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艺术登陆新加坡系列访谈:画廊总监晏青、徐晖

2012-09-28 01:36 来源:搜狐文化 阅读

  一个画廊怎么样去选博览会?

  主持人:各位搜狐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搜狐文化客厅,我们即将要迎来2011年,也是在今天中午的时候我们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小雪。在1月12号到新加坡报道艺术登陆新加坡博览会。前期我也做过了艺术总监的劳伦佐的采访,跟网友探讨了很多,从巴塞尔到上海当代,做博览会的一些经验。今天我们请到了参加本届博览会的两位画廊代表,一位是AYE画廊的负责人晏青。另外一位是龙德轩当代艺术中心的徐晖艺术总监。

  两位也参加过很多次博览会,也有很多的经验了。我想问的是,根据画廊的定位,一个画廊怎么样去选博览会?

  晏青:我觉得一个画廊选博览会肯定要从他博览会在艺术市场里面所处的地位,以及他负责展会整体的,看他是否对艺术市场有重要的推动作用。从他整体的素质、参观的人数,以及画廊参加的品质,以及他的影响力上去考虑。

  主持人:我也知道徐总这一次在新加坡博览会里面选了很大的空间去展示。您参加博览会会考虑哪方面的因素?

  徐晖:我们会首先考虑这个博览会的专业程度,专业程度越高,代表了藏家有机会、相应沟通交流的越多。如果一个博览会的专业程度不是很高,定位不准确,最终这个博览会就会变成大家集体去卖东西,无序、很低端的感觉。对画廊来说,盲目的参加一个博览会会非常不好。

  主持人:会不会有几个方面的考量,一方面是对这个博览会本身的专业度的考核。另外,这个博览会所在的区域经济实力,以及他的政策,比如说你去新加坡,就会有一群东南亚的群体收藏家。具有欧洲和国际的展会可能会带来一批国际上对当代感兴趣的藏家过来,会融合两种类型的资源在这里面,是不是也是比较看重的?

  晏青:对。因为我们之前也跟劳伦佐很熟,我们认识他是因为他举办了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让我们觉得这个上海当代博览会很有活力。在欧洲他以前也做过巴塞尔博览会。他的人脉关系在欧洲的影响力,以及他们作为组织博览会的经验和实力让我觉得之前在上海当代里面觉得很成功,在他参与过的这几届。后来他组织了新加坡博览会让我们也是看重了他组织博览会的经验和经历。他在欧洲有很多客户群,有很多好的藏家以及好的画廊。他在新加坡主办这个展览会,我觉得他会吸引一些西方的藏家、西方比较好的画廊来参展。同时,在新加坡这个比较开放的国家办展览,而且是针对亚洲市场的,我觉得可能在亚洲的拓展是比较有好处的,至少可以吸引到亚洲很多的藏家、很多的艺术爱好者。作为参展者来说,肯定会看重它带来的好的藏家和好的客户群和参加展览会同行的一些好的画廊。

  主持人:在您的信息里面我提炼两个字——亚洲。新加坡是亚洲四小龙,各方面资源比较聚集。您愿意去新加坡参加博览会,自己画廊在国内的基础上也要走入亚洲。徐总,您参加博览会和画廊经营的每年的战略到底有多大的关系在里面?

  徐晖:我们画廊从2008年开始成立,到现在每年都参加博览会。因为一些好的博览会我们参加的还是不一致的。有一些背景的要求。我们当年就参加绿色北京,国内的一些展会都参加了。有一些国外的博览会也邀请我们参加,但是我们觉得,首先定位还是应该在亚洲,这次做的艺术登陆新加坡定位非常准确,他给出一个概念,就是完整的亚洲概念。我们参加博览会的时候,有时候定位不是很准确,西方的收藏家不会来看在亚洲的西方画廊的作品,因为他们在那边经常能够看得到。到亚洲看到亚洲不同区域的新的作品,这才是吸引西方藏家的优势。这样才能有一些交流的机会。我们画廊作为中国本土年轻的画廊,定位是符合于艺术国际化的理念,我们未来肯定也会走向国际,这是我们的定位。

  如何突出自己的优势和画廊的价值观?

  主持人:我看到这个名单里,国内有十几家,也有印度、美国、意大利的一些。同样聚集着各方面的画廊,二位的画廊选什么样的作品带过去是突出自己的优势和画廊的价值观?

  晏青:我们画廊这次带去的主要还是以年轻艺术家为主。因为我们觉得很多比较有名的艺术家他们可能是在各个场合都已经出现过。我们当然也会带一两个极少数的比较成名艺术家的作品,我们可能针对这一次博览会更想推出一些年轻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主持人:您指的年轻具体指哪些艺术家?

  晏青:穆国英、王迈、姜芳、,这些比较年轻的艺术家。王迈知名度虽然也很高了,但是他算是一个年轻的知名艺术家。

  徐晖:四五十年代的艺术家,现在艺术家的年龄,我们都带他们转型时期的一些作品,我们带了一个观念摄影,他把以往民国时代老的照片用他个人的情结,对那个时代的理解,重新做了一些处理,让历史非常有意思。我觉得这样的东西会引起别人的关注。你一定要跟别人不一样,他是很特殊的,我觉得这样的作品很有意思。

  主持人:带到国外的作品会不会考虑到和政治有关的因素,艺术家会不会考虑这些方面,会不会把他这个作为一个优势,拿到国外展览会有更大的吸引力?

  徐晖:你要表现不同的东西,这个反而看来很可笑,那个时代是荒诞。我们人看到更多的不是对立,意识形态的东西。现在觉得却很好笑,反而是很荒诞的东西。艺术家就喜欢给大家看以前很荒诞的东西,没有政治上的东西,这些东西已经淡化了,不重要了。

  主持人:我今年在香港艺术博览会的时候,有几家画廊带去达明-赫斯特的作品。香港博览会的产品现在还是有很多优势。大概有五家左右的画廊去做。画廊之间也不断的在买作品,不知道你们遇到的有这种情况?

  晏青:也会有,很多从事画廊工作的人也有一些双重的身份。至少他是喜欢艺术的专业人士。画廊和画廊之间的交流也很是很常见的。我们画廊的老板也会在其他的画廊米他们喜欢的东西,这是很常见的。不管是在西方还是在中国都会有这种现象。

  主持人:徐总之前是怎么进入到收藏艺术,做画廊,有没有先在博览会买过东西之后才把兴趣带起来?

  徐晖:我从小喜欢画画,有一个情结,就想做这件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一定要做一件自己最喜欢的事情,我就选择了做画廊,其实做画廊挺难的,尤其是我们新的画廊,极难。我开始做画廊其实挺尴尬的,它是一种挑战,如果为了单纯赚钱,做其他生意都可以。想靠画廊来赚钱实现这个目的,这不现实。因为做画廊想把它做好,有几个很重要的因素,首先要对这个行业热爱,有很多激情在里面,然后有一个好的专业素养,能够看出来东西,能够更好的为艺术家、藏家服务,提供好的作品。要有一定的资金来撑着,毕竟你三五年要有一个计划,所以我们做之前都想过这个事情,还是对艺术本身感兴趣。   做艺术真的一定是要耐得住寂寞

  主持人:做跟艺术有关的行业里面几个链条,还真是要起码有一点情结再去做。哪怕你做某个艺术家没有很成功的推广,你也不会觉得怎么样,因为更多的是有判断的因素在里面。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