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张承志诗学研究残片

2012-09-29 18:5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孙文 阅读

张承志一九九七年在河州的旱渴大山

●缘 起

当生存再次变得严酷起来,当我每天必须面对同样的问题:怎样才能吃得上下一顿饭时——在这种紧逼的日子里研究张承志诗学在汉 语世界为人类正道所肩负的使命,自然而然也就只能是残片了。原本,我也想平心静气地完成,在静默的体验中,将自己最真实最珍贵最深度的理解提取出来,作为思想的结晶体 ,尽可能地体系化、理论化、学术化和达到最终的使命——立法化。可是,如今的现实生存状态是连维系最基本的生存权也成为了泡影。生存的紧逼已搅得人头破血流,心撕肺裂,更 不用说表达的严谨与完美了。对我来说这个要求已过于严酷,而我只有这些残片。倘若在我的这些语言残片中,还有些本质的领略、独特的理解和表达,也就使我安然了。 

因为,我毕竟是一个只会聆听使命的信者——我将言说——我将成为一个为正道而领命的使者、纯洁的学者(更确切地讲是求知探真的学习者、实践者)和信仰者。

●立场 ——发言之根出音之源

这绝非一般世俗意义上的大作家和诗人的诞生!张承志诗学之于汉语世界的意义和价值,早已远远地超出了小说家和被俗世所任命的艺术家所能够创造的价值。

有一大部分人,从张承志的小说中,感受到的是超乎寻常的写作艺术——表达的完美。这当然还算天份不错。可当这部分人中,对张承志完美的表达进行了高度地赞扬之后,对其表达的本质理 想,对这种真理性的思想光辉的闪耀,对这种正义的内容,感到了强烈的震撼之后,表现的却是愤恨。我知道:这些人天赋极高,但惧怕真理鲜烈的光芒,他们的内心存有不善的恶念 ——他们有时紧张到一听到张承志的名字,一听到这三个字便会愤怒地跳将起来。因为,我知道他们与张承志诗学中的精神本质有着背道而驰的邪恶追求。他们没有宽容的心气,他们 没有强大的信仰,他们没有客观冷静的批判学识,他们充其量纠合起来、只是一批精神世界的混混儿——有的只靠着“奸狡的思想”(张承志语/见《无援的思想》),只靠时髦的新 潮思想的伪学,泼皮式的挥棍乱打,而且以打骂名家为自己的立学之本,但却不知道他们无信者的追逐是盲目和邪恶的。因此,他们在任何有信仰的精神面前,都只能是“蚂蚁撼大树 ”。在他们的精神世界倘若还有“信仰”,那么他们信的只是“当下和此刻”,他们曾经盲目地认定“现场和此刻”的瞬间才是真实的、可把握到的、生命亲临的,而且是可以体 验到极乐快感的。因此,他们在无信的激涛中,盲目地抓住“此刻”这一救命的稻草,并将抓到手的这一刻当作唯一真实的永恒;在物质主义功名利禄的世界的追逐中,多少醉生梦死 ,多少物欲横流于瞬间的灯红酒绿纸迷心醉——这是多么可怕的人间地狱般的罪恶世界啊!一帮无信的俗人在盲目的欲念中毁掉的只是自己。可是,当你想在精神世界中做一 个宣喻者,并用你盲目的“抓住现场的信仰”这一根本为“私”的观点、立场来讲话时,你“利己的私欲”已成为了恶的暴力在开始传播,这样以来,你来世的罪已大了。可是你如今 还无法醒悟,如同吸食大麻注射可卡因的精神迷幻者,为眼前虚幻的“飘”的快感失掉了人应有的一切本性,失掉了做人的基本品行和道德上的准则。其结果必然是,只要“此刻” 对自己有利,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行;只要“当下”对自己能产生快感,则可以不择任何手段地“拼命”努力,尽快将眼前这一瞬“真实的亲临”抓到手——而根本不计——它只是一根 幻 觉出来的“救命稻草”。那种为一已私利(或私名)可以不择任何手段的“艺术”行为(这种不道道的艺术行为依然可以象物质主义泛起的流行陈渣一样在灯红酒绿的迷幻之下,不顾一 切地奉行及时行乐的主张)是可耻的。他们抑或举着自己认定的所谓艺术的“棍子”到处混打,只 要“此刻”对自己有利,有当下的实利名份可捞,就是最高的“道德”准则和“艺术”的法 则。骂官方有利时就冲锋在前;打名人有名时就疯狂乱吠;追新潮可居功自傲时便不计此名份是外国种的“舶来品”还是假冒伪劣的残次品。反正,实质就是一条:只要对自己有利, 管他爹死娘嫁人的,更无惧认贼作父,为虎作伥玩尽手段,此等为私利和私名就可抛弃一切基本准则的非人性的行为,为这个不信的时代更增添了盲目的追求品种。而正是在这样一个 不洁和无信的匮乏时代中,一盏有信而又纯洁的思想灯塔对这个末世来得多么重要啊!——张承志诗学的智慧明灯,还没有来得及闪耀艺术的光芒,为汉语世界的污浊进行洗礼,就已 被“群魔乱舞”扬起的喧嚣的灰尘所暂时遮敞起来。真理的光辉必将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太阳不会因无信的黑暗阴罩而隐敝真身,云破日出的光照和朗朗乾坤的新月之辉映在无垠的大 地上,总会如期不负天命地关照人间,并不因这个时代的无信和混乱就稍有停顿和怠慢。 她们的大公无私才是人间艺术智慧的最高境界的光辉追求。 

