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基弗在哪里?WHERE ISANSELM KIEFER?追踪:“24亿作品丢失”事件

2019-12-10 10:55 来源:美术报 作者:周懿 阅读

·画价值24亿吗?

·作品在哪里?

·谁在说谎?

·马跃:她过河拆桥

·Maria:我已经报警

11月18日,MAP收藏机构的负责人陈涂(Maria Chen Tu)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一时间关于德国艺术家基弗、吕佩尔茨“24亿作品丢失”的事件引起了社会极大的关注,成为一次跨国的艺术事件。实际上,这场艺术圈巨大龙卷风波的源头可以追溯到3年前,2016年底中央美术学院举办的“基弗在中国”展览首站。临近展览开幕,基弗强烈发声,称自己并不认可本次展览。之后的3年,“基弗展”又巡回南京、山东、湖南等地,直至今日的作品“丢失”。而处在这场旋风中心的,是这批作品的原收藏机构MAP,以及中国巡展的“投资方”德国贝尔公司。

基弗作品
资料图基弗作品

作品丢没丢?作品怎么样了?事件将如何进展?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本报第一时间联络到事件的核心关联人——德国贝尔艺术机构的负责人马跃、MAP收藏机构的负责人陈涂,试图从当事人的角度为读者们拼凑出事件的真实原貌。而从事件的发展中,或许也折射出艺术行业蓬勃发展过程中,相关法律法规、制度准则仍有进一步完善的可能性。

基弗作品

专访马跃:画没有丢!我不会跑!

她在骗人?

记者(以下简称记):最近大家非常关注这次的“作品丢失”事件,作为直接的关联方,应该也受到很多影响,您能谈谈来龙去脉吗?

马跃:这个事情要回到2016年做央美展览时候谈起。

2016年12月,我与MAP收藏的CHONG-JYUMARIA-JULIANA CHEN-TU(陈涂)达成协议,在中国通过10年时间,全权独家代理运营MAP收藏的一批德国艺术家作品,我跟她的合作是营利性的。当时列出了10位艺术家的名单,考虑到基弗在中国的认知度,选择以他作为最早在中国进行展览的艺术家。

基弗在上世纪80年代就被中国大陆艺术界认知,很有影响力。他为什么一直没有在中国举办大型的个人展览?那么多人想看,我把这个展览投资引进来,在中国最有学术影响力的专业学院的美术馆进行展览,有专业、学术的团队策展呈现,做的是学术展,不是商业展,对我们艺术圈、文化圈也是一件大好事,是不是?

展览临近开展了,基弗提出反对展览。但是他没有说作品是假的吧?没有说作品不好吧?没有说作品来源不对吧?他反对的点,是他认为是“回顾展”。但是,我们展览的作品确实跨越他人生很长一段创作经历,确实是“回顾”,可能用“回顾性质展览”更恰当,但这是“咬文嚼字”。

记:是不是因为没有跟艺术家提前知会举办展览?或是没有邀请他来现场?

马跃:这是基弗的说法。我们的展览是完全合法、合规的。我们的宣传、海报都写得很清楚,作品来源于MAP收藏和路德维希美术馆,是收藏展。艺术家的作品被购买、收藏以后,其着作权还属于作者,但展览权、买卖权都让位到作品的拥有人了,这是法律明确的。就好比你买了一张画,你想展就展、想卖就卖,邀请艺术家参与是出于尊重。

首先应该由收藏方去负责邀约和告知艺术家,据我所知,我们的策展人和作品的出借方,在展览前和他及他的代理人有过多次的沟通。我作为作品在中国的投资、策划方,我出钱、出力、组织、策划,最后还要被指责?这好像不合道理。

记:为什么当时没有在公开平台进行澄清?

马跃:当时就觉得“清者自清”,我又没做错什么。2016年12月,我们向基弗发了律师函,请他撤回对贝尔的不正确言论,停止侵犯名誉权。所以我们后来在国内做了这么多场基弗展览,他还有说什么吗?

贝尔在清算?

记:网络上有对您身份和贝尔公司的质疑。网上还有对伯爵先生和策展人贝阿特女士的质疑。

马跃:(我是)北京人在德国,艺术品收藏者。贝尔公司是2012年在德国明斯特法院注册成立的,2017年迁回德国汉堡。维里德里希·冯·莎尔伯爵他是我的合伙人,持有公司股权。

冯·莎尔伯爵就是伯爵身份,是汤若望家族的后代,他的城堡很多中国艺术家也都到访过。

贝阿特女士是德国路德维希(科布伦茨)美术馆的馆长,她目前也是国际博物馆协会(ICOM)德国协会的主席,她是很严谨且知名的学术研究学者。

记:有资料显示贝尔公司“注销”了?

马跃:是“清算”。公司进行清算也是很正常,目前我们已申请恢复。

作品丢了吗?

记:事件进行到现在,大家都想知道作品丢没丢?

马跃:作品没丢,她在说谎!

记:在哪里?

马跃:在香港和中国的保税区仓库,3年来对方一直知道。

记:为什么MAP召开新闻发布会,说作品丢了?

马跃:陈涂就是想宣布对这批作品的主权,便于她直接销售。

我投资,把这批作品在中国运营了3年,在专业的美术馆巡展,美术馆的展览是非营利性质是学术展,我不能卖画,也没收过门票钱,而且还没有到我们约定的10年的预期。3年来。策展费、保险、修复、包装费、运输费和仓储费以及展览的相关费用等等,这都是我来进行投资的。现在3年,作品市场价格涨了大概20%,她就想出手卖画了。我付出的投资、做的那么多工作呢?是不是她应该补偿我?

记:她这么做的目的是?

马跃:过河拆桥。

作品值不值24亿?

记:作品有哪些?真的有24亿这么高的金额吗?

马跃:包括基弗、吕佩尔茨、格拉夫等3位艺术家的作品,3年来这些作品,是我投保交纳的保险费用。没有24亿。她在说谎!

为什么不起诉?

记:当时没有签书面协议就进行了合作?

马跃:是的,没有书面协议。但是有书信往来和事实的存在。

记:为什么不签书面协议呢?

马跃:这个问题不应该我回答。

记:事件后续将怎么解决呢?

马跃:她完全可以寻求正当的法律手段进行维权。

我计划近期适时在德国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公众说明情况。我会通过法律途径进行维权,消除对我和贝尔的影响。

(马跃,艺术收藏者、投资人)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