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莫卧儿诗集《在我的国度》分享会现场

2017-09-08 08:5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莫卧儿诗集《在我的国度》分享会

莫卧儿诗集《在我的国度》分享会:当我们谈论想象力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莫卧儿

莫卧儿,1977年生于四川,现居北京,从事编辑职业。出版有诗集《当泪水遇见海水》、长篇小说《女蜂》等。在《诗刊》《中国作家》《北京文学》《钟山》《创世纪》等刊物发表诗歌。作品入选《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诗歌卷》《中国年度诗歌精选》等选本。曾获首届四川十大青年诗人、第四届极光诗歌十佳诗人奖等诗歌奖项。

8月27日下午两点半,北京部分诗人、诗歌爱好者齐聚后圆恩寺胡同小众书坊,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就想象力与诗歌的关系展开热烈讨论,并一起分享了莫卧儿诗集《在我的国度》。活动分四个环节进行,环环有精彩,现场不时爆发出的笑声掌声和雨点的滴答相映成趣。

嘉宾谈想象力及分享诗集阅读感受

谈话嘉宾:西渡 × 阿西 × 莫卧儿 × 张光昕

青年批评家张光昕说,从浪漫主义文学传统开始,个人式的天才写作不断的成为一种受崇尚的文学写作范式的时候,想象力就越来越成为衡量诗人的一个重要标准。浪漫派的写作者都称赞天赋,称赞作者的才华,而才华最高的表现方式,就是想象力。

谈到中国,张光昕认为近一百年中国出产了很多诗歌和诗人,存在相当多的关于想象力的诗歌写作。这种诗歌写作有时直接体现为我们通常说的浪漫主义文学,有时又因为各种内外原因而经受了变形、打乱和重组。他举例了一首具有想象力的诗歌作品,闻一多的《死水》。闻一多借鉴了从法国、西方学来的象征派手法,把死水描写成一头绝望的死水,我们要把里面抛进更多的破铜烂铁,让这些剩饭剩菜重构出一个反向诗意的世界。今天诗歌的写作,从我们曾经的传统的浪漫派的朝向美和绝对的努力,慢慢的过渡到闻一多式的,或者说重新开辟一种想象力范式的诗歌的节点。

著名诗人、诗歌批评家西渡认为想象力是人的一种特殊的能力,这种能力的特殊性在于他能够发明发现新的事物或者新的关系,这种能力是其他动物所不具备的。现实就是由想象所创造的,想象力可能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指向未知的,因为它是发明发现新的事物,对诗人来说,可能发现一种新的关系,原来不存在的一种新的关系,或者说对于正常的生活来说,它是一种反常。想象力还有一个特点:指向他者。我们往往把诗歌看成是自我的诗歌,诗人对自我的一种表达,但诗歌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让我们走向他者,包括走向世界,我们去理解诗,在自我理解之外,更重要的还要去理解他人,理解世界。想象力和诗人的激情关系非常密切,他为什么能走向他者?跟人的移情、同情有非常重要的关系。能够通过我们自身的感觉,我们的认知,把自己的一种认知移到一个外在的他者身上,这种感情对于激发想象力是非常重要的,你的热情越高,诗人越动情,这种想象力越可能被激发出来,或者你想想的跨度和深度也会被激发出来。对于一个诗人来说,感情就是一种才能。

很多诗人都认为当代诗歌一个非常重要的起点,就是对自我的发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的自我失去了,或者说所谓的大我压抑了我们本性的自我。后来就有一个自我发现的重要过程,但这是不够的,诗歌最终是人类理解诗歌,还要走向他者。

诗人阿西感慨现在的诗歌被许多人写得太没想象力,比如现在:“外面下着雨/雨中一个人打着雨伞走了过来/来谈论什么是想象力……”有人说这就是一首诗,好多人就这么写,顶多加一句,这个人把什么什么东西留在了路上,他自己先进来了,这样写好像是个隐喻,但实则是骗人的把戏,为什么?他没什么想象!就是一个很日常化的生活场景的移动了一下而已。

阿西说,我们现在来谈一谈想象力,回到了诗歌的原点,其实就是如何理解我们自己的写作的问题,如何在自己的写作当中加入必要的想象成分,从而实现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写作。在我们回溯人类诗歌史的时候,就会发现浪漫主义的大诗人,都是天马行空的,留下很多空灵的幻象,他们的诗歌给人一种超脱之感。随着现代主义的进入,现代精神对人的想象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想象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心理活动,更多的变成了人类自觉启蒙的一种状态,而诗人也格外倚重现代精神对想象力的作用。我们如何唤醒自己的想象,如何让自己的想象力够用,不断写出好的诗歌,这其实也存在着如何理解现代精神的问题。想象力其实也是一种语言的自觉能力。

想象力使诗人的语言疆域不断的扩张,在他乡实现诗的见证。我们发现大师好像都是写了一个自己的“理想国”,而这个“理想国”就是他不断想象出来的,是无数次的想象完成的。一个诗人的“理想国”,不是诗人的一个个小感觉,而是出人意料的想象。想象力帮助我们诗人超越了一些平庸,超越了生活的琐碎、生活的无聊和生活的庸俗感,实现了语言的不朽或者是写作的不朽。

诗人莫卧儿阐述了本次分享会选取想象力作为主题的原因:这个时代是一个缺乏想象力的复制碎片化的时代,但是不要忘记我们的祖先正因为发现了火的使用,联想到用它烤熟食物,才使得人类与其他茹毛饮血的动物正式分离开来;从爱迪生发明电灯,到牛顿看见苹果掉下来发现了万有引力,正是因为想象力的推动,人类才能发展到今天。我们可以试着问自己,如果不看大片,不在淘宝买明星同款,不去买房子,会不会失去生命的意义,答案是不会。但是如果让我们在没有想象力的世界试着生活下去,大家还有没有生活的兴趣,甚至勇气,她觉得是没有的。因为想象力才是推动人类社会前进的重要动力。

再来看诗坛小环境,最近二十年以来,口水诗、段子诗占了不只半壁江山,诗歌的标准非常混乱。这种时候,我们应该有明确的标准用来定义一首好诗。实际上自诗歌诞生以来,想象力就是一个重要标准,一段分行的文字是不是诗,是不是好诗,你完全可以通过想象力来判断,有想象力才有诗意,才能被称之为诗而非其他文学体裁;而诗意的新颖度、深度以及宽度则取决于想象能力的大小。把握了这一标准,就会在诗歌中清晰地分出上中下品。

张光昕对这场谈话做了两方面总结。为什么出现想象力的失灵或者想象力的缺失?今天如何再重新的获得想象力?我们时刻要把握想象力这样一种能力,我们不是在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对象,或者说不是在为某一种权力写诗,或者遵照某一种固定的美学范式写诗。在这里,要做的就是奥登所谓的取悦一个影子。这个影子是没法把捉的,在我们心中出现,我们无法追赶上影子,我们时刻想到为影子表达点什么,召唤些什么。在黑暗中形成对陌生词语的追逐,对光亮的渴望,我们就把握到了想象力的内核。然而事情还存在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我们今天对想象力的过度开发、滥用。巴什拉说,需要投入形式想象把捉它背后物质的想象。诗歌就是建立在物质想象上的一种唯物的表达,我们的诗歌写作应该跟构成宇宙的四种基本元素相结合,即水、火、空气等等亘古不变物质元素和定律,我们每时每刻的生命活动都跟它们息息相关。张光昕认为,想象力就是诗人医治自己的良方,诗人首先要医治好自己,才能医治好读者。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9-0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