传递思想智慧光辉的人子,只有你们在未来的世界中才是真正有福的人。你们不仅仅有一世的荣耀,而且在人类世界的未来中,你们的英名依然不会被磨灭。因为你们的无私和牺牲境界已与日月同辉与万世俱在。有信的人子将有福。

●宗教精神

当有信的立场和无信的立场将人分化成真正的人和非人时,宗教精神为人类世界闪耀出的立法性便日益重要起来。人类缘何天命而存在?这个触及生命极限的大问题在漫漫人生的无数个世纪进程中,总是被肩负使命者反复聆听和重 新认领。人类的命运在多数无信世纪的笼罩下,人类的生存也处在灰暗的盲目之中。只有真正的心存敬畏的承担者,他们才得以领受天赋的使命,为健全人类生存之道的追求而指证和阐明他们关于人、自然和人生的宗教精神的立法准则,寻求和建立由于宗教精神而健全的人和自然,创造有价值 和有意义的世界,并以此探求宇宙的规律和地球人世发展的真相,宣喻作为人应该有之的信念和追求使命的根本信仰。

宗教精神作为人类终极的关怀意识存在还包含着人类理解宇 宙真相,超越自我,与终极存在和谐一致的精神性愿望。这一终极性的精神愿望永居于人类最高意识的核心与最深的心灵层次之中。宗教精神作为人类终极关怀的精神引导,将人类的生存带入了一个本质的阶段,使人类在文明的进程中,得以不断地拓宽短浅的视野,增添崭新的角度,由表及里、由浅入深,进而信达识其形、知其神的智慧境界,为人类健全 完善的生活引来了涓涓的清泉,在纯洁清冽的活水滋润下,人的光辉就会显形在神的天赋智慧中。

在我的意识中,只有信仰才包含了人与人的谛造者(造物主)之间的所有关系,以及 所必须奉行的全部义务和生命职责的仪式。这是一种以宗教精神之纲所统领着的、所有信仰者共同加入的、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者共同组成的精神联谊和超越自我进入终极关怀的心愿。 这是人类价值世界和意义世界的立法保证,没有此,人类世界的一切价值体系都将崩溃,没 有此,人类世界的一切意义都将散失殆尽。

所谓宗教精神,就是信仰的意识体。

无论你信仰哪一种宗教,只要你恭敬地履行作为信者的虔诚,在静穆的修炼中,神,总会进入到你的灵中,而只有你与造物主沟通的刹那间——那一刻——才是你生命中真正领受到的天命和你 所拥有的超越时间洗劫的永恒。你还会以此发现带有使命的人,在为一个崭新的人类世纪集聚着强大的精神能量,他们是未来的先知和未来灵魂造型的浇铸者。他们已为来世准备了心 灵之光的智慧,你们看不到他时,他总是无声无形地环绕在你和真诚的人们身旁;可是当你具备了有信者的智慧光芒,你便会立即洞彻到他的本相,他是有声有形有血有肉的。他就在 你的身边,是你的亲密战友和最可信赖的亲人。

你的爱可以象阳光和月辉那样铺洒了吗 ——世间曾来的一切亲人,我因此才拥有了博大的爱。让我们共同沐浴在信仰的智慧光芒中吧。

谁将因了信仰的智慧而得救,谁将是真正至福的光辉映现者。
 

●张承志的诗学

这里有一道终极智慧的光击中了我——于是,我将说出——我信了!

既然神圣的引导已将他带来,必将会有更重的使命托嘱于他——他将会成为这个丑陋末世的洗涤者,成为这个时 代的光和精神世界的食粮。他从此伫立在有信者的希望之门中,接待着一切来此的亲人和远客。无论你是商人,或旅人;无论你是政客,或剑客;无论你是来者,或去者;无论你是诗人,或路人。无论你是白人,或黑人……无论你是谁,这道鲜烈的终极之光都会象一道劈雷般的闪电,深深地烙在这个人世茫茫的无限之心里——黑暗时,他是光芒和引导,是温暖着的依靠;险恶时,他是纯洁的清泉,是供你洗涤心灵污垢的活水;无力时,他是补充你心灵之血的滋补品;喜悦时,他是迸溅在你心灵之弦上的无上神奇的妙乐。他不仅仅是为了今生一世的英名而来,更是为了来世万众的幸福和喜悦,为着未来的至大至美践天赴命,如约而来 !

