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向明诗作一辑

2012-11-19 08:5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向明 阅读

向明

向明

  在李白墓前
  
  我不敢出声 
  在李白墓前变得更安静
  不敢承认我是他的后辈
  不敢高攀他是我的典型
  
  没有跟他人一样起哄
  买酒来浇淋墓冢三匝
  据说可以带来好运
  我不要好运,闻酒就醉
  永不可能步斗酒诗三百的后尘
   
  我的IQ和EQ都比他差
  学不会吟清平调,跳霓裳羽衣舞
  在李白的墓前感到更卑微
  我的身高远不如墓草一样魁梧
  
  没有帝王会拿龙巾为我拭吐
  也没有甘于下贱的高力士脱靴
  我再积极也做不到笔落惊风雨
  在李白墓前我急着回家
  只有养鸟的兴趣他和我相同
  (李白墓在安徽当涂采石矶,2006年参加诗歌节曾往拜谒。)
  
  菩提谶
  
  喜欢用喜欢的颜色喜欢一些事情
  悲伤因悲伤不出一切悲伤的原因
  糟塌掉糟塌不尽的糟糕岁月
  解决些解决不了的随身痒痛
  
  噜唆是噜噜唆唆也无法还原的消磁记忆
  嘻哈是嘻嘻哈哈过后天真不散的唾沬星
  不克将自己打包是还未能折迭自己成一件行李
  尚未将皮肉炙烧成可口点心皆因配料不够齐整
  
  真正慈悲不了的是
  我们手无寸铁
  却要去打伤一只蚊子和其家小
  而且要口念
  阿弥陀经三千万遍
  如是我闻
  
  2006.11.6.
  
  私心
  
  墙上
  那座走了近百年的老挂钟
  突然敲着我的头说:
  老兄,我要方便一下。」
  
  对于
  他这允忍百年罕有之举
  我感到赧然
  
  然而、我没有理他
  必得自私
  因为,我不能没有时间
  
  2007/4/28
  
  早起的头发
  
  尚未脱离梦境的
  早起的一小撮头发
  想要造反么?
  硬挺挺的像那些革命党人
  
  尚不知道爬梳的厉害
  尚未尝过扣帽子的苦闷
  更没经过剪烫定型的折腾
  
  当然,也没听阿Q说过
  抗拒会杀头的
  传闻
  
  2007/11.7
  
  在夏天
  
  我早已把书桌誊出一点空间
  让冬天空荡的出走
  春天自信的进入
  种几行扁豆
  栽几排柳枝
  这样我贫乏的字里行间
  就不会荒芜,在火毒的夏天
  
  然后我把自己
  奋不顾身从高处往下跳
  跳成细细的雨丝
  滋润着小小的思绪
  那些字里行间的微生物
  就不会干涸,在嗜血的夏天
  
  2007/11/15
  
  再轻一次
  
  己经失重了
  要让自己再轻一次
  掉下
  一片片枯干的落叶
  那时间脱水的泪滴
  
  不管是秋分
  不管是冬至
  再轻一次之后
  一棵树的所谓存在
  便不再那么碍眼了
  
  谁会在乎
  那些枯干的落叶呢?
  这世界
  这草丛
  
  阴暗一下
  
  一一有人奇怪我的名字
  我的身体有着太多太多的光
  常常夺去了萤火虫卑微的希望
  我必须稍微阴暗一点
  像一根火柴
  挤入狭小的空间
  避免磨擦或碰撞 
  徐图再次燎燃
  
  阴暗之后
  便不再好奇的东张西望
  眼睛才分得清魑魅魍魉
  脚也不会随意迈步
  怕不小心掉入陷阱
  成了欲望鳄鱼的丰盛大餐
  
  然而,我的名字
  注定不会暗淡成一潭污水
  火熖跳跃着我的理想
  光源充实着我的希望
  向日葵科的一类植物
  不怕脖子僵硬
  永远瞅着太阳
  
  2008/8/15
  
  野心
  
  野心虫子样在心里痒痒
  不要高估
  顶多是一阵野风剎那穿过长廊
  顶多像失真的喇叭
  发几声空喊
  
  多想爬上摩天大楼窥一下天象
  才抵达第五层便己开始腿软
  有时真想向讨厌的政客投掷烧夷弹
  一碰到冰冷的引信便己慌张
  但也不要低估
  仍誓言绿化大戈壁沙漠
  定要在月球插一支宣告自主的旗杆
  
