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陈健强:如何发展广东文化及广东美术

2012-09-27 23:4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

  《广州日报》专访陈健强:如何发展广东文化及广东美术
  
  陈健强/文2011-7-27
  
  一、启蒙理论的是古籍
  
  我先介绍一下。
  
  在06年的时候,广州有个“好男人”,照顾了瘫痪的妻子二十年,有一个艺术家陈本画了一张肖像,这栋大厦的老板,一个香港的地产商出了十万块钱,买了这张画,然后把十万块钱捐给了好男人,我那天刚好坐在那里,我看见那个好男人坐在那里,很多楼上白领来捐钱,有些给红本子,有些给个信封,有些直接现金,大家都给,那我给什么,我就想,干脆我写篇文章吧!我把这个公益事件写成一篇短文寄给一个网站,然后我被艺术家陈本感动,把跟他的聊天写成访谈,也寄给网站,网站给我回了一封邮件,说:“陈兄,看了你的文章很好,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帐号,我给你安排稿费。”那我就很奇怪了,网站要给我稿费,网络都是公益的,自助的,大家随意投稿。我说没问题,大概一个多月后我的帐号多了笔款,而且还不少,然后我每次写好文章都寄给那个网站,我也没提要求,他就每个月都有稿费给我,就这么简单。那个网站是属于小超人李泽楷的分公司,这样大概一年都有稿费。那时我就想了,写文章很有乐趣,很积极了,写博客的积极性更高了。
  
  我为什么跟网站有联系呢?是因为我写了一篇《说天下大势,论广东美术》,准备投给专业的美术杂志,结果不小心投到网站去了,我即刻打电话叫他们(主编吴鸿)删,他说删不了,现在是星期六,要星期一才能删,结果当天半夜有个同事激动地打来电话,说恭喜我在那个网站发表文章,他说这个网站专业水平很高,在东南亚都有影响的,是李泽楷属下的公司开的,而且跟那些名家在一起发表作品。我的虚荣心更高了,对理论特别感兴趣。
  
  所以我对理论感兴趣是06年从这栋大厦开始的。
  
  记者:那之前那些年你怎么样?
  
  陈健强:之前03年也是很奇怪的,03年突然之间,广州市的小区里面、大街小巷都有古典书卖,什么《黄帝内经》、《山海经》、《四书五经》,十块钱一本摆得满地都是。还在我读本科时就有一个想法,等我毕业之后有时间把中国的宰相史全部看一遍,我一直对古代的理论书感兴趣,但那时看理论书看了都不记得,看《三国演义》时很激动,激动到拍大腿,感到诸葛亮很历害,但过一个月就忘得差不多了,过一年半载全都记不得了。特别那些谋略的书、曾国藩的那些书,当时很激动,过一年半载就忘了。
  
  记者:那你怎样做呢?
  
  陈健强:03年的时候,看到了一本书,这本书是良史司马迁《史记》里记载,张良见一个老人在桥上掉了一只鞋下去,老人叫张良捡起来帮他穿上,考验他,然后给一套兵书张良。我看了那套兵书很震撼,感觉整个人开窍了,很多东西恍然大悟,醍醐灌顶,非常神奇,看过的理论书开始记得住,我认为这是理论的作用,我领悟到了理论的魅力。
  
  03年3月那时开始的,我领悟到了理论的魅力,我看了张良兵书,那本书写得很神秘,说看书前要沐浴更衣,要净身焚香才能看,看了里面的内容不能跟别人说,说了不好。
  
  记者:天机不可外泄。
  
  陈健强:有点这样,这个书里面的内容不能乱用,用得好功名利禄不在话下,用得不好伤身毙命。
  
  记者:带来灭顶之灾。
  
  陈健强:真是这样写有。这个书这么神奇,看到这些故事,整个人就向往古代理论人。所以03年到处找书,凡是能见到的书店必进去,那时还网络找书,旧货市场买书,看了很多书,是那时由张良兵书引起的。
  
  我是70后,算是看电视长大的,经常喜欢看电视,以前有个《大染坊》的电视,里面那个主角说他不认识字,从来没有读过书,但喜欢听评书,很多东西都是从评书那里学来。他喜欢听什么评书呢?一是《东周列国志》,二是《三国演义》,三是《隋唐演义》。我就剩下《东周列国志》没看过,就找来看,一看又有感触了,战国里面的东西啊!
  
  二、研究——结构方法论
  
  记者:这个书给你的理论研究带来什么影响?
  
