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朱大可:人文主义,可能被机器彻底终结

2018-04-11 10:23 来源:凤凰文化 作者:朱大可 阅读

在文化、艺术形式多彩纷呈的今天,文化的走向、艺术的普及、文明的传承越来越受到关注和聚焦,艺术的复兴与文化的未来成为值得探讨与关注的话题,在如今这个历史节点回看和展望,中国文化的前世今生是什么模样,又将如何走向世界?

3月30日下午,主题为《自古--文化的前世与今生》的“云论坛”下半场在中国油画院召开,论坛由云浩主持,云集思想界、艺术界、文化界顶级重磅嘉宾,追溯中华文明的源流与中国文化的流变,从文明的流变看世界的格局。以下为论坛嘉宾朱大可的发言。

朱大可

朱大可

众神之战:文明进程中的文化困境

我要向大家推介一部奇怪的美剧《美国众神》,它描述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之间的博弈。一个是古代文明,是奥丁所代表的西方旧神(包括北欧神系、爱尔兰神系、非洲神系、斯拉夫神系、古埃及神系、印度教神系、阿拉伯灯神,以及圣经里的示巴女王和耶稣等等);

另一组是现代文明创造的新神,他们分别是:现代全球化神(西装笔挺的公司总裁形象,代表股票和金融、是亚当斯密的“无形之手”的代表);媒体女神(漂浮在半空中的、长相像玛丽莲梦露的电视主播形象);科技男神(力量强强悍,年轻自大,脸上长满粉刺的青年),等等。

正是他们跟旧神集团发生了尖锐的冲突。

这两者间的博弈,构成一个巨大的象征世界,或者用鲍德里亚的概念,一个二元分裂的拟像世界。这意味着现代文明和古老文化之间的历史性冲突。

这部中国人基本不看的美剧是值得关注的,但它的最大缺陷,是把全球化视为现代文明的一个基本特征。这显然是错误的,因为早在数千年以前甚至更早,全球化的进程就已经多次反复地发生。

那时候,成都地区蜀国的一个国王(我们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向南方派出一个商队,开始了最古老的丝绸贸易。他要用这种虫子的呕吐物,来交换印度洋地区的象牙和海贝。但他没有料到,这场东亚和南亚之间的区域贸易,出现了一个意外的后果。

他的货物经过印度、波斯和阿拉伯半岛,穿越红海,被辗转运到埃及,穿在第十八王朝的法老身上。这是发生在公元前一千年的故事。丝绸是极易腐烂的物品,这是我们很难在考古发现中找到它的踪迹的原因,好在法老的防腐术帮助了我们,让我们在他的木乃伊尸体上,找到了那批丝绸的残片。

这是丝绸贸易的一次重大胜利。它证明上古时期全球化或者半球化贸易的存在。丝绸神实现了她的伟大长征。2500年以后,她的弟妹——陶瓷神和茶叶神,才开始苏醒并努力去步她的后尘。

众神之战:文明进程中的文化困境

依照德国学派的观点,文化是指人的价值、信仰、道德、理想、艺术等精神性元素;而文明指包括种族、器物、技术和技巧等物质性元素。基于这样的判断,加上我本人对全球化的理解,我们不妨从以下四个领域看一下早期全球化(有时是半球化)基本历程。

第一场全球化是人类身体本身。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分子生物学,开拓了一种全新的地理观,它绘制了晚期智人殖民者的全球化路线图。这可能是跟我们有关的第一次全球化运动,它意味着最古老的殖民主义的崛起。殖民主义(移民、杀戮、征服和传播)是人类的原罪,但它却是文明发生的逻辑前提。

第二场全球化运动是随着人类全球化而自然发生的,那就是宗教。我们已经清晰地看到了早期神话,也就是水神(N)、地神(G)和日神(H/S)的全球化运动。我们通过神名音素词根,发现了众神的存在,众神扩张的脚步,以及众神之间的战争。