她那神奇的诗性是开在你心灵智慧上的光辉之花。依着她那神奇的诗性境界,你会如是打开一座被崭新命名的诗的、诗心的、诗学的秘密宝库。在这里才致使我们熟悉的日常用语得 到了重新的拯救与刷新;在这里才致使我们获得了宁静的谛听和重新的确认;在这里平常烂熟于心间的词句才被贯注了神奇的生命,象是诗性的精灵在智慧光芒的映现下欢歌跳跃。

首要的是人世所关心的如何生存的问题。关于人、关于人心、关于人性、关于人道、关于正义、关于对人的尊重、关于人的天命的本源、关于信仰……一系列的基本问题和本质问题统统都被 纳入张承志思考的领域,他用诗性的智慧之光深深地洞察了这一切,并用他独有的特殊血性的言说,将这一切生动地、缓缓地注入人们的肺腑,用真实的描写给人们以认识和尊严。他说:

幻想不会像水一样流掉。水从来没有无意义的流失,如黄河长江,从来都是在流动中养育着文明和生命。文学的幻想,现在才刚刚在中国人的心中出现。

踏着贫瘠的土地, 登上山顶攀上长城,远方蜿蜒的两条江河遥遥在望。这就是你我的家,清贫的祖国。她依然缄默无声,一任命运的摆布。选择只有你我,决择只在你我,在这既充满希望又充满险恶的 21世纪。

在一切预感被推翻之前,在一切预感被验证之前,人的自尊和高贵比什么都重要、文字的正义和品级比什么都重要。
——《无援的思想》

由此,我们得以洞见“信仰本身进入一个伟大诗人的创作活动到底有多深。”一个代表汉语世界的、向人类精神王国奉献智慧和艺术光辉的时刻已经到来,并在未来的世界中闪耀永恒不灭的辉煌——汉语世界终于可以在世界艺术之林和精神之林骄傲地伸直自己的身躯了。

张承志——一个伟大的中国诗人和 他不朽的汉语诗学在来世必将是我们伟大民族的自豪。他的不凡还表现在通过他汉语的写作表达,建立了在自已那个时代偶然产生于任何思想基础之上的,那个时代人民最强烈的情感和诗性呐喊的诗学体系。他代表了这个时代人民心中最热切的希望。

●心灵史

一部因信仰的光 芒而辉煌人类精神的英勇献身的史诗。一部映照来生和后世的智慧与血性熔炼灵魂的英雄诗篇。
 

我静穆的心在倾听时
那虔诚的心在淌着血
我泪眼的中
国呀我生命中唯一的爱人
和着张承志中文的追求
——你能是来世
中国精神在信仰中的东兴
与伟大的复苏吗 

而我在镂骨铭心地记念这一切: 

当你——
为我的诗和那动人的歌声
感动不已时
你知道
世界的声音是什么
世界的耳朵在听什么
你知道么——
我们的声音和
草地上羊羔的一声咩叫
——《无援的思想》

我听到那声音
将我的肺腑撕裂
那声音——
就象星 辰在黑暗中
藏不住的一道极光
那声音——
就象婴儿忍不住地悲啼 

——有谁呀,来为此而伫立、而心动
——有谁呀,来为此纯洁而善良的献身举念

●哲合忍耶

在中国一个为信 仰不惜殉命的响亮的“血脖子”教别。这个著名的教派成熟于“忍”字——一个不可思议的 终身受辱的无辜的罪人:第六代穆勒什德——宗教导师——西拉伦丁·穆罕默德·索迪格 ·马进城(二十五岁客死汴梁、被教内尊称为汴梁太爷)用他隐忍终身为奴的顺从事迹;白天 伺奉假主人,黑夜不睡侍奉着真主。这个在黑暗中哀婉顺从的善良人——

由于有了他, 哲合忍耶便不仅有了血,而且有了泪。由于他的悲剧,哲合忍耶终于完成了牺牲和受难两大 宗教功课。西拉伦丁,信仰的一线弯月,由于他悲怆的一瞬照耀,宗教终于在大西北和中国 滚上了泥巴,变成了尘世最后的慰藉和冀望。
——《心灵 史》第六 门:“被侮辱的”
 

西拉伦丁以已身举证给了真主和尘世,他羔羊般纯洁善良 的受难牺牲,永远是献身主道的一 曲无限哀婉和悲凉动人的凄楚之歌。

●悲剧意识

这是一 扇直接通往宗教后院而始终 洞开着的大门。在她所展现出人的行为及人的苦难的意象里,将直接揭示出:事物的本质和 人的本质性真理。

也许,人类只有通过悲剧,才可以洞察人类生存的全部真实处境和产 生 本质性智慧的力量。故,悲剧通过悲剧的意识,使一个人走向崇高的信仰,使一个民族升华到伟大的宗教精神阶段。 

我始终把痛苦的宗教阶段作为个人 认识人生真谛,由忍受苦难 而变得伟大,从属于至高无上的信仰阶段。所以,一个意识到痛苦和悲伤的具有无比坚定信 念的人,远比一个献身于道德的最高理想的人要更加深刻。
——孙文《通向智慧的可能》

请看容纳全人类最高智慧的三大宗教和他们的创立者:基督教和耶稣;伊斯兰教和穆罕默德;佛教和释迦牟尼。其中没有哪一门不是通过苦难的悲剧意识而产生出了真正代表人类本质的 信仰之力。因此,在这里溶合着人类全部永恒的心灵状态——由悲剧意识所产生的——宗教 的意识,是人类最高意识的存在,是人类终极的至高无上的智慧境界。

如果悲剧,离开了悲剧意识(悲剧的智慧)而不向着宗教阶段升华,去归属于至高无上的智慧的信仰,那么悲剧,便成了无可挽救的真正的悲剧。悲剧通过对苦难的展示使人类的轻狂变得沉稳,使奔腾的 血液变得冷凝,使白天变成黑夜,使春容花貌变得人老珠黄,使生之狂喜变成死之悲泣——悲剧,亿万斯年不变地向人类展示出它的主题力量,让你不经意处惊心悚目地翻然醒悟,啊!——原来生生死死的反复练习曲,是叫人通向智慧境界的信仰修练的过程呀——!