  陈健强:对理论很有感触,我明白一点,中国人的思维是什么呢?就是一种提炼能力非常强,提炼的方法非常好,特别我看了这些古代的书,对以前看毛泽东的书,对其思维领悟到了一些东西,然后我更在他的思维里面转向。
  
  实质上后来转向马克思方法论。研究之后呢我感到思维走得宽广,一开始没觉得什么,但是我在一些会议发言,别人反馈说我的观点是一套一套的,会提炼出一写关键点,把一些问题分析得清,看问题的角度跟别人不同,别人说我对理论有心得。
  
  记者:比较宏观研究的角度。
  
  陈健强:有比较多宏观研究。
  
  记者:那你最近在研究什么。
  
  陈健强:其实我一直在研究方法论,切入思想、理论、战略研究,我的研究是如何对社会、一件事产生驱动,产生动能,这是我的研究方向。
  
  别人说我变了,我以前是不写文章的,读书时写毕业论文还有几天要交,我托着下巴看着天亮,写不出来,现在写文章有条理了,从宏观到中观再到微观,这样聚焦一个点来研究,调研时从外围入手,给人的感觉就是陈健强变了,而且喜欢开会,喜欢发言,喜欢到处去。而且最无聊的例会也喜欢参加。会议上我会思考发言者的思维结构,思维逻辑。我感觉我很奇怪,很多朋友都说我:陈健强变了,像风水佬一样,哈哈……。  三、用风水佬比喻理论家
  
  记者:理论研究本身还是蛮枯燥的。
  
  陈健强:人家说,理论家要坐得冷板凳,我不这样看,刚才说了,有人请吃饭,而且美术学院里那个老教授啊!问:“陈健强,你现在那啊!我开车过来载你回美院吃饭吧!”就是以前教我上课的老师,年纪这么大了,不好意思的!我说有什么事啊!“找你写文章,找你策划”。得到尊重,我认为很有乐趣。
  
  其实,理论就是一个定位,一个宏观的角度,一个脉络,把一个人周围的东西给理清楚了,找出这个人所处的位置,向那个方向走,这个就是魅力了。
  
  记者:你等于就是一个风水师。
  
  陈健强:比方为一个风水师,虽然迷信,但思维是那些龙脉人家看不清的嘛!风水佬知道那里有龙脉,那里隐藏着龙脉,整个格局怎么样,他都懂的,其实是比方风水佬。风水佬人家请他吃饭未必去的,第一要看缘份,第二要看时间,第三要看跟谁,风水佬有这个特点。
  
  记者:其实我刚开始以为你从事这么枯燥的理论研究,按照我们通常理解,觉得应该是动机很高尚,现在看来,我没看到这一点。
  
  陈健强:不高尚。但是有高尚的一面,在这个多元社会下,我研究理论是有个人使命感的。
  
  四、陈策天下
  
  记者:什么是你的使命。
  
  陈健强:我的使命是改变一方水土。
  
  记者:改变那一方水土。
  
  陈健强:整个广州、广东,当然是指文化格局,我不可能搞政治嘛!当然,我最喜欢的职业,我可以做省委秘书长。
  
  记者:我听你这么说来口气还不小。
  
  陈健强:不是口气大,是有这个能力。为什么这样说,还是从理论说起,我研究理论是从张良的《太公兵法》、《东周列国志》开始的,然后进入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一讲起理论思想,有点政治的东西,有些人就怕,我说不用怕,我本身就是马克思主义崇拜者,还曾经想去中山大学进修马克思哲学,就研究马克思到底有什么魅力,很想去读,我能听得进去。
  
  讲起理论,08年汪洋书记的解放思想公开征文,我参予了,汪洋书记的解放思想我从本质上理解是回答中国一个走向问题,我提出了一个理论。现在中国的理论一个是八荣八耻,一个是和谐观,一个是可持续科学发展,最近一个是幸福社会,我提出的理论是:中国现在的问题是很多人都以钱为中心,以钱为判断,对这个钱太重视了,把八荣八耻都忘掉了,这是最大的问题,但不讲钱又不行,这样出现人的欲望跟社会资源这个大矛盾。怎么解决中国最核心的问题呢?我提出一个理论——事业心。中国一定要强调事业心,才能解决当下的问题。
  
