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色情艺术》艺术中色情到底是什么东西?

2012-09-29 00:38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小白 阅读


米莱的《游侠骑士》

    《牛津艺术史·色情艺术》    [英]艾利思·玛虹著    牛津大学出版社    2005年第一版

    牛津出版社打算用修正主义的(revisionist)态度重写艺术史,他们请来剑桥的女教授艾利思·玛虹(Alyce Mahon)撰写《牛津艺术史·色情艺术》分卷(Oxford History of Art: Eroticism & Art)。他们大约认为:身为女性,玛虹想必能给色情艺术——这个历来主要由男性生产、男性消费,也由男性来书写其历史的领域带来新气象。

    所以玛虹开宗明义,先要在导论里界定出什么是“色情”(eroticism)。从柏拉图到休谟、康德,从巴塔耶到福柯,从OED到Collins中的词条注释,到对其希腊语源的分析,玛虹列举古今种种对色情的定义,她自己则对此尚有不同看法。玛虹,神采长相颇有点像我们的才女翻译家黄昱宁。前不久,黄昱宁在本地文化软标《上海壹周》上刊文,辨析色情、情色和淫秽(pornography)的异同,玛虹在本书开头也做了同样的工作。

    界定色情艺术,开始是一项法律工作,事关判断某书某画要不要被禁止。为方便起见,十九世纪人拉来“pornography”这个词汇以利分级。这个词本来的用法是(根据1857年一本医学词典):在跟公共卫生事业相关的文件中那些有关妓女的描述。玛虹自己的定义相当直率,她说“pornography”就是那些以性交和手淫为唯一指向的东西。这说法不新鲜,公诉人Mervyn Griffith Jones在法庭上要求陪审团把《查泰来夫人的情人》判定为淫秽作品,别人问他有没有标准,他说有,标准就是他伸开双腿靠在椅背上,随意翻阅那本书,如果突然之间他的身体发生某种异动(erection),那这本书无疑就属于淫秽。我们听说,那以后各国海关官员检查邮包时,基本上就采取这种坐姿。

    女性主义理论家曾试图重新界定pornography和erotica,她们认为pornography中充满男性统治的幻想,要在erotica上搞搞新概念,Gloria Steinem在1977年的文章“Erotica vs. Pornography”里说:两者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是关上门的房间,一个是打开门的房间。她觉得用erotica也许能够帮忙打开那扇门。这无意间揭露一个真相,现代艺术家制造色情文本不过是出于一种策略,意在房门之外。

    玛虹引入另一个法语单词来描述色情艺术,她说,所有的色情艺术(erotic art)都事关jouissance,这是一个让拉康、克里斯蒂娃、罗兰·巴特等人着迷的词。在我的拉鲁斯词典上,这个词有三个解释,其一,这是个阴性名词,意思是“享乐”,其二是“性高潮”,其三涉及法律意义,指由所有权带来的愉悦。上述几位擅长对符号语言进行精神分析的大师对这个词多有发挥,我们不再复述,有兴趣把大脑搞晕的读者可以自行翻阅。玛虹在此利用这个含义复杂的单词,其策略是女性主义的。一方面利用这个阴性名词对色情艺术(传统的男性领地)加以入侵,另一方面,由其“完全占有”的法权含义,暗中宣布此等快乐应无虞于支付代价(without fear of the costs)、不涉权力分配规则。Jouissance这个词的绝妙之处,在其语音上的女性浪漫主义色彩,该词的法语发音近乎另一个短语—— j"ouis sens(我听到意义),阅读过金赛报告中女性有关性高潮体验的自述、或者看过几段女作家小说中性描写的读者,对这种短语会相当眼熟,当那极乐境界展现在她们眼前,她们想到的词句,不就是“意义”、“真相”、“新的世界”等等此类么?而且当然,闭上眼睛用耳朵听。

