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中国首部现代官场现形记吴茂盛《驻京办》出版

2012-09-28 21:5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

    一部被誉为现代《官场现形记》的长篇小说《驻京办》,由湖南文艺出版社6月下旬出版后,在新浪、搜狐、腾讯等多家网站连载,很快成为上榜热门图书。很多读者在网上留言:《驻京办》在PK《驻京办主任》吗?

    就这个问题,记者日前从《驻京办》责编那里知道了湖南籍作家吴茂盛的联系方式,马上电话采访了他。

    吴茂盛在电话里先是笑了笑说,有这个必要吗?其实我5年前就开始写这部书了。之后,他非常平静地说,我写《驻京办》写得很苦,从时间上来说差不多花了四五年。我本来是写诗的,但在报社工作的时间久了,积累了一些素材就想写小说。2002年10月某天,我和邱华栋、洪烛在中国文联大楼附近喝茶时,便把小说构思跟他们说了,他们都说题材好,能反映现实。过了两个月,我把写好的部分初稿拿给邱华栋看。邱华栋是我们八十年代那批校园诗人里最早也是最成功转型写小说的,他能提出一些建议,当然最好不过了。得到邱华栋的肯定后,我信心倍增。

    停顿了一下,吴茂盛说,小说就像手艺,要精雕细琢,就需要很多的时间。几年前,我很多朋友就知道我在写《驻京办》,《驻京办》只是我“怎么办”系列小说中的其中一部……

    随后,记者电话采访了《青年文学》主编、著名作家邱华栋和中国文联出版公司文学室主任、著名诗人洪烛。邱华栋说,《驻京办》总算出版了,这是我非常高兴的事,吴茂盛是五年磨一剑啊!2006年10月,我把他的这部小说介绍给北京某图书公司,并且签了出版合同,但不知什么原因双方最后没有合作成功。后来,我帮他推荐给了几家出版社,也未能出版,让我很不好意思。之后,记者打通了洪烛手机后,洪烛很惊讶,他说,同一题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94年,全国各诗歌刊物同时征集“抗洪救灾”诗歌,今年四川汶川地震,几乎全民写诗,不是都出现了很多优秀诗歌吗?


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十九

何平

    因为职业的缘故,我几乎每天都在做着阅读这样一桩“唧唧复唧唧”的事。我想,也许只有把阅读当作餐后小甜点,才是很不错的享受。真正意义上的阅读是挑挑拣拣的,是讲究情致、气氛和默然于心会意的,而不是像我们这样扯到篮子都是菜。但像我们这样的暴饮暴食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培养了我们坚硬无比的胃。什么样的文字到了我们的胃都能消化。但对于把阅读当作娱情、消遣的普通读者,肯定不会去像我们这样自虐似地遭这个罪。他们读点什么东西就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性情,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时代发展到今天,读小说也不只是为了受教育或者看小说家怎样绕着弯子说话。那好像是我们这样的读者爱干的事情。所以这注定有的作家是为读者写的,有的是为我们这些所谓的搞研究的人做的。近年来,《省委书记》、《苍天在上》、《大雪无痕》、《至高利益》、以及《接待处长》这些有的书名就是官阶的“官场小说”大行其道。这些小说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而且可以预见的是类似的还会不断地被生产出来。对于“官场现形记”式的小说在中国的流行,我从来不感到意外。因为,在中国“官场”一方面被想象成个不知浅深的烂污泥潭;另一方面,“官场”又确实能够满足成功的幻觉。所以,当书写“官场”不再是禁忌,“官场”这个“场”自然成为小说写作者演练自己的“大操场”。至于读这些小说的读者是满足窥视欲、好奇心;或者是“官场”上段位比较低的“小官人”当作“官场指南”、“进阶手册”来读;还是一本正经当作我们社会的样本来解剖一张麻雀,我就不好妄测了。就像写这些小说的也有一个段位的高下。高者谴责讽世,揭真相剖人心,低者就是迎着读者私暗的趣味,瞌睡送枕头而已。
   
    吴茂盛,这个1980年代出道的老牌诗人不在诗江湖厮混,却揣着《驻京办》跑到这边来赶什么热闹呢?因为,我知道今天小说中的“官场”大集快落市了。按下这个疑问不表。“驻京办”倒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说起来,以“官场”之大,“驻京办”能有多大的地盘。但以“驻京办”所干的勾当,通天的大路九百九千九十九,“驻京办”却是离“天”最近的地方。欲知天上事,得靠“驻京办”。如果要体察中国的“官情”之上情与下情,“驻京办”确乎一个上下通气的节点。仅此一点,哪怕只有一点小情报,这样的小说也值得写,也会有人看。而且以我粗略地打量,吴茂盛的《驻京办》恐怕还是有情况的。
   
    且看吴茂盛的《驻京办》,讲一下他说的故事,说几句套话。小说说道,一心想有所作为的香州市计委副主任关键突然被任命为香州市驻京办主任。面对新的工作环境——迎来送往、吃喝玩乐、跑资金、争项目、权力、金钱、美女……他一度无所适从。常务副市长徐苑原本不拘小节,想开创一番伟大的事业,但因贪恋女色而掉入桃色温柔的无底洞。市委副书记马贞南原本廉洁自律,尽职尽责,却经不起金钱的诱惑,同样滑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小说使劲最多的是就是关键。写这个在官场中既要左右逢源,又竭力出淤泥而不染有所作为的济世情怀的知识分子在当今经济大潮中心灵挣扎的苦痛:常务副市长徐苑的堕落与市委副书记马贞南的排挤使他失落与迷茫。送礼遭拒又使他隐隐惶恐。然而市委书记钟国泰的刚正无私,市长唐鸣谙的鞠躬尽瘁、曾老的高风亮节、大公无私……深深地震撼着关键的灵魂,又使他重新找回了自我。那些假象,差点使关键迷失了方向。
   
    官员与商人、京城与地方,事业与激情、清廉与腐败,黑白分明,这么简洁得痛快的小说。我确实没有“驻京”的经历,我也就把《驻京办》说的这些当作“小说家言”。小说的真与假自有行家明鉴。但我能看出小说爱在善恶混沌的交界处做文章。是啊,堕落与向上有时就在一念间。
   
    再往深处说点吧。小说关于地方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各地方政府驻京办事处的存在与意义,提出了当今政治体制存在的弊端。在这个虽然从地理角度远离“香州”但其实又紧密联系的鲜为人知的政治平台上发生的光怪陆离的一切,它触及的领域已不仅仅局限在机关的鸡毛蒜皮,而是小说所描述的官商结合,黑社会势力的真实社会现实,着眼点不仅仅在于书写官场人物的堕落与权势,而是官场的体制本身,什么样的体制会使得甚至一个县也要在北京设立办事处?它引发人深思的也不仅仅是官场的黑暗面,而是这种机体本身存在的困局。就是吴茂盛临到小说最后拖出一个光亮的尾巴,这个“官场”的暗角还是黑的。
   
    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十九。“官场”之中,通天路上有多少“驻京办”这样的暗角?说吧。小说。

2008年2月28日西山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