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苏楷 | 哲学与五线谱

2022-08-31 08:39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苏楷 阅读

苏楷

苏楷,当代诗人。《中国诗坛》杂志执行主编、《半岛诗刊》执行主编。诗作见于《人民文学》《今天》《诗林》《诗歌月刊》《天津文学》《世界汉诗》,美国《新大陆》纽约《国际诗坛》《诗殿堂》《常青藤》《一行》杂志,德国《欧华导报》等数十种报刊,部分作品被译成英语、德语。出版诗集《魔像》《在甲板上跳舞》《方向》《跟舰长有关的火课》多部,作品入选《中国新世纪诗选》《中国当代汉语诗歌档案》《世界汉诗年鉴》《中国最佳诗歌》《中国诗歌排行榜》等多种重要年鉴、年选并获奖项。


范围应该存在

页面的边界,你真敢巡逻,完成
成为另一种可能:白雪
一天怎么覆盖,融化,在水晶杯
换了方式,像天气预报
走的远一点,去寻找温暖

嗯,字迹清晰而磨练了枪,小的
巡视,好似检查官,这些谁也
没有逼迫,只有内心的鸟巢
不停的啼鸣,撕杀,或许,在字母表
几乎是梦中的插图,永远不标准

难道要替换站岗的姿态,从墨水
来观察哨兵,漂移了幽灵岛

2022828夜晚


在消息里踱步

在消息里踱步,你收到文字,一份
密电码,或者更多
沉默,从一大堆铅字,你能友好相处
凶手找了鞋子,而不是指骨

攀爬纸房子:有罗马的城墙

泥水匠,没有自己煮饭,你买单被赞美
谁轻信在一本书
检查饥饿。必须牵扯寒冬

一些雪毫无改善年月。我阅读
缩短了喜欢的世界,灵魂

根本没有时间冲撞:那最可耻的野蛮
一直患病。也许
在手术台的技术上凯旋
吹鼓手,比我想象的更坏

赞同,在耳朵里塞棉花。弹簧
延迟了金属,你收下铁门

经济的小墓地:连同头顶的炸弹
很迅速,有几个人,遮蔽

夺取宿营地。囚徒,有特征
还不够,布匹,非常近
你要弄走了,课堂的宣讲并非第一次

202059


体育场的预习

这,应为平衡木的理由,你跳跃
对潜水过程,还不能呼吸
防鲨网,在伺候:每一天面貌的呈现

赞美竞技的方法,像身体,甚至
触摸一下镜子的深幽,有涵洞

是这样,旅行者联盟荣耀了艺术家
在体育场有形的地域,抓紧标枪
才能体现英勇。比较任何人
垂死的颓败,那一张面孔,带着扶手椅

参加田径,角力。撕开了纱布
唯一骨骼合成的光,到了
夜晚:被各种漆黑打磨美丽的珠串

同时属于我,今天,为何要装饰

排兵布阵在玻璃柜台,以图像感觉
从列表的台阶上,要感谢手指

而奇怪的东西,不一定寂静,沉睡
像无线电的漫游:音量,似乎也降低一点

在低空增加了声音,才成为警报的预习
或没有参战的发令枪,有些模拟手段

2022126下午


菜单上落满白雪

小号手,吹奏,金色之中撒野野一次
然而,天堂时常被宠
既有上帝带领几个雕像的门客

对餐桌瓷盘,摆放。附近,冰淇淋的湖泊
某种液体,流泻放松的空隙
与一件招牌面包的快递员,等待

称重:有人会在一张菜单落上白雪
酒瓶的碎镜子,没有什么房租

以及让翻译家缴税,增加后厨里的油桶

对一片集市收集白蜡烛:或者,查字典

译介外国杂志。另一角的装饰画
榛子树,被挖空的履带,蜂箱
悬置起来,没有成为最后的边界线
不远处,像为无限的状态守持

并指给你假日中的台布,一小块
好像失去坦克战,只是粮食的气温
下降到零度,城市里还有许多穷苦的事百姓
捏着土豆泥的面塑,之前,还没有完成

2022129早晨


水果中的蛋糕塔

不要说,你倒进白牛奶,这一排碗
排列的队伍:被爱,是在
一个水果中的蛋糕塔。假如,非常
贴身,成为枕头,也不能立即入睡

并梦见蝙蝠,仿佛疏离了夜晚,但毒药店
包过着一堆红纸,撕开,你没有

演讲时间。该是烦恼的镜像,或者,背离
灯光,从电台的栅栏,有一条
运牛船,急促一点的,像是汽笛

经销商不管空白区的液体:当然
