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作品的出现 | 关于康建都新近画作

2020-11-05 09:3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柳宗宣 阅读

康建都

康建都,华科大工科生,新加坡海归,机械工程师,南洋画廊老板,艺术世家,职业画家。现居武汉。

康建都绘画的美学意识渐渐形成,且创作出一批全新的作品。在他年过六十之后。

他绘画的新变是一个潜滋暗长的过程,从不为人知的数以千计的草稿实验多年摸索之后,冒现出真正的艺术品,出现在他的画室和我们的观看中。

有的人究其一生都在涂鸦,或描写外部山水,类似于外物或类似于他人对外物的描蓦。画者成了一个的傀儡;现代主体意识淡灭;作品必要的自我更新生成期或过程缺失;表浅的技法不断地被重复使用,陈旧的审美的惯性长久保持;真正的具有艺术含量的作品未曾出场。

而所谓作品意识表现在绘画中,它既脱离外部世界描蓦,也颠覆创作者旧意识。在卡西尔看来,艺术不是对现实的复制或模仿,而是一种发现、对现实的简化或强化;而艺术作品的感情是被转化到形式中理解到的激情。是这样的,作品是一种符号,要求创作主体意识或感情融入画布。这就是说,艺术品不是一种观念的客体,也不是一种摸拟实在的客体,而是“意象性客体”。有着多层次构造的“复调和声”。作为“图式”的艺术品,正如阿恩海姆所说的,它是一个完形的“格式塔”,是一个知觉的“场”。这个“场”包括了外在原型的简化变形、似动特征、方向性的张力、形式结构的营建等元素的合成,从而生成为独立的作品,成活于画布空间。

康建都作品

康建都的不断实验更新的绘画让我看到了他的作品意识的建立,摆脱了纠缠于他多年的观念方法。我几乎观察到他挣脱自我艰难更新的过程。他创作于2020年10月30日的水墨作品《女性系列》让我叫好。画布上显示出线条色块,不再是对外物的蓦写,仿佛与人间物事找不到类同,如同抽象的符号,这自创的独立于画布的色彩线条,仿佛是人的投影但又不能得到确信,影影绰绰的:仿佛舞者,尖尖的腿足,中间嵌着人眼;但只有一个立体的侧面,其他部位给截除、省略。不像他之前的画布中出现的明确完整的人体。比如早期画中一个嵌在物体中的拉小提琴的女人。女性在康建都的绘画中占据大量的空间,这是他在意的隐喻形象,传达他的热情与内在信仰。

康建都作品

具体这系列画作,有些类似于毕加索的《亚威农姑娘》,只是康建都处理得隐晦深藏;没有后者来得热烈明朗。康建都画布上的线条、色块相互运动,在空白之间构成呼应,那淡然残存的红色属于老年的热情余热,散布于其中;在同一系列的另一幅矩形作品中,表现得更为明显,轻盈生动淡雅和灵性都从其淡红色调为主的画面中透显出来。空白处渗透出某种色块构成的节奏;画布中每个元素,可能的人形,包括之间的空白,都是一个表现符号,如同音乐作品中的音符,各自独立又相互呼应,既不摸拟外界,也不在意承载创作者的意愿;手持画笔的人听从了作品主体的情感意志和结构要求,从而放弃了自已意念的强加投射,让作品自行生成。这就是说,康健都近期的作品获得了其作品的自我呈现自我生存,独立于自身的绘画构成。作者说这系列作品的出现影响了他的睡眠,令其兴奋难以抑制,可以这样理解,他在描绘中获得了新的启示,情绪在其中得到完好的表达而不是强加,画中外在视域变淡,早年实写倾向放弃了,其内在视域始得出现,一件独立的作品结构在众多元素加入生成中得以显形。

这样的作品的到来,可谓来之不易,消耗着康建都多年的投入的劳作。他将国画的线条加入其油画布面;油画的浓重色块没有被消解,二者渗入淡化;如前所述,其画面的自我生成,融入创作者多年的技艺,在布面中技艺的叠加交汇;不同色调比衬,冷暖色调的配搭。类似的人影的出现;空白的出现因为放弃了实写考虑到了其意象的运动所需。在笔者看来,康健都的作品意识在绘画中得以呈现。是他不断反省反对揣摸的结果。他之前的山水自然画面多有写实,脱离不了对外在物象的过分依赖,绘画整体几乎是山体的类似的蓦写或重写,这一度使得他的绘画摆脱不了他和前人审美的窠臼。可以说,他用了一些年才逃离出来,让其绘画语言获得自身的解放,他用线条色块来组织画面,融汇多种表现手法进行沟通,破掉既有的写实观念;理解到画布中的形象即符号或一个意象客体,这样的理解令其创作观念获致解放。

