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文佳君诗集《迎面而来都江堰》出版

2017-10-23 09:3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文佳君诗集《迎面而来都江堰》正式出版

文佳君诗集《迎面而来都江堰》正式出版

近日,文佳君的第三本诗集《迎面而来都江堰》由四川文艺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同时,新华文轩实体书店和当当、亚马逊、京东网上书店同步上市销售。

据悉,文佳君为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当代实力诗人、都江堰市新闻中心记者。他多年来坚持文学创作,多次获得全国性征文奖,20余次获四川省新闻、副刊奖。有多篇小说、散文入选文学选本。此次集结出版的诗集《迎面而来都江堰》得到全国著名诗人梁平、龚学敏、李亚伟、尚仲敏、李犁、向以鲜、凸凹等20人的倾情推荐。诗人,中国作家协会散文委员会委员、朱自清散文奖得主蒋蓝对文佳君的诗给予了高度评价:文佳君不属于那种横路跃马、亮出板斧的诗人,也不属于在沉默中突施反手剑的刺客。他久居青城山下,那里的流水与山林赋予了他诗歌一种红尘与青山之间的过渡的、间居的美学性质,而山林亘古涌动的气场更让文佳君笔下的植被、丹霞、流云、鸟鸣获得了一种与之对应的语感!他不是依靠峭拔奇绝取胜的诗人,而是细水潺潺,在命运的危岩上镌刻出自己悄然飞跃的韵致。

以诗为故乡立传,以情为都江堰修史,《迎面而来都江堰》浓缩诗人四十余年的积淀,既是都江堰独的代言书,又是诗人的情感谱。《迎面而来都江堰》是诗人文佳君以都江堰元素创作的一部诗集,全书三辑:“清风明月青城山”“近水遥山都江堰”“纵阡横陌三星村”,收录八十首力作。整部诗集充满着对故土、亲情的讴歌和眷恋,一方面,青城山、都江堰、龙池……这些地名要素俯仰皆是,作者淬炼其精神内核、重塑其情感血脉,以此展现对逝去岁月的追忆与对未来的憧憬,极具地方文化探索意味;而另一方面,《迎面而来都江堰》也是外界了解和感悟都江堰文化的一个独特窗口。


青城山色苍翠,都江水质透明。置身这方好山好水的佳君,诗歌也是干净透明的。在他的诗中看得见山清水秀的内心以及他生命曲折的體驗。在這世俗化的时代里需要多一點透明,少一點混沌和裝扮。
——梁平(中國作协詩歌委員會副主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成都市文聯主席)

佳君是一个有地理特征的诗人,这类诗人在他的人生进程中抓地力强,生命力旺盛。这样的人生活有趣,创作真诚。现在很多二货诗人,有的玩观念,有的玩团伙,弄虚作假,互相吹捧,半壶水叮当响,早就忘记了自己是普通材料,以为自己在响声中成了人物,其实,自己玩成了破铜烂铁。所以,像佳君这样的诗人越发少见,他会稀缺起来,成为贵金属。
——李亚伟(著名诗人)

当我们在后工业、后现代的喧嚣、高速、焦虑、愤懑、虚无感的日常生活中,一天到晚昏天黑地的时候,诗人文佳君“迎面而来的都江堰”把我们这个时代早已丢失的自然山水,清风作伴,明月相照的人文情怀,诗性地呈现在眼前。他灵魂的山水,慢慢从当下稀有的文字小溪流淌出来……让我们沾满尘垢的心,放下,来到他词语的青城山、都江堰,被风吹一吹,被打开光阴的流水洗一洗,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都江堰的清风明月是诗人文佳君心灵的清风明月,自然、朴实又遥远厚重。犹如都江堰远在秦朝的李冰父子,你会在他诗句的某一个拐弯处碰见,司马迁奉命考察的踪影,你也许又在他某首诗的半山坡,焚一炷香的回望中捕捉,还有访宁小道脚下的 “道”……
这些岁月的山水与历史的轰鸣声,在他迎面而来的都江堰,惊艳的伫立,绽开……
——潇潇(中国现代诗歌研究院秘书长。 《现代诗歌报》执行主编)

我到过都江堰,看到江水奔腾,青山静默,佳君生活在这里,并且写下关于都江堰与青城山的诗篇,在山水中写作一直是我向往的。读他的诗,我读到他朴素的诗歌观念,像这里的山与江水,他写得干净,清澈见底,也轻松自然,没有受到污染,保持一颗干净、朴素的心,比什么都要实在。这是一部实在的诗集。
——周瑟瑟(《卡丘》诗刊主编、评论家)

