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呼啸山庄》译者杨苡:百岁老人的翻译人生

2021-02-22 09:08 来源:翻译教学与研究 阅读

本文来源:原载《各界杂志》2019年第12期、王海婷论文《杨苡翻译风格探究》

杨苡先生

杨苡先生

翻译是一条有些孤独的路,如果能够看看前辈们与翻译之间的“故事”,也许我们从中会学到很多。

今天语服君想为大家介绍一位名家译者:杨苡。

中国翻译史上的女性翻译家屈指可数,杨苡是其中一位。她的代表译作《呼啸山庄》至今再版数十次,曾获南京市文联金陵文学翻译奖,其精装本被英国勃朗特纪念馆收藏。她的文学翻译质量很高,为我国翻译事业的发展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杨苡,1919年生于天津一个显赫之家,原名杨静如,是著名翻译家杨宪益的妹妹。杨苡为什么会走上翻译这条路?《呼啸山庄》又是怎样翻译出来的?我们接着看:

选择翻译

杨苡生于显赫之家,其父亲杨毓在接受了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之后就去了日本,在早稻田大学求学,成长为中西贯通、眼界开阔、学识丰厚的人。回国后,杨毓璋最终进入金融界,逐渐成为津门显要,与袁世凯、冯国璋等人交情颇深。

除了家庭的影响,学校教育对杨苡的影响也很大。8岁时,她进入著名的教会学校中西女校读书,学校里面课本都是英文的。读书之外,学校还会教给大家一系列国外社会的穿衣、吃饭、交往等规范礼仪,带领大家参与话剧演出、画画等活动。

杨苡那时很爱看电影,“中国的外国的都有,Betty Boop、Mickey Mouse那时候也都有了”。有一次,她看了劳伦斯 奥利弗和梅尔 奥勃朗主演的好莱坞名片《魂归离恨天》,这个爱与复仇的离奇故事一度令她如醉如痴,从此,她与这部作品结下不解之缘。

1937年,杨苡从中西女中毕业,因为中、英文成绩都不错,被保送南开大学中文系。不久,抗战全面爆发,杨苡成为“平津流亡学生”中的一员。她转道香港,投奔了西南联合大学。

在这里,她遇到了沈从文。在此之前,杨苡虽过得自由自在,却“浑浑噩噩”,并不清楚人生的方向。

沈从文耐心地劝她,“少写那么多充满口号的抗战诗,即使是发表了,也不见得有多少价值”,他建议她:“还是进外文系好,你已读过十年英文,该多读些原著,要打开眼界……”不仅如此,他还捧来一堆世界名著,叫她写读书笔记,“将来,你也可以做翻译嘛”。

在沈从文的指导和督促之下,一向爱闹的杨苡从图书馆借来大量的书籍,一头扎入外文的世界中。大学时她就陆续翻译了海明威、雪莱、拜伦等人的作品。

缘续“呼啸山庄”

1942年,杨苡与其丈夫一起来到重庆。在图书馆,她无意读到一本叫Wuthering Heights的英文书,原来这本书竟然是自己最爱的电影《魂归离恨天》的原著,她惊讶于二者之间的缘分,加上当时她的丈夫在翻译司汤达的《红与黑》这本书,她也动了翻译的念头。

时机终于到来!1953年,杨苡丈夫赵瑞蕻出国访问,她独自带着孩子住在一间破房子里。有一夜,窗外风雨交加,一阵阵狂风呼啸而过,雨点洒落在玻璃窗上,她在屋里来回踱步,嘴里不知不觉的念着Wuthering Heights……苦苦地想着该怎样确切译出它的意义,又能基本上接近它的读音,有那种风吹过芦苇丛的感觉。忽然灵感自天而降,她兴奋地写下了‘呼啸山庄’四个大字!”

《呼啸山庄》到底妙在哪里呢?其实之前早已有译者翻译这本书了,比如梁实秋,将这本书翻译为《咆哮山庄》,相比起来,“呼啸山庄”更符合中国文化的语境,也更文学化。这种译法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一直沿用至今。

1955年6月,《呼啸山庄》由平明出版社出版,英国作家艾米莉 勃朗特一生中唯一的一部小说从此走进了国人的视野。

杨苡翻译风格

在翻译的过程中,她尽可能传达原文的语言形式、尽可能传达原文异域文化特色、 尽可能传达原文作者的写作风格。这几点贯穿在其翻译作品的始终。

以《呼啸山庄》为例:

A sorrowful sight I saw;dark night coming down prematurely, and sky and hills mingled in one bitter whirl of wind and suffocating snow. (Emily Bronte)

我见到一片悲惨的景象:黑夜提前降临,天空和群山混杂在一团寒冽的旋风和使人窒息的大雪中。(杨苡译)

原句是一句由非谓语动词和介词短语组成的句子,描写了一副阴森可怕的画面。中文基本是没有对等的句型用法的。杨苡的翻译是对原文结构、用词的复制,这也正清晰地表明杨苡的翻译策略:尽可能地遵循原文的语言结构。

再比如这段对话:

“Its a cuckoos, sir——I know all about it:except where he was born, and who were his parents, and how he got his money at first. And Hareton has been cast out like an unfledged dunnock!”(Emily Bronte)

“就像一只布谷鸟的一生似的,先生———除了他生在哪儿,他的父母是谁,还有他当初怎么发财的以外,别的我全知道。哈里顿就像个羽毛还没长好的篱雀似的给扔出去了!……” (杨苡译)

在这个例子中,“cuckoo” 被杨苡直接翻译为了“布谷鸟”,可能会让读者不太理解为什么会把人比作布谷鸟。“Cuckoo” 在英美文化里,是一个贬义的象征,因为布谷鸟把自己的鸟蛋下在别的鸟的巢里,但大多数中国人所熟知的布谷鸟却是“报春鸟”,是中国乡间最有灵气的鸟儿。

在文中, “cuckoo”也被用来讽刺哈里顿,但是中国读者可能还不大理解这个讽刺意味,而杨苡直接保留了 “cuckoo”的英美文化含义,读者乍一看可能不大理解,但是等读者自己动手查出背后的含义,这种翻译则会大大拓展读者的视野,让读者领略不同的文化意向,体会不同的文化特色。

遗憾的是,文革期间,杨苡因为《呼啸山庄》背上了沉重的包袱。1980年,杨苡版《呼啸山庄》由江苏人民出版社重新出版,时隔多年,这本书终于再次回到人们的视野。

第一版印刷了一万册,很快被读者抢购一空,可见人们对这本书的追捧。虽然杨苡之后又有多人翻译这本书,如方平、张玲等,但是她的译本仍然以其经典性留名,直到现在仍然是出版社的畅销书籍。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