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孙谦:棱镜(长诗)

2020-11-20 16:5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孙谦 阅读

孙谦

孙谦,诗人,自由撰稿人、苏菲主义者。出版诗集《风骨之书》,《新月和它的反光》,诗画合集《人马座升空》{与人合著}《苏菲绝唱——穆斯林三部曲》等多部。曾获台湾蓝星诗刊“屈原诗奖”、悉尼国际汉语文学奖、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等奖项。曾有作品译介为日语、英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意大利语和阿拉伯语。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初评委,百科诗派同仁。

1

你需要抽象的光吗?
你需要并不存在的,也并非
从视网膜中获得的光
来照亮黑暗的心脏吗?光

何以能够不存在呢?除非
它并不照管葡萄的藤蔓
不使苹果变圆转红,不使
麦芒尖锐,麦穗饱满,然而

那光说,它独立于物外
它只是它自己,它早已
为不存在做好了准备

就像既定的事物,早已
为寻找并获取存在的光
做好了准备一样

2

我在自身的黑暗中
与你面晤
似乎约定中的面晤
但我并不知道你是谁
也未看到你的面容。可是
可是我想在此境交换一种语言
就像那台转动的悬臂吊
在它的阴影里
竖起一根长长的立柱

3

正如水果刀割破手指
对血被锋刃的渲染
你说我应该早有所知
可我并不知晓

但对这重复发生的情况
对这个事件衍生的对话
却并未出离我的想象

4

这些床单在风中飘舞
翻动的阳光
如此奢华,如此魅人
几个孩童在那儿恣意穿行
纵情怡乐

无可抵挡的童心啊!
请主偶尔赐我这伟大的床单吧!
那一刻闲暇,我只想
对自己这样说

5

对着每一个阴雨天
她叹息不止
而每一个晴好的日子
她都赶紧晾晒被子
她说,是从奶妈那儿
养成的习惯
此后太阳就会越来越少了

天气的变幻无可抵挡
而她脸上
纵横交错的皱纹
让时光变得如此奢华
让我迷醉于这个名词
——母亲

6

那些场景怎会是黑白的
我是说,音乐中浮现的事物
眉清目秀的父亲对着麦克风说话
祖父的白胡须被风吹得扬起
少年的我在那个坡道上套腿遛自行车
还有孙儿在海边戏逐波浪
这一切被音乐唤醒
一幕幕闪过
都是令人愉悦的黑白

哦,这恼人的黑白影像
混淆了逝者与生者的界限
而音乐对此
似乎有一种神秘的诠释
那个旧时代的老教堂院中的
那棵大槐树上满树麻雀的鸣叫
唤来的满树晚霞
也是如此这般的黑白

7

“透明的,不可名状的影子……”
勃洛克如是说

此句尚可翻译为
“混沌的,清晰可辨的影子•••••”

8

阿赫玛托娃的简单率真
和其对应的深沉尊严
将词句镶嵌星际
如运行的世界
托词于光源

9

送寒衣的人想着
忽闪的火焰想着
阴间在纸和灰烬之间
有一个慰藉中的安顿

此刻,站在风中的我
能知道什么
飞舞的落叶
又能知道什么

突然间,一辆咆哮的救火车
像一头浑身充血的巨兽
从街上疾奔而过

10

其实,我知道它会喊疼
它知道,我能听见它喊疼
可每次路过时
我还是忍不住,去揪它
碧绿诱人的针叶
我喜欢合起双掌揉搓它
直到掌心满是柏叶的清气
我一路走着
一路嗅着这清气
直到唤出那个美少年
——塞帕里西斯(1)

(1)希腊神话中有一名叫赛帕里西亚斯的少年,爱好骑马和狩猎,一次狩猎时误将神鹿射死,悲痛欲绝。于是爱神厄洛斯建议总神将赛帕里西斯变成柏树,不让他死,让他终身陪伴神鹿,柏树的名字即从少年的名字演变而来,柏树于是也就成了长寿不朽的象征。

