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梅朵荐诗 | 西藏:诗歌村庄,最后的放生白羊(贺中)

2021-01-18 09:3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梅朵 贺中 阅读

西藏:诗歌村庄或最后的放生白羊

贺中

最黑的地方,光芒刺伤我的目光,以至
美丽的经书受到焚烧,少数精贵的东西沦落风尘
——在没有人能够触及的部位
爬上睡眠者脸庞的苍蝇发出难听的叫声

石缝渗出春天不可企及的信号:它们仿佛桑烟直上青天
上涌的血——你使我灵魂出窍,你使好听的歌儿无法降落
熟视的人们肌肤相亲,茎管催生的力量令人心酸——
我把这些真相告诉给陌生的女友,她的颤栗洗劫头顶的星云

不能紧抓的劫年——衰老的到底是什么
微茫中逃亡的难民,你的双脚踏破了道路的心脏
玻璃的幻景,是大海上流动的儿童,是天空中滑行的雪豹

苍老的血亲呀,有生之年的马灯照耀我门口的绿草
手掌抚慰我女儿落雪的幼小身体
没有人能说清主宰的圣幻,没有人去过真正的花的宫殿
没有人能从冰雹的内核取出黄金的火炭——

皮肤发痒的气流,让我眼球红肿的景象
治疗朝拜者灵魂的庙宇——你这野草莓一样的人间小屋
神药浸染的玫瑰逐步远去,乞丐们漫游茫茫黑夜

密集的风雨像树根深入大地——西藏啊
旋转的梦幻,流动的盛宴,鹰鹫和獒犬的世界——诗歌的村庄
净土独行的最后一只舞蹈的放生白羊!那铜质的大草原
透明的毛帐——游牧者吟唱的纯银宿营地——

是不是我窗外的风铃已经消亡?是不是我身边的经幡已经陷落
是不是废墟上的灰鸽子已经飞远,转经的山道已经冲没
在这有雨的夜晚!在这闪电兀现的夜晚!在这洪水的夜晚!在这信徒汹涌的夜晚!
绿松石般的光阴——结实、光滑、缓慢、清纯、感伤,抑或是无奈的叹息
其间充溢着骑士失落银鞍和牧女丢失的订婚戒指

贺中

贺中,又名克列·萨尔丁诺夫、琼那·诺布旺典、贺忠、老憨等,生于青藏高原东南部祁连山的皇城,父亲为尧固尔克列氏人,母亲为安多藏人。先后在甘肃与北京两地学习过银行会计、旅游管理专业。当过银行会计、行政秘书、市场策划、刊物编辑等;主办过《西藏旅游》画报、《西藏风情》画报。诗歌创作活动始于少年时期,迄今著有《群山之中》、《西藏之书》、《说说你,说说我》等诗集。偶尔也涉足小说、摄影、绘画、平面设计及影视领域。现居拉萨。

诗歌村庄,最后的放生白羊

梅朵,诗人,教师,现居法国,任教于蒙田大学。

梅朵,诗人,教师,现居法国,任教于蒙田大学。

梅朵

海德格尔说:“在贫困时代时作为诗人意味着:吟唱着去摸索远逝诸神之踪迹。因此诗人能在世界黑夜的时代里道说神圣。”在一个曾经溢满诸神芬芳的地方,在她黑夜的深渊里,西藏诗人贺中采集着远逝的神的踪迹。他的诗歌,散溢着庄严神圣的气息,引领我们走进雪域高原色彩缤纷的苍穹和纯银般的草原,又以依稀的抽泣给我们看它冒着桑烟的黑色伤疤。这位诗人在夜里常常不睡,醒着,酒醉着,为他失身的高原,喃喃着动情的挽歌,带我们聆听众人因沉睡错过的哀声,让我们“去摸索那里的暗示和指引。”我们看见诗人以他敞开的黑夜抚摸着土地的贫困、美与忧殇,在急速变化中寻找它的根蒂,为它揭开命运的遮蔽,为它歌唱,为它的痛与爱命名。

《西藏:诗歌村庄或最后的放生白羊》这首诗没有腾格尔式的抒情,也不是卓玛们汉化简易的通俗歌,更不是为满足现代人猎奇的人类学游词。它是一首哀婉的乡愁之歌,一首在高原命运中长大的西藏之子才唱得出的情歌。它把前世故乡的情愫从我心底掀动起来——那绿松石般的高地,旋转的梦幻,流动的大草原,我到哪里去寻找丢失的订婚戒指呢?我到哪里去寻找那失落了银鞍的骑士?这首诗仿佛一个深情的向导,把我引向世界屋脊的诗歌村庄,那个我从没有踏足的梦中故土,那里飘动着最后的祭献给蓝天的白羊。

一开篇,诗人就把读者推进了历史的轨道:“美丽的经书受到焚烧,少数精贵的东西沦落风尘”“仿佛桑烟直上青天,上涌的血——你使我灵魂出窍,你使好听的歌儿无法降落”。半个多世纪以来,雪域高原历经了巨变的命运。经书,庙宇,神秘的文明,在一场场洗劫中飘零破碎,跟随着灵魂的歌声流落于荒漠。“熟视的人们肌肤相亲,茎管催生的力量令人心酸。”生命依旧坚强地繁衍。而真相呢,让陌生人也颤栗,让天空也悲悯的真相,我们将在哪里听见?

