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孙谦:沙砾

2012-09-29 20:2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孙谦 阅读

之一

  那人说:“你手中的沙砾不多了,往后,你要数着沙砾过日子。”
  
    我说:“我的手里并没有沙砾呵,而握着沙砾的手也是无法做事的。”
  
    那人说:“不,你手里有沙砾,每个人手里都有沙砾,每个人都是握着沙砾做事的。你手里的沙砾不多了,你要数着沙砾过日子。这就是时光。”
  
    我说:“那就说说时光吧。”
  
    那人说:“时光,就是每人手里都有一大捧沙砾。有的人握得紧,却极易流失,有的人松松的攥着,却流失得很慢。有的人一大把的沙子只在无知无觉中消耗掉,有的人数着沙砾度日,手里虽只剩了不多的沙砾,却反而有所增援、增加。”

之二

  那人又说:“沙砾也是世界的存在方式。”
  
    我说:“说说看。”
  
    那人说:“春天里,第一场从内陆荡起的风暴,我们称为沙尘暴。
  
    坐在晴朗的夜空下望着满天的星斗,我们会从心里发出由衷的感叹,哦,那是恒河沙数般地无以记数呵。
  
    而恒河、黄河、尼罗河、顿河、密苏里河,东方的河和西方的河,大河和小河,哪一条河不是沙的故乡。
  
    我们称战场为沙场,认为它是一个抛掷白骨、热血和家园的荒凉所在。它往往连接着无边无际的沙漠。
  
    当我们的嗓子不响亮、不清脆时,我们说是沙哑。而眼睛发生摩擦,看不清东西时,我们叫做沙眼。有了疾病时,就会使用沙锅煮药。
  
    稀少而珍贵的事物,我们称为沙里淘金。把自己民族利益看得高于一切,主张征服和奴役其他民族的民族,叫它沙文主义。把出家的人,叫做遁入沙门。把聚在一起的文人,叫做沙龙。
  
    在我们准备建造一个新的城区的时候,就先做一个称为沙盘的模型。然后,我们用沙铺垫城市的道路,用沙建造楼房、博物馆和崇拜神灵的建筑,直至我们的墓园也要用沙来建造。
  
    久居沙漠边缘的人,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孤寂感。但是,当他进到城市,在喧嚣的人群中呆一段时日后,他又会思念沙漠,渴望重新回归一种宁静与孤独。
  
    世界正在越来越趋于沙漠化,我们感到恐慌、恐惧,认为这就是末日的迹象。
  
    世界在沙砾中存在的方式就是如此:创化、建造、毁坏,再创化、再建造、再毁坏……
  
    你听风吹的声音,沙沙。”
  
    我没有言传,只抓了一把沙子在手中,然后,让它从指缝里慢慢地流出。
  
    不过,我还是想记录一段先哲的话*:他们在觉醒的时候对我说:“你和你居住的世界,只不过是无边的海洋的无边沙岸上的一粒沙子。”
  
    在梦里我对他们说:“我就是那无边的海洋,大千世界只不过是我的沙岸上的沙粒。”
  
    *录自黎巴嫩作家纪伯伦的《沙与沫》。

之三

    那人说:“猜个谜语吧。”
  
    我说:“说来。”
  
    那人说:“一种东西在四条腿的时候,在沙土中爬,还会吃沙土。当两条腿的时候,就在沙土中进进出出。当三条腿的时候,就开始被沙土埋没。”
  
    我笑说:“你这是斯芬克思的翻版。”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