●张承志的书

是一部在当代最叫人惊心动魂的精神百科全书。正义的呐喊是他为 民众而英勇 不屈的血性的呼唤。通过张承志的书,亿万民众不仅看到了自己的心声和正义的希望,还了 解了始终被中国误解了的伊斯兰宗教。伊斯兰教的意旨就是:健全和完善的生活——这是通 向人类文明正道的智慧结晶。宗教的意旨就是:将智慧的最高理想纳入健全和完善的生活之 中,在身体力行的实践中完成信仰的修炼功课——最终使自己成为有信的智者。如果通过张 承志的书你不能洞悉人生的真谛和人生的价值和意义。那么,张承志的书你就算白读了;如 果一部书不能给出人类以真谛的教义,使人怦然心动,神意向往、产生灵感和悟性、为你打 开一条通向诗性境界和诗性智慧的升华道路或阶梯,那么这部书便是废书了。
所有纯洁而 又善良的人们,只要你的心中还拥有正义,哪怕是久久压抑在心底,敢怒而不敢言的正义感 ,那你就来看看张承志为了这种底层人民压抑在心底的正义心声而发出的充满血性充满真 诚的怒吼吧!

——这是文学在中国,汉语世界在人类刚刚产生出来的一簇簇精神的幻想之 火。靠着这种文学的神光能走出一条艺术人生的大道吗?!张承志为主道的天命举念了他的人生,而我必定就是跟随在他身后最可靠的兄弟!——虽然我不是哲合忍耶,可是为主道而殉 天命的信仰精神却使我神驰心往。我是回民的儿子,是信仰的教徒,但我的功课和人生的修 炼是不断求知探真地学习,并将自己独得的心体记录下来。在信仰精神的修炼中不断地扩大 自己的真知的写作,已构成了我为主道举念此生的天命——我不是走在最前面的,也不是走 在最后面的。我只是践约的神往者——!以我己身举证,张承志的书改变了我的品性,使 我 具有了灵感和悟性,使我的秉赋神性凛然,使我的精神品貌自若。我以这种姿容穿行在中国 辽阔的大地和我众多的亲爱的兄弟们中间,我将独自走出一条属于主道天命的、我自己独立 的艺 术人生的大道。

张承志的书——那些闪耀诗性神彩的汉字在为汉语世界增添了信仰的神光 异彩之后,也便拥有了为汉语世界精神创世纪的那一份特殊的光荣——为汉语世界洁身洗礼 、为汉语世界开光灌顶——一股凛然神奇的气势由上而下遍布全部人身;张承志的艺术人生 之光还在靠近神的智慧诗性境界的攀登中上升——神在途中,人也在途中。 

苍苍茫茫的人海世界中,忽地走近你——一个有信的人! 

●写 作

当心体成为文体时,便没有了形式 。真理之光便成了最好的形式,内容的百味俱生神形兼备自然而然浑然天成,便凝成了“银 河落九天”的神来之笔。

当你依着信仰的精神,虔诚地践约你的天命时,神选中了你必将 成为好的器具。神,她命令你:请你现在写——抑或,请你现在说出——这时的你,文采斐 然 神思泉涌,下笔有力若有所思,文字神情并茂,得来全然不费功夫;这时的,你神情自若能 言 善辨,神思飞扬巧舌如簧,“淡笑间,樯橹飞灰烟灭”。

当神不需要你时,你最好保持缄 默的修行。否则,心绪枯槁的你会下笔灰暗,开口即错。后悔时,你会想:沉默是金。

当“文学 即是人学”的浅层道理还未普及时,你传神的旨义说——艺术之光便是人生之光——所以, 修炼你的文体,远不如修炼你的心体。人的品级决定着文的品级。“写”是表达,而“作”是人生本体的艺术实践;“写和作”,不能形神合一时,写便是“做作”即伪作,假写,表 达或 表现的是虚伪的心绪和灰暗的感情,看似一片华丽的词彩,好似春风荡漾,而这片华丽的底 部 却是虚伪,是潜意识里想发表在某某级刊物上,对上某某个编辑的味口,可以捞取某某个名 气,赚某某个纸钱,得某某个地位。祖国的一整个文坛和报刊蓬勃发达的传媒工业,被垃圾 式的伪作所占领,苍蝇式的文人墨客骚客棍客们乱乱轰轰熙熙攘攘地嗡成一片,组合成扑向 粪堆的特殊人文景象,将自己带着病菌以及色情恶臭的肮脏伪作投下,饿狼扑食一般地抢占“发言”的阵地。倘若以吃食腐尸为生的和流氓文人所炮制的流氓文学在祖国得不到 肃清,得不到整修,那祖国的文学阵地和发达的报刊传媒工业,依然还会在制造肮脏垃圾的 路途上加快排泄和倾倒的速度。

得到的是利益,失掉的却是纯洁和人的正义!此时的中国 应该有灵魂艺术的觉醒了,不然垮掉的不仅仅是一大块中国的版图,而且是几十个民族所组 成的一个勤劳、勇敢、善良、智慧的伟大的中华民族。

