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猫头鹰与诗人:海德格尔对黑格尔的批判

2012-09-28 10:3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霍伊 阅读

  在《艺术作品的起源》一文的后记中,海德格尔选用了黑格尔的一段文字,对他自己有关现代艺术的现状和本性的思考作了总结。这个选择绝不是随意的。相反,它再次表明,正是黑格尔思想所占据的中心地位,促使海德格尔对思想史进行批判和反思。黑格尔对艺术在历史进程中的作用作过一个著名的、但又常常被人们误解的评论:“对于我们来说,艺术不再是真理获得其存在的最高形式。”他断言说:“就其最高的使命而言,艺术成了,并且对我们来说它永远成了某种过去了的东西。 ”

  海德格尔承认,黑格尔所说的艺术之死事实上也许真的正在发生。艺术的死亡并不是一种孤立的现象——把艺术看作是孤立的,这本身就已经对艺术采取了一种超然的审美态度,把它还原为为艺术而艺术的事情。艺术之死是和现时代形而上学的死亡以及技术的胜利紧密地联系着的。不过,海德格尔并不认为这是一种新兴的民粹主义,它可能意味着一个新的开端将要出现。

  这个新的开端也可以称为一种新的诗意(poetics),因为它是通过诗(Dichtung)产生的。诗并不仅仅是一种艺术形式,并不只是写几行诗歌而已,诗是所有艺术的本质。所以,从广义来讲,诗不仅有审美上的重要性,它还具有本体论上的重要意义,因为它是对存在的真理的揭示。因此,与黑格尔形成明显不同的是,海德格尔并不认为艺术不再是历史意义的一个重要载体,相反地,他认为艺术将潜在地允许历史去战胜目前的困境,摆脱技术的非创造性统治的僵局,走向豁然洞开的天地,走向新的开端。

  令人相当困惑的是,表面上看,在对自己角色的理解上,黑格尔比海德格尔更少把自己看成是一位预言式的哲学家。象征着黑格尔的自我理解的密纳发的猫头鹰,乃是一个黄昏时分而非黎明时分的形象。在黑格尔看来哲学的任务就是用灰色去描绘灰色的衰老的生活形式,因而他拒绝去设想一个全新的世界。海德格尔则常常把发现新开端的可能性归结给诗人而非哲学家,他认为哲学家只会坐待诗人们发现的本质世界。但是,这一事实并不能解释黑格尔和海德格尔之间所存在的这种思想倾向上的差异。黑格尔在有关密纳发的猫头鹰的那段话中所倡导的逊让态度并不是促使海德格尔把哲学家想象成只会坐待存在的新呼唤的原因。事实上,海德格尔和黑格尔思想上的差异并不仅仅是美学方面的。它既不是单纯趣味上的不同,也不是仅仅局限于他们哲学的某一个方面,亦即局限在他们对艺术本质的分析上。这种差异贯穿在他们的整个思想之中:它关系到思想的历史性和历史的可能性等问题。由于二者在观点上存在着这种明显的分歧,因而就有了进行一场哲学对话的可能性。海德格尔本人在他最近的几篇文章中发起这种对话。

  一、艺术的历史性

  尽管《艺术作品的起源》中的这个后记很短——在《林中路》一书中,它只占了两页半——但它却试着对形而上学的历史作了一个简要的描述。我们可以从中发现海德格尔关于哲学与艺术在历史中的关系的观点。

  在这篇文章正文的结尾部分,海德格尔提出了我们自己的时代在历史中处于什么样的位置这样一个问题。他问道,我们是处在一个新的艺术和历史时期的开端呢,还是仅仅徘徊在陈旧枯竭的灵感中?在今天,艺术是能为我们揭示真理呢,还是只同过去相关?

  在后记中,海德格尔在讨论黑格尔关于艺术同历史性的世界精神之关系的论述时,再次提出了这些问题。当然,海德格尔清楚地意识到,黑格尔关于艺术已经过时的论断是模棱两可的。精神已经超越了作为真理的一个发展阶段的艺术,这个命题并不会因为指出自黑格尔时代以来艺术一直在不断进步这一事实而被驳倒。从这一点看,“艺术的死亡”这个说法实际上是错误的。毫无疑问,艺术一直在不断地出现着,但是,它的具体表现方式则很可能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例如,在罗马时期,艺术曾和宗教纠缠在一起)。

  事实上,艺术甚至可以停止表现,而这实质上是艺术的自我表现。

  现象的本质并不是非历史性的,因此,它的表达方式也是可以发生变化的。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把意识的每种连续的形式都看作是具有它自己的真理标准或尺度,海德格尔认为,在整个哲学史上,真理的本性一直处于变化之中。事实上,海德格尔在这里提出了对黑格尔的“艺术对我们来说已成了某种过了时的东西”这一名言的另一种解释。艺术可以是过时的,但这并不是说它终结了,而是说,对于我们来讲,它的绝大部分价值恰恰来源于它对过去的隶属。

  那么,海德格尔所说的艺术可以过时到底指的是什么意思呢?黑格尔用来表达艺术的词汇是Vergangen(意为过去,或过去的经历——译者),海德格尔同样也使用了这个词汇(《林中路》,第65页)。但我们必须记住,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曾对Vergangen 一词作过一个特别的分析。在那里,海德格尔把Vergangenheit 限定为现存事物的以往的存在,并从一种更为原始的意义中,即从人类的存在乃是已经过去了的存在这一层含义中得到了过时(pastness)一词的意义。如果一位纯古董收藏式的历史学家忘记了他所做的研究乃是为了现在和将来,而只是一味地沉醉于对过去本身的审美观照,那么,他就是把过去客观化了,把它当成一种不再现存的东西。但是,人类本身也包括在过去了的东西之中,而人类个体是绝不能以这种方式来对待他的过去(或其他人的过去)的。过去的意义可以仍然随着现在或未来的行动而发生变化。因此,海德格尔甚至可以说,过去的东西在现在仍然在起作用,并且,事实上它甚至能够“在未来之中崛起”(《存在与时间》,第 326 页)。

  海德格尔对艺术所作的分析,既包含了对黑格尔的艺术已经死亡这一命题的有益解释,也包含了对艺术的时间性的有益的解释。说艺术在逐渐地死去,并不等于说它将完全消失,而是说它的本质发生了变化。K.哈里斯认为,对黑格尔来说,这种变化意味着从本体论上的美的概念向美学上的美的概念的转变。在审美模式中,对艺术的观照乃是为了艺术本身,它与艺术可能具有的别的功能无关。

  如果说海德格尔对艺术之死这一命题的解释在某些方面类似于,或者干脆说就是黑格尔的一种解释,那么,他们之间的区别又在什么地方呢?区别就在于海德格尔把艺术本质的历史性变化同真理本质的历史性变化联系了起来。为了更好地理解海德格尔在这个关于艺术的后记中所包含的思想,我们有必要先来了解一下他对黑格尔的真理观所作的批判。   二、真理的历史性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