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落叶诗人”山鸿代表作《与落叶书》出版

2017-02-17 10:5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好像你在替我写作”——“落叶诗人”山鸿代表作《与落叶书》出版

“落叶诗人”山鸿代表作《与落叶书》出版


  诗集:《与落叶书》,作者:山鸿,四川文艺出版社(2017年1月第1版),精装192页,定价34元

  “写诗三十年,一直没有出版诗集的勇气,是读者的喜欢帮我下定了这个决心”,2014年冬天,山鸿写出了第一首与落叶有关的诗《灰烬》,5个月之后、2015年春天他写出了那首后来广为人知的《本来一片树叶就没有多重》,从此,一首一首的落叶诗流淌于他的笔下,两年过去,他终于走出了那种他称之为“千岁忧、万古愁”的情绪,细一盘点、竟写出了91首落叶诗,他把它们编成了一本诗集,2017年1月,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这本专门为落叶而写的诗集《与落叶书》。

  在跨三个年头、满满两年的写作中,一直“闷不吭声”的山鸿直到2015年12月才由《星星诗刊》发表了组诗三首《掉在山林的落叶是落叶》,与此同步,交由诗人北野主持的微信公众号《雁门文丛》(当时叫《雁门诗稿》)以《那个看见落叶的人》为题推送了八首包含《星星诗刊》所发三首在内的落叶诗;2016年4月下旬,他再次委托《雁门诗稿》以《更多落叶其实是掉在春天里的》为题推送组诗九首。

  山鸿没有料到,这些落叶诗很快引起了读者的关注。读者通过在公众号帖后留言、专业诗歌微信群交流、转发推荐、直接给作者留言多种方式表达了他们的喜欢——

  涧泓(苏州铁路局):

  “我在苏州。苏州有一条贯穿城市的桐泾路,很长。从北到南、再从南到北,几乎每天我都要走一遍。一路走,我一路读苏州的一年四季。你的落叶诗,几乎每一句都是从我的心里采摘出来的。

  春天的叶子、比秋天落得还多、还悲情。是的。我也看到了。正是因为枝头发了新芽儿,抗拒过冬天的叶子才会离开枝头。我的母亲住在桐泾路最最南端的护理院里,那里的老人们、就像春天枝头的老叶儿,摇摇欲坠。你的诗,读得我泪眼婆娑。”

  谢庆元(四川万源市人民法院):

  “掉在山林的落叶是落叶,掉在人间的落叶是忧伤——这才是诗嘛!”

  杨怀智(四川省林大地有限责任公司):

  山鸿,你的作品能令读者思想,也能让读者明白你的思想,很好,谢谢分享。一个作家、一个诗人的作品如果不能让读者从中受益,那他的作品还不如一杯茶、一场舞会、一场牌局。这块土地上很多作家不是带有责任在创作,而是在游戏文字,这是杯具,不是文风……

  我不崇拜明星,但崇拜文字。佛说:大善眼里无恶。诗评家唐晓渡说:干净的文学家如儿童,眼里只有美。

  王林先(成都市青羊区政府办):

  山鸿的诗很智慧,不满不溢,很难得。有举重若轻的功力。现在的一些诗人要做出大师派头,有时难免装腔作势,装多了,自己都以为是真的,于是自称风格、流派、吵吵嚷嚷……所以,我们要辨别的,首先是真诗人还是伪诗人,好坏尚在其次。

  郭铃芙(广东东莞南城,家庭全职女主人):

  山鸿老师,……我常常在你的文字里遇到自己,好像你在替我写作……你的落叶和鸟,让我看见的却是清晰的我自己,我看见的是一个满怀悲悯的中年,对过往一一抚摸后所留下的与梦想、青春永别的惆怅、不甘、失落、以及对黄昏来临的驯服无助,不知我说得对不对?

