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中国小说如何走出去? 讲当代故事 经典仍受欢迎

2012-09-05 11:00 来源:辽宁日报 阅读

  中国小说如何走出去

  小说《白鹿原》不久前被翻译成法文后,受到法国读者喜爱。如今已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小说被翻译成外国文字出版。不过,与我国小说的年出版量相比,被翻译成外国文字出版的中国小说似乎不成比例。相对于每年外国作家在中国出版的作品数量,中国作家的作品被翻译成外文出版的数量相距甚远。

  中国小说如何走出去? 8月28日至29日,通过中国国际图书博览会、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主办方,本报记者采访到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CEO潘仕勋、荷兰翻译家林恪、美国翻译家白睿文、白亚仁,他们对中国小说如何走出去持有不同看法。

  讲述当代故事

  潘仕勋说,欧洲读者更喜欢阅读小说,而不愿读历史书。所以,他对中国出版人的建议是,在世界书市中开辟一片新土地。这片土地便是从中国来的小说,所涉及的主题又是西方读者最喜欢的:爱情故事、侦探传奇以及惊险小说。这些题材的市场份额毫无疑问是最大的。

  小说不等同于历史书,小说可以是对历史环境的思考,也可以是对时代哲学的反映。这些正是世界读者想要阅读的内容。最重要的是,读者想从现代角度了解这些事情,因为他们熟悉的是这个时代,他们认同的是这个时代,他们评论的也是这个时代。

  潘仕勋说:“中国每一个地域都有独特的民俗风情与各自的故事。那些注重某个城市、某种文化的小说会非常有趣。比如,东北的辽宁、西南的云南有不同的历史文化演变,不同的地域文化,这些能为一段冒险、一场爱恋提供激动人心的背景。小说由此而产生。 ”

  人们都心怀周游世界的梦想,当国家之间的交通越来越便捷时,会有更多人希望了解彼此的文化。中国式的故事背景,中国式的写作风格,讲述当代中国的故事,对于中国小说走出去很重要。

  翻译小说的难题

  曾有专家质疑小说《白鹿原》的英文名字翻译得不准确。白睿文在翻译余华作品时同样会遇到这样的问题。白睿文曾经犹豫是直接用拼音翻译人名,还是通过意译来表达,最后使用拼音。

  除了翻译中国小说人名的问题,时态也是个问题。白睿文在翻译余华、张大春的小说时,困扰他的是小说中的时态问题。在中文语境中,过去时、现在时,还是将来时都不是问题,小说在叙述中,时空跳跃往复无需特别提示,但在英文中是行不通的,就需要你做一个明确的决定,该选择何种时态。

  还有就是中国小说中的幽默元素很难翻译,因为每个国家的幽默方式与风格,以及对于幽默的理解不同。所以翻译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小说中的幽默情节,确实有难度。对中国电影颇有研究的白睿文坦言,他通常也会从中国电影当中寻找要翻译的小说。

  经典作品依然受欢迎

  翻译过钱钟书小说《围城》的荷兰翻译家林恪,目前正在翻译《红楼梦》。谈到为何选择翻译钱钟书的《围城》,他坦言,《围城》不愧为中国文学经典之一,阅读之后,不忍释卷。相比故事,小说的语言风格更令他着迷。林恪介绍,一些中国古典文学和哲学书籍在荷兰颇受欢迎。因此,林恪与两位同事目前正在着手翻译《红楼梦》。林恪说,他们在将《红楼梦》翻译成荷兰语时,参考了英文版、德文版、法文版《红楼梦》。

  多关注新生代作家作品

  白亚仁认为,外国读者阅读中国文学作品很重要的一个动机是想多了解中国,所以中国当代作家的小说会成为他们了解当代中国的一个窗口。

  白亚仁已翻译完成韩寒的作品集,预计今年10月在英国和美国出版,名字是《这一代》。白亚仁认为,韩寒是一个很特别的作家,善于独立思考,文笔风趣。白亚仁建议,翻译家多关注中国新生代作家作品。

  □本报记者/王臻青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0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