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孙谦:古意及其它

2012-09-29 02:5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孙谦 阅读

古意

炉上的铁壶,被蛐蛐的歌唱催眠
“咕咕”地响着,冒着热气
酒杯空得已经无话可说
你坚持要继续跟随恶龙征伐
而盔甲早已从我的心头卸除

不可避免的分离,只留给下些许
记忆的线索,使我黯然神伤
很快骨髓里的平和,就将我和利剑打做犁锄、马蹄铁
和我时常垂钓的苍青崖岸
我神志清明时的沉想悬在钓丝上
它守望着大河里出没的日头

世事庸常,人情稀薄
一旦感到恶心、晕厥
我就听骨笛的吹鸣,不,是听秋风低语
或让悄然消逝的日影坐进怀抱
听孩童的读书声把松针落地的声息拾进耳际

我惊异,那颗注视的星子欲将我钉进星群
其实,头一次喊着你的名字从梦中惊醒后
那时我就知道,尘世的顽石
早已堆满了我的胸口

 

冬塬

天空黯淡,地平线潜入颤栗的风
麦苗俯伏,艾蒿瑟瑟。即便
强烈的情感也不能使我们免于哀戚
土地的本色和唯一的光源
恍偌,来自一群凌空飞掠的乌鸦
你信服地感受这个过程
却无法在风中擦亮最后一根火柴

 

死亡

氧气管里“咕咕”的叫声
带走了你的呼吸。熟悉也会变得
陌生。被一束百合花的残香
闭合的眼睑上,你脸孔开成了一朵百合花
哎!血液的声音别跟我说这不是幻觉,是真的
别跟我说都八十岁……
医院的被单浸着药味,没有太阳的气息

 

病忆

殷红的血守望着躯体。你肺叶的空洞
须由那些难以下咽的药汁修补
呼吸说服你要稳住沉重的眼皮和初夏的
落日。书页的声息一次次艰难地迎接
黑暗中滑落的心绪。迎春花枯萎了
玻璃瓶浮雕了你的眼神
那么多无名的牺牲,你已被
清澈的光线所吸入。青春会将你悬浮吗?
悬的和大海与星辰一样高

 

无题

从尘世的窗口望出去
山路象一条细绳提着过重的河岸
从艰难的时日里走过。很久
没有和内心交谈了,那儿的水与火
时常在我的扁桃体和牙齿上交战
现在它的烟窜出来,呛的山坡一派灰蒙
风筝已经飞的够高了,但还是不够高
那在青山背后散步的白云
如果时间足够,你的气质也能将我吸入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