  ……

  像这样的读者留言还有许多,山鸿把他们整理出来并收入《与落叶书》、给自己留下了一份宝贵的文献。“好像你在替我写作”,山鸿说移动互联时代,看上去写作者和读者之间的物理距离很近,实际上心理之间的距离却还很遥远,而解决这个距离的只能是诗人和他的真诚:“写诗三十年,我就明白了这个。”

  山鸿,1967年生于四川万源,1980年代受老一辈诗人、其父亲放牛娃和现代诗潮流影响开始习诗,从一开始,他的创作就接受着来自两个方面的砥砺:现代主义和汉语传统。在《与落叶书》中,我们可以看到:一方面,山鸿的诗是向“内”写的,轻表达,重呈现,聚焦内心里的不安、动荡、和疼痛,然后把那些不安、动荡、疼痛予以细分并最终予以语言的固化;另一方面,在具体的诗意呈现过程中,山鸿又是极其注意“炼意”的,语言上对口语提纯、修辞上对铺陈、比、兴等传统手段的使用,从而使其诗作呈现出一种外观简朴、内在冷峻的独特风格。

  也许正是其写作中对母语传统的尊重消弭了他的文本和读者之间的界限,重新唤起了读者心中对于诗歌的记忆,这些朴素、灵动、尖锐而意蕴的文字得到读者喜欢也就不以为奇了。

  山鸿的“落叶”诗不但得到了读者的喜欢,也得到了诗歌界的高度关注和认可。《星星诗刊》所发三首落叶诗一首被某名诗人“摹写”、一首被四川某地一省作协会员抄袭山鸿发现后邮件要求其删除、一首收入当年的诗歌年选;《天津诗人》主编罗广才俯身约稿并在《天津诗人》2016年春季卷“双子星”栏目推出《掉在山林的落叶是落叶》组诗六首;《中国现代诗歌精选.郁金香卷》(梁平 韩珩主编)、《2016中国诗歌排行榜》(邱华栋主编、周瑟瑟编选)收录了发表在《星星诗刊》和《诗刊》上的各一首“落叶诗”。近期,《星星诗刊》还将推出《与落叶书》组诗六首。诗人吴向阳、喻言品鉴这些落叶诗的文字率先出现在大大小小的公众号里,龚学敏、向以鲜、罗广才、蒋雪峰、周瑟瑟、邓翔、史鸷、凸凹、陶春、干海兵、曹纪祖、亚男、谢云、何文、朱光明等诗人均有评论或专文论述山鸿的写作:

  向以鲜:打动我的第一片落叶,来自南方,来自《九歌·湘夫人》;打动我的第二片落叶,则来自于一个伟大的中国君王和一个美国诗人。庞德之后,又是一百多年过去了,打动我的第三片落叶,终于落了下来。它是山鸿的《与落叶书》……

  龚学敏:本来一片树叶就没多重,作为诗人的山鸿却在漫天的树叶中找到了一片属于他自己的宿命,而我在这么多的落叶中看到一片叫做山鸿的,独自飘着,像是与世无争,可诗人又把整个世界写成了一片叶子。

  周瑟瑟:山鸿在我看来是一诗歌“老炮儿”,他这部诗集与落叶干上了,他直奔向万物与真理、自然与个人之类干净的东西,人生经验被他诗化透了。他写得如一阵风,四两拨千斤,他内心深处燃烧着一炉火,世界在诗的语言上轻轻舔过,山鸿隐藏禅意,没有多余的叙述,极简又丰富,敏锐又沉静,他神奇地把落叶的生命扩大至整个世界。

  罗广才:我在读诗的时候,对作者如何抒情、发泄和表达什么样的思想和经验都是比较麻木的,我更关注的是诗人眼里看到了什么,发现了什么!山鸿正是这样不动声色的向我们传达他的视角和发现的人。
 
  凸凹:像落叶一样轻,轻得不知不觉就落光了一个季候。像落叶一样重,重得全世界的大树也负不了它必须赶往大地的重。所有词语的生发无不像落叶一样落叶,顺势而为,随遇而安,由天来给定,由神来指路。这就是我读《与落叶书》的第一感觉。这就是山鸿的诗。

  邓翔:山鸿近年的作品给予了汉语诗歌一个惊喜,这种惊喜不是来自奇诡的想象,精巧的结构,而是来自他的真诚,对日常事物的悲悯。初读山鸿的《与落叶书》恍惚是读多年前法国诗人普列维尔的《落叶》,但普列维尔不是为落叶而写,而是为自己失去的韶华和爱情,而山鸿却是真的是为落叶抒怀,为他们落地的声音,为他们失去的颜色,为他们的凌乱和灰烬。在山鸿的诗里,落叶和诗人总是对话着的,常常互换着位置、角色、命运甚至生死,这是一种大悲悯,也是更真切的姿态。“树犹如此,人堪几何”,这是落叶坠落的声音,这也是诗歌应发出的声音。