  什么是事业心?就是做一件事情要考虑一个事业,比如说:现在的大学老师,你可以去赚钱,但是你教学是第一,教学是你的事业,人性肯定是要赚钱,不可能劝人家不要赚外块改善生活,但是要明白,不要忘了事业心,把教学放第一位,把赚钱放第二位,要理清这个轻重,第一位是教学是讲明事业心,为了事业,需要去进修,需要投入,需要付出,甚至可以做一些暂时亏本的事,是长期的行为。
  
  不是刮一笔就走,现在那些使用地沟油,就没有事业心,他开那个店为了刮一笔就走。但他没想到,开一个店是人生的一项事业,如果刮一笔就走,自己虽然不吃,但旁边那个店也使用地沟油,另外一个店也用,就难保自己的儿子不到外面吃,儿子吃了,就不是可持续发展了嘛!所以解放思想就是要建立世人的事业心。
  
  还有幸福观,什么叫幸福,有事业心就幸福,就有奔头。就算是街边收购垃圾废料,如果树立事业心,有奔头就不怕苦,不怕付出,内心有奔头就幸福了。(发展是硬道理,事业心是先有发展的头脑)
  
  所以我认为理论就是这样,其实低碳也是一个理论,理论是无所不包的。思想家就是这样,提出一个理论,形成世界观与方法论,思想家是用思想、理论的动能去推动社会乃至改变一方水土,思想家产生的魅力,产生的动能就在这里。  五、谈广州发展
  
  记者:现在缩小范围,刚才说你比方一个“风水师”、是一个医生,那你觉得,从理论本身的角度你觉得广东美术界有那些问题,为什么。
  
  陈健强:定位不明确,发展方向不明朗。
  
  记者:什么不明确,什么不明朗?
  
  陈健强:没看出有一个明确的方向,第一,要了解广州先了解这方水土,提炼出它的灵魂,广州这方水土有什么特性呢?就是广州人及广州城是一座“不扮野”的城市,就是它不造作,很实际,很市民,所以说广州这个地方,它的文化发展一定要全民性,公共性。多关注和多运作这类全民性的活动,要有这个核心理念去做。公共性就是一定要群众繁荣,要跟北京、上海、成都等各个区域形成一个全国格局来分析,站在全国的高度,就清楚广州发展的灵魂,就是张扬全民性,蓬勃公共性,说全民性与公共性比较敏感,但这是广州乃至广东放之全国乃至全球的成功资本,就是试验着把各种专享的资源开放给全民竞争,并孕育成职业化与市场化,这是广东30年历史上傲视全国的独一无二的发展资源,文化界很多可以试验……。
  
  六、用文化创意园拉动广东文化发展
  
  记者:全民性是草根吗?
  
  陈健强:全民性不等于草根,是包含草根,是整体的一种全民性,广州这个文化发展要全民性,那具体怎么做,我发现有一点,发现有一个项目代表——就是文化创意园。我以为是发展广东文化的一个落脚点,一个实实在在的项目,不是讲大道理,以这个点来拉动整个广东文化的发展。
  
  文化创意园拉动整个广东文化发展,但我发现现在办产业园的那些人,都是艺术家、规划师,还有那些名人去办,一定要有个经济学家去办,还要有思想理论战略研究的人去办,不能像搞装修那样去搞,要有思想与理论,要用思想与理论的动能去驱动文化创意产业园。
  
  我举个例子,要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园,有一个理论是——城市运营。城市运营是什么意思呢?用大白话简单说——企业家出钱,政府出政策,一起办好这个创意园。
  
  你看那些文化创意园,他们老是靠人脉去做事,不是靠市场去做事,比如认识很多朋友,认识很多领导、企业家,拉他们到园里面,这样做出来是有限的。
  
  记者:那该怎样做?
  
  用城市运营这个理论去做,那这个理论下有什么实际的东西,举个例子,可以找一个厂房,做一个非常高档的,打造80年代那种年代文化,一个吃饭的地方,只要立这个项,就可以招商引资,要把产业园规划出一块一块来做,不是由自己做,而是做平台。但核心要策划出市场来,这才是难点,这也是我说的为什么要经济学家和战略家来办。
  
  只要这个吃饭的地方有钱赚,商家就会来投资。为什么我这样想呢?现在有个比较成功的商业模式,有个安缦度假酒店,它整条村庄买下来,整个村庄里面的格局不变,但是里面穿插很现代化的,你住进去以后就会感到回到小孩子时的童年,没有大都市的声音很舒服,这样就可以达到卖点了,做的东西很高档。
  
