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大藏家带给我们哪些启示

2014-12-31 08:59 来源:江南时报 阅读

毕加索名画《亚威农少女》

毕加索名画《亚威农少女》

陈逸飞作品《尘缘如梦》

陈逸飞作品《尘缘如梦》

  善发

  即将过去的2014年,艺术品市场带给我们的不仅是一件件天价成交的艺术品,更是让我们看到了一位位叱咤风云的大藏家带给我们的启示。在艺术品市场上,思路决定的是藏家的地位,特别是如何从普通藏家到市场公认的大藏家。

  名家珍藏成就亮点

  近日,佳士得拍卖行在上海的艺术空间,举行了“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预展,虽然只有5件展品,但件件都有故事。而据佳士得透露,此次“中国古董教父”安思远专场拍卖的拍品超过2000件,囊括中国、日本、印度及东南亚雕塑、绘画、家具及工艺品的收藏,这也是亚洲艺术拍场上最大规模的私人收藏。

  对于安思远这个名字,许多国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卖给上海博物馆的《淳化阁帖》。但作为一名西方收藏家,他为何会对于碑帖的价值有如此准确的判断呢?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在古董交易上的敏锐嗅觉。据佳士得书画专家谢飞介绍,当时安思远有一个中国助手吴尔鹿,其曾经和安思远说过,在民国时候,罗振玉卖出北宋拓本时价格是2000大洋,而当时明四家的书画作品才卖200大洋,安思远一下子就明白了。

  在此次上海的预展中,安思远藏品让人印象最深的就是石鲁的画作。据谢飞介绍,安思远对于近代画的研究,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末。他的老师庞耐也是带他入行的一个资深的藏家,他在上世纪40年代的时候很喜欢齐白石,可能安思远通过他来认识齐白石,才认识了近代中国画。但有意思的是,安思远并没有以齐白石画作为自己的收藏重点,反而是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来中国大量的购买石鲁画作,他现在收藏的石鲁画作有很多都是直接从石鲁家属手里买到的。

  事实上,作为一名古董商人,安思远的藏品无所不包,青铜器、陶瓷、石雕造像、碑拓、玉器、书画等等。仅仅凭借一个人的眼力,他是不可能在各个领域都有像现在这样的成就,关键就是在于他拥有一大批“高参”,比如:吴尔鹿、伊藤庆太、卡隆·史密斯(Caron Smith)、简·施密特(Jean Schmitt)等。正是由于这些名家的指点,加上其犹太血统中独特的商业敏锐,使得其在很多领域都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并最终成就了其在中国古董界的“教父”地位。

  在目前许多艺术品价格较安思远时代翻了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情况下,要重现安思远的商业奇迹似乎有点困难,但安思远带给我们的启示,对于目前在艺术品市场投资的藏家来说,依然具有指导意义,特别是如何在收藏上走自己的路,同时也能让别人跟随其后,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如果安思远与他的老师庞耐一样,以齐白石画作为自己的收藏重点,很有可能他的近现代书画收藏也不会如此引人注目。事实上,以安思远的商业思维,当时的齐白石画价格已经非常贵了,而与其几乎在一个水准的石鲁,其作品的价格是非常低的,正是通过了这种比较才让其最终选择了石鲁,并成就了安思远的书画收藏体系。而碑帖的收藏也是安思远通过不同时期价格的比较而发现价值的。

  对于现在的藏家来说,不少已经有了自己的高参,但缺少的就是独立的思考精神,这就导致了一旦有人对他们的收藏“说三道四”,就很容易动摇自己的收藏。记得1995年的时候,中国嘉德举行过“杨永德收藏齐白石专场拍卖”。据说当时这位藏家就是听说他收藏的齐白石作品中有很多值得怀疑的作品,因而决定出售,但后来的情况却说明他的很多收藏都是精品力作。这样的情况其实非常普遍,许多藏家一旦看到市场出现了调整,或者自己的同类拍品出现了下跌,就会担心自己的藏品是否会贬值。但从安思远的故事中,我们可以清晰地认识到,在艺术品市场中不能人云亦云,一定要有自己的眼光和立场,并要能形成自己的收藏体系,这样才能让市场了解你以及你的藏品,并增加藏品的附加值。