一支有信仰的回民的精神可以为这 个伟大的民族贡献自己新鲜而又尊贵的血液。祖国的心脏能够吸收和融合这股强劲有力的血 种吗?今天,用第六代哲合忍耶导师马进城的话来说:顺从领导,这就是安拉的命令!伊期兰 教的回族在中国把自己举念成了奉献自己高贵血种的纯洁善良的羔羊,他们夜里伺奉自己信 仰的真主,白日辛苦劳作于祖国母亲的怀抱,头顶礼拜帽在城里把伊斯兰的平民佳肴沿大街 小巷叫响,用那清洁的食物和自己生命的精神之光,为中国奉献滋养骨髓和血液的食粮。

回民的忠实儿子张承志写出了回回民族的这种奉献和这种珍贵的追求,写出了这种急迫的心 情。人的自尊和高贵将决定着文字的正义和品级,回回民族向祖国奉献的心情,将为祖国迎 来自尊和高贵的正义品级的实现。

尊贵的信仰的血性,在抗击不洁的时候,将会招来四面 八方的邪恶之敌。祖国母亲啊,在您的儿子们为您的尊严而战时,您要用心保护他:他们才 是愿为您的光荣而牺牲的最英勇的战士。您要应允他在晚上伺奉他的真主,这样在白天里, 他们才好为您的自尊和高贵的正义而战,而奉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

●诗 人

诗人,世间最 尊贵的名字之一。

当我今天默颂着这个声音的时候,内心里充满着无限感动的喜悦——在 末世邪恶迷乱的时代,唯有你心怀一腔信仰光明的智慧,象先知的启示一般,把黑暗迷津中 的一切——给予指明:你把心灵中的智慧和勇气之光分配给真诚的血气,让他们在汉字中把 汉语世界的混沌点亮,分出天界和地界,分出神界和人界,分出尊贵与低贱,分出光明与黑 暗,分出人道与兽道,分出真知与虚妄,分出热爱与仇恨,分出至大与精细,分出英雄与叛 徒 ,分出正义与邪恶,分出纯洁与肮脏,分出中心与边缘,分出主题与末节,分出前进与倒退 ,分出文明与野蛮,分出生存与死亡,分出永恒与短暂,分出探索与萎缩,分出经度与 纬线,分出山脉与江河,分出空间与时间,分出远古与未来,分出今天与明天 ,分出花香与腐臭,分出关怀与欺压,分出幸福与苦难,分出重大与轻微,分出智慧与愚盲 ,分出吸纳与散失,分出无限与有限,分出精神与物质,分出天命与手段,分出神示与幻象 , 分出名词与量词,分出真善美与假恶丑,分出……诗人的生命构成了一部充满着诗性光芒的 体系之书,站在信仰的顶峰,用诗性智慧最明亮的光芒,把当代和未来重新照亮。

诗人的 美称和尊贵的荣誉,从此得到了当代和未来的重新确立——唯有你,没有辜负诗人这一崇高 而神圣的美名。你在信仰的内心深处确立了:诗的——艺术之光的道路,将是未来人类世 界 必将要用实践来完成和实现信仰理想的光明之路。而你在当代就已经为了未来那辉煌的一刻 ,早早地吹响了向着黎明出发的进军号。唯有你,没有丧失诗人崇高而又神圣的——用智慧 之 光照亮未来启示当代的伟大使命!在当代的中国,你用自己的诗向世界证明向未来世纪的人 类证明——中国诗的精神也将由你再次在人类世界的艺术之林中得到立地顶天、高山仰止般的确认——我坚信这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变为现实!

在祖国的当代,又一个写诗的现场——以分行的形 式和文体写作的人们,他们之中仅有一少部分才真正领悟到您对诗的重新命名和确认;他们 中的许多,依然怀着盲目的追求目标,认定只有形式才能确定内容。我对他们的盲目只能表 示遗憾——对于一群盲目的追求者们,你只能表示沉默。由此,你还将分辨出:不同的信仰,不同 的追求,不同的精神之路,将会把人分开得多么遥远——远得以致于你无法把他看清。而曾 经他同你一道走上文学之路,一起写诗,一起为艺术进行过艰苦的学习和顽强的写作。如 今,不同的追求已经把你们分开:近看——差之毫厘;远观——相距万里。而在我的心中, 始终也没有放弃对他重新走近艺术正道的那一份希望,那一种真诚,那一份关切,那一份艺 术上的友情。我的兄弟呀——无论你已经走出多么遥远,我始终如一地爱着你,并且永远把 你怀念,象怀念童年,怀念家乡,怀念清晨去那高高的山岗一同去看太阳升起,怀念夜晚在 那青青的草地上一同数星星、看在天空中盈盈攀登的月光。向英雄诉说英雄,向光荣倾吐光 荣,以智慧映现智慧……这样的艺术人生境界,多么、多么地令人心驰神往啊!兄弟们,但 愿我们最终能相会,在这一光辉的人生境界的最高追求之中!