“不能紧抓的劫年——衰老的到底是什么,你的双脚踏破了道路的心脏”,一串串命运的劫数降临这片土地。我们怎会忘记在微茫中的逃亡,被强权的暴力驱赶的脚步一直走出自己的家园。接下来的这一组意象蕴含着令人恸心的美——

玻璃的幻景,是大海上流动的儿童,是天空中滑行的雪豹。

逃亡路上,饱受伤害的心依然流动着美好的幻像。是的,诗意能抵挡严酷的打击,在绝望的土地上依然踏在道的心脏里。苍老的血亲,马灯,绿草,女儿落雪的幼小身体——一如幻灭中的美,一如澄明之境。

没有人能说清主宰的圣幻,没有人去过真正的花的宫殿
没有人能从冰雹的内核取出黄金的火炭——

多么优美而深邃的隐喻!严酷中生长的生命隐藏着奇美的低语——花的宫殿,冰雹的内核,黄金的火炭,这是只有游历在那片神奇高原上的吟唱者才能盛开的比喻之花,动人心魄。

燃烧着“黄金的火炭”的雪域高原,它的灵魂是如何流逝的?这首挽歌仿佛保留着往昔的镜头:治疗朝拜者灵魂的庙宇,飘着经幡,如野草莓一样的人间小屋,神药浸染的僧人。然而,曾几何时,密集的风雨,无法抵挡的浩劫,像树根深入大地,他们沦入乞丐,在黑夜里悲伤地漫游……

接下来诗歌从黑暗的夜里猛然转至明亮的大草原,带领我们走进那纯银般的宿营地,因为他要告诉我们他的诗歌村庄——旋转的梦幻,流动的盛宴,鹰鹫和獒犬的世界,舞蹈着最后的放生白羊。这一节饱含着精美的意象,童话般的难言的深情。被放生的白羊,那是自由的、被免去了杀戮的生命;铜质的草原和透明的毛帐,金属般的绿地上好像飘着萤火虫一样的帐房。吟唱的游牧者不就是诗人吗?那些天生的浪子,透明的魂魄,为灵魂搭起纯银的栖居地。我在《把诗歌作为一种遗言》一文里曾经这样写到:“诗人的角色来自于古希腊的游吟者,其内核至今不变。正因为他们的记录也是历史的见证,是存在的见证,所以诗人的命运和人类的命运深刻相关。”自由舞蹈的白羊,自由歌唱的土地,才是真正的净土,才是诗歌的村庄,因为他们见证和记录了人与土地的命运,因为村庄与人互相给予了存在的意义。

最后一节,诗人仿佛喝醉了酒,伏在桌子上失声痛哭,哭诉正在消亡的诗歌的内蕴。三个排比句连续自问:

是不是我窗外的风铃已经消亡?是不是我身边的经幡已经陷落
是不是废墟上的灰鸽子已经飞远,转经的山道已经冲没

诗人在悼念他失去的村庄,那些风铃、经幡、灰鸽子、转经的山道,似乎已经随风飘逝。即使还在,那也只是为猎奇者的表演,摄影家的垃圾桶,现代化信徒的狂欢之地。

在这有雨的夜晚!在这闪电兀现的夜晚!在这洪水的夜晚!在这信徒汹涌的夜晚!
绿松石般的光阴——结实、光滑、缓慢、清纯、感伤,抑或是无奈的叹息
其间充溢着骑士失落银鞍和牧女丢失的订婚戒指

强烈的对比唱出了诗人心中的哀歌。雷雨闪电的废墟上,曾经回响着绿松石般的光阴,如完美姻缘的人与高原的结合,肉身与诗意的相契,从此一去不返了。“骑士失落银鞍和牧女丢失的订婚戒指”,失落了结实、光滑、缓慢、清纯和感伤的婚夜,被假大空玷污的神圣之地发出深幽的叹息。

这首一唱三叠的诗歌诉说着诗人的乡愁,字里行间饱含着他的原乡信仰,他“隐秘的房间”。这种地方与诗歌的关系让我想起了艺术评论家管郁达倡导的“艺术还乡”,针对丧失了乡土精神,远离了大地神明的现代乡土景象而发起的艺术还原之举。贺中在他酒醉的夜晚,是常常吐露着他痛惜的心声的。被历史弄残的高原,被现代仿文明弄脏的草原,我们如何还原它的生机、“重建地方能够揭示隐秘的记忆,这些记忆为不同未来提供前景”呢?(英国地理学家哈维David Harvey)

藏族的血液在贺中的诗歌里,也让我们听得到宗教的声音。也许在他的心中,萨迦的荣光,才是诗歌最根本的奥义,那是高于短暂肉身,高于土地文明的心灵的秘密。当我诵读他的《青铜的萨迦》,感觉那好像是一串引导他的放生白羊的铜铃,也是诗歌村庄的高空里不朽的歌谣:

青铜的萨迦,荒凉的萨迦
尘埃中步步走远的萨迦
在大片铜器的叮当中,脱离了我的肉体
把自己放在了幽暗的殿堂

梅朵写于2021年1月15日

诗歌/摄影:贺中

诗歌/摄影:贺中  诗评:梅朵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