11

卑微,而能沾染一些清香也是好的
即便不是兰香、梅香、丁香之香
即便是竹叶之香,柏叶之香或藿香之香也是好的

一个亡灵将凭着他的气息,开口说话

12

又下雨了。我
听到雨中有许多灵魂出窍
那一株行将枯萎的菊花
那只在垃圾桶边奄奄待毙的狸猫
那躲在楼梯角落鸣叫的老蟋蟀
我知道,还有你和我灵魂
尽管,你是个亡灵

13

是的,它的梦
是被它曾经冒出的烟缕
带到了天空之城
我是说这座废弃的造纸厂的烟囱

幸好还有两棵白杨树
与它作笔直的对话

不知是否有一张纸上
写过这个情境
这些风中飞叶绕着烟囱舞蹈

哦,蓝玻璃的秋空

14

由于沉梦和身体合谋
完全改写了一生
当我再次走过儿时呆过的地方时
看见满是幽灵在那儿踱进踱出
我的诗
也该有幽灵童话的味道了

15

暮秋,当然是晴明的午后
一棵落叶如雨的树,想着一棵落叶如雪的树

同一棵洋槐树在两个时辰诠释的变化
与我的灵魂交织在一起

老家曾被这棵大槐树关照
此际,我向着树上凝望
幻想着一些隔世的人与事

是那些发生过的故事
无异于我在落叶中观望的样子

16

赋予南迎春名称的
或许是北迎春

父亲坟墓上的迎春花又开了
这是他生前的最爱
——南迎春和北迎春

一种独特的质感,把坟包编织为一个花篮
曾经能辨识南北的人
已经隐居于墓穴十三年

17

我把梵高的画册打开、合上、又打开
我不明白,我如此痴痴地迷恋
竟然,与那种丰饶
又神经质的气质,相去甚远

天真的赤子,于爱中葬身
于我们之间,律动的色彩和斟酌的语词中
竟有如此不幸的差别

18

可是,我只能看着野草疯狂复活、蔓延
可是,我不能如鲁迅一般把野草在语词中化为无形的印象
可是,我的每一个异端细胞都在聆听应许之声
可是,野草知道怎样排斥自由的心智
可是,野草的碾压与迷惑

19

雾雨。勿语。无语
疾病之地像这样迷惘

我去雾中抓药,也连带着雨
而勿语和无语引发了相应的关系

药单上是一些草木、昆虫
和矿物的名字与变称
母亲喜欢它们混合的味道

雾雨,在勿语和无语中的味道
把疾病从那儿逼出身体

或者更准确的说
时代之病被勿语和无语代码
而雾雨最终说出的竟是:巫域

20

无处不在的枯草、枯枝败叶
黑暗之魂复活
在寒风中起舞,扬起漫天灰烬
进而弥散、囊括春天的赞词和歌调

21

人。影子与其梦象无以名状
火焰与其灰烬无以名状
如你所愿,光收揽一切
又将其付与永恒黑暗,和光明

22

旧世界的主题与他如此般配
都在预期之中,这自卑与自傲、自恋与自残的纠结
他宁愿,在斯大林的剧目中多活一天

23

吸血鬼和吸血蝙蝠诱导的幻象
如这一只黑蚊子萦绕耳际
近距离传导它魅惑的嗡嘤

24

仿佛不切实际的魔幻主题
以及无法描述的媾和
灯塔在彼岸显示芜杂的心态
托梦沉底于太平洋的金字塔(1)

(1)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2016年6月29日报道,一名研究人员认为,在太平洋深处,坐落着“一座完美金字塔”。利用谷歌地图可以发现,这一巨型建筑基座的一条边似乎长8.5英里(约合13.6公里),一些人说,这可能是一个停在水下的UFO或一个巨型外星人基地。

25

有一个声音说
可以为这风中喧哗的枯叶
镀一层金光吗?

阳光说,我让它像它自己
也会让它变成非我
看起来更像一个发疯的人

所谓清澈之光
在那片碧绿的三叶草上
透露着微妙的对照

26

我从那个房子里出来,进去
然后又出来,又进去
调查统计的人说
这里出现了三个一模一样的人
这里统计学不幸的涉及到
隐喻和潜意识的经验
而所幸的是
或许,诗歌能这儿找到一个入口

27

世界一如既往地变形
到处都是陌生人啊!即便在家乡

面对面坐着,我们确认是老友
从我眼底的惶惑到他眼底的惶惑被确认

对话很着迷地观照这惶惑
直到骨头,与骨头的撞击形成交流

28

大巴车绕行塬边
从黄昏弯转进入黑夜
我访问的那个亡灵
就此上升为一颗伴行的星

29

十一月的阳光灿烂如常
持续而纯粹的清澈,将窗玻璃上的前尘
和窗帘上的纤维照得原形毕现
轻松地翻过了新冠元年的一页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