艺术,终将承担起拯救人 类自己的使命。对人类的本质寻求,对地球事物的理解,对宇宙无限的探索,对人的使命的 实践本身,诗人都肩负着不可推卸和无法替代的责任。诗人——将成为拯救的先知,因为“ 诗的空间有多大,人类的生存的空间就有多大”。所以,诗人的承担已不似往昔。柏拉图式 的缪斯该从当代之后,在二十一世纪来临之前,退休回家抱抱孙子,或者逗逗鸣叫十分好听 的 鸟儿去吧。正如柏拉图所想的:“诗人在理想国没有位置。”因为,柏拉图式的缪斯们不 仅善 于贪嘴,而且游手好闲到处干尽风流韵事——而这一司职,当代人谁都精通无比,且又比他 们年轻美貌,更善于出入灯红酒绿的歌舞酒吧和KTV包厢,手拿麦克风说得比柏拉图的缪斯 们唱得都要好听得多。

新世纪的来临来告别旧世纪的缪斯们吧!——末世的黑暗寂静中 正 孕育着一轮崭新的诗性的曙光,并且将要把人类生存中沉重不堪的未来照亮!而未来世纪的 诗人正是这一曙光的本身!肩负着这一神圣天职的未来世纪的缪斯们,你们应是万能的造物 主和真理之间的中介,你们的力量来自于诞生前的悲痛。闭起你们的肉眼,先用寂静的精神 之眼,从黑暗中看到自己应当看到的事物本质,(如果可能地话,到更佳境界要进一步地)再 用 信仰的精神之眼,使自己的灵魂精神沉浸到冥思的、宁静无比的、天启之活水的沐浴中,使 自己生命的血性和灵魂一道,经由启示所赐予的诗性的无限宇宙的最高陶醉,最终,使灵魂 获 得全部身心的更新和谛造,并赋予一个人获得真正属于他自己,却又代表全人类的一种本质 而伟大的、全部灵魂智慧的力量。一种无穷无尽的智慧之源泉和直觉的激情象黑暗中的月光 吸引着你的全部沉思,把整个人类世界中的一切存在都于瞬刹间吸纳进你精神境界的观照中 ,使他洞悉在他那个时代所发生的每一件事,关注当代社会一切领域内矛盾冲突的本质,并 给予内在性的智慧的揭示。

我们的时代将面临的首先是——空前的发现。而诗人恰是这一 天职使命的真正承担者。诗也将以诗性的无穷无尽的智慧力量和直觉的激情,超越于一切领 域和一切艺术之上,同时渗透于一 领域与一切艺术之中——以灵魂性本质的方式存在于空 前发现的灵感中。

诗的灵感是灵魂的极致。诗的灵感表现在创造性源泉的意识洪流的具象 形式里。诗的灵感并非诗人和艺术家所独有,她更多地存在于一切伟大的宗教家、科学家、 政治家、哲学家和经济学家那里。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讲:政治到了最高境界只能是诗的。诗 ,在未 来将是人类最大智慧的灵感,将是人类智慧理想的光芒照耀,将是人间天堂最具体和最高 境界的人与自然,人与灵魂,人与本质;将是人与人之间最完善、最至真和最完美的爱的关系。

未来的人类世界,将同空前发现的灵感——即诗性, 紧密地本质相连。诗人——这一尊贵的美称将同诗人伟大的诗篇一起被载入人类的永恒。我也将以诗的崭新命名对人类 世界的一切展开我全新的思考。 

●思路即道路

这是由张承志诗学中所提升出来的一 个诗学概念——这一诗学概念的重大原则性在于人类思考的全部本质力量以及蕴含其中的 实践性、道德性和立法性。下面我将用:张承志这个人;张承志的道路;一切人类伟大的思 想之路,来分别对此问题进行论述。

张承志这个人:

张承志,回族人民忠诚的儿子,虔 诚的伊斯兰一神教的信仰者,哲合忍耶教派的教徒。出生于一九四八年的北京,随同一个翻 天覆地的大时代降临。早年就读于清华附中,毕业后响应领袖的号召到内蒙古大草原游马 放牧四年。这是他生平遭逢转变的第一大事件。七二年他从草原考入了中国最高学府北京 大学,就读于历史系;七五年大学毕业 ,就职于中国历史博物馆做考古工作;七八年他以 突出成绩考取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著名历史学者翁独健先生的研究生;八一年毕业获历史学硕 士学位,分配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八七年调海军政治部文化部当专 业作家;八九年后辞去公职绝决了国家俸禄,在干旱贫瘠的祖国大西北回民区中寻师访友 追 求真知,探索人生的真谛,以自由作家和油画家的身份神摇步随在自己信仰的追求中。
… … …… ……

●中 断

我写下这个题目时,就预感到“ 残片”的含意,那就是迫于生 计不得不随时随时地中断,不得不放弃这没有任何报酬的写作和研究,不得不在苍凉岁月中 浪迹于五湖四海,为活着、为这身臭皮囊的存在而到处奔波。在家靠父母兄弟子妹,在外全 靠我的诗友,我可靠的散居在天南海北的各路兄弟。寄身于祖国的大地上到处流浪,把所有 的 泥土都当成自己的家。当我拥有这么一个“大家”时,我不仅仅是感慨万分,而且是热泪纵 横!这热爱的泪水能流成黄河长江吗?能使祖国母亲干涸的乳汁重又丰盈起来吗?能够滋润 中华的儿女们的精神吗?能够靠着这热爱的激情使祖国繁荣昌盛迅猛步入二十一世纪吗?这种 豪情和精神已经诞生,这种信仰的意志已经诞生,这种热爱的文学幻想在张承志的奔腾豪迈 的笔触下,早已汹涌成《无援的思想》那誓不投降拼死抗争的滔天激流,以无形的精神上的 黄河长江,汹涌澎拜向着世界的大海境界——蔚兰色的信仰——奋勇冲锋!无论我走到那里 ,都无限把她想往。