  那是一张自印自爽的支票
  不能兑现也无人追讨
  更不会逼谁跳楼或自己难堪
  我不会贫穷得没有野心
  我常常把野心掏出来把玩
  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
  手里捏的竟是一堆鸰子的粪便
  
  2009/7/23
  
  学些叛逆
  
  从此不再吃颗粒短小的乖乖
  今后要改吃胖胖肥肥的旺旺
  必得将诗注射一点雌激素
  诗人不免也得吞进几颗摇头丸
  
  去他的温柔敦厚
  管他啥的克已复礼
  向反对党学习蛮不讲理
  向死硬派抄袭忘恩负义
  要鸽哨把声音拔高
  超出噪音取缔的标准分贝
  求盐务大臣撤消定量配给
  咸死你们这些重味的顽固兄弟
  
  要瑶瑶的胸再垫高一点
  让眼球滚动加速,一下就掉入地狱
  要打就打古宁头一样的硬仗
  要喝就喝浓如凝脂的血浆
  要唱就唱
  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一样的高吭
  
  学些叛逆
  做些不一样
  耍几套猴儿拳
  谁要耍赖装孙子
  看我把他,也不知会怎么样
  
  2009/6/6
  
  一直走
  
  一直走,一直走不要拐弯
  拐弯便是天堂
  那不是你能指望
  
  一直走,一直走不要张望
  四野藏着的眼睛
  比你更饥渴,更慌张
  
  一直走,一直走别问方向
  所有的指标都已涂黑
  发声器尽都失去簧片
  
  一直走,一直走别啼哭吶喊
  回声会令人更形恐怖
  不会答应你任何奢想
  
  一直走,一直走别求告主上
  大家都要生活生存
  都己忙得并不全靠信仰
  
  一直走,一直走进到自己
  才知道一切外求都是徒劳
  内里争气找到的才可以独享
  
  2011/5/19
  
  墨水打翻
  
  一瓶墨水打翻了
  带来一声声惊叹
  那是必然的
  再也别想看到什么汉唐了
  漆黑己掩盖一切从前
  
  一瓶墨水打翻了
  眼前一切改观
  不也很好么
  有成和待成的都早厌看了
  说?定翻倒出新的长安
  
  2011/5/23
  
  阿土去钓鱼
  一一难忍我们的钓鱼台被侵
  
  从来不曾钓过鱼的
  住在宜兰滨海的阿土
  也想随众去钓鱼
  
  风急浪高、阿土的钓竿尚未抛出
  凭空伸出几只黑手,把他拦住
  
  一只握枪的手狠狠的对他说
  这里是我家的渔场,外人止步
  
  一只病弱发抖的手指着他
  没有谈妥渔权前,拜托少惹事
  
  一只己患精神分裂的手争相抢白
  别钓、别钓,小心后面大鸟窥伺
  
  朦胧中远方伸出一只毛绒绒的手
  惟恐阿土的钓钩会把他们拖了进去
  
  伴随阿土去钓鱼的小儿子猛抓头
  小脑袋瓜里满是发酵的问号
  为什么他们都异口同声
  一致不让我们去
  我自家门前的钓鱼台
  去钓我们自己的鱼???
  
  (此诗曾于1996年十月七日于台湾「联合报副刋」发表,时隔十六年后,诗中那几只黑手而今仍在懦弱,仍在别怀鬼胎和息事宁人,以及惟恐损及到自己利益的乱套中,听任那握枪的手更加猖狂,竟然宣称要以廿亿五千万日圆,购买钓鱼台列屿的三座岛屿。我想,住在钓鱼台旁的我们,一定会更加困惑和愤怒,明明霸占了我们的祖产、而今还敢拿去变卖赚钱,这个恶邻己经危害我们二百多年,现在更加猖獗,简直到了无法无天再也难忍的地步。如果还有天理,这霸道的罪行究竟应该怎么解决?难道还要等一枚原子弹来发火吗?)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