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中国艺术市

2012-09-29 01:09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周裕妩 阅读

    “过去的价格大王意义已经不大了”,关注中产消费群体,让市场多元化或许是发展方向

    经营了8年、“没有1分钱收益”却亏损近千万元的上海顶层画廊于2008年8月重组,新的负责人是著名作家姜汤。在接手画廊之前,姜汤已经是个著名的畅销书作家,在他眼里,画廊要发展今后要推广的还必须是最易被大众接受的当代艺术形态。

    近年来国内艺术市场的“表面繁荣”之下早已埋下危机的种子,许多画廊的生存受到很大的冲击。不过,当侥幸投机者被无情清理出局之后,这个行业或许会冷静下来思考应该把眼光放在何处?

    行业扫描

    是撤?是留?

    画廊新手有点迷茫

    由于酷爱艺术,李枫(化名)在2007年开了一家自己的画廊,准备大展一番拳脚。李枫的画廊位于上海红坊,这是上海一处非常有名的艺术社区。然而,行业形势在2008年急转直下,是撤?还是留?李枫有点迷茫。就在一个多月前,李枫作出了一个决定,不再单打独斗,转而与其他几个老画廊合作,“抱团取暖”。

    “一年前,我因为想换一种生活方式,想找一个安静、纯粹的行业做一些事情,对艺术非常感兴趣的我选择了开画廊。但一年下来,我发现中国的艺术界一点都不纯粹,一些不懂艺术的人制造了表面的火爆繁荣,不少画廊的主人投机心太重,不乏忽悠甚至欺骗……没想到危机来得比预料的更快,我现在有点后悔,也有点迷茫。”李枫坦言她遭遇金融危机后的心境:“因为我打算把画廊作为自己非常喜欢的事业长期做下去,所以在过去的一年,我一直在收作品,一张都没有拿去拍卖,我想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慢慢来经营我的画廊,但这个行业的混乱无序让我产生了犹豫。”

    一方面是行业内的无序竞争,另一方面是金融危机带来的市场恶化,这个内忧外患的现实打碎了李枫的理想,也动摇了李枫的坚持。“如果说我恐慌还可以理解,毕竟我是这个行业的新人,但据我所知,一些老画廊的经营者也感觉到迷茫。”和李枫合作的另一家画廊的主人已经在这个行业浸淫了20年。李枫说,这家画廊的主人苦熬到2005年开始有好日子,随后的2006年和2007年也都比较好,到去年的春拍和秋拍,情况急转直下,送去拍卖的作品全军覆没,一件都没有成交,目前这家画廊的资金流已经接近断裂,已经没有资金再收作品和维持画廊的经营。

    李枫计划再观望一年,“画廊在日本已经进入一个较为规范的阶段,这个阶段迟早也会在中国出现,目前我们会压缩一些成本,和红坊方面商讨降低租金,好让自己有实力度过这个冬天。”

    新北京画廊:

    相信可以挺过这一轮危机

    新北京画廊经理于天天坦言:“画廊半年前卖出去的画现在还没有收回款,预计明年的出货量还会减少。”不过,于天天表示,画廊的资金还比较充足,相信可以挺过这一轮危机。“现在的市场价格不好,但我们和艺术家一直都有不错的合作,所以画廊也不会去贱卖作品,不会去扰乱艺术家的市场价格”。

    于天天认为,目前国内的画廊已经饱和,“买家和艺术家就那么几个,每次画展上遇到的都是一些熟悉的面孔。画廊应该在挖掘新的年轻买家上花更多功夫,艺术在中国仍然是小众文化,这个市场容量还很大,我很乐观。”据其透露,为了压缩成本,新北京画廊在明年会更关注刚从美院毕业的年轻画家,同时会缩减画展数量,“以往每年的画展在10~12个,今年预计是6~8个,会提高画展的质量,以联展为主。”

 资深画廊:

    告别过度生产过度消费

    长征空间是一家资深画廊,负责人卢杰所主导策划的“长征计划”曾有超过200位艺术家参与,蔡国强等人都名列其中。因为多年的长线计划,面对这样的市场萧条,卢杰并不十分担心。“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他说,“但是并不是说我就没有对应。”

    卢杰“对应”最明显的一步是要缩减空间。本来在798有三个空间,今年要缩减到一个。

    他说,“不得不承认,我们也曾有奢华和浪费,为了一个阶段性目的,我们也卷入了过度生产过度消费。”卢杰现在还有点暗自庆幸,当时没有像别的空间那样做奢华的装修“幸亏没弄,要不又是资金损耗”。

    个案:

    零利润八年

    顶层画廊重新定位瞄准架上油画

    姜汤的新年愿望:

    能够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去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我们也有信心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大军中高扬我们自己的风帆。