一九九六年夏草拟于宝鸡
一九九七 年秋整理于广元
(文中无标识 的引文均系孙文所作)

推荐给朋友给作者留言跟作者交流收藏

孙文的其它文章
在成都看书店风景  呼吸成都序言 文化的魅力 成都的名片 喂养心灵  回答现实 梦想的诗学或人类未来诗的文明   ?bname=孙文

本作品的评论:
评论者:[作者声明](2005-8-5 21:44:24)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汉语文学发表此作品,同意汉语文学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汉语文学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汉语文学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评论者:[一个伟大的作家](2005-8-5 19:55:52)
一个伟大的作家,面对足之所履的每一个文明体,都有自己独特的感受。当张承志风尘仆仆地赶到草原上与心灵相契了28载的额吉道别时,同时也是在同自己过去的一段珍贵岁月道别,和一种生命范式的告别。如果这种沉潜、平和被上帝宽恕一切的悲悯笼罩,我想他的散文当更具穿透力和影响力。这也就是文界近几年所提倡推崇的"大散文"吧。其"大"当在境界之宏大,视野之开阔,意境之高远,是上帝慈爱的目光和生命深处的大光。

评论者:[桂苓 刘琅](2005-8-5 19:53:34)
气,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幸福、富足和宁静。在经过了以笔为旗的决绝和孤独的呐喊之后,他开始陷入了深沉的思考。每一个伟大的作家,面对足之所履的每一个文明体,都有自己独特的感受。当张承志风尘仆仆地赶到草原上与心灵相契了28载的额吉道别时,同时也是在同自己过去的一段珍贵岁月道别,和一种生命范式的告别。如果这种沉潜、平和被上帝宽恕一切的悲悯笼罩,我想他的散文当更具穿透力和影响力。这也就是文界近几年所提倡推崇的"大散文"吧。其"大"当在境界之宏大,视野之开阔,意境之高远,是上帝慈爱

评论者:[桂苓 刘琅](2005-8-5 19:50:49)
张承志在当代中国文坛上是不可或缺的。他的《一册山河》是我近年读到的最好的文集之一。从这位文坛独行侠的作家身上,我欣喜地看到,在其文化视野拓宽的同时,是其叙事方式的内敛,从而使我们感受到了他散文的新质。他的双脚同时踩在了伊斯兰教的黄土高原,天山南北,内蒙古大草原和清冽温润的南方。他从北方大陆感受到了平民的高贵和坚韧,底层的尊严和纯洁,又震撼于南方土地厚重的历史和一个个铮铮傲骨。这些使他的心境进一步归于宽容、平和。他如同奔腾咆哮的长江水,驰过三峡之后而变得开阔、深沉而内敛,愈显博大、深邃。他吸吮着多元文化的空

评论者:[孙文](2005-3-11 18:51:32)
周末13号下午2点张承志在成都讲述;‘在山河和民众中求知’电话号码87702439手機13032876671请问孙文


评论者:[豆子](2005-3-6 1:37:02)
有的东西不必太在意它的形式,只要存在就好.

评论者:[张承志](2003-11-18 17:43:24)
“把中国回族的精神追求与中国文化对立,这是别有用心的观点。这暴露了他们不相信自己的祖宗有过信仰的精神,他们把腐朽的世见看成自己的文化。汉文明海洋中的中国回族以它的决绝、坚忍树立了一种难能可贵的信仰精神,它同时也是中华和东方文明的一部分。他们以伊斯兰形式、宗教礼仪同时坚持了中国文化的知耻、禁忌、信义、忠诚的观念;其重视程度,远远超过一般汉族人。中国的出路最终依赖于重新焕发出信仰的精神,而不仅仅是提高收入。我的《心灵史》证明了中国文化中的信仰者的汹涌血液。但是,中国回族的心灵追求与汉文明中那部分健康的精神价值

评论者:[丁东](2003-11-18 17:40:30)
“比起……回民,张承志多一重汉文化背景,比起一般汉文化熏陶出来的作家,张承志则多一重回文化背景,多一重对宗教信仰的身心投入。他有两个文化参照系,兼有两种背景。不但是理性知识意义上的两种背景,而且是情感体验意义上的两种背景。我们评论张承志,首先应当理解张承志,通过《心灵史》以一片赤子之心在汉族与回族之间,在信教者与无神论者之间搭起了一座理解的桥梁,宗教是一种终极关怀,是一群人的精神家园。当今世界格局变化很大,有的国家一分为几,有的国家合二为一。究其原因,为什幺要分,为什么要合,就不能不从民族文化、从宗教信仰

