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中国美术十年:艺术家频捐赠 美术馆建设热

2012-09-28 01:58 来源:中国文化报 阅读

  时光的流逝总在不经意之间。新一个冬季开始,伴随着2010年的结束,我们将完整走过新世纪的第一个10年。

  10年,世间可以发生无数的故事,人生可以发生戏剧性的转变,每个人能够拥有的“10年”何其有限。然而,面对悠久的艺术长河,这10年太短暂;面对波澜不惊的美术生态和文化环境,这10年又似乎很平淡。因为艺术浪潮早已不在,纷繁变化的当代艺术仍然寻求着自己的解释与支撑。我们清楚,阶段性的变化无法在当下即进入艺术史的书写,而人们愿意记住的也常常只是历史进程中具有象征意义的某一幕。

  回望中国美术的现实发展,一种直觉又告诉我们,新世纪的第一个10年,也许自有其特别的意义和价值。回望这10年,伴随着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开放与发展,人们对文化的需求日益旺盛,“大繁荣与大发展”的宏伟目标成为民族的期盼。具体到格外活跃的艺术界,我们更能够清晰感受到:各种因素的交织,各种力量的博弈,已然成为艺术现实的基本面。方方面面的迹象正显示着新世纪不平凡的开端。

  这10年,正是上世纪前叶诞生的一批艺术家纷纷离去,人们关于“大师”追问最多的10年;这10年,是比中国经济总量攀升更快的艺术品市场蓬勃兴起与扑朔迷离的10年;这10年,是美术馆建设全面开花,民营美术馆寻求角色认同与发展模式的10年;这10年,是“艺考热”、大学扩招、美院教学探索改革与突破的10年……

  没有人可以否定繁荣,没有人能够回避矛盾。谈及美术的这10年,我们还需要直面那些或老或新、或大或小的问题。

  因为10年毕竟短暂,因为“回答”需要时间,我们知道,这仅仅是一次驻足。希望通过回顾与反思,我们可以重拾对未来的期许。

  10年,10个关键字

  改建展捐构高假扩迁

  朱永安 续鸿明

  史

  ——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竣工

  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于2004年筹划启动,历时5年,吸引全国1000余位美术家参与。国家财政支持1亿多元,最后完成104件作品。以视觉艺术的方式集中梳理百余年的中国历史,尚属首次。

  2009年9月,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的17个展厅展出,《虎门销烟》、《百万雄师过大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和平解放西藏》、《加入世贸》等作品悉数亮相。此后,该展到全国各省巡展,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据悉,在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之后,目前已有10余个省区市效仿这一模式,推出本地区的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

  改

  ——画院存废之争

  近10年,除了各地原有的公立画院外,社会上各种名目的画院也纷纷成立。据估计,全国目前有近400家画院。在文化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画院体制的弊端日益显现,主要体现在:公立画院每年消耗了大量国家财政,画院画家靠国家的钱生存,拿着这个牌子去为自己挣钱,但政府所做的美术项目依旧要向画院或者画院画家付钱;画院画家与职业画家形成二元体制,却在同一个市场竞争,造成不公平竞争;画院体制与国际不接轨,不利于国际交流。

  2007年,吴冠中提出取消美协、画院。2008年,吴冠中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再次直言美协、画院弊端:“中国有这么多养画家的画院,从中央到地方,养了一大群不下蛋的鸡。”“该不该养画家?要不要养一辈子?哪些画家是该养的?哪些是不该养的?这些都是问题。”一石激起千层浪。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不久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一直以来都很赞成吴冠中先生的观点。由于艺术和社会关系处理得不好,导致文联、美协、画院体制存在一些弊端。他反对的是国家出钱养了没有艺术追求、没有社会贡献的画家。” 他提出,画院在我国不是要不要的问题,而是该如何办好的问题。

  近年来,中国国家画院、北京画院、上海中国画院等根据实际情况率先改革,探索办院新路。

  建

  ——美术馆建设热潮兴起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各地兴起了博物馆和美术馆建设的热潮。有些城市甚至明确提出建设“博物馆城市”的口号。其中,私人、民营美术馆纷纷涌现,出现了“三波浪潮”。有媒体报道说95%的民营美术馆都有地产商的背景。

  2006年以来,部分民营美术馆朝非营利公益机构转型。美术馆的价值、美术馆的属性、美术馆的人才培养、美术馆的经营等概念和理论逐渐替代单纯的热情与理想,成为业界讨论的核心。2010年1月,文化部开展全国重点美术馆评估工作。2010年9月,走过50余年历史的中国美术馆开始了新馆建设的“概念性方案征集”——现有场馆建筑面积5倍的中国国家美术馆将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园中心区建成,预计2015年竣工。

  在国家提倡博物馆免费开放的大背景下,很多美术馆也开始尝试免费开放。建馆容易养馆难。其实,不管收不收费,不管公立还是私营,美术馆的生存问题都是需要首先考虑的。日本曾经历过美术馆建设的高潮期,但随着经济的衰退,很多美术馆的生存成了问题,资金周转成为生存的瓶颈。中国的美术馆建设热潮是好事,但热中有忧,美术馆的可持续发展值得思索。   展

  ——美术展览空前活跃

  近年来,除了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改革开放30周年、全国美展等全国性的展览,各种名义的其他展览也层出不穷。美术展览空前活跃,美术界的繁荣正以展览的形式直观地呈现在公众面前。与此同时,为展而展、展览求大也成为普遍现象。各级领导和画家常常不得不出席各种展览开幕式,疲于应酬,画册越来越精美,展览费用越来越高,展览似乎成了艺术家提升自己作品市场价格的不二法门。遗憾的是,许多展览只能在开幕当天用宏大的场面招揽一些人气,在此之后则是门庭冷落。

  有专家不无偏激地指出,当前以展览为中心的美术书法的创作机制和评审机制,制约了艺术的创新发展和艺术生产力的解放,其展览、评审、创作的总体艺术价值等于零。

  “展览只为开幕”成为美术展览从量的提升到质的提升转变的认识障碍。固然,美术馆展览具有公益性质,但会展业作为新兴的行业仍然不能脱离市场的规律。而艺术家需要解决的问题则是:如何协调好创作与展览的关系?

  捐

  ——艺术家捐赠惹人注目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