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取精用宏、独辟谿径:评文人画家苏东天

2012-09-28 23:2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杨乘 阅读

  苏东天作品:冰肌玉骨斗雪妍为报新春到人间360cm×140cm

    在中国文人画日趋式微的今天,苏东天的国画艺术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和令人振奋的新气象,这必将会对新世纪中国画的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

    每一个时代,必然会造就出自己时代有代表性的国画大家,这是历史所证明的,毫无疑问的。当然,大家的造就却是十分不易的事情。它不仅有天时、地利、人和的诸多客观环境的原因,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画家本身所具有的特殊素质和原因,如与其天份、个性、学养和独特的艺术道路等都不无关系。

    文人画大写意花鸟画自明末徐渭开创以来,中经清代的八大山人、扬州八怪、至近现代的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如长江奔流,一浪高过一浪,滚滚向前。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无疑是二十世纪艺术成就最高的文人画大家,他们的国画艺术,既有传统性、又有时代性和强烈的个性。因此,其后继者也必须如此,要有承有扬有创,而且还要以这些大师的艺术成就为基础,才能开创更高更新的文人画艺术。企图绕过既成的时代的艺术高峰,另辟捷径,再起高楼,恐怕是困难的。作为新时代的文人画大家,其艺术成就应该高于前代,必须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有所前进,才能推动、引领时代艺术步入更高更新的境界。

    苏东天就是一位这样实践的国画家,苏东天走的国画道路,是深入传统并行走于高峰间而达至最高境界,历经几十年,而后走出传统而自创新格局。其国画艺术,是以吴昌硕和潘天寿两位大师的艺术成就为基础,一面向传统广采博取,一面师造化;并立足时代,借古开今,自辟谿径。他的画既有传统性、又有时代性、又有独特的个性,其国画艺术格调之高华、艺术风格之新颖独特,令人仰之弥高。

    评论苏东天艺术难,是由于苏东天学术研究的博大精深,国画艺术水平的境界高深,让人不知从何入手。听前辈的人说,想评好某人的画,就必须具备比某人更高的文化艺术修养和理论水平。从这个意义上讲,要较全面评价苏东天的艺术成就,在当今似难有高人,但作为从国画艺术的介绍性角度将一些观点推荐给广大读者还是有把握的。

    在苏东天国画艺术的背后,不解读其高深的学术成就,就无法深刻地领会到他的艺术境界。在此,我只能略作简要评说。

    苏东天成其为大家,首先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学者。苏东天研究学问既深厚又广博,精研于史学、古典文学、美术理论和东西方哲学,并在诸领域都取得了卓越的学术成果。

    这从另一面也生动体现了作为一名中国文人画家所必须具有的深厚的“画外功夫”。也如同老师潘天寿对他所言的“做一个真正的画家,必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才行”。苏东天以丰厚的学识作为其在绘画艺术上的修养,并广采博取,融会贯通,这使他具备了能够在传统的基础上跨出了一大步的必备条件。

    由于苏东天大学就读的是历史学科,并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又从事艺术理论研究,同时又出于一种传统知识分子的民族责任感,加上苏东天有一种特殊的研究思维,在历史和艺术理论的研究中发现了诗经、玄学、佛学等存在诸多问题和未解之迷。因此把诗经、玄学、佛学作为自身学术课题进行深入研究。揭开了两千五百年来《诗经》之误释曲解达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问题和王弼玄学本质的千古之谜,以及前无古人地透视出佛法哲学的精深奥义。在课余时间坚持研究诗经、玄学、佛学长达三十多年。这一学术研究过程不仅提高了艺术家的境界,更是让画家掌握了通向艺术最高领域的钥匙。

    学者画家,是自古以来“文人画”家的优良传统,也是中国文人画家历来所具有的人文精神品格。苏东天的恩师潘天寿为坚持这种人文精神而被迫害屈死,苏东天秉承了这种凛然傲骨的人文精神传统,并使这种顽强精神注入了时代脉搏之中,这种精神始终从他的学术研究和艺术探索中充分地展露出来。

    由于苏东天学的是史学和文艺理论研究,因此形成了他特有的思维方式和方法。因“文人画”是民族文化艺术的最高代表,要继承、弘扬和创新决非易事。为此,他纵深地研究了东西方的美术史和哲学史,挖掘出东西方民族文化和艺术史独特的发展规律与特点。他在中西比较研究中认为,在当今,不仅要搞清自身民族的艺术发展规律和特点,还要搞清西方艺术不同的发展规律和特质,才能对中国画的特质,艺术成就和发展前途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才能明了如何更好地继承和弘扬,並依时代要求进行创新的艺术观点。

    因此,苏东天数十年来,在克服艰苦的生存环境和学术研究环境的同时,不事张扬,不求索取,不畏艰辛,数十年持之以恒、默默地耕耘,奉献其一切。但苏东天志存高远,坚定地实践他的艺术创作与学术研究。始终坚持博览群书,勤于研究,不贪一得之功,在艺术理论上和绘画实践中敢于攻克一道道难关,取古今各家之长,精益求精,使之达至炉火纯青的境界。其渊博的学识和博大精深的学术素养无不对他的画风形成产生深刻影响,在他绘画的整个创作过程中,不是去靠技巧组合形式,而是要精神性的领悟与赋予它深邃的内涵,这乃是他国画艺术创作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纵观其画,给人就是一种深厚博大的传统文化在新时代焕发出的勃勃生机,充满了无限的生命张力,令人精神振奋。

