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孙谦:闽南诗篇(续篇)

2012-09-29 03:4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孙谦 阅读

泉州

 一步一步地接进我的乌有之邦*
让每一滴水解禁在整个南国的雨中
一遍一遍地我接近乌有之约会
令每一块被开凿的古老的石头,登临
我的咽喉、瞳仁和耳膜
川流不息的人群、车流和
高低纵横与山比肩的大厦,尚在其次

也许,还有什么无所不在
那是乌有之云涂抹的天穹。偶然间
春归的阳光穿越,与我的惊异
重合。而谁的精液粘上了枝柯
在乌有之树上结晶
街景转暗时,我看见
树上的乌有之花被寒风吹落
人们叫它——刺桐花
唉!这是怎样的光阴,怎样的无奈
怎样无从言喻的悲歌

时间之书已经竭尽,它说
芝麻与西瓜的争夺
是尽人皆知的欲求;它还说
羔羊与孩童的牺牲
是你们秘而不宣的捷径
我看见,重新飘落的雨将城市和山岭
笼罩。是我吗?是我在这瑰红的天幕下
自言自语吗?但愿这语言烂熟时
不要让它染上海鸥飞翔的羽翼

*在考古界有地下的文物看西安,地上的文物看泉州之说。到了泉州以后才感到这个说法已经过时了。泉州的建设在老城区任意拓展,许多古建筑或被损毁、或被改头换面,或被夹杂在现代建筑群里怆然独立。泉州海上丝绸之路重镇的形象不复存在。

 

雨中清源山

山浸在雨中,雨落在山中
雨下黑了山,山望黑了雨
山被叫做山,正如雨被叫做
雨,虽然它是水的一种。同样
花岗岩被叫做花岗岩,虽然
它是岩石的一种。雨滋润着山
山包容着岩石、土壤、草木与动物
它是世界迹象的一种。正如
我包容你,你包容他,他包容
我。精液包容骨血、发肤、爱与心灵
黑夜包容星星、阳光,生命与死亡
这同是造物迹象的一种。一种
包容另一种,所有包容乌有
现实在这里生长,而梦想
更有价值。东与西时常相遇
经与纬分道扬镳。光阴时日久远
山以雨的方言,诵读着
外乡人无法听懂的发现
树根挤碎了石头,石头垒起了
坟墓与寺庙。当鸟语者与花语者
对话的一刻,我想用
模糊的平静,描述膨胀的感觉
在雨水染白的空间里
大海孵化,高高的雾霭

 

闽台园*

因为爆炸,我们在
破空的声浪与烟尘中,目睹
了这棵巨榕的诞生。它的
丝丝缕缕的根系,它的
挺直而虬曲,脆弱而坚韧的主干
它的枝柯、茎叶,叶片间的脉络
斑纹、色泽和细胞,因为爆炸
而清晰,而模糊,而满怀期待
而在一个梦幻与清醒的边缘上
游移。因为爆炸而庆幸它
系于阳光、雨露和星系的命运
割裂的距离被拉紧、拉近
复杂的事物被简化;分离的心
被融化、融合。无论怎样变化
大海离不了水,山离不了树和石头
人离不了骨血。骨血
离不了那一个生命的中心。就像
在爆炸中,我们追寻故土
这棵再现并升腾命脉的树。造物的
恩典,需要心灵的力量唤出

*泉州闽台园是一个以展示闽地与台湾同根同源为宗旨的主题博物馆,其主体大厅中与闽台姓氏交互出映的主题影像画——巨榕,是由著名旅美艺术家蔡国强以火药爆绘的形式制作而成。蔡国强因其壮美的火药艺术计划而广为人知。

 

从眼睛流露出的声音

——致阿里

他能读出,从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声音
他不认识什叶派的领袖阿里,不
认识用阿拉伯字母拼写的穆斯林名子——
阿里。对于拳王阿里,他或者喜欢;或者
不喜欢。他说“阿”就是闽南语的“是啦”
“里” 就是不在外边的意思。而在
晦暗的大海稍稍露出的一小块光线上
他写下了纪念少年梦境的诗句
那时,他就读出了从母亲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
声音。在爱之上,生命的苦难带着孤独的长焰
焚烧在双亲无言与乌云般的劳作里。他瘦
使名子也瘦下来包容他的躯体
命运接纳一位诗人,可能使他
做一个园丁 铁匠 车夫  泥水匠,或者是
一个贩量晨昏时光的小贩。而他
一个铁路员工,在车轮与钢轨频繁的摩擦中
挣得养家立命的小钱。有时
诗也写在那哐当作响的声音上
旷荡的时日,列车时常会交错穿过
黑暗中的巨兽向着白昼奔驰;而艳阳下的
意念却向着暴雨推展。往昔和此刻
会同时降临灵感。他弹掉烟灰
让烟雾漫过回音。携着温柔而哀伤的情调,
为一株消逝的野百合唱唱挽歌
或是在那雨做的云上梦雪,寻找
红月亮。一个的人阅读与写作,在他
是心灵的仪式,是浴火的过程
他把自己钉在古典主义的囚车上。那磨损
切割时间的轱辘无始无终,一不留神
他会说出,从谁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声音

阿里是我的故交,早在十年前他到西北游历时,我们就曾见过面。这次在漳州期间得到了他许多的关照。阿里是一个非常重情的人,他的坦率、他的喋喋不休的言谈,使我恍然触摸到了他内心的声音。阿里——是一个穆斯林的名字,而不是穆斯林的阿里,与穆斯林的我有着不解之缘。

注:诗中爱之上、漫过回音、一株消逝的野百合、雨做的云、梦雪、红月亮、一个的人阅读、浴火等意象均出自阿里诗题。

 

闽南印象

钉进石缝里的雨,被太阳
拔出来时就成了榕树的纷乱的气根
雨和太阳的密谋常常使英雄花开得更英雄
而使三角梅在浑沌中发霉

从海上来的藩客又被骇浪载走
他们的后人认不出祖先,祖先也认不出他们
而那些从坟园走进博物馆的石头
却用它神秘的语词置换或镶嵌了人的骨头

海客不光打鱼、捞虾、捉螃蟹
还拐弯抹角的出海、出国、留洋
爱把他乡当故乡,叛道离经留余响
片仔癀骗得野兽也热爱生病了

雨下得疯狂时,香蕉林就染上了大海的气息
水仙花的传说在少妇的梦乡里一朵朵衰败
有人为储藏发胀的荔枝干,就加进了红糖
有人在彩神的壁龛里点上香烛,瞭望前生后世

写于2008年3月―5月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