  还有很简单的,创意园可以用农业模式,其中种菜都行啊!这都是可以招商的,在大都市里面有一块菜地,那不简单的,其消费是不菲的,有联动效应的,其本身就是一个口耳相传的广告。在城市运营的理论下,按市场的理念去做,而注入的文化创新就是灵魂,有文化创新灵魂的商业价值将是几十倍上百倍地增长,如安缦,这样使文化得到传承与发展。当下这个社会,文化与商业相互促进发展。  七、文章的反响
  
  陈健强:我对文化创意园这一范畴比较关注,在这一方面写了一些文章,北京有个主编在网上看到我的《论中国如何办“艺术产业园”和“文化创意区”》,写了封信给我,要发表我的文章,问我有什么要求,然后他经常拿我的文章去发表,然后有一天他说这篇文章被文化部的张建新看了,他对你这个文章比较欣赏,然后主编还邀我去北京参加那个题目很大的“中国文化产业创新与国家战略发展高层论坛”。现在业界以为我住北京,很多活动邀请我去参加。
  
  然后南京又有一个文化创意园发邮件给我,说陈老师你的文章我们看到了,我们是南京市政府内部刊物,主要是给政府部门还有创意园相关企业看的,想邀请你写专栏——中国如何办文化创意产业园。
  
  还有,因为我写的都是思想性的东西多,广东建筑装饰那个主编看了拿去发表,然后他对我说,我们不敢发表你这个东西,我们把你这个文章拿去给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理工何镜堂教授看过,他说这个《论中国设计思想》可以发表,他改了一下。我感到很奇怪,对理论的研究引起了这么大的影响。
  
  八、从经济的角度发展广东美术
  
  记者:你还研究从经济的角度看发展广东美术。
  
  陈健强:那是07年写过一篇这样的文章,没有具体深入研究下去。我为什么这样想呢?是基于我发现,30年来我们社会变了,而很多人的思维没变,还是以前那种思维。比如艺术界现在很多人不是体制内,但他觉得跟学院人差不多,这就奇怪了。而且他们最大的思维误区是,政府大把钱,这个文化项目这么有意义,这么多文化人论证支持,政府大把钱应该投资啊!他们老是有这种思维,不能这样,现在社会变了,要采取一种市场经济的思维,现在的事得靠市场经济去解决。我的观点是,“市场思维方法”是30年及未来发展的一个源泉点,这个源泉点跟做文化事业不冲突。
  
  记者:还是想往体制内跑。
  
  陈健强:也是现在有的(一种不好)的趋势,也造成我有写这一方面文章的冲动,就是他们的思想老是在那个阶段,还是30年前那种思维——上面拨款。
  
  记者:因为他们觉得很有资源。
  
  陈健强:没有从市场思维去做一个事情,广东美术就存在这个问题,这个思维还是体制思维。这不单是美术界,这个社会太向往公务员了,太向往体制内了。问题是那些体制外的人他的思维是体制内,这样跟人家对接就错了,要定好自己的位,人不怕自己有多差,也不怕自己多没有资本,最怕的是看不清自己,定不了路向,要看清自己,定好位,尽量做对的事情,这是我的一个看法。特别文化人,还有一种清高,这个很无耐。
  
  记者:在某些市场行为方面,一方面又不清高。
  
  陈健强:是碰到了经济难题,不得不低下头来。还有一个问题,现在学院内的体制艺术家也很不得志,为什么做了美术学院教授了还感到不得志,老是说自己的画没办法上展览,这个问题的产生还是社会变了,而人的思维还没变。是学院艺术家认为自己已取得社会公认高度,以这个高度理应在各个层面都不低。但是到市场经济那个范畴里面去,人家不买他的帐,当看到一些“盲流”艺术家动轨几百万一千万。内心就不平衡了,觉得不得志了。这个就是我刚才说的事业心问题,一定要有这一个事业心。
  
  记者:又不原意脱离圈子。
  
  陈健强:对啊!你是做教学事业,不是做赚钱事业,要理解,一定要有事业心。
  
  记者:要安得清贫。
  
  陈健强:安得清贫不等于永远清贫。安得清贫是指回归本位,不要去装修,不要去搞广告公司,就把这个艺术弄好了,人家自然会找上门来。学院里面有一些人就是这样啊!他耐得住清贫,把他的东西弄好,把他的事业弄好,人家外面的人来求他,不是他去迎合外面的时势,《黄帝内经》就是这样道理,把自己修炼好了,功夫做足了,修养做够了,行业规矩了,事业心有了,外面社会迎合自己。  九、陈健强做什么
  
  记者:但是你这种万金油类型的,包括你的同行会不会有不同看法。
  
  陈健强:对!有一个同学就问我,说:“你又讲经济,又讲文化,又讲艺术,你什么都懂,你那有这么历害呢?”
  
