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谭延桐的国学演讲:从国学那借能量

2018-11-29 08:3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谭延桐 阅读

谭延桐


  《诗经·国风·郑风·风雨》曰:“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因此,尽管我的身体受伤了,可我的和在位的诸位一样热爱国学的心,却完好无损。因此,我也便依然安详地站在了这,并且和诸位一起,静静地呼吸着国学的芬芳。

 
  一、国学那有能量

  国学,也叫汉学,是相对西学来说的一个文化概念。套用《资治通鉴》里的“夫信者,人之大宝也”来说便是,“夫国学者,国之至宝也”,也就是说,国学,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最大的宝贝。这样的文化、思想、学术、精神意义上的至宝,很显然,比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中山靖王刘胜的金缕玉衣、镶金兽首玛瑙杯、四羊方尊后母戊鼎、马踏飞燕、曾侯乙编钟、越王勾践剑、清明上河图、大熊猫等等国宝都要重要得多。如果,少了这样的至宝,我们这个民族的哲学体系、思想体系、文化体系、艺术体系、学术体系等等,肯定会顿失颜色。

  国学的版图上,琳琅满目,异彩纷呈:先秦哲学,百家硕学,两汉经学,魏晋玄学,隋唐道学,宋明理学,明清实学……应有尽有。要哲学有哲学,要易学有易学,要史学有史学,要文学有文学,要艺术学有艺术学,要思想学有思想学,要宗教学有宗教学,要礼俗学有礼俗学,要伦理学有伦理学,要考据学有考据学,要中医学有中医学……要什么就有什么。

  是那么地浩瀚,那么地博奥。数不胜数的能量,当然也是巨大的能量,都是逼真地摆在了那儿的。

  打个比方来说吧,国学,其实就是我们的文化意义上的陈年佳酿,是发酵了再发酵的一个美好的结果。那么多年了,它依然能保持着它的纯正的味儿,而且越来越醇厚,自然是因为它自身的黄金般的品质所致。

  文化的根脉,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割断的。无根,就会失重,既失去重心,也失去重量,更失去重点。而国学,恰恰就是我们的文化上的粗壮而且坚韧的根脉。

  也只有在不可替代的国学上立足,我们才会站稳我们的脚跟,并避免摇摇晃晃、盲人瞎马的人生,并进而拥有诗意的人生。毕竟,国学,是一块坚硬的土地,既是我们的坚硬的支撑,也是养育我们的生命这棵大树的沃壤。无论怎么说,国学,也是我们活得既稳静也稳重更稳健的强有力的保障之一。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心,既不端正,也不醇厚,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答曰:是根上出了问题,而且,是大问题。懒得去读书,懒得去从国学那借能量,也就只能自以为是,不自量力,永永远远也认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


  二、从国学那借能量

  任何一个生命个体的能量都是有限的,也只有坚定地而且是不断地从国学那借能量,生命才会拥有更多的能量,并进而拥有骨头里的杰出的力量,并进而用骨头里的杰出的力量去撬动地球,转动乾坤,移动群山,推动世界,舞动生命。

  老子的“道”与庄子的“天地精神”,自然是一脉相承的。因此,当庄子抛出了“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理念时,其实,也是在替老子这样说:独与道往来。因此,也才有了孔庙里的那副不朽的妙联:德配天地,道冠古今。我们在感谢国学为我们贡献了“道”和“天地精神”的同时,最最应该去做的,就是让“道”和“天地精神”自始至终都贯穿在我们的生命中。

  如此,才会成为尧和舜那样的贤人。

  “人皆可以为尧舜”,这句话,在国学里是醒目的。它出自《孟子·告子下》,是植根于生命哲学、存在哲学和价值哲学的一个生命理念,意思是说,只要人人向善,只要人人肯做,人人都可以有所作为,甚至大有作为。

  出处,是孟子和曹交的一段意味深长的对话——

  一天,曹交见到了孟子,便问:“人人都可以做尧和舜那样的贤人,有这样的说法吗?”

  孟子十分肯定地说:“有。”

  曹交又问:“我听说文王身高一丈,汤身高九尺,如今我身高九尺四寸多点,却只会吃饭,要怎样做才行呢?”

  孟子见曹交心中疑惑,便试图打消他的心中的疑惑:“这有什么难的呢?只要去做,就行了啊。要是有人自以为他连一只小鸡都提不起来,那他便是一个没有力气的人;要是有人说自己能够举起三千斤,那他就是一个很有力气的人。同样的道理,举得起乌获所举的重量的,也就是乌获了。人,难道以不能胜任为忧患吗?只是不肯去做,罢了。比方说,慢一点走,让在长者之后叫做悌;快一点走,抢在长者之前叫做不悌。那慢一点走,难道是人做不到的吗?尧舜之道,就是孝悌之道啊。从今以后,你穿尧那样的衣服,说尧那样的话,做尧那样的事,你便是尧了啊。如果你穿桀那样的衣服,说桀那样的话,做桀那样的事,你便是桀了。”

  听到这里,曹交又说:“我准备去拜见邹君,向他借个住处,好离您近些,情愿留在您的门下做学生。”