 苏东天绘画不执着于题材、技法的局限。题材和技法是当今画坛普遍乐于追求的东西。然而苏东天的绘画艺术仍以传统梅、兰、竹、菊、藤萝等花鸟题材为主要表现手段,他把这些题材和技法只作为绘画的基础工夫而加以练习,其主要的精力集中于自身艺术修养的修练,挖掘自己生命之中的智慧;并极力将大智大慧的精神融入其中,以求升华,而不是局限于外在的题材和技法的束缚。同样的传统题材,同样的技法,使其画的是不一样的境界,是充满生命活力,充满时代神韵的作品。花鸟画的题材存在的历史已有几千年了,是永远被国人所钟爱的题材,一花一草始终与人们精神文化享受息休与共。而作为文人画的题材内容,已上升到成为维系民族文化精神的国粹象征,并自然与人文形成一种在心理上和精神上的情结共鸣,所谓“天人合一”就是这种道理。这一道理包含了丰富而深厚的文化历史传承基因。随着各个时代的不同,这一花一草就显示出不同的时代风格,其内延和外延的扩张性始终没有断续过,这久远的一花一草伴随着前人走到我们今天,我想它们也将从我们今天走向未来。苏东天在这过去和未来之间为之推进一大步,并推出希望和未来。

    我们可从他的代表作《新春》、《春雨》就可鲜明地窥出其艺术特色。我在评论《春雨》作品时就提过:吴道子已无真迹可寻,其神奇的笔墨,只见诸诗人的笔端,而苏东天的画作所展现出来的神奇笔墨,终于可让大家看到中国文人画独到的功夫和高超的艺术境界。

    《新春》以梅花为题材,梅花枝杆如蛟龙出海,其线条张力突破四周而奔放飞动,富有动感而充满神奇的韵律。朵朵梅花充满激情而开放,每一朵梅花好似跳动中的生命,让人血脉膨胀,气血沸腾而为之兴奋。其线条笔墨钢韧崛强,气贯长虹,其梅花点彩如彩霞喷薄而出,令人有不可阻挡之势。其画面意境充分表现和焕发出那这开放年代的蓬勃春意的新境界。这些作品都可称的上是一个时代的经典作品,达到了中国文人画的一个新高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苏东天画于八十年代的作品《春雨》、《新春》其神来之笔在当今已无人能出其右。

    数十年的笔墨苦功,练就出神来之力。当我们站在他那些巨帧前观赏时,总会被其的气派所震慑。苏东天就其笔墨而论,便可称雄当世了。

    一位成功的国画家,都有其独特的用笔、用墨、用色特点。中国书画最大的难处就在用笔与笔力上。若笔力过人,已成功过半。历代大书画家,无不得益于此。苏东天擅长用笔,笔力可扛鼎,屋漏痕、折钗股的用笔,使他笔下的线条苍劲浑厚、骨力雄强而又刚柔相济。如屋漏痕笔法,没有深厚的功力和技巧是难以掌握的,而他如今已达炉火纯青之境。屋漏痕笔法只记于史书上,今人未曾见过。因此,苏东天的画展,许多画家、艺术家甚至已看不懂他的笔法。这种高深的笔法只有在吴昌硕的笔法种略有显示,就让吴的笔法达到了一定的艺术高度。这就可以想见苏的笔法功夫的了得。

    他那强劲的笔力,虽然潘天寿曾赞赏其“天生笔力”,但更重要的还是靠他后天的苦练。凡从事书画者,用墨尚可讨巧,唯用笔和笔力,却是不可轻易跨过的。这于那些搞西画或搞中西结合、水粉画加点笔墨的所谓中国画家,他们是无法以身心体味与理解笔墨在中国画中为何会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苏东天在《明珠滴露》(葡萄)的题款中云:“笔墨乃是民族绘画之魂,舍此徒有形耳。”一语而道破。我们只要将他的作品与那些只搞形式没有笔墨的国画作一对比,其民族性、艺术性之雅俗高低就一目了然了。中国画之高难度,正是其艺术能登峰造极、傲然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原因。如果没有什么难度,谁都能投机取巧、一学就能,还有什么民族高等国粹艺术可言呢?

