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资本凶悍 艺术品迎来强庄时代

2012-09-28 01:51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阅读

\

艺术品迎来强庄时代

  资本爱什么?稀缺的、保值增值的、可以带来超高投资收益率 的……如果又刚好被认为是道德的、高雅的、甚至是爱国的,那就更完美了。

  正如2006、2007年的中国A股一样,中国艺术品市场在最近几年接连上演的暴富神话让无数人心潮澎湃,一年翻一倍、三年翻五倍、五年加个零……“亿元时代”的艺术品市场早已和过去不是同一级别的“游戏场”,参与者也不再单纯是艺术品“爱好者”和古董商人,资本的入侵正在改变着它的游戏规则。

  对于艺术品,过去的老藏家们喜欢用“玩”来作为与之相搭配的动词,既显示了态度也表明目的;但今天,越来越多的买家更喜欢用“投资”,他们未必不爱或者不去体会艺术所带来的心灵愉悦,他们只是在用更为丰富的视角去看待艺术的“美”,并用货币来衡量。

  贵不贵,资本说了算?

  从2009年到2010年两年间,全球最贵中国艺术品的前十名几乎被全部刷新了一遍,只有原来的冠军、2005年以2.3亿元人民币成交的“鬼谷子下山”元青花瓷瓶还依然在榜。现在,排在前10名的艺术品价格全部过亿,最高的是11月份刚刚拍出的一件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成交价 5.5亿元人民币。

  中国艺术品市场“亿元时代”已经实至名归,千万级别已是常态,过亿拍品不胜枚举。但是,中国艺术品这样的价格究竟是价值回归还是存在泡沫,亿元的古画和瓷瓶到底贵不贵?值不值?

  “现在不要再怀疑市场的价格,价格不存在问题,而应该考虑中国艺术品的价值在哪里?定价权 在哪里?”在12月5日举行的“芷兰雅集2010年度峰会”上,台湾著名收藏家、台北寒舍艺术中心董事长王定乾 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毫无疑问,经过了长期的等待,中国艺术品的定价权已经回到中国自己的手中。”王定乾说,“在全球最贵的10件中国艺术品中,除了元青花鬼谷子下山被国外藏家买走之外,其余全部是由中国藏家购得的。”

  已经从事了20多年艺术品经营的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尚勇 对此也感受颇深,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定价权是市场里的核心权利,而在过去30年间,中国艺术品市场经历了定价权的三次转移:行政干预、消费干预和资本干预。”

  据刘尚勇介绍,所谓行政干预,是指在解放初到“文革”时期,谁的画值钱是由行政领导说了算,比如一个画家出身好、思想积极,那么画就值钱,否则就不值钱。

  “齐白石 是农民画家,李苦禅是车工,他们出身好画得也很好,所以价格就高。有些画家画得也很好,比如林风眠、刘海粟,但是出身不好、历史有问题、思想不进步,所以画就是‘糟粕’,不仅不值钱,有的甚至不能卖。”他说。

  改革开放之后,艺术品定价权回归市场,就逐渐进入了消费干预阶段,喜欢的人多价格就高。

  但刘尚勇预测,未来中国艺术品市场会逐渐进入资本干预时代,而且现在这一特征已经日渐明显。

  “今后,谁的画值钱恐怕要由资本说了算。”刘尚勇表示,“前几年,外资打造的当代艺术板块 就是这样,现在国内的一些资本正在打造宫廷艺术或皇家收藏板块也是这样。这不是爱好者或普通藏家能够做到的,只有产业资本或金融资本才有这样的实力。”

  刘尚勇认为,目前宋元明清板块、红色收藏板块、近现代大师板块也都已经初露端倪。“在资本推动下,会逐渐形成一些价值板块,随着这些价值板块越来越坚挺,也会越来越凸显其优势,会有更多的人跟随着进入,继续推高其价格和规模。反之,那些资本不喜欢的板块,则会越来越难以体现其价值。”他说。   “有人争就值得抢”

  价格高就是价值高?对于这个问题,最能准确表达艺术家们态度的答案一定是“呸”。但是,“资本家们”可并不会那么感性。

  刘益谦 ,中国艺术品市场最火热年代里最火热的名字,有人说他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第一买家”,也有人说他是“除了乾隆皇帝之外最豪爽的买家”。据估算,他2009年投入艺术品市场的资金高达8亿元,今年可能超过10亿元。圈内风传买下王羲之草书《平安帖》的就是他。

  被称为“法人股 大王”的刘益谦其实更多的是个资本高手,有“中国巴菲特”的名号。他的艺术品投资也带着浓厚资本市场风格。“我不大懂艺术的,对收藏也一窍不通。”刘益谦总是非常“谦虚”地说。但是,他对艺术价值的认识似乎是非常值得玩味的。

  “艺术其实是没有价值的,只有得到资本的认同以后,艺术品才有价值。”刘益谦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所以,你要清楚什么样的艺术品能被资本所认定,如果你的投资理念不能得到其他资本的认可,那是不会有收益的。”

  “资本介入艺术品市场,会打破原有的规则和思路。你的投资想法能不能符合其他人的审美观、能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这是艺术品今后能不能涨的关键。”刘益谦说。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刘益谦形成了他“要买就买最好”、“有人争就值得抢”的投资风格。

  “齐白石和张大千的画好,但是能卖千万以上的并不多。买100张齐白石普通的画,不如把这些钱加起来,买一张最好的。”刘益谦还常常说,他买什么往往不是只看这件东西怎么样,而主要是看和他争抢的人是谁、有多少、怎么样?

  “现在进来的买家都跟饿狼似的,一进来就知道挑好的买,比我那时候聪明多了,我是交了好多学费才学到这个的。”刘益谦说,“如果艺术品没有其他多数资本的价值认同,收藏根本没有意义,更不会升值,这和股票一样,得不到价值的认同是没有意义的。”

  “新庄家”登场

  随着凶猛资本而来的新买家和新庄家们,正在从老藏家手中“抢东西”。由于资本的进入,中国艺术品市场正面临一个分水岭:传统收藏家和古董商人的主导地位正在被产业或金融资本大鳄所取代。

  “收藏盛事就是一个新阶层的崛起以及新旧阶层的角力的过程,艺术品正在新资本和传统藏家之间进行交换,这轮交换也意味着艺术品市场确实已经进入资本时代。”著名艺术品市场评论人王春元说。

  “1949年已经把中国人所有的老钱都清零了,唯一剩下的就是老古董。但是现在,1949年以前的老藏家几乎全部交枪了,因为现在拍卖公司像用篦子篦头发一样,把他们的好东西都掏出来了。”他说。

  “买不起了”、“看不懂了”、“没法玩了”是过去的老藏家们今天的口头禅,他们虽然获得了相当丰厚的回报,因为今天放手把老东西卖掉绝对会是好价钱,但是你很难再买回来。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