  孟子接着说道:“道,就像大路一样,难道很难去寻求吗?只怕,不去寻求罢了。你回去,自己寻求吧。”

  你看,这个故事所折射的含义便是:只要心中有道,只要自己愿意去寻求,一切,就都是不难的。还有一个意思便是:每个人的生命本身,都是一根神杖。只要不断地用自己的热血去浇灌生命这根神杖,神杖便会开出绚丽的花朵。


  三、打通国学与现实之间的秘密通道

  亲近国学,咀嚼国学,回味国学,自然也便打通了国学和现实之间的秘密通道了。

  具体地说便是,以生命做镐,刨,不断地刨,从而从国学的厚土里刨出越来越多的独特的意义来。

  比如“阴阳”……宇宙间的一切,都可以用“阴阳哲学”来解释。窃以为,“阴阳哲学”比德国哲学家施莱尔马赫的“宗教哲学”、德国哲学家狄尔泰的“生命哲学”、法国哲学家笛卡尔的“心灵哲学”、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存在哲学”、德国哲学家弗雷格的“分析哲学”、法国史学家丹纳的“艺术哲学”等等都要深刻得多。

  想想看,一个人的情绪不对了,社会风气出了问题了……还不都是阴阳失衡所导致的么。

  精神和物质、心灵和身体等等,很显然,也是构成了一种阴阳关系的。如果一个人只注重物质生活却不注重精神生活,无论怎么说,他的生活就也是残缺的。因此,苏格拉底才说:“没有精神生活的人,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人。”还说:“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如果一个人只注重身体的装扮却不注重心灵的养育,无论怎么说,他的生命就也是丑陋的。因此,北宋文学家、书法家黄庭坚才说:“人不读书,一日则尘俗其间,二日则照镜面目可憎,三日则对人言语无味。”清代诗人萧抡谓也说:“人心如良苗,得养乃滋长。苗以泉水灌,心以理义养。一日不读书,胸臆无佳想。一月不读书,耳目失清爽。”

  想想看,如今,面目可憎的人究竟有多少吧。


  四、一边拣选一边检验

  国学里的任何一句经典,都是穿越时空的。放在任何一种现实里,都是会大放光彩的。不信,我们就来一边拣选一边检验——

  【信的王位】《资治通鉴》卷二里曾说:“夫信者,人之大宝也。”意思是说:信,是人的最大的宝物。《哥林多前书》里也说:“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就可见,信,是占据了王位的,是做人的一个坚实的基础。失去了这个坚实的基础之后,自然也就什么都谈不到了。因此,老子就曾经这样说过:“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国无信则衰。”因此,我就坚定地主张,把信永远地焊在自己的心上,从而既有信仰,也有信念,更有信义、信奉、信守、信实和信心等等。

  【礼重于泰山】《荀子·修身》里曾说:“人无礼,则不生;事无礼,则不成;国家无礼,则不宁。”意思是说:做人不讲礼,就不能生存;做事不讲礼,就没有成就;国家不讲礼,就不得安宁。

  【要有勇敢的品质】《公孙龙子》里曾说:“见侮而不斗,辱也。”意思是说:当正义蒙受了羞辱却不挺身而出,就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同样的意思,东汉经学家马融在他的《忠经·天地神明章》里也说过:“苟利社稷,则不顾其身。”意思是说:如果对国家有利,就可以奋不顾身。因此,也才诞生了我的那句名言:如果一个人仅仅停留在善良和智慧上,却没有勇敢的品质,终将一事无成。

  【拒绝精神鸦片】清代思想家、文学家龚自珍《送钦差大臣侯官林公序》里曾说:“鸦片烟则食妖也,与人病魂魄,逆昼夜,其食者宜缳首诛。”意思是说:吸食鸦片,就像吞噬妖物。吸食之后,人的魂魄就会被病魔纠缠,白天和黑夜也分不清。吸食鸦片的人,应当上吊自杀才是。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已经包含在里面了。《尚书》里的“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很显然,是站在龚自珍的一边的。上天降下的灾害,还可以逃避;自己造成的罪孽,是无处可逃的——确确实实,就是这个样子的。想想看,如今,以玩手机、玩游戏、追星、拜偶像、低级娱乐、嘻哈、读垃圾书等等的方式在吸食鸦片、在作孽的人还少吗?

  ……

  国学中的非常多的话,都是能够匡正我们的生命、修正我们的心灵、矫正我们的人生的。只因,国学,既有巨大的能量,也有非凡的力量。不断地从国学那借能量,我们的生命世界自然也便越来越有质量、气量和雅量了。这时候,我们行走四方,也便越来越有力量,并且,是雄浑的力量,无边的力量。

 
  注:由中华书局、中华活页文选杂志社、南宁日报社主办、卓越教育承办的“国学讲堂”,于11月25月下午在南宁国际会展中心101会议厅隆重举行。本人应邀与亲临现场的朋友一起分享了国学的巨大魅力,并尝试着打通了部分国学与现实之间的秘密通道。本次演讲,是脱稿演讲。六百多人,参加了本次国学讲堂。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11-2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