评论者:[莫晓鸣](2003-11-18 17:31:10)
“我最初认识张承志是缘于他的散文集《绿风土》,那是一个彻底撼动我心灵的雨夜,我的眼光在一部坦露着温良和坚韧的心灵史上游戈,仿佛灵魂也得到了一场圣雨的洗礼。”张承志的道路并不是一条容易走的路,许多赞同他的人也看到了这一点,他们说,要跟上张承志并且携手彳亍远行,是相当困难的,这不仅需要一种反叛(包括反叛自己)的勇气,同时需要一个坚定的信仰支持。但是更多的人仍然在心里默默地同意着张承志。于是张承志在这默默的注视中孤独而艰难的突围。

评论者:[王英琦](2003-11-18 17:29:14)
“文学之于张承志,不是目的,不是终极,而是工具,是手段,是表达人生理想和精神追求的物态载体,从他的作品中,你能读到一股很硬气的生命脉流的搏动;你能感受到一颗骚动激烈甚至是残酷的心灵冲突;你能悟出他狷介桀骜的性格背后的孤独和坚执;你能回味出他无情反讽负面的古道热肠……”,“在当代作家中,我还绝少看到内心搏斗有如张承志这样深刻旷久的,更绝少看到人格意识精神特征有如张承志这般强烈执著专一的。尤其是他文化人格中那种异常深沉的‘宗教美’,确是很具魅力的。”

评论者:[朱苏进](2003-11-18 17:23:25)
“一个作家写出这样一部书,证明他已大于作家,证明他已漫出了文学、历史、政治等等金牢,直奔某个渺无边际的大境界。”《心灵史》改造着作家,实现了自己的人生道路;改造着被描写的对象,使他们焕发出内心久久压抑的自尊感;改造着中国文化,为它输入了新鲜的信仰者的血液;改造着有悟性的读者,使他们看到了异样的人生道路。《心灵史》是一次文学的实现和文学家人生的实现,《心灵史》带来的震动已经远远超出了文学的范畴

评论者:[谢泳](2003-11-18 17:18:01)
《心灵史》不是张承志对……教派的全面评价。张承志只是抓住……一点或两点挖掘。一点是这个教派崇尚信仰,追求人道、人性,二是这个教派的牺牲精神,不管在多么残暴的统治下,都保持不屈不挠的精神。张承志在书里舍弃了这个教派的其他方面。”这些评论提出了史学研究中的主、客观关系,文学创作中的审美意识,然而更本质的问题应该是张承忘本人所指出的学术和文学的正义性以及学者、文学家不可回避的选择。前述索飒的文章提到了这一点:“曾有人称张承志为学者作者,追踪他的读者已经发现,他拥有的渊博的学术知识、语言知识,的确可以涵盖好几个领

评论者:[叶舟](2003-11-18 17:13:59)
《永远的张承志》:“爱一个作家到了疼痛的地步而至死心向神往。五月,在西宁的街道上走过,我问一位卖熟青棵的回民老人:‘知道张承志吗?’她欣喜地说:‘知道。’‘读过他的书吗?’老人抚摸着一口袋粮食:‘没有,张承志——偌是为偌们回回们写书的人,知道!’十字路口涌动着高高低低的人群,我疼痛得潸然泪下。”张承志自己的访谈录《美则生,失美则死》(载《环球青年》)中这样坦诚地披露胸臆:“《心灵史》是我和大西北的民众共同完成的一部著作。通过写作《心灵史》,我为养育我的人民和母族尽到了一份责任,更使我激动的是,应该把自尊、

评论者:[上海师大教授](2003-11-18 17:10:33)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关于《虚无主义或者理想主义》的讨论中,几位参加者都提到:“他的高傲劲头是针对文坛‘小痞子’的,面对劳苦大众,他一往情深,非常谦卑,充满一种圣洁的爱。”“张承志找到了真正的理论主义得以产生的土壤:底层劳苦大众,在此,他又一次获得了人民代言人的角色,他发现了革命的源头。北京的一位朋友对我说,张承志这种情怀类似于早期社会主义思想萌芽时期的情怀,这说法很有启发性。”这种特质成为张承志鲜明个性的重要组成部分,给许多接触过张承志的人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评论者:[陆迪](2003-11-18 17:07:13)
我不大同意这种看法。我觉得虽然他写的很投入,很细,但正是通过这个民族的精神,通过他们如何以自己的生命来捍卫自己的信仰自由,他思考的是中国人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永远追求和保持自己心灵的不受侵犯。”丁东说:“比起……回民,张承志多一重汉文化背景,比起一般汉文化熏陶出来的作家,张承志则多一重回文化背景,多一重对宗教信仰的身心投入。他有两个文化参照系,兼有两种背景。不但是理性知识意义上的两种背景,而且是情感体验意义上的两种背景。我们评论张承志,首先应当理解张承志。”

通过《心灵史》,张承志以一片
评论者:[陆迪](2003-11-18 17:04:42)
近年来回族作家张承志对全国文坛的影响
向底层人民的历史寻求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在前述《黄河》杂志发表的讨论文章中,学者们认为张承志的双重文化背景使他得以从一个特殊而有力的角度对中华文明作出重要的贡献。例如邢小群说:“张承志毕竟是汉文化养育大的作家,虽然他……投入了非常炽热的情感。但他仍是以汉文化为中心来写作的。他需要和这个教派保持一定距离。否则不会这样冷静地取材,他的汉文化意识还是很强的。有人说……意思是说他过于投入,宗教精神太强。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