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陈健强:读鸥洋老师油画有感

2012-09-29 00:0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陈健强 阅读

\

    广东油画界集体创作的抗震巨幅油画已进入到第八天,鸥洋老师五天前拿走了三张单幅稿回去创作,到今天晚上七点,她独自一人走了进来,把三张油画打开,即刻“画”惊四座,创作现场艺术家们全部离座,围拢了过来,啧啧称奇,赞叹声一片。
 
    鸥洋老师还是一贯的动作利索,快人快语,说:“我很久没画写实了,这是我40年前的画法了。”林永康先生说:“鸥洋老师,大画等你来作最后统筹啊”!鸥洋老师说:“让年青人多点机会发挥吧!。”事实上鸥洋老师谦虚了,她已做了很多,她还有其它的赈灾创作任务。
 
    鸥洋老师最为人熟知的是她的意象油画,确实很少见她的写实作品,也确实不知她的写实油画画的如此的好,也难怪“画”惊四座。也让我这个她十二年前的学生赞叹不已,品味再三。
 
    看着她的油画想,什么叫油画,这就叫油画;什么叫功力,这就叫功力。没有几十年功力磨砺是不可能画出如此曼妙感觉的画面。而且更加印证,看写实油画一定要看原作,才能领略个中三味。
 
    鸥洋老师的油画首先是色彩特点,从色彩形态学的角度看,色彩的形——是指她把油画色彩中的浓郁、雄沉、叽理颠覆为微妙、淡雅、轻灵,带洋气之余流露出东方的审美意蕴;色彩的态——是用色彩朔造出画面有一种氤氲色场,并是动态的。两方面应该是她色彩最美妙的表现。
 
    看鸥洋老师的油画,不得不讲讲老师的技法。鸥老师的技法可谓熟能生巧又漫不经意,用“意”的手法一写而就,没有一点败笔。譬如看她画小孩的眼睛,造形很厚实,色彩变化很微妙,在形和色两方面拿捏非常到位,如此出色非一般画家所企及;她所塑造的形不是一点一点地描上去的,是用“写”的笔法画上去的,一点不拘谨,一点不含糊,跟她的意象油画一脉相承,大气依然。
 
    例如看她勾眼睛的边线就知道功力深厚,让我想起伦勃郎自画像上眼睛的勾画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是用“写”的手法画就;她的画没有一个处是勾死的,形体塑造上的边线都是松松的,并是一气呵成,能把如此写实的油画画的如此写意,怪不得“画”惊四座。
 
    鸥洋老师一直在美院读书和教学,可谓得尽了广州美院的先天基因和后天秉赋,对传统的学院技法可谓是手到擒来。这次虽然是三幅肖像油画,也足以领略到她的艺术魅力。鸥洋老师说,这是速写;但我看即便是速写,也跟她的意象油画一样独到,意蕴深长。读她的画有别于我以往对写实油画积累起来的视觉经验,于色彩形态学方面有特别的风格,色场氤氲。
 
    鸥洋老师特别是把小孩的眼睛画神了,那种“神”是对突发的山崩地裂所流露出迷惑,迷惘、不解、惊骇、惊惶、惊恐,又带点坚强,这是我于画面看到的,看的我心凉,透入脊梁,不忍目睹,上天怎能这样对待童蒙之赤子呢?把小孩画的如此传神,我看鸥洋老师是置人换己,以自己内心置入油画中小孩的内心世界,再画出来,所以看者触目惊心。
 
    她把小孩的肤色画的太好了,是有意而为之画的有羊脂玉质,弹指破肤之感,不能容半点污秽,不能容半点灰尘,但拥有如此飘亮肌肤的三个小女孩,都是从地震废墟中救出来的。大自然竟如此残忍,用残砖败瓦击向如此细嫩的肤色;大自然也太不通人性,竟然用灰烬污垢如此好的肤色;大自然也太残忍,把细嫩的皮肤擦破流血。让人心酸,掉泪,惊心。让我想到,还有多少这样的小孩被埋在废墟下,一想到这,真是痛心、揪心。转念一想,可爱的小孩也寓意灾区新希望,灾区新的未来在诞生。这也应该是鸥洋老师的色彩功力所致,才把地震中的小孩画的如此感人,表现的如此充分,如此有张力,谢谢鸥洋老师。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