  记者:有可能做的不精?
  
  陈健强:实质上很多人不了解我,我所做的事情是有高度的,我是研究思维方法的——哲学方法论,哲学里面有一个本体论,有一个认识论,有一个方法论,我实质上是研究方法论的。讲起经济的东西我并不一定比经济学家懂,但是我研究的东西是一个结构,不是研究细节,是研究别人看不到的结构,比方为风水佬,研究龙脉(天下大势),定位,无形的风水(文化),结构(整合平台)的东西,就像风凰卫视阮次山说:“许多看来不相干的事情,其实都是相互有关联的。”我研究相互有关联的内容,相互有关联的内容都是理论,就是一些思维。
  
  记者:从业界一些反馈来看,能不能解决一些业界出现的实践问题,就你的思想。
  
  陈健强:我现在正在做这些事情。
  
  记者:能不能实实在在影响到业界?
  
  陈健强:我现在认为第一,我需要传播力,我的一些东西应该传播出去;第二个我能做什么呢?如果放手给我做,起码能改变一个学校,改变一个文化创意园,把它按我的理论思想去运营,早年我也做过很多市场方面的事情,我不是书斋型的,我有实践经验。当然,我的定位是理论与战略研究。
  
  十、陈策艺术产业园
  
  记者:会不会有人觉得你不切实际。
  
  陈健强:首先有我的建议好过没有,我有计划,有套路,有思路,看了我的思路、套路你认为怎么样,由你说,如果你认为自己行,那你就自己做。当你迷茫时,当你没办法时,那就请看看我的计划,当然,不是说我有多历害,只是术业有专攻,我长期做同类型的研究而已。
  
  我的计划是一个方向,一条路。刚才说到找我的人,很多都是迷茫的人,我不是说我历害,只是他们没有研究理论、思想这方面的事情,我长期研究这方面,那我提出的意见,他们有时候听了手发抖。
  
  记者:那些事?
  
  陈健强:我举个例子,有一个艺术产业园,我说你这样做不行,怎么不行呢?我就分析给他听,他听了手发抖。
  
  记者:那应该怎么样?
  
  陈健强:做事情要顺应天下大势,笔墨当随时代是很普遍的。讲回艺术,要画成怎么样,现在的艺术发展又怎么样,有三个社会大趋势,第一是观念性,现在搞艺术讲观念,不管行为还是装置,什么作品都讲观念性,包括学院里面,官方层面,都有一种观念性。第二是符号性,讲自己的个性,这方面不好的是盲目追求自己的图式。第三是图像性,什么是图像,包括录像、电视电影,还有网络上的图像,根据图像创作已成为一种大的发展方向。艺术创作要思考这三方面的理念,不能老是画的跟自然一样那不行的,照搬自然成功机率很低的。
  
  现在的艺术家还要讲运营,什么叫运营,就是要当一个事业去做,是一辈子的精神追求,在运营上有艺术家投入很多钱,租大画室,还重视艺术批评等等。
  
  当一个事业去做,文化方面我认为发展还是有很大空间的,很多人在收购艺术品,我就遇到过不少,他们说:“你陈健强现在做批评家了,能不能粘粘你的光,介绍买一些能升值的艺术品,买回去家里挂,有品味。”我说:“现在的画是三千到二十万之间。”她说:“你介绍的那些艺术家安排一天专门一个一个带我们去看。”一些有钱的朋友这样说。所以说艺术发展是很有市场的,关键是怎样当一个事业去做,有事业心去做,就要投入,就要思考天下大势。
  
  现在做艺术不能80后90后按50后过去的思维模式去做,他们那样走过来成功,现在还有重复成功吗?那样不行的,当然,我根据理论讲是这样,艺术家有没有受益,有没有理解那是一回事。  十一、什么是理论家
  
  陈健强:我认为真正的理论人应该像那些传教士,天天穿同一个衣服,天天讲“耶酥”,不厌其烦地宣传自己的东西,这才是理论者,有信仰,有信念,有自己的一个使命,有自己老是说的那些东西去改变人家。我认为我不是改变人家的思想,我只是想改变一方水土,我认为以后能做到这点。
  
