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尚仲敏、杨黎、于坚:在丽江谈先锋

2014-12-11 08:4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尚仲敏​​​答云南《春城晚报》记者姚霏问

  姚霏:什么是文学中的先锋精神?

  尚仲敏:文学中的先锋精神就是对“文以载道”、对“诗言志”的彻底颠覆。文学不应该承载太多的“人类命运”、“社会责任”、“道德说教”,文学不是“心灵鸡汤”。所以说,“纯文学”是文学中的先锋精神的第一要素。

  如果说先锋小说是从马原开始的,那先锋诗歌一定是从于坚、韩东、杨黎,从《他们》、《非非》,从第三代诗歌开始的。以北岛为代表的“朦胧诗”由于其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的突出特征,并没有迈出“诗言志”的传统范畴,所以说“朦胧诗”不是先锋诗。诗歌中的先锋精神,就是让诗歌回到语言本身,诗歌一方面“从语言开始”,另一方面,诗歌又“到语言为止”。语言和人性的客观性叙述,闪耀着先锋的光辉。

  姚霏:为什么当今要重铸先锋文学精神?

  尚仲敏:为什么要重铸先锋文学精神?因为在商品化时代,如果我们的诗人、作家,不能写出比“唐诗宋词”、比“四大名著”更有革命性、更具有震撼性的先锋文学作品,那作为我们的母语的汉语,可能真正会无耻到连自己的诗人、作家都养不活,更谈不上用汉语唤醒人们的心灵所沉浸的茫茫黑夜。
              
  杨黎​​​答云南《春城晚报》记者姚霏问

  姚霏:​​你认为文学的先锋精神是什么?

  杨黎:姚霏先生,关于你的两个问题,我想了很久,觉得可以把它们变为一个问题回答。谢谢你的酒,欢迎来北京再喝。

  曾经有一个大人物说,我们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所以,近一百多年以来,我们有一个字使用最多,对我们也最重要,那就是“要”这个字。鲁迅先生说是拿来,好像也可以。我们要独立,“驱除鞑虏、复我中华”,那是要现代国家概念。我们要德先生与赛先生,建立科学与民主,那是要现代文明。我们要新文化,搞白话文运动,其中包括要文字书写中不可缺少的标点符号,那是要现代汉语。后来,我们又要超英赶美,又要与世界接轨。当然,重要的是我们曾经更急迫的要土豆(洋芋)、火柴(洋火)和衣服(洋装),用以解决我们已经支撑不下去的基本生存。以及我们要青霉素和坦克,保护我们脆弱的生命和虚构的边境。再到现在,我们又从要海外投资发展为要iphone 6,……感谢主,这一百多年过去了,有的东西我们要来了,有的东西我们还并没有要来、或者未完全要来。​ 

  姚霏:当下我们为什么要重铸文学的先锋精神​​​

  杨黎:先锋文学就是我们还没有要来的东西之一,甚至属于我们某些国粹分子不太想要的东西之一。它与上面我们所言说的许多东西一样,比如和土豆、火柴、iphone 6、青霉素、坦克等东西一样,是一笔纯粹的“海外资金”。在漫长的儒家文化里,先锋文学,无论是它的精神还是它的形态,我们都难以找到其蛛丝马迹。但是,作为现代文明的整体之一,它与我们已经面对的基因技术、三D打印和人工智能一样,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上层建筑”。所谓先锋精神,说到底,不是一个文学流派问题,而是文学的“失控”:当物质世界已经在向数字世界转化的时代,我们的文学肯定不应该再是“一次表达”。

  于坚答云南《春城晚报》记者姚霏问

  姚霏:你认为文学的先锋精神是什么?

  于坚:先锋一词,最先见于法国诗人波德莱尔的一段笔记。在中国,先锋从诗开始,二十世纪初的白话诗或八十年代的第三代诗歌都是先锋。先锋是有对象的,它总是针对某种窒息生命,扼杀创造力,宏扬陈辞滥调的文化氛围。先锋是一种牺牲,总是为集大成者铺路,在先锋泒消声匿迹的地方,文明再次成熟。我认为先锋的方向可以朝向未来也可朝向过去,这要看保守,僵硬、臃肿在哪个方向聚集。某些曾经的先锋派今天在我看来早已是固步自封,陈旧,自命不凡的代名词了。

  姚霏:当下我们为什么要重铸文学的先锋精神​​​?

  于坚:口语在诗歌中有两个方向,当下的口语诗,是将口语作为指向意思、新闻、段子的工具。而80年代开始的口语,诗到语言为止,语言是存在之家。回到家中,必然回到日常语言。后者基于一种对语言的先锋派立场,是少数,比如杨黎的作品。杨黎的《红灯》,能指和所指分离,成为声音之诗,其意义空间必须依赖声音的现场发挥,这是杨黎对汉语的卓越贡献。在杨黎这里,口语是语言的开始之地,最清楚的地方。两种口语有着天渊之别。但被批评者们混淆成一支吐沫飞溅的口语大军。当下泛滥的口语诗其实是八十年代“诗到语言为止”的先锋派诗歌的世俗化。

  姚霏:为《出门与回家》大藏艺术空间学术邀请展写一段话?

  于坚:20世纪以降,中国文化之主潮是出门,拿来,“生活在别处”。其初衷是西方强势文明导致的文化自卑。一个世纪以来,历史虚无主义泛滥,维新成为主流。其始料未及的后果是传统中国之文化载体,生活世界被钢铁推土机全面拆迁。现在,年轻一代要回家了,他们厌倦了总是灰尘滚滚地“在路上“。严峻的问题是:家在哪儿?如何在这片废墟上重建中国当代艺术?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