    在接手顶层画廊之前,姜汤已经是个著名的畅销书作家,先后出任过多家报刊的老总,并在1997年投资杂志。虽然经营画廊是“半路出家”,但用艺术家张奇开的话说,就是“很有悟性”。

    对于顶层画廊的这次重组,姜汤认为和金融危机是个巧合:“我们接手的时候,画廊主要存在方向性的问题,它在摸索‘画廊推广艺术’的这条路子上毫不犹豫地坚持了8年,它的前面几位负责人都各有特色,也都做得不错,但画廊并没有做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模式。”

    姜汤认为,顶层画廊以前的定位较偏重另类艺术,“这个市场收益肯定不会太好,实际上,在过去的8年里,画廊没有1分钱的收益,8年亏损了近千万元。所以,从画廊自身的角度来说,也有调整的需要。”

    重新定位后的顶层画廊瞄准的是当代艺术中的架上油画——在过去的两三年里,屡屡创出中国艺术品拍卖天价的作品大多出自这个领域。之所以选择这个方向,姜汤认为,架上油画是最易推广和最易被大众接受的当代艺术,“顶层今后要推广大众感兴趣的形态,同时我们会从三个方面来衡量:它在学术上是否站得住脚,也就是它是不是创新的;它在艺术上是否站得住脚,也就是它是不是美的,那种半夜起来看着要被吓得头皮发麻的作品不是我们关注的范围;第三个就是它是否有市场前景,我们不会回避市场。”“我们不看好那些单边的、极端的、在意识形态上挣扎的作品,过去的价格大王在学术上的意义已经不大了。”姜汤如是说。

    姜汤透露,从去年8月开始,画廊就在全国范围内寻找符合这三个标准的作品,最后确定了张奇开的个展,“可以说,张奇开画作的艺术价值远远超过张晓刚等F4,但作品的价位却并不高,在国外,张奇开的作品已经达到15万~20万英镑,目前国内的价格还略低于国外。在张奇开个展结束后,我们马上要进行的是川美系新生代的群展。”

    展望2009:

    重新评估当代艺术

    对于2009年,姜汤预测市场仍有不错的机会,“当代艺术的重建工作一定会在2009年开始,我们会瞄准新生代的当代艺术,包括近几年从四川美院等院校出来的年轻艺术家,他们有希望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未来。”

    姜汤认为,顶层画廊选择现在进行重组是个较好的时机,“当代艺术市场必须重新洗牌,当代艺术必须要有新的探索和方向性的重新建构,而目前当代艺术的降温正好为这次洗牌提供了较好的外部环境,所以我们才会提出对当代艺术重新进行价值评估,我们还创办了《顶层》杂志,放大我们的声音。”

    已经出了4期的《顶层》杂志,有两个特色栏目:“顶层评估报告”与“顶层论坛”。姜汤表示,他们将对市值在100万元以上的每一个艺术家都进行评判,评估的方法是:参照美术史的脉络,把艺术家的作品摆进去比较,如果是独创的,就有价值。如王广义的作品,是安迪·沃霍的翻版,这在上世纪90年代有意义,但现在再做类似的作品就没有意义了。

    姜汤强调,评估体系有两个最重要的指标:一、有没有差异;二、差异的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他还透露,评估机构是独立的机构,从事艺术家档案的收集整理。

    “当代艺术中有多少垃圾不重要,关键是它的方向要正确。”姜汤如是说。

    专家支招

    应该把眼光放在

    真正的中产阶层

    “中国目前有些画廊什么都不懂,但胆子却很大,又投机又短命,这样的画廊为数不少,应该被市场清理出去。”上海美术馆学术部主任肖小兰如是说:“现在市场基本停止了,危机让这个行业冷静下来了,也许到明年会更清晰地看到缺少了些什么,中国的艺术应该回归到学术本身,艺术家是如此,画廊也是如此。”

    肖小兰认为,政府应加强在文化产业方面的引导,对中国画廊的从业审核应更严密,行业协会要发挥作用,如最好能推动画廊在中国的分类,将仅仅是卖画、销售大众艺术作品的商业画廊和专注顶级艺术作品的画廊区分开来等。

    在艺术批评家、独立策展人朱其看来,中国的画廊应该把眼光放在真正的中产阶层,作品价格以2万元~20万元为好。“而不是像前两年,每一个季度就涨一次价。”朱其认为,“现在画廊要做的是分层,对于藏家有自己的定位,并且不能只卖中国当代艺术,要把眼光放到全世界,至少也是亚洲艺术家和作品。”

    朱其认为,转型有个培养的过程,让藏家可以购买国外的作品,这样,画廊才可能国际化,市场才可能多元化,水准才能提高。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