另外,他发现如今时代网络高度发达,东西方各类艺术高度融合,绘画的融合势在必然。康建都的绘画得以提升变形,在意于他渐渐地不受限,突破画种之间边界,艺术将他的审美观甚至人生观给打开,同时,令其看重艺术作品的结构生成,落实到他的绘画中。他既尝试国画,突出运笔的情感表达;又以西洋画的色彩为重,在意其色彩冷暖达配,着力于画布空间的营造。是这样的,绘画不是写实,它是自我运作它是符号的生成它是意象性客体;作品的结构独立于创作者,虽然它是创作者的营建,但它是一个有吸纳了各种存在的生命体,它自身就是一个气流运行的场,一个传递情感信息的形体结构。

面对这一新生的作品形式,康健都可谓倾注了他多年的揣摸。他不知废掉了多少张画纸;他不满意早年的涂鸦。不断的纠错。不懈吸纳新的技法,改造其绘画语言,在其中加入自己的更新。具体来说,在内容加入对这个世界的持续的理解,当他画人物时,其生理,思想,社会,历史,文化等知识涵养令其画面有内涵和灵性。他将自已的感情绘入画布自然中的气候,地构,光线,草木,山川,江河,使其风景画成为与已相关的有机体。绘画让他不断更新观念,尝试新的美学实验,变化事物呈现的视角。他不再求完美,唯求新是务。审美的更新让他放下了旧有的技艺装备,获得了新的技艺并化入画布的实验。康健都冲撞画种之间界线,将油画,国画,丙烯、水彩交替使用在静物风景画中;随着他从艺年纪的增长,对其绘画当下的情绪和画面整体的把控能力得以加强。他不断纠正修理同一个幅画作,磨砺他对绘画语言的控制能力;这些努力使他的现代作品意识出现了,在他年近七十的光景。

康建都作品

康建都早期的绘画可以找到印象派绘画的影子,如他那幅停泊房子旁前水域的白色帆船的油画,天空的彩云映在水面的色斑的光影。他的运用色调浓烈,有着新加坡异国风光的感染力,这一特色自然延伸到当下的创作中。他热爱画山体,在他的作品中占有大量的比例。近作《隐喻》却发现了新变,与它之前所绘制的关于山的画完全不同。

这里,笔者要提及印象派大师塞尚的一则名画《山坡上的屋舍》,画家放弃了既往的写实描绘,绘面的色形与意欲表现的形象之间出现某种断层。浅黑和深蓝的互补营造出画面的动感,色层之间律动呈现而放弃如实描写,全靠色调拼合来暗显山体,画的成像有着象外之象或味外之旨……画作抽去了主观视角,而包容了创作者多维视角,从多个视点角度来描绘同一个物体,这样三度空间的立体感出现了油画中。

康建都的《隐喻》有着类似的倾向。其画面一反之前外部山体的描蓦。山体由一个个色块组成,金红和橘红与黄色成块地组合,画中的山体在似于不似之间。色块之间有着相互明暗的似动运动,呈现出扑面而来的视觉冲击力,这是色块组合出现的效果,此成片组合色块又与另外的一片蓝色云气状的形态构成对比,晕染形成新的节奏,如同阴阳妙合。画面的力感与柔曼得到神妙的化合。

其中,一片白色类似女人的身影隐显在画面正中。这一幻觉符号的加入,保持了他之前绘画中女性形象,只是在此的呈现略有淡化,此可谓画者唯美情感露出了审美的痕迹,似乎这所有抽象画面由女神所唤发的激情而生,此貌似山体描绘,其实为主观情感的某种注脚,此意象符号的出现,使画布空间变得隐形多重,有着夏加尔画中的不同元素,和其他绘画语言融合一体,形成作品的复调。这恰好是康建都的绘画所要考虑的。他在新的作品里做了很好的实验,其色块与线条组成,完全放弃外部的形绘,而是着力于不同视角的营构,所有情感暗示都隐藏于画面的构成。这幅山景画就是一个“意象客体”,在审美观看中有着方向性张力,作品的构成与我们观者的身心形成类似的反应。作品就是一个新的生命,与外物与创作者脱离联系,它自成一体,是一个独立的生命,自我生成、呼吸运行于世。

(作者柳宗宣,当代诗人,诗学研究者。某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