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断肠十四行(续篇)

2012-09-29 03:4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孙谦 阅读

稻麦黄了,杏子黄了,甜樱桃红了
而你走了。活着的孩子得到了
心理救援,且为节日的礼物而兴奋
你只有孤独。你只有我也不能承受的孤独
大地给予的,大地都会收回。而你的小手
却攥着笔杆不肯松开,你紧紧攥着的
分明是整个世界的孤独,它从温热转为悲凉
诗人们争相以你的不幸而赋诗作词。可是
诗歌又能留住些什么?又一个黑夜到来了
蝈蝈不叫了,乌鸦不叫了,驴子不叫了
四野里,只有年青的母亲喊叫你的乳名的声音
你听到那使星星流泪的喊声了吗?
天堂守门的天使迟疑着,不知
那门是应该打开,还是应该关闭

 

你们,父母、老师和课本都在告诉我祖国的事情
在我的脑海里,它是一个辽阔的疆域
是语言中生长出来的一个核心。是藏人、羌人、彝人
回民和汉民围绕这个核心的家园。不过在我的脑海里
它总是抽象的。你们说祖国是天安门广场,是
喜马拉牙山和天涯海角,是秦皇汉武和盛唐,是鸟巢和是火炬
但是在我的脑海里,祖国总是遥不可及的地方。祖国
是一个温暖子宫,而我只在子宫的外面生活
此刻,祖国突然走进了我,它用血液,用骨骼
用悲伤焦虑的眼神,用房屋和食物
用泪与笑的灵魂所标示的痛苦跟我倾诉,祖国
变成了我有限身体里的一个小小心跟我倾诉
祖国用哀歌、烛光和哭泣跟我倾诉
而我现在只想睡觉,睡在我家,睡在母亲的子宫里

 

我们哀思,依傍逝者。那过期的
没有到来的,沉潜在心底的
伤痛,都一并在这个时辰迸发
我们皈依哀思,就象皈依那仰面躺着的
孩子的脸上的灰烬和他紧闭的双眼。就象
皈依那爬着的孩子的恍若倾听大地心跳的
样子。你有测量这哀思的尺度吗?
你有称量这哀思的天平吗?
你能把哪个止息的呼吸至于你的呼吸吗?
不,不,不,聚集世上所有的呼喊
和它的回声,都无法阻止那孩子
在去天国的路上学步。而他的
鞋滞留在废墟上,还有沾满泥水的
衣衫,不能再象旗帜一样飘扬

 

孩童的骨骼可以与老人的骨骼相叠吗?
不同的血液可以互融吗?
楼梯可以在过道上折断吗?
窗玻璃可以在镜子中破碎吗?
手指可以在乌有的白纸上留下痕迹吗?
悲哀和恐惧可以从黑色的胆汁中分泌吗?
梦幻、妄想和痴呆可以通往奔逸之路吗?
贞洁的灵魂可以在无意中听到星子的秘语吗?
未来是在期待所有的时辰吗?
彼世可以归结为今生的原因吗?
大块的乌云在不必要的时候可以引起睡眠吗?
乌云中溅落的雨滴可以凝结宇宙尘埃吗?
雨点、泪滴和种子可以配合默契吗?
心性可以在永恒的瞬间落地生根吗?

 

向死而生。可是
这是一些没有活过的生命
在复制死亡。怎样割舍?
怎样获得存在的凭据?
那温情,那消逝如烛火的忽闪、明灭
那逃亡、拯救与自立的痕迹
那抵抗的情境令我们
不得不相互扶持着
在瓦砾和毁灭中试探着前行
“人们轻声慰藉着
埋藏在冬日灰烬下的
这颗暗火似的心
它正在燃烧、歌唱”
倾吐大地的悲与欣,爱与痛

【写于2008年6-7月】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