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吴子林:童庆炳学术思想及其研究方法述论

2012-09-28 09:47 来源:新华副刊 作者:吴子林 阅读

  童庆炳是我国著名的文艺理论家、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国家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国文艺理论学会顾问、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文学组首席专家。作为“文艺学的拓荒者”之一,童庆炳在文艺学、美学等领域辛勤劳作,著述宏富,以其文学思想的原创性、体系性不断引领着文艺学研究的潮流及其发展。兹择取其若干重要的文学思想、学术问题予以评述,以启来者。

  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经指出:“一切划时代的体系的真正的内容都是由于产生这些体系的那个时期的需要而形成起来的。”[1]学术研究不只是一种历史知识的探寻,还是对于现实理论难题的思考与研究,一种对人类、社会、文学与自我的不断探索、发现、反思与超越。“文革”时期,在极端僵硬的政治和文化状况下,“文学从属于政治”、“文学是阶级斗争的武器”、“文学是无产阶级斗争的工具”等文学观念盛行一时。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在拨乱反正、思想解放的大背景下,刚从政治梦魇中挣脱出来的知识分子,重新成为社会的良知、社会的尺度和社会发展的动力;他们以前所未有的批判意识、彻底的怀疑精神,清理旧的文学观念与研究方法,清除错误文艺观念的影响。

  为摆脱文学研究中的政治化、哲学化模式,1978年起,童庆炳相继发表了《略论形象思维的基本特征》、《再论形象思维的基本特征》和《评当前文学批评中的“席勒化”倾向》三篇论文,参与了文学“形象思维”问题的讨论,开始探究文学的根本特征。建国以来,从巴人到以群,再到蔡仪,都认为文学和科学的对象是同一的,不同在于:文学以形象来说话,科学则以逻辑来说话,因此,“文学的根本特征就是用形象来反映生活”。这几乎成了不容置疑的“定律”。1981年,童庆炳发表论文《关于文学特征问题的思考》[2],批评在我国影响深远的文学“形象特征”说,提出了文学的美的特性问题;童庆炳指出,文学“形象特征”说是文学创作之所以“公式化”、“图解化”的理论根源之一,它存在一个重大的理论缺陷,即“只说明了文学的形式的特征,没有说明文学的内容的特征”。通过追根溯源,他发现文学“形象特征”说源于俄国19世纪文学批评家别林斯基。别林斯基关于艺术和科学的区别不在内容只在形式的理论,实际受到了黑格尔“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这一唯心主义观念的影响。在清理了别林斯基的文学“形象特征”说后,童庆炳提出了自己关于文学特征的理论假设:文学特征问题的研究应分层次、分主次地进行探讨:甲、文学的独特内容——整体的、审美的、个性化的生活;乙、作家的独特的思维方式——以形象思维为主,以逻辑思维为辅;丙、文学的独特反映形式——艺术形象和艺术形象体系;丁、文学的独特功能——艺术感染力,以情动人。童庆炳就这四点中人们开掘最少的第一点展开论证。在他看来,“文学的独特内容是规定文学基本特征的最根本的最主要的东西”;文学和科学的具体对象与内容是不同的,文学反映的生活是人的“整体生活”,即现象与本质、个别和一般具体的有机融合为一的生活。这种“整体的生活”能不能进入文学作品中,关键看这种生活是否与“审美”发生联系,成为“人的美的生活”、“个性化的生活”。《关于文学特征问题的思考》推翻了流行已久的文学“定律”,并提出了文学审美特性问题。这是新时期文学观念即将转向的先声,前后两部《中国新文艺大系》的“理论卷”都收录了这篇重要的论文。

  1983年,童庆炳撰写了《文学与审美——关于文学本质问题的一点浅见》一文[3],他开宗明义地指出,文学的本质问题的完整探讨,应包括两个层次的问题:一、文学和其他意识形态的共同本质的研究;二、文学本身的特殊本质的研究。建国三十多年来,第一个层次的问题涉及较多,第二个层次的问题涉及较少;而且,我们的文学理论基本上是哲学基本原理的套用,没有进入自己固有的特殊的审美领域。要解决关于文学本质的第二个层次的问题,必须阐明两点:第一,文学反映的是什么样的社会生活,即文学创作的客体的特征问题;第二,文学对社会生活的反映是怎样的一种反映,即文学创作的主体的特征问题。为此,童庆炳援用了“审美”的观念,分别深入论证了创作客体和创作主体的审美属性。他援用了价值论的观点,并与哲学认识论的观点相结合,指出文学艺术的对象和内容是交融了认识、道德、政治等价值的现实的审美价值;其中,“现实的审美价值具有一种溶解和综合的特性,它就像有溶解力的水一样,可以把认识价值、道德价值、政治价值、宗教价值等都溶解于其中,综合于其中。”现实的审美价值不会自动性地转化为文学作品,它有待于创作主体的审美把握,即创作主体的感知、表象、想象、理解和情感的自由融合的心理过程;其中,情感的介入与否和介入的程度,是创作主体审美把握的关键。在一定意义上,创作主体的审美把握就是情感把握。通过对文学本质第二个层次的问题的论述,童庆炳提出了文学“审美特征”论:“文学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包括了巨大的认识因素,但构成文学之所以为文学的充分而必要的条件,则不是认识而是审美。……文学区别于非文学的关键,就是它的审美特质。”

  1984年,童庆炳编写的《文学概论》(上下卷)由红旗出版社出版。此书第一章第三个标题是“文学是社会生活的审美反映”,他提出:“我们认为文学对社会生活的反映是审美反映。审美是文学的特质。……文学之所以是文学就在于它是对社会生活的审美反映,文学的崇高目的是要按照一定的社会审美理想来改造人的生活,使人的生活变得更美好。”[4]这里,第一次把“审美反映”作为核心概念写进了文学概论教材,文学“审美特征”论终于取代了“形象特征”说。1988年,童庆炳发表论文《论文学的格式塔质和审美本质》[5],进一步从格式塔的、结构主义的和系统论原理,从文学内部诸因素的整体联系中去把握文学的审美本质,认为审美即“情感的评价”,它是文学的整体性结构关系生成的、一种形而上的新质;“它不属于具体的部分,却又统领各个部分,各个部分必须在它的制约下才显示出应有的意义”。此后,童庆炳将“审美”的视角运用于文学真实性、文学典型、艺术欣赏、艺术结构等问题的研究中,大大深化了对于文学“审美特征”的认识。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