并非纸桶,怎么样,让你感觉
墙壁地税的强度,以及轻度的水彩画

在顶端放置有利的位置,手臂的动作
上升的很缓慢,每一层级差的程度

象征着玻璃器皿,若不注意,触碰易碎

掉落,也非同流线型的。而不是
做的很特别,按着你的计谋
形成你对习俗的借口,在拒绝
既定的方案,比牲口棚严重许多

202213下午


这计划的迟到

旧纸张,包裹一场雪:像镜子里的琼花

反射,我洞察了勘误表。许久
并没有穿文字的红色浴袍,在骨头
缝隙中的警笛,影响齿痕的睡眠

不要动,所有可替代的错误。被指向
手枪:列举一个漆黑时的押送犯

傍晚雪茄烟,烧灼了帷幔的破洞
暗示走入盲人的自由,好

白乌鸦不梳辫子。我会买玩具,类似于
有炮塔,将蛋糕的三角旗
插遍。随即,拉近我,犹如积雪上的木轮车
充满响声,经历,其实是马匹

当然,玻璃可以定调影像的申请书

如果把风暴的交谈铺垫了:房间的地板
还够用。无疑是照样的仿效
一块冰砖,在手臂打滑,坠落

塑像依旧空白。等待它融化就是悲哀
不是变戏法,这计划的迟到

202175早晨


画报上的雪景与西瓜

然而,雪景,画报上的,折叠一下

那也是冬天:并置的深色羊毛,做成了
大衣,小套袖,在动物圈
对夜晚的一种描述,曾经的刀子

切削了无数白纸,雪花,爆发,不是
百万人的覆盖,莫非珠宝商

必看一块没用的铺路石,和文字的走私

都失去了路障:切开了摆摊的西瓜

还是红色。而饥渴,肠胃的复活
没有任何帮助,具象中,休息
一下。借着牙齿的光,不如瞳孔
阅读期间的滑行,庆祝观看的方式

简单点,只是自己。带着不计其数的面貌
语言像鸽子,可能落在岩石
被允许的镜面,很不对称

只会现出有形的痕迹,比任何时候好
但并非抓紧了狭窄范围,挤掉黑冰

稍显抹去长久纠缠的纱布,仅有的杂志
消毒,还是充满空隙,而又不要慰藉

20211121下午


在我之前的译者

野薄荷卷起的紫砂壶,还有,水底的
期限,湿淋淋的:当然洗过了

细节是好奇,进入音乐的帐篷
影像不知道谦卑,声音
可以,模拟一座塔。一扇玻璃窗,没有
宣泄清漆,好似罩住什么

入夜时,如一束小插花,瞬间
屋顶下要祈祷:热气,炫光
外面表明的屠宰场,野兽

这是我的手。比较拍卖会散落银币
当卖掉了羊皮画,纸样

已变成粉红色。像茶罐在白色的泡沫里
浸泡,几乎不停顿

使消磨过程从来不打招呼:激情四射的

摘下南瓜。那个晚上,缩小的橡皮船
葡萄酒,要是加深一种颠簸
也十分容易,除了没有记录的
栅栏,很独到,真的不太迟

能否成为摇摆舞,空闲的休息范围
所有人,­骨的头发刷子
又黑了好久,在哪一边打理世界

2021115早晨


预料的背叛

桌子上,食物的小变动:你操劳

也没有像邮递员,聚拢绿色
实际,从厨房爆裂的机会
我喜欢它们,几乎忘了

在一片泥土,捏出一匹马,或许
凝视,又与众不同

已经被挖空的的部分:骨架
宛如悬铃木,和思想的多云层

我要在大海捕鱼,接下来,就是
一天最好的网,甚至
超过了午餐,夜晚,我看不见乌鸦
点燃烛台,进入我的访谈

记忆,我触到了,如同一杯水
不像精美的灯罩让你发现,消失
也很快乐,一瞬间
你戴着旧帽子,喝啤酒

再没有刀叉,堆着食品的小雪,要是
一直走,你要对峙头脑里的冬天
不是得到的,就会感谢它

不曾赠与我的东西,不曾赠与我的东西,是时间

预料的背叛:在指尖的曙光,
如果,能够到太阳,而变成转身的责任

20201129中午


塑像也许在沉船中

塑像也许在沉船中,因为深陷没有
格局:你稀薄的比喻一座山
一片海浪,也不能囚禁

甚至不会仰慕淘金者,铁路

是最后连接的。交叉,说不上
路边狗,一个世界的私密

脱离于肉身,形成了极少数,为神学
祷告:承认你的不健全
这很难,既然,算上了手的控制

遗憾没在画册,给欣赏小软弱,恰似
陆地最好,我临近石头
如果,凝视像一种死亡状态

无法存在,那些通报还有什么用

把眼睛放一辆车模:并无其它的简化
