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黄元祥:赠人的诗歌(五首)

2020-11-05 08:5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黄元祥 阅读

黄元祥

黄元祥,1976年出生于四川攀枝花市盐边县,曾在新疆喀什生活两年,现在成都谋生。90年代开始写作。

关于书法
——致黄仲金

是凌冬的鹅毛大雪,
抑或飞来峰,可做神来之笔?
在纸上写出的

那些字,是我们希望
另外的我们得以存活?这里,精神

就像事物挺直的脊梁,如果我们
抽掉它们,就会回到
古板的印刷车间:一群软体动物

堆在那里。因此我们仍须
回到最初,从楷书开始,学习

做人。现在挥舞
如椽之笔,你可以想象
宣纸尺幅的宽广:大江是横、
高山是撇、湖泊是点……

但书写人生的第一步如何迈出?
谁说——出门便是草,是吗?

虚无或在西区以西
——致曾蒙

虚无 开始只是跟随事物的影子
或我们的影子
当我们望向内心静谧的古井
在波光粼粼的水面
它扬起脆弱的头——

它在生长 欲望像一场雨下过后
地表的松针中露出它伪装过的脸
像那些五颜六色的毒蘑菇
因为新鲜  总会被人无意采食

它仍在生长 并突破我们的认识
成为现实的对称部分
我们无从觉察时 它强大到几乎就是现实——
在西区以西  逼迫着落日消沉
让汹涌的江水切割褐色的石岩
并使我们沉默 盖过对岸火箭草的茂密

在西区以西
我们目睹完整的黑暗从江水中萌发
星星蹑足走过天空
没有船来自对岸
如果我们足够悲观并挥手告别
那手臂下  有时是一座桥
有时是一道深渊

青白江
——致胡仁泽

那条穿过鸟语林的小河
我更愿意称之为清白江
它流经你的笔端:
“一条顺着墨水流淌的河”

当我们沿着堤岸散步时
它突然变得开阔
看  那五月涌动绿色的波涛

最初 它在茶叶和杯盏间流动
如果流向郊外  立起身子
成为一棵挥手的榕树
或者被龙炳指认为田埂上一只
叫不出名的鸟儿

追溯源头 它从天际奔涌而下
仿佛是山间的溪涧
仿佛来自唐朝

那源自古老年代的传统让我们
可以淡忘了  只是一阵抽刀断水的感觉
无所谓开始和结束
因此流动只是服从
河流就是命运……

当浪花的嘴唇不再闪耀时
岸的对面  隔离林外
川化厂冒白烟的烟囱
仍在提醒我们不能忘记的现实

我的成长
——致桃子

拉磨的驴绕的圆圈落到纸上
就是指定 就是划地为牢
孙悟空用过
现在由不死的时光实施 
在它咽气时感受

      那就是生活了

磨豆腐的声音自乡村中传出
钟表的滴答声形容过
由三源河流淌的豆浆说出
一晃神 熄灭了油灯

      记忆就是清晨了

小鸟用露珠的清脆来漱口
鸡棕一夜间冒出的头在牛蹄旁闪现
使看见的又一次揉了揉蓬松的眼
每棵松树每天都在总结 
每根松针落下都在记录

      那又是一年了

要长多高才能摘到门前的梨
俯身穿过田畦的分行
头与葫芦瓜相撞  就是交流
三姐从灶间抽出的镰刀说

      “熟了就要收割”

熟透了就会烂
那不烂的果核拉上了弦
被祖母的咳嗽咯出
由父亲渐驼的脊背发力
追赶着你  已经二十九年了

      整整二十九年了

他们
——致李龙炳

他们在大海深处走动
岸上的我们才会清醒
或入梦

他们坠入天际的河流
把天空刷蓝  云朵洗白
我们才会放声歌唱
并纵身一跃  成为其间的星辰

有时他们从镜子上起身
从我们惧怕的力量中回来
我们才会拥有幽蓝的火焰
以及稻草的亡灵

他们端过酒杯  我们端起时
痛苦才会满溢
我们持久望向山尖
他们也露出明亮的眼睛望向我们时
遥远峰顶的积雪才会融化

用雪水我们汇聚成了山涧
用山涧他们汇聚成了静谧的湖泊……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