  但是我跟那些能改变一方水土的人谈话,发现他们很多问题,没有一个理念去做事,没有清晰的一套思路,或者理念模糊。建筑都有规划,一个城市都有规划,同样道理,一方文化事业也要有规划,是务虚的规划。我从对理论思想的研究,所影响到的一些社会反馈,就知道我很有需求空间。刚才说了,中国工程院院士都认可了我的理论——《论中国设计思想》,我在建筑设计界也没有多少研究啊!怎么就得到这么高度的人认可呢?还有,文化部的人关注到我的文章,因为这涉及到一个问题,理论这个东西呢,社会上有一句话叫“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这句话本质上讲理论的需求是极少数人的,15%到20%的人需要理论,80%的人不需要,所以研究理论,还是比较冷板凳的。但是为什么我还是有浓厚兴趣呢?是我接触到古代的一些思想、一些故事。
  
  十二、如何发展广东文化及广东美术
  
  记者:前阵有个讨论,广东美术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的影响力,前三十年是50年到80年,后三十年是80年到现在。有人说,许钦松认为后三十年的影响力没有下降,但是广州美院教授李公明认为影响力下降了,而且广东美术界的创作并不让人满意。你作为一个批评家,对于整个美术界一个状态的看法。
  
  陈健强:仔细想了想,许钦松是对的,明显一点是改革30年社会发展了,历史是向前发展的,从美协、画院、学院等体制系统来看,广东参加全国美展获奖多了,参展数量多了,画画的人数也翻了很多倍了,全国的影响力肯定是提升了。之所以说下降是从体制外的当代艺术来看,当代艺术受市场经济影响,市场经济又受地域与历史影响,就是说山区人的富裕程度跟沿海人的富裕程度肯定不同。这个比喻广东的美术跟北京的美术有一个地域性,历史上北京一直是文化中心,市场因素中的使馆啊外国人啊来买画,带动了798,从民间来说广东的影响力弱过北京。
  
  之于现在美术界的创作状态,最近十年广东美术的创作状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涨是基于三点认识,一是十年艺术界回潮,是下海潮已过,市场规则完善,没那么好赚了,加上画家的情结、心结、人生核心资本使很多艺术家回潮进修及拿起画笔。二是市场经济完善后,一些艺术家、教师回归本位,不炒更了,创作热情高涨,三是市场拍卖因素的促进。具体体现是各类展览多不胜数,省级国家级展览报名人熟火爆,甚至于70、80、90后艺术家中出现了参展大军,职业参展人。综合三点来说广东最近十年的创作状态令人满意,
  
  但广东的特色是全民性最活跃,在这个范畴跟北京比,我们大芬村就比较火,以前比798火,这是全民性的东西,所以广东要全民性的发展,我认为这是优势。还有一个要吸引人才,现在人才都孔雀北京飞,那个林若熹是名家,到北京去了,还有那个名家周彦生到北京去了。广东以前科举跟苏杭一带是分开的,广东是受照顾的,这是自古就有的人才本质问题。广东美术要发展,就要像深圳特区一样,一个“春天的老人”在那里划一个圈,很多政策吸引人才去。广东能不能划一个圈,吸引人才,说来说去还是人才的问题。
  
  第一是全民性,第二是划一个圈吸引人才,第三是事业心,第四是抱团发展,发展广东美术乃至广东文化,我认为是这四点。
  
  十三、谈艺术跟商业的关系
  
  记者:事业心跟商业化、市场不冲突?
  
  陈健强:不冲突,关键是什么排第一,什么排第二,什么排第三。现在出现拍卖天价,作品虚高,一张画几百万几千万,市场上出现那么多问题。
  
  记者:这些很多人把它捧高。
  
  陈健强:这些没问题,事物发展有一个规律,要有舍才有得,我们中国贡献了一代农民工,才得到世界加工厂的地位,这个称号,我们艺术也要有所舍弃,有投入才有所得,这些都是市场行为,怕什么,大局不会乱。问题肯定是有,以前80年代改革开放初,不是说年青人穿喇叭裤,留长发,像流氓,是资产阶级自由化,这样社会主义要崩溃。当年有个大才子说不要怕。怕什么,要有一种胆量去舍弃,艺术市场出现这么多问题,这只是市场行为,还是在市场内解决。根本还在,人家那个奢侈品一百多年前就有了。
  
  记者:艺术奢侈品是非理性的。
  
  陈健强:中国艺术市场行为才十几年,不理性就慢慢走向理性。
  
  记者:不理性会造成投机、短视的东西,影响良性的艺术创作。
  
  陈健强:……
  
  (未完,还有一半内容,包括约十条问答)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