偶像,要露出一排牙齿

船只即将沉没,我也看不见

2020104早晨


哲学与五线谱

你绝无可能回避,一堆黑水晶,即便
挖掘了哲学的山脉:也要
跳过独木桥,身躯里的洞穴
与一个先验的世界都可以支起乐谱架

这当时像涉猎的珠宝商,选择看门人
确实有黄金的感化,在工艺的四周

两只手,已经残废的更多,而幸运的伤员
扶正了玉石像,阁楼,仿佛琴盒

似乎有一点空间,小凌乱
预设的孤单,既不开花,也不结果
仍然,给予漆黑之夜变化:只有
铁夹子帮你一把,挑出一些字迹

但不会烧灼拼接的笼子,就用它
在图画内,演绎边界:或者
有一天,对于音乐从小径上的走私

云雾缭绕的,下着雨,潮湿的
那一定是内心,不会显示

最后在喉咙的全集里,无数人编纂着
书页,起身,这莫非成为石头牌

20211229下午


颜色在一本书上也非常伟大

房子的杂物间,不远处是花园,芍药花
盛开,有点风致。或按我的预示

颜色在一本书上也非常伟大:书房

并不孤独。桌面并不狭窄,一排
花纹像干草杈,被文字磨光
装订一部光滑的铲雪车,当然

铆钉,不会几近完美 。终于要学会
从四周弹性的范围,扩展,人的思想

也要蕴含锋刃:匹配对角线,就会
延续阴影,而绝无深入木制工具本身

把抛出的铅锤线段,应和了另一边

抵达的标枪。平面是阅读原文
立体,构成推至的巨石
其实如今放下,谁都不熟悉,同样的献给

字母表。晾晒的小旗子,和一些花瓣
不停的擦洗摄影师,影像里的卫队,除了
光圈,扩大规模。花瓶
还留有白釉,传递春天的声音

2022622上午


有一点对美味的忍耐

绿豆糕的秋天,这一座瓷盘的山脉
视界里,如花朵的比例尺:酥软
被拉回车辆,充满光线的部分
在雪堆选白色的钢琴,似乎,幽灵

从喉结穿越。有一点对美味的忍耐
要永久的前行,附近,很调侃

人们,都非常命运。这一场谈话
与果实,稀缺,而反讽了商业的标签

另一方面透过玻璃纸,也没有接触
诸神。有多少轮回,像一个乐队

只有内心居高临下:读过经典
积聚冬眠动物,时常,我喜欢的
很难带回来。一盘冰淇淋

摆放了东拉西扯的冻土带,莫非

严寒中,让星辰变形。于是
蔓延的组合,将加长喇叭,或一种

在灌木丛吹一吹。绿豆荚饱满的角度
那样,竟产生美食,节目单
零散的介绍浮现的场合,以免手势错过

202256早晨


好似财富的报警方式

水银镜晃动,像影子的窃贼,那个
位置,不看什么商标
延及瞳孔的富人层:并非替换一个地域
遮光窗帘,没有升起海盗旗

进入玻璃圈的季节。鼻翼,这呼吸的小路
一片属于枪炮的花粉,是不够的

春天的荣誉,如果,被持有,会兑现
何种感觉,在新型的房间,不要
小睡,或名字的一张脸

遇到我:充满折光的万花筒,称为
洞彻黎明时的结构,有力学标准
和样式的阶梯,让双手设计

就是在真实中攀缘,而出于玩笑,抛掉

拖鞋,有人以为像前排的黄金
来了一种脚底上的制造商。干脆

如此谋划。还没及时的骄傲,减少
夜晚的账单,从分期内
­骨积攒了银行,大雕像
靠近过同龄的电话,好似财富的报警方式

2022612星期天早晨


这种份额中走私的黑灯笼

登记了明显的名单,像乘坐橡皮艇
而一个人,前进,坠落
都有可能发生:水面,安全网,犹如
合集,收录,无论怎么也要查字典
只有从一堆物资上,捆好
所需要的稻草人。与此来押运战俘
这种份额中走私的黑灯笼
或许,全部色盲者纠缠的绷带
在两个地方,又作为
脑袋搭置的白纱帐:是许多潜水服,或者
雾的颜色,谨慎而暴力。立即
消弭,这不可能,铺展一次
潜伏镜子中,不会影像很彻底
当然函授学校,没有讲授海底船
标记。那一些空格子
填满栖息地应该有梯队,运行
返回布满了纸笼子:不用怎么挑选
在一页拼贴画,也误导了魔法
向我记录睡眠的纪念碑,以及这肢体上
很难摧毁的构造,就是思想的奇迹

202251早晨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