    不过这样一来,所有的前现代色情艺术都会有身份之忧,连提香的维纳斯都有危险。在提香和他的模特之间、在收藏者和这幅赤裸的女性胴体之间、在观众的“看”和女性身体的“被看”之间,的确是有“代价”和“权力关系”的。如果你是一位在“普拉多美术馆藏品展”上看到过她的本地观众,就会意识到这种权力关系,尽管她身处良辰美景之中,被音乐、崇拜者和黄金珠宝围绕,但在她的膝盖和脚踝之间,在小腿上有几道鲜艳的印痕,证实这的确是一具被禁锢在床榻织物之间的肉体,作画者、收藏者和观众可以任意在她的胴体上添加压痕和想象。

    按玛虹的想法,这些前现代作品当然不在她将要论述的“色情艺术”范围内,但她还不能把一件属于“修正”的学术任务,改变成以“颠覆”为主旨。格于情势,她的变通的(多少有些障眼的)办法是把它们归入短短的一节中,以“裸体修辞学”的名义,把那些“前色情作品”一网打尽。那些作品被抽象成一组“视觉修辞学”条目,普拉多美术馆应该有所庆幸,作为修辞学遗产,提香和戈雅总算被保存在这部色情艺术史著作中。

    “女性裸体不是艺术的一项主题,而是艺术的一种形式。”玛虹写出这行虽然很帅气但也很老套的话,作为正文第一节的开始句。本节文字因此的确缺乏新意,她稍稍列举几件古典作品,略加分析,像是急于想要离开这些她并不十分感兴趣的话题。她在一些地方塞入几个类似“他者”、“男性视角”之类的词,又匆匆进入下一个主题,显示出一个女性主义的色情艺术评价者的尴尬处境。相比布歇为路易十五的年轻情妇所画的那幅著名裸卧图,玛虹对爱尔兰当代艺术家法瑞尔(Micheal Farrell)戏仿作品更感兴趣,在法瑞尔的作品中,那位爱尔兰小情妇成为爱尔兰向不列颠卖淫的象征,布歇笔下的少女,屁股上本有加重色调,看似击打所致,这痕迹在法瑞尔这里,变得鲜艳而淫荡。

 英国画家米莱(John Everett Millais)的《游侠骑士》,画的是一位骑士解救被绑在树上的女子,该女赤身裸体、长发掩面。我猜想钱德勒那本小说《长眠不醒》开头,马洛走进豪宅看到门上的彩色玻璃画,描述的就是这个图案。在改编的电影里,亨弗莱·鲍嘉敲开门,展现在他眼前的一件少女雕塑和一个盾徽浅浮雕,估计是电影公司找不到那块玻璃,也没想到米莱的那幅画。钱德勒说那女人的长头发帮她不少忙,还说那骑士为表现风度礼貌,把头盔的前面罩推上去。这一点玛虹想必不同意,在她看来,推开面罩当然是因为“男性注视的目光”。玛虹告诉读者一个故事,米莱在皇家艺术会初次公开展览这幅画时,遭到《星期六评论》专栏作家的调侃,说米莱脱(denuded)她脱得如此彻底,观众忍不住要为她讨件衣服穿。米莱把这幅画拿回家仔细研究一番,机灵地做出一些小改动,他没给那女人添衣服,不,连爱马仕丝巾也没有,他只是把她的脑袋转个向,原本她面对观众,米莱把她的视线转向帆布里面,这个花招相当成功,观众不再有其他议论。玛虹俏皮地评论说:这样谦逊而羞涩地一改,就比较符合艺术经济学——米莱现在可以确信,他能卖出这幅画。

    从第二节开始,玛虹进入她最熟悉的领域。借由波德莱尔的文章标题和法国画家库尔贝的画作,玛虹离开色情艺术的“前史”阶段。波德莱尔那篇著名文章的题目叫《现代生活的画家》,他所指的就是库尔贝这样的同代画家。在玛虹看来,库尔贝那幅《万物之起源》(L"Origine du monde)必定是现代(真正的)色情艺术的第一记全垒打,它把之前所有画家在种种色情画中想画而未敢画出的东西画到尽。用英国保守主义思想家罗杰·斯克鲁顿的话来说,这幅画是妇女的“下三路肖像”(lower portrait)。乳房以上的身体都掩盖在白色床单里,膝盖以下的部分在画面以外。正面仰躺双腿大开,构成一个来吧。