  蒋雪峰:山鸿在不断校正自己的诗歌美学,……其辨识度自然而然的和那些依靠惯性、不断复制的写作者区别开来。

  陶春:正是这样一种独具匠心的状摹与视点切入,使得本部诗集的语言表达既有对西方超现实主义技法的传神运用,也洋溢有“不沾不脱,不即不离”的东方禅意。

  曹纪祖:无可替代的“这一个”。

  干海兵:在存在感广泛缺失的诗坛,大多数诗人有着被急切认同的焦虑,和他们相比,山鸿的写作是安静和隐秘的,他慢工细活、把酒自乐,他的诗歌才华温润持久,总令朋友们时有惊喜。

  落叶离开树枝的那刹,必将被神性赋形,它以万般姿态暗示宇宙的种种奥秘。谢谢山鸿兄的《与落叶书》,谢谢那91片落叶。

  谢云:在他笔下,落叶似乎更纷繁的意味,更深沉的浩叹。便是其内涵,也远较前人,有更多的意蕴和指向。
 
  何文:山鸿的落叶诗不只是随着季节现象而感受的应时感怀。在春夏秋冬都有写作,山鸿将自己的情感系统地融入到落叶的大场景,目光所关注的,是与叶有关的一切。

  这是对大自然的写照,更是对人类自身的描述,本质上是写在落叶上的灵魂物候笔记。

  朱光明:他刷新了落叶这个意象。读他的“落叶”,有一种久违的硬朗和亲切其每一行文字都那么地落地和踏实、隐隐可见汉魏风骨的当代复活。

  亚男: 质朴的汉语在诗人山鸿这里依然质朴、厚实,甚至有些凝重。这是生活给予诗人的思考。也是一个诗人的内心和良知,责任。山鸿不是写落叶的第一人,也将不是最后一人。但在我有限的阅读中,他将是一位书写落叶不可或缺的人。

  我记住了,山鸿是落叶诗人。

  史鸷:我视这些诗歌为汉语的美丽收获。在我眼里,他是凭这些落叶诗确立一个优秀诗人地位的,……这些落叶诗……独树一帜,异常超拔,显眼,类似于一个跳高选手突然跃出了惊世一跳。

  他在这些诗中找到了自由,自足。他从一枚落叶获得了表达的角度,通过写落叶写出了人生的丰富和世界的广阔。

  也就是说,他通过落叶诗,步入了艺术的自由世界。

  我曾经说过,以后叫山鸿“落叶诗人”,我也暗中认定,“从此低首‘张落叶’”!

  喻言: 山鸿的人与诗,都需要慢慢品味,就会越品越有韵味,品出隐藏在文字背后的深意,品出这个敦厚男人心中的块垒。直白到有些笨拙的文字、漫不经心的叙述、若有若无的情绪,慢慢将你感染,代入他语言的氛围中,与他的诗融为一体。

  “……,你的落叶诗绝对是当代诗歌绝佳的风景。真正的好诗,充满悲悯之心的文字,有灵魂的文字。”

  吴向阳:如果一个男人能专注于一片或一地落叶,我们就能相信他的内心是清净、安稳的,甚至澄明的。这种专注的力量,像立春前后吹在裸露皮肤上的风,亲昵,温润,虽然不被我们的眼睛看见,但能被我们的身体感知。

  ……关于落叶,以后的诗人已写无可写了。把一个题材写到极致,很难有人做到。(山鸿)在树叶中入定了。

  ……

  “写诗三十年,因为这些落叶,我得到了人世的浮华和虚名”,诗人山鸿无比虔诚地感念着这一片片落叶,“我只是呈现了一些发现,世界却给了我一抹微笑”。

  山鸿:本名张述鸿,1967年生于四川万源,现居成都;1980年代受其父亲、诗人放牛娃和现代诗潮流影响开始习诗;近年,因其诗歌写作对“落叶”意象的持续倾心和文本呈现获得诗界和读者认可,有“落叶诗人”之称。著作有诗集《与落叶书》、《证据》、散文集《布衣人生》、待出版史诗《丝灶岭叙事》。

  邮购方式:

  请扫描下面微信二维码,或者长按二维码加好友后,用微信支付。每本定价34元,销售价34元,免快递费。
  用微信购买者,均能得到作者签名。

山鸿的二维码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2-1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