第三场全球化运动与器物有关。我们先是经历了彩陶的全球化运动,因为在这些年的考古发现中,人们找到了西亚、中亚、俄罗斯草原和东亚北部彩陶的某种相似性,尤其是在梳形纹和涡形纹方面。涡形纹的最高代表,就是道教的核心秘符——太极阴阳鱼。

这种符号最早出现在乌克兰的特里波耶地区,距今大约5000年左右,而在隔了非常久远的年头之后,辗转传播到中国,据说被道教的陈抟老祖所“发明”,并且在注入道教的核心教义之后,成为它的最高符码。当年上海世博会的乌克兰馆外立面,就是一个巨大的太极图符号,乌克兰人试图告诉中国人,这个太极图标是俺家的。

当然,我们也看到了青铜的全球化运动。青铜技术源自苏美尔地区。它经过传播而抵达远东,成为撬动商文明崛起的重要杠杆。

第四场全球化运动跟文字有关。我要在这里特别谈论文字的重大意义。地中海的海洋贸易地理,推动了腓尼基表音字母的诞生,而远东大陆的农业地理,则导致以象形字为核心的汉字的诞生。它是在商帝国中期,也就是从盘庚到武丁的一百年间,参照当时所能搜集到的埃及象形字、苏美尔楔形字和印度印章符号,集中地发明出来的。这个研发团队的领导人名叫仓颉和沮诵,他们不是传说中黄帝属下的官员,而是商帝国的科学院士。

此后是汉字共同体和汉字长城的建构。这个世界不是东方和西方的分野,而是垂直书写(竹简书写)和水平书写(羔羊皮书写)的分野。垂直书写培养了点头和顺从的文化,而水平书写培育了摇头和批判性文化。

汉字无疑是字符全球化的产物,但它最终却成为阻止全球化的文化壁垒。我们至今仍然居住在汉字长城里,并继续保持着跟外部世界的神圣距离。

夏商两朝的众神之战和帝天信仰

如果我们要讨论中国文化的“前世”,就不得不回到华夏农业文明的起点,也就是所谓的“夏商周时代”,看一看众神在那个时代所创造的业绩。司马迁的论述是错误的。中国历史学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篡改历史。

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众神,是彼此独立和毫无血缘关联的,但司马迁却在他的帝王世系表里,以黄帝为第一始祖,把众神都变成了他的子孙,伪造了黄帝家族团聚的感人故事。这是众神在中国历史上失踪的主要原因。

夏是地神家族击败大母神女娲(洪水时代象征)并建立大地语法规则的时代,第一代地神鲧(KUN)是息壤的拥有者,地神权力的掌控者,他的儿子禹(GA)是大地测量和整理的代表人物,他的“禹步”隐喻着土地征服的困难性,禹的儿子启(KI)是世俗权力的建构者,是地神权力人间化的里程碑,甚至“夏”的发音也是GRAAS)。

商帝国的信仰革命——一个外来天神“帝”(源于苏美尔,DINGIE,DIMMER),成为它的信仰主宰。是用天神取代地神的革命。“帝”第一次让他的居民改变低头观察大地的姿态,昂首挺胸地仰望太阳和星空。

周朝继承了这个传统,并且把“帝”改造成“天”(TENGRI)。星光造型被人格化为大神的模样,他是依照人的形态被塑造出来的。商周两朝加起来长达1350年,完全由“帝天”统治,这是“帝天信仰”全球化的一个重要证据。

农业文明晚期的全球化努力

在中国历史上,全球化的冲动是无所不在的,但都被农夫的乡愁情结所阻止。农夫不仅要捍卫汉字长城,还喜欢睡在汉诗的床上,在月光下抒发孤独的情感,他们把旅行、远方和全球化的希望,寄托在飞翔的大雁身上。当然,最近文化部和旅游局合并为“文化和旅游部”,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网民们惊喜地发现,诗和远方终于走在一起了。孔子文化终于可以乘着旅行的翅膀飞翔,去实现全球化梦想了。