对我而言,读文佳君的诗,不仅是对异域山水的近距离接触,更是对蜀地人文的管中窥豹。他的诗,是怎样的样式呢?描写时,尽可能呈现事物的原形,是散文笔法;叙事时,大动声色,诗中人物呼之欲出,则是小说笔法;抒情时,或汪洋恣肆,或隐忍节制,凸显了独特的诗歌语言。题材上倾情山水,表达上长于抒情,情趣上追慕隐士,成就了他自然诗人的身份和品性。
——扎西才让(甘肃省甘南州作家协会副主席)

佳君才思敏捷,行笔自由,是诗人中有名的"快刀手"。表面醉意朦胧,实则写作训练有素。他的诗犹如狂草,语言调度灵活,放得开。但有些心猿意马,艺术约束尚须考究。然而他在巜迎面而来的都江偃》中,却显出文字背后的深情与郑重。他带你上山,不仅看路边花草,还看情侣相伴,老人相扶。让你感动着他选取的画面,体会到他内心的柔软。名闻天下的都江偃、青城山,那些人事、风物、山水、草木,那些庙堂、幽径、田畤、纤陌,历史与现实,纵深与横向,在他诗意的笔端呈现。因为这是他的故乡,所以近水遥山都是爱,纵纤横陌总是情。惟其有情,诗才鲜活。
其实最宝贵的是,他用大量的日常生活场景与地域文化特征,为人们展示了形象的都江偃,诗意的都江偃,充满爱的都江偃。这是与一般叙述性文字相区别的。诚如我们通过唐诗,感知盛唐之盛。通过《三吏》、《三别》,感知安史之乱。诗歌的价值,有时也会让人惊奇。文佳君以自己的方式,为都江偃制作了一张文化名片。人们通过文佳君的这部诗集,当以情感的方式,走进都江偃,走进天府之国的这一风水宝地。
——曹纪祖(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名誉委员、四川省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一级作家。曾担任第四届、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评委)

佳君的诗是明畅深情的大地之歌,也是让人怦然心动的生活之歌。特色鲜明,个性饱满,不同于从书本到书本的纸上之诗,更不同于那些跟风趋众的同质写作。在他的诗中,山川万物迎面而来,生活的细节摇曳生姿,字里行间跳动着一颗赤子之心。写作也是刻记。光明、欢乐不是世界的全部,黑暗、疼痛也不是。他的诗中洋溢着一种珍贵的乐生精神。这种精神让我们更加热爱生活。作为战友,诗友,我称颂他勤恳本职之外的精神劳作。
——曹宇翔(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

我认识文佳君只有几年时间,那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夜晚,祖国的天空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重庆的李海洲给我说:这是文佳君。文佳君露出了羞怯的笑容。后来我们成了朋友,我也时时读到他的诗。他的诗带有浓重的都江堰意味,甚至还有深长隽永的青城山气息。这说明他是一个诚实的、厚道的诗人:他只写他熟悉的、他在场的东西。都江堰是个大城市,比铁岭大多了。“迎面而来的都江堰”,使作为都江堰诗人的文佳君,逐步成为一个全国性的优秀诗人。
——诗人尚仲敏

多次去过四川,佳君再次让我在其诗中与那些熟悉山水人气相逢。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也养一方诗,文佳君的诗拧一把,掉下来的都是清灵灵的、鲜润的蜀地之诗,都江堰在该集中无所不在,已是诗意与情感的化身。
——程维(诗人,作家,现代文人书画倡导者,江西省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江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佳君不属于那种横路跃马、亮出板斧的诗人,也不属于在沉默中突施反手剑的刺客。他久居青城山下,那里的流水与山林赋予了他诗歌一种红尘与青山之间的过渡的、间居的美学性质,而山林亘古涌动的气场更让文佳君笔下的植被、丹霞、流云、鸟鸣获得了一种与之对应的语感!他不是依靠峭拔奇绝取胜的诗人,而是细水潺潺,在命运的危岩上镌刻出自己悄然飞跃的韵致。
——蒋蓝(诗人,中国作家协会散文委员会委员)

佳君的诗歌看似不讲规矩。翻检他的文本,你会发见他语言的骨子里反瞪着藐视那些所谓的名家、轻看那些所谓的经典的大眼。但文佳君实则是一位很讲规矩的人——他的诗歌,讲着他诗歌江湖的规矩,诗歌江湖的道义。诗行的推进,用文字的义开道,是他的美学迷信与逻辑信仰。
——成都凸凹(著名诗人、小说家、编剧)

佳君的诗大多源于亲身经历和真切的生命体验,既有风云变幻,又有花草精神,既有生命忧患,又不乏明媚清新。从物象到心象,从自我到万物,自始至终贯穿一个真字。所谓真性所至,妙不自寻也。
——诗人蒲小林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作为依山傍水而居的土著民,佳君无疑是幸运的。他出生并生活在现已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都江堰地区,自然,对这里的一草一木,花鸟鱼虫,风物传说或景观典故有着一般人无法企及的心熟程度与得天独厚的书写优势。反映在这部诗集中,我注意到对词语的直接与具体使用成为佳君写作的一个新的变化或亮点,换言之,他所书写的正是别人无法通过想象感知与替代的亲身经历,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并令说出的事物跃动在纸面之际不仅仅折射有山色的静美,还有心灵深处被实实在在触动的欢娱。
——陶春(《存在》诗刊主编)

