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聂作平长篇小说《青山夕阳》的艺术特色:勘破“空”字“显”先贤

2019-12-11 09:1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蒋涌

聂作平是中国文林的一条好汉,他把快意恩仇的才气文章化作投枪与匕首,每每为读者击掌称快。

如今,经年鞍马劳顿、四面出击的聂作平,一改昔日快手连发的迅疾,捧出一部日积月累、篇幅长达37万言的小说《青山夕阳》,奉献读者一道微火慢煨的待客大菜,并以此告慰大明文宗杨升庵(字用修,杨慎别称),一副衷肠虔诚火热。杨升庵既是排序解縉、徐渭之前“明代三才子”之一,又是明代硕儒李贽尊为“蜀中三仙”之一的“戍仙”,视之与李白(谪仙)、苏轼(坡仙)并列。可叹,谪仙、坡仙皆以数不胜数的璨璨诗篇、煌煌文章,风行于世,名满朝野,唯戍仙仅有为罗贯中《三国演义》撑场面的开篇词《临江仙》留有口碑,数百卷著述却鲜为人知,其史海钩沉有无量前景。聂作平自幼仰慕杨升庵,他一酬夙愿的《青山夕阳》是对身世坎壈的先贤的牵念和致敬之作,是悲悯一度被权杖打压的民族精英的扼腕长叹和不平而鸣,是珍视长期被尘埃遮蔽的文化精粹辛劳发掘和倾力抢救。无疑,聂作平的笔触饱含着对被放逐的旷世奇才的剜心之痛,它揭下了封建堡垒中的泥塑木雕所披挂的镶金神袍,它发出一声声呼唤现代文明的啼血呼号,亦预示着他正尝试着迈入一个没有留下前人足迹的处女地。

“是非成败转头空”或“钟鸣鼎食转头空”,俨然是杨升庵昙花一现的官宦生涯的缩影或真实写照。身居内阁首辅的杨廷和、新科状元杨升庵父子,他们如果甘愿做一个俯首听命的顺臣堪称大有呼风唤雨的锦绣前程,可他们偏偏不弃敢逆“龙鳞”的国士孤傲,不顾一切的挺身而出决意维护帝制礼仪,甚至杨升庵鼓动众臣“哭谏”,收局难免是一幕悲剧。在今人看来,杨升庵之举完全可以讥嘲其“愚顽不化”、“迂腐可笑”,但在当时的历史环境和时代氛围下,却是不惜肝脑涂地报效朝廷的忠臣和符合封建道统原则的义举,以致他至死大概都没醒悟那份“忠心”会在后人眼中显得多么沉重、荒唐和悲怆。聂作平抓住一个“空”字,勾勒出杨升庵的渴望大展抱负的政治理想、指望贤明君主的尊道安民的一场美梦彻底落空的颓败线,他们所抱侥幸和奢望俱随落花流水而去的幻灭境,继而由虚化“实”,把杨家父子的旧雨新知在患难时节的明暗相助的金石之交和封建顶层掷入污泥的美好人性与良知却在民间得以五彩缤纷的完美呈现的演绎为戏剧性的辛辣反讽,并别出心裁地将其转换成一组组电影特写镜头般的动人场景。聂作平一管才笔,由远及近娓娓道来,由表及里深入刻画,由虚化实达意传神,还原了一幅与谪仙、坡仙交相辉映的“道理贯心肝,忠义填骨髓,直须谈笑于生死之际”的戍仙画像,使史籍中若隐若现的人物变得呼之欲出的真实可信,足见作者的才思与笔力。

《青山夕阳》谋篇独具特色,全书分为“三编”,甲编经由太监王有根、说书人柳麻子、杨升庵夫人黄峨、大明皇帝嘉靖、杨府管家杨敬修、内阁首辅杨廷和、土匪丁黑牛轮番出场,从各自不同的视角去探测、去摄取和再现亦真亦幻、亦远亦近的历史片段,把杨慎的形象和生平如同电影镜头般的投映在银幕上,再让读者去欣赏、去解读、去判断,这表明作者是一个稔熟运笔的视界广博、学养深厚、手法出新的现代人,其扎实的文史功力、思维发见、情怀蓄养和原野调查,支撑着作者下笔游刃有余,创意如摆脱羁绊的骏马狂野地奔跑腾跳,整部作品另辟蹊径的新异气象满纸皆见。须得提及,此编篇目章节序数均以“0”为首数,作者是否有“从零开始”的隐喻呢?如果说,甲编是与书中主角有关联、有交集的各类人物的一堂旁白,乙编则是书中主角亲临亲述的一席自白,从而造成一种主体与客体、正史与野史、典籍与口传彼此之间既互存差异又互为补充所构成的参照谱系。同时,因为这部书是小说,并非全属有据可查的史实、史料,允许虚构,允许添加枝蔓,况且杨升庵是距今五六百年前的隔代先贤,一生又饱尝颠沛流离,诸多因素导致的自隐和他隐,留下无以计数的只能用想象去填补的空白,作者岂甘自弃乘“虚”而入的机会,囿于束手无策而裹足不前?岂不会自力更生地拓宽“创意空间”,去尝试体裁所允许“自由发挥”,去扮演一个懂得展开想象力的翅膀的天才侦探?附编,则是作者以翔实的笔墨,讲述自己自幼萌发的杨升庵情结和与自己投契的知己的一段段杨升庵情缘,讲明了收获“后(书)果”暗牵一线的“前(心)因”,字里行间散发出一味夙愿得酬的快意。

“三编”堪称“三管齐下”、“三足鼎立”、“三位一体”,以一卷写意和写真、写虚和写实相照应的文墨,完成自己苦心经营的鸿篇布局,构成了一首归属心弦演奏的“杨升庵交响曲”,作者兼具指挥者、作曲者和演奏者于一身,它展示出一种文化自在、自觉与自信。

纳入《四川历史名人丛书》的《青山夕阳》,是聂作平厚积薄发、博取约出的创作实力的再次展示。杨升庵的传说在民间,著述藏书阁,试图全面了解他需要深入一座门扇无数的艺术迷宫,侠骨柔肠的聂作平则出色地扮演了一次讲解兼导游的双重角色,这一部书所囊括的每一行文字,皆有助于读者神游其间、加深认知。

聂作平属壮年之身,是成名较早的的文坛宿将,近年来他过剩的精力逐渐向长篇小说倾斜,一个有志像法国作家巴尔扎克那样构建以巨量作品支撑的“人间喜剧”艺术宫殿的当代作家的勃勃雄心已初见端倪。不管你信不信,不管你支持不支持,他终将持之以恒地我行我素,实施一次次“以目标为导向”的文化远足,不负此生,砥砺奋进。

来源:封面新闻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