    苏东天的笔墨功力,还得力于他的书法,他习书习画,总是努力深入传统堂奥,广采博取,取精用宏。如他的书法,将正草隶篆、碑和帖,都予以综合吸收,以无为之心对有为之形,自由、自然,逐步形成自己的独特书风。其书法用笔遒劲、气古而韵高,线条浑厚苍劲、自然超逸,笔势以曲为直、以枯为湿、以白为黑,沉着痛快,气血回荡,结体险中求势、稳中求奇,法度超然而严谨,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风,直追历代书法大家。苏东天其深厚而高超的书法功底,对其绘画风格的创造和艺术水平的提高,无疑产生重要的影响。

    艺术风格,是每一位成功画家所必须具有的。表现于其国画创作和作品的各个方面,形成了稳定的程式化家法。艺术风格有高下之别,这是由艺术格调决定的。而艺术格调的高下,则是由画家的人品、学养和技巧功力决定的,同时关及传统性的深浅、时代性的高下和个性的强弱。所谓大家、名家、一般画家,便是由其艺术风格和格调给人造成的印象,同时也影响了其艺术成就的高低。

    苏东天国画艺术是直承于吴昌硕、潘天寿两位大师的艺术,家法渊源已不寻常。再加上其人品高尚、学养深厚、善于向传统取精用宏,又能深入生活、师造化,终于创造出沉雄博大、清新瑰丽的独特而新颖,格调高华而脱俗的新国画艺术风格。

    苏东天以梅花作为他国画艺术的代表,並成为其艺术风格的主体。梅花,深受国人喜爱,《诗经》里已有借梅起兴,而后在百花诗中,咏梅诗傲居榜首。梅花的特性,高寿耐寒、迎雪放花、冰肌玉骨、清香宜人,先春而花为报春。其不畏严寒困苦、忘我报春的品格和精神,便成了民族文化艺术的灵魂,因此被尊崇为国花,并与兰竹菊合称为“四君子”,然而,梅在花鸟画或“四君子”画中,乃是最难画的。它不仅需要很深的笔墨功力,而且需要相应的人品、学养。如以传统性、时代性和个性来要求创新,自然就更难了。苏东天觉得,正因为其难,才具有挑战性,才充满希望,才能创造出更高的艺术成就。他纵观历代画梅,都不脱士大夫孤芳自赏的俗套。吴昌硕自是画梅高手,却胜在笔墨,弱于形象和意境。而今天许多画梅者,却连笔墨也立不起来,何谈画梅。为此,苏东天依自己的长处,选取梅花来构筑自己的艺术主体形象。他的梅花,不仅很好地发挥了他那刚柔相济、沉雄健拔的笔墨功力,而且很好地展示了他的人格和艺术理想。他所创造的梅花艺术风格,为古今所未见。

    苏东天梅花意象的创造,非常注重写实性和写意性的结合、传统性与时代性的结合,在此基础上,充分发挥其个性、天赋、气魄和笔墨功力。他喜画红梅,认为红梅那蓬勃艳丽的景象,更能与色彩缤纷的时代生活相协调,与欣欣向荣的时代精神相一致。创造出沉雄苍劲、蓬勃瑰丽的艺术形象。这一类梅花作品,多是丈二匹或更大的画幅,以表现梅花恢宏磅礴、崇高瑰丽的艺术形象和气派,令人震撼激动、叹为观止,创造出苍劲峭拔、沉雄潇洒,柔枝盘曲、清新华丽的梅花艺术新形象。这类梅花作品,画幅大小不一,艺术风格之独创性最强。

    苏东天在国画创作中,立意和意境是同时思考的。比如他的《和平颂》梅花横幅巨帧,他以虞舜的《卿云歌》为题立意,以老梅、和平鸽为素材,创作表现“国泰民安”之主题思想。历经劫难的老梅横空出世、沉雄刚健、虬枝妖娆、清新瑰丽、生机勃勃,梅花下画以磐石与鸽子,背景渲染出卿云。以此宏构创造出表现久经劫难的中华民族是一个向来以追求“国泰民安”为理想的爱好和平的伟大民族这样崇高的意境。因此,使这幅画的气象、境界不同寻常。又如《报春图》梅花巨幅的立意和意境,主在表现梅花“为报春消,迎寒独自开”、“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这种崇高品格和忘我精神,是自然的人化,也是人化的自然,是藉梅花的特性来展示崇高的人文精神。画中积了雪的老梅顶天立地,虽仅画半截一角,却气势恢宏博大;虬枝上布以常青藤,更显其历劫久远;红梅繁茂娇艳,充满了无限生机。上头树梢的明月、层云和下方的积雪危岩、水流,使有限的画面显出天地广阔、境界高华拔俗。浩月当空、乌云磅礴;空山无人,水流花放;动静有致、空灵自然;境界崇高、气慨豪迈;意境深远、诗意盎然。其落款:“冰肌玉骨斗雪妍,为报新春到人间。”不仅点明了题意,而且也会引发观者更好地欣赏画作、体味其中高尚而深邃的艺术趣味。

    苏东天的国画艺术风格成熟,是到六十岁前后才形成的。如今,其国画艺术风格又进入到一种全新的佳境,并展现出永恒而优美的“道”的境界。他的人生与其绘画艺术,达到了“人画合一”、“花人不二”的人生实相的体现(池田大作语)。

    池田大作描写苏东天有云:艺术的百花,给万众的心中带来春天!画梅的画家,象梅花一样历尽苦寒而开放。

    可以说,苏东天的艺术成就在前师成就的基础上又大大地跃进了一步,并傲然独树一帜于当今画坛。
   
    以上,对苏东天的学术精神和国画风格的主要艺术成就,仅作简要分析和评述。

    2007年9月15日于深圳莲花山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