佳君关于地缘文化意义寻找和历史维度挖掘的诗歌,围绕本地经验和个人感受的诗性阐释,采用游记的外在形式,充分回望了汉语传统天人合一的境界与叙述套路。写景,议论,叙事构建诗歌空间。把事件置于时间意义和空间意义的双向纠缠。尽管,诗人的及时性书写,让文本诗意饱满度与个人笔力产生疏离。但是,浮光掠影依然可以窥见诗人文佳君的诗歌愿望和语言意志的强烈。
 ——易杉(诗人 诗评人 《圭臬》诗刊主编)

佳君是一个难得的性情中人,尤其在微醺之际,善良中的快意溢于言表。这也正得益于都江堰风物人情的滋润,而反过来又成为一个纯粹的独属于都江堰的歌者。故而,你每每在他的不事雕琢的诗篇里看到那种温暖如春的赞赏与抒发,而不觉得矫饰,正可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期待文君在今后的日子里,精于诗艺,让诗意盎然于文字间而成为语言美丽的结晶体。
——夏汉(诗人,批评家)

无论是佳君的身上,言谈举止,还是佳君的诗歌,抑扬顿挫,都散发着一股都江堰或青城山的味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文佳君就是都江堰的水,青城山的银杏之类养大的。因此,诗人文佳君熟悉那儿的每一朵浪花,每一片山石,每一丛林子。印象颇深的一次,几年前,佳君带我们一行人去都江堰的乡下吃三纹鱼。鱼庄座落在巨大的荒凉花园中,佳君却能在漆黑的夜色中,俯身为我们准确地找到隐蔽其间的细小泉眼,并且从众多的草本中,找到一棵他要找的香草——连园子的主人也不知道——人们对于世界的拥有,固然有着诸多的方式,但如诗人文佳君者,他仅用一棵草,一棵幽香的植物,就秘密地拥有了一座花园。这还不够,诗人还想用这些新鲜的诗歌,这些充满乡愁和怀想,弥漫孤独与忧伤的诗句,去拥有都江堰的近水遥山,拥有青城山的清风明月,拥有三星村的纵横阡陌。
——向以鲜(四川大学教授,诗人)

佳君的诗是生态的,首先他的诗境是无尘的,刚读几句,就有油垢的卡车开进了青山绿水的感觉,一股花草与晨露的清新滤去了满身的杂污,让人心透神明。这是自然之子在写自然之诗,诗人无须创造和篡改,只要让文字和心境接近自然,映照自然,哪怕只是一点,诗就有了境界,有了豁然开朗。这就引出佳君诗歌的第二个特质,那就是佳君尊重语言的生成规律,不滥砍滥伐,按现代汉语的正常规则写诗,不整风马牛不相及的词语组合,譬如那种“风的膝盖吻着花的思考”,这种为了陌生化而费解的组合。这也是一种生态,语言的生态,他本能地维护遵守表达着,让诗歌变得流畅而清澈,这是一种功力,诗歌因此有了平常中有神奇的效果。
——李犁(北京师范大学文艺美学硕士。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秘书长,《中国文人书画》《诗歌地理》杂志主编。)

第一次和文佳君见面应该是我调到成都工作之后。作协旁边一家叫做天河聚的酒楼,来往的写字的朋友多是约在那里,喝酒,吃茶,当然还有少不了的麻将。文佳君绝对属于喝一次大酒就一辈子没法忘掉的人。在我这样的山里人看来已是很洋气的都江堰方言,在成都人眼里便土得掉渣了,他也敢用这土得掉渣的口音,大声武气地说酒,说诗,说性情,这是我对文佳君的第一印象。现在想到已经关张的天河聚,竟有了作鸟兽散的感概。想想鸟兽散也没什么不好,比如,几年后的今天,佳君把他写青城山与都江堰的诗稿发给我,说是要请些朋友写点字,这个,这也算是鸟兽散的好处之一吧。古人饮酒,多与天地日月有关,现在饮酒与人太近,境界自然低了许多。文佳君置身妙处,为诗为友的性情,想必与这世间绝配的青城山、都江堰有着必然的关联。现在写诗的人很多,有一点,我始终相信,与山水有关联的诗人才是真正的诗人。这一点,既是对佳君新诗集出版的祝贺,也是对佳君更多的期待。
——龚学敏(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星星》诗刊主编)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10-2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