但在中国历史上,真正成功的全球化探险,不是张骞的“凿空西域”,而是郑和的海洋之旅。“凿空”是一个石匠的语词,司马迁用它来形容墙壁和岩石的坚硬性。

郑和主持七次海洋远征,首先是在南洋建立了两种区域文化体制:唐人街牌楼文化(后来在李氏宗族的全球扩张中得到进一步拓展),其次是完成了伊斯兰教在南洋各国的传播。不仅如此,郑和除了大肆派钱,还试图向全球推销儒家文化:列女传(代表贞洁神和儒家文化的伦理标准,他要在世界各地建造贞洁牌坊)和黄历(代表二十四节气神和文明的时间标准,这是英国人架设格林威治时间和海关大钟的前驱),郑和是一个农业文明的异数,他超出了所有宦官的命运。他的肉身被皇帝阉割,但他的灵魂却在征服世界。

然后,在农业政府的狙击下,这个海洋理想破碎了。那些农业时代的众神已经老去,他们象征大自然的权柄。他们的战地在不断后退和萎缩。中华农业文明神在失去本土众神的庇佑之后,已经走向衰败和死亡。

基于世博会的回光返照:晚清“瓷茶丝”三位一体的全球化(包括松江布),改造了大英帝国居民的日常生活方式,但被它的产品迅速替代(英国骨瓷、锡兰红茶和日本生丝)。华夏农业文明倒下时推动的两块多米诺骨牌的是:美国波士顿茶党造反(1773年)及其独立战争,和鸦片贸易、英国废除银本位制以及鸦片战争。它从反面推动了现代文明国家的崛起,同时宣告了华夏农业文明的衰亡。

三种类型的冲突和AI神的崛起

这些年来,在不同场合,我都试图表达这样的一个看大,即华夏农业文明已经死亡(华夏老神的衰老),一种投影文明代替了它,这是山寨语法涌现的主要原因。

投影文明制造了严重的自卑情结,并且需要一种来自旧文化的系统性疗愈。国学众神,像孔子神和老子神、还有国粹神、怀旧神、乡愁神,还有瓷器神、茶神、和丝绸神、组成了强大的联合阵线,用来抵抗那些外来的新神。一种内卷式(自我循环)的竹简文化,与不断突飞猛进的现代文明之间,发生了激烈冲突。这种冲突在中国知识界和日常生活界都掀起波澜。

我们的问题在于,在全球贸易战争的背景下,文化如何与文化和解?文化又如何与文明和解?或者说,衰老的孔子神,如何去征服和领导一个全球化文明以及它的文化贸易市场?

我们面临的是过去、当下和未来三种类型的冲突:

关于过去:从农业文明体制里长出的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之间的冲突: 中国和印度和非洲都面临相似的问题。美国的中国移民喜欢拔掉后花园草坪种植蔬菜,显示出强大的农业文明基因。

关于现状:也就是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冲突,这方面的案例,是发生在去年圣诞节期间的抵制洋节风波。

关于未来:也就是传统文化与未来文明形态的冲突。20世纪最后一位先知霍金死了,但我们在跨过他的尸体前进时,不能无视忽略他的警告。

在我看来,21世纪最严重的冲突,不仅是文明的冲突,也不仅是文明与野蛮的冲突,更不限于文化与文化的冲突。我们应当看到,人工智能神的崛起说带来的严重挑战。

日本人发明的书法机器人已经可以模仿大师的笔迹以假乱真了,微软小冰的诗歌,也让诗歌界骚乱了几天,谷歌的阿尔法狗战胜中国围棋九段高手,更是引发围棋界一片惊慌,但文化圈还是很平静。人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围棋是所谓中国智慧的最高代表,阿尔法智能经过自我进化,完全可以超越所谓中国传统智慧。

不仅如此,它将通过自我进化,成为地球的唯一神和最高神,并且最终建立科技一神教的体系。而在这样的最高神统治下,一切我们担忧的文明和文化的冲突,都将变得无关紧要。轴心时代以来人类所缔造和捍卫的人本主义,将被一台机器彻底终结。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4-1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