中从没有亚洲客户。

    当记者问及这位古董商人,为什么会从早年的甲骨文转向青铜器,他给出一个有力的回答,“因为这在中国是权力的象征。”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3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