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海德格尔的真相观略论

2012-09-28 10:33 来源:英冠球 作者:哲思 阅读

  一、 导论

  问所谓「真」是何意思,这本来便是一个很空泛的问题。一般的意见总是认为,我们在日常生活的具体处境中自然知道如何分辨真假。抽空地追问「真」的意义,这不是太过钻牛角尖了吗?这不成了一般无用的学究文章吗?

  但亦有另一种对此问题完全不同的态度。正如有人将人生看成是追寻真相的过程,西方哲学从其源头起便将真相的问题放在首位。古希腊哲学家追求真知(episteme),拼弃意见(doxa),正是为着真相不单被认为可以解决我们对宇宙人生的困惑,而且本身就有自足价值的。在西方哲学史中,我们可以说,没有一位哲学家不以「真相」为其研究的目的的(这包括把真相看成是对生命有利的谬误的尼釆),只是他们或许彼此对「真」的看法大相径庭而已。

  那么甚么是真相?这问题重要吗?

  本篇文章正要看看德国现代哲学家海德格尔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当人们一提起海德格尔的思想,总会说其哲思的主题即「存在」(Sein);而事实上,「真相」(Wahrheit)问题同样是海氏哲学之中的一个关键,比梅尔(W.Biemel)甚至认为海氏思想乃有一双重主题:「如果我们试图把握那个使海德格尔的思想充满活力,使其探究永不停歇的问题的核心,我们会惊奇地发现,这个核心是双重的,它即是对存在的探索又是对aletheia(无蔽)的探索。」[1]的确,我们可以看到,海氏的思想从来没有离开过真相问题,他最为人所熟知的作品例如《存在与时间》、<论真相之本现>、< 论言语之本现>、<艺术作品的本源>、<关于人道主义的书信>、<哲学的终结与思的任务>等等文字无不把真相问题看成与存在问题同样重要同样艰深的。那么,到底海氏如何处理真相问题?在他的哲学中,真相问题与存在问题之间的关系又是怎样?这是本文首先希望能得一阐析的。

  然而,碍于笔者的能力所限,本文只能将焦点放在《存在与时间》的第四十四节与<论真相之本现>这两篇文字上。这两篇乃海氏完全以「真相」为主题而写成的重要文字,从中或许可以窥探出海氏思想在这问题上的大致态度吧。然而,还有一个问题把事情弄复杂了:因为《存在与时间》与<论真相之本现>通常被看成是海德格尔「转向」前后的代表文字,于是本文还是须要把两篇文字当中涉及的转向问题有一基本的交待。当然,笔者并非海氏学者,本文亦非研究转向问题的专文,是故当中涉及到的比较只能是初步的,并且只把问题缩窄在这两篇文字中来处理了。

  海氏的思想幽深玄微,对真相问题的探问更是从直指传统真相概念欠缺基础而开始的,要一步一步展开真相之为真相的最基源的基础到底何在。正如 J.Beaufret所说:「欠缺基础──Bodenloesigkeit──这是海德格尔对其先辈与同代人的唯一批评。」[2]对基础的探问,这正是海氏思想的严格与彻底之处。而这亦是海氏思想之所以显得特别晦涩艰奥的理由。所以一般人说到海氏的真相观时总是只懂得说:海氏把真相看成是「去蔽」。事情可没有这样简单呢。海氏本人则曾说:「如果人们仅仅满足于确定:海德格尔将真相把握为无蔽状态,那就显得思得太浅了,或者说干脆没有思。」[3]

  况且,海氏对真相问题的追问绝非纯粹理论性的探究,而其中实薀含了实践上的目的,即藉对真相现象的揭示,以表明人对存在的探问的不足,引致对存在的遗忘,而执守于在场的形上学与主体主义的人类学与人道主义,导致当今社会的平面化与技术宰制。可见海氏对真相的研究实包涵了其对西方哲学与文化的批判。

  所以,总括而言本文正是要从《存在与时间》第四十四节与<论真相之本现>两篇文章整理出海氏的真相观,从而探问真相问题在海氏哲学中的意义,及其与存在问题之间的极密切关系,与当中牵涉的转向的意义,而最后则希望还能对海氏的真相分析背后的实践意义作一交待。这些便是本文以下的工作。

  最后还要简略说明一下本文之所以用「真相」这名词而放弃使用「真理」的理由。首先,「真相」所指的乃相等于德文的Wahrheit与英文的Truth。然而,无论Wahrheit还是Truth都只是「真」的名词,而没有额外的「理」的涵义,一般中文翻译都以「真理」译之难免会有误导的机会。况且,下文的分析将会表明,海氏的真相概念绝非传统概念那种概念式的、命题或判断式的科学知识的那种理性「真理」观,所以笔者以为以「真相」代之或会比较稳妥。

  以下我们便进入对海氏真相观的阐述。

  二、《存在与时间》第四十四节中的真相观

  让我们先看看海德格尔在一九二七年出版的大着《存在与时间》中最长的一节──第四十四节讨论有关此在(Dasein)、展开状态(Erschlossenheit)与真相的一大段文字。[4]由于我们将会把注意力放在他后来在1943年出版的<论真相之本现>一文的思想,所以这里我们只把他在《存在与时间》中的说法简单地抽取重点一说,以见出海氏思考真相问题的过程与发展。

  第四十四节完全以真相问题为主,然而个中的思想实在是别树一帜,不容易一以贯之地得到确解。而由篇幅上作为整本书中最长的一节这一点似乎可以看出,海氏对真相问题的确相当重视。正如他在节首便已开宗明义地说,哲学自古即把真相与存在的问题相提并论。那么,作为《存在与时间》第一部份第一篇的此在分析(Daseinanalytik)的最后一节,在阐述过此在之存在的意义(即关怀Sorge)的问题后,处理真相问题便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的确,早在巴门尼德便已有存在与认识是同一回事这句名言了。后来,亚里士多德更先后将哲学界定为"episteme tes aletheias"(真相的科学)[Aritstoteles, Meta., II, 993b 20]和 "episteme, te theorei to on he on" (存在者之为存在者的科学)[Aritstoteles, Meta., IV, 1003b 21]。可见真相的确源始地与存在关连着,进入基础存在论的问题范围内了。

  与后来<论真相之本现>一样,海德格尔的哲思以探讨传统的真相概念为入路。这样做不是为要去否定掉传统的真相概念,而是为着要曝露出传统的真相概念并没有好好把握以至追问过自身的存在论基础,使最重要的真相现象反而给遮蔽了。海氏要探求出这种「无根的」传统的真相概念背后的更基源的(urspruenglich)基础,以便揭示出真相的更基源的现象;从这更基源的真相出发,去重新阐释传统真相概念的意义和价值,与乎此在与真相的真正关系。   传统的真相概念建基于以下三个断定上:1.真相的处所(Ort)在于判断(或陈述),2.真相的「本质」在于判断与其对象的相符合,3.亚里士多德作为逻辑之父把判断认作是真相的处所,又把真相首先定义为符合。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