    用玛虹女性主义的眼光来看,这幅画把男性千百年来“想看”的欲望抒发到极致,艺术史就会吊诡地发生转向。在这个有关“看”的权力结构中,与想看对应的是不给看,或者是真想看?——就不给!而一旦想看碰到来吧,不免就像一个挑衅。这幅画是由奥斯曼土耳其驻法国大使Khalil Bey订购的,他还是安格尔那幅《土耳其浴室》的收藏者。不知是因为这家伙后来财务破产,还是因为那画中的挑衅味道让他不满,这幅画后来几度易手。它的收藏者中有希尔薇·巴塔耶·拉康,一个美丽的女演员。后来她和色情哲学家乔治·巴塔耶结婚,生下一个女儿,之后离婚再嫁给拉康大师。根据八卦消息,这个女儿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不喜欢做功课,老师要她模仿卢梭的文体写作文,她就把卢梭的原文抄上去,老师评语说:这根本不是法语!她还让喜欢画幼齿少女的巴尔蒂斯帮她做作业,交换的条件是给他当模特。

    希尔薇设计出一套复杂的画框,把库尔贝的画隐藏其中,让超现实派的马松(Andre Masson)专门作画一幅,覆盖其上。马松滑开之后,才揭开底下隐秘的快乐之物(to reveal the delights within),玛虹说:这不免会带来窥淫癖式的颤栗(voyeuristic thrill)。的确,十九世纪窥淫癖最喜欢的一种玩物就是折页画,上面一幅衣冠男女站在房门口,底下盖着肉搏图。我们无法告诉读者马松为拉康夫人画的是怎样的东西,不过我手里他的作品画册上,有很多“那种东西”。

    说库尔贝这幅画里有女性主义立场的挑衅,那只能算过度诠释,他始终仍在满足“想看”的观众,1861年的《白袜女人》里,那名妇女坐在草地上穿袜子,身体因为抬腿微向后仰;1866年的《睡女》,两个赤裸女人四腿交叉、相拥沉睡,把“女同”题材处理得相当男性窥淫。

    玛虹认为,1997年南斯拉夫艺术家佐兰·纳斯科夫斯基(Zoran Naskovski)和薇思娜·帕芙洛维科(Vesna Pavlovic)拍摄的视觉作品才是真正女性立场的。佐兰拍摄一组录像,在莫扎特钢琴行板的伴奏下,薇思娜摆出库尔贝那幅画中的姿势,但她的手从遮掩上身的床单下伸出,在观众的眼前抚摸,录像中甚至能听到喘息。与库尔贝画中的女人躯干不同的地方在于,薇思娜在此不仅有自觉的挑衅,同时也有自主的快乐。

    在接下来的长篇大论中,玛虹从德国表现主义说到法国达达派,从魏玛时期以身材难看女子入画的奥托(Otto Dix)、格罗兹(George Grosz),到六十年代美国波普艺术故意粗俗的招贴画风,举凡架上画、雕塑、装置、摄影、电影、录像作品、海报广告无一漏网,性别体验、身份政治、文化战争,包罗当代艺术中的色情万象。要知究竟如何,读者可以买回书来慢慢分解。不过即便看到最后,读者也许仍然会问:色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个问题就跟“艺术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样难解。以牛津剑桥的名义,我们告诉大家:这本书里提到的东西一定就是色情而且艺术。虽然,正在努力创作色情作品的艺术家——比如艺博会上《武松杀嫂》雕塑的作者,他们会问出那个拉康问题:为什么我是你正在告诉我我是的东西?(详见季广茂译齐泽克 《意识形态的崇高客体》)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