  藏家出手动机不同

  12月6日,香港苏富比拍卖行在香港的艺术空间举行了梵高作品《雏菊与罂粟花》的交接仪式。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将画作交到了买家王中军手中。对于一件海外高价成交的艺术品,在中国香港举行交接仪式,并邀请了众多媒体报道,苏富比此举可谓是开创了一个先例。更为重要的是,以往购买天价艺术品的藏家往往不愿意透露姓名,更不愿意抛头露面,而现在如此高调,无疑也显示出天价艺术品的成交背后,折射出买家的动机也在发生着明显的变化。

  综观这两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一个值得关注的特点就是内地拍卖会上的“熟面孔”越来越多,许多拍品过了一两年就会出现在拍卖市场,有的拍品甚至是春拍出现,在秋拍中会再次出现,这也导致了许多拍品不是越拍越升值,而是越拍越跌价。像今年秋拍出现的一件黄宾虹作品,估价380万至580万元,成交价为977.5万元。而这件作品的上一次拍卖,仅仅是在两个多月前,当时的估价为500万至700万元,成交价为897万元。除去佣金之后,实际上是一笔亏钱的买卖。在这种情况下,不少藏家都将视野放到了海外,一个个天价纪录纷纷在海外产生。

  面对着艺术品市场上的一个个天价纪录,各种质疑也纷纷发声:洗钱、套现、抵押,等等,阴谋论者纷纷以自己的“心理”来揣测;重蹈日本覆辙、艺术投资泡沫,等等,所谓“艺术史论”者则旁引博征,认为中国藏家将重现当年日本投资印象派绘画的失败之路。但我们应该看到,今天中国许多藏家早已有了自己的收藏规划,就拿以“任性”闻名的刘益谦来说,在2014年可谓是出手阔绰,春拍时花了2.81亿港元买了一只鸡缸杯,到了秋拍又以3.48亿港元将明永乐唐卡夺下,除了一时的“任性”之外,刘益谦还是有着自己的考虑。

  刘益谦表示,“以投资、投机艺术品获取暴利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的一段时间将是以收藏为主导。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无论是鸡缸杯还是唐卡,只要条件够得上,各类中国的顶级艺术品都是我和太太努力的方向。从龙美术馆的角度来说,我们也在思考如何通过系统的梳理来完善龙美术馆的收藏。”

  相比刘益谦的龙美术馆,虽然王中军近年来在艺术品市场上也有所斩获,但很多还是不太为人们所了解,此次豪掷6170万美元(约人民币3.77亿元)买回梵高油画《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在业内人士看来,更多地还是与其自身的爱好有关。作为大买家的王中军,不仅在收藏界颇有造诣,他本人也是一位画家。去年12月,王中军在北京举办了《中军和他的朋友们》个人画展。马云、史玉柱、汪峰,还有宋丹丹都收藏了他的画。

  根据华谊兄弟2014年中报,王中军持股比例为23.36%,持有2.89亿股,以今年9月份停牌前价格每股23.5元计算,其在上市公司便拥有68亿元身价。去年华谊兄弟股票逆势大涨,王中军在3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套现超过5亿元。王中军曾经表示,“严格地说,我并不是一个炒家,对大多数作品,我是一个终极藏家”。

  近年来,中国买家在国际拍卖场上屡屡出手,并经常有惊人表现。去年11月,大连万达以2816万美元的价格,在佳士得纽约拍卖夜场上竞得毕加索油画作品《两个小孩》。根据佳士得拍卖行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2月底,佳士得全球成交总额达45.4亿英镑(约合71.3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6%。其中,中国买家贡献了22%,较2012年同期增长63%。业内人士表示,除了上面提到的系统收藏以及个人爱好之外,许多中国顶级藏家基于自己的业务配置,特别是对于许多投资海外房地产市场的藏家来说,通过艺术品的配置,不仅可以达到资金的分散,更可以在当地引起不小的轰动,对于其业务开展也会有很大的帮助。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4-12-3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