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曾蒙:繁体字

2023-10-20 10:02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曾蒙 阅读

曾蒙

曾蒙,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出生。著有诗集《故国》《世界突然安静》《无尽藏》等五部,作品入选多种选本,部分作品在马来西亚、德国、法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发表。大型公益性网站《南方艺术》创始人。曾获当代国际汉语文学大奖、封面新闻2018年十大诗人等奖项。现居四川。

拍摄于2007年1月6日  摄影:毛文洪


祁连山的雪

祁连山的雪,与乞力马扎罗的雪
高黎贡山的雪
是一样的雪。站在山顶
一动不动。

七月酷暑。途经祁连山
寒冷刺骨。对面的山峰
在雪的映照下,
闪闪发光。

而河谷就是深渊,
依稀可见一两个帐篷,
一两个牧羊人,在河的两边
生火做饭。

几柱炊烟
在谷底飘散。人世间,
仿佛迎接来了黎明,
持续陷入的傍晚。

2022.7.4


黑与白

那跳动的灯火,将波纹重新梳理。
河边的船更加冷静,
风从旁边吹开了裂纹,
州河停在河中央,静止不动。

夜里的河水抽打着桥墩,
朴素的声音延伸出小城的水泥路,
当它转身,我并没有分辨出
黑与白、白与黑之间的差距。

其实这就是河水给予的回馈。
冬天寒风凛冽,呼啸呜咽,
倒是春风一吹,路边的人
仿佛大病初愈。

那腾空的草地,朝着迎面而来的
河流,先后都投入了
过多的力气,震耳欲聋的雷声撕开了
无数面孔,看起来有些着急。

2022.7.5


穿堂风

我侍候的不止是穿堂风,从走廊来的
树叶悄然落下,
带着芒果的清香。
背后,我没有注意的墙壁
依然有着夏天燥热的气质。
这是我忘记的国土,
这是冰雪遗忘的角落。

我还侍候了缤纷而至的光线,
飘摇而至的光线,
从枝叶缝隙中间,渗透了出来,
晶莹、明亮,
凌乱、温暖。我从这些光线中间
穿行,仿佛穿越了春夏秋冬,
何乐而不为。

既然爱上了这偏僻的一隅,
这花果飘香的果园,
重新点燃了活下去的力量。
是什么,让一片荒芜之地,
有了无法逾越的围墙,那走廊
尽头,病人纷纷起身,加入到了
天使的合唱。

2022.7.11


路牌

这些路牌炙手可热,
每一块都见证了商业里的经济学。
夏天的热度
让一座城市有了方向感,
让一条江与另一条相遇并深度融合。
来自小县城的人民与制度
当真能成为另外的故事会。
天真的峡谷,
总想成为咆哮的海洋,
绝壁般的人情,汇聚更多
燃烧的热情。
这一次,将解冻街道的界限,
中心广场与大梯道之间
互相致敬。
来自他者的世界
和石阶,能整齐地滑入夜晚的胸脯。
来自他者的会议记录,
将成为老师
讲述江山和财富。只有我
还在窗棂边,聆听淅淅沥沥的雨声
暗自神伤,我的那些兄弟
自绝于群众,在凉快的地方喝夜啤酒。

2022.7.14

2007年1月6日,诗歌沙龙。多年后毛文洪主席发来照片,并伤感地抒发了感情:时过境迁,这些照片非常珍贵。有时候我翻到,看着看着会流泪。

2007年1月6日,诗歌沙龙。多年后毛文洪主席发来照片,并伤感地抒发了感情:
时过境迁,这些照片非常珍贵。有时候我翻到,看着看着会流泪。

救赎

这不同寻常的一天从门缝开始,
我预测到了不朽的神灵。
从来没有胜利,
只有瓦蓝的天空拖住了乌云,
只有更大的洪流从河谷经过,
那更彻底的牵挂,
那不着边际的屋前屋后,
都被惦记,都被遗忘。
那寺庙,依然有隐士的风范,
那石堆,依然有群峰的肃穆。
只要坚持,夕阳一样会遇见彩虹,
只要坚持,朝霞一样会包围
晴朗的河谷和山峰。
我站起来了,
那后面的背影重叠了
更多的记忆。我停靠在公益性质的墙上,
我看不见更阔大的喜玛朗雅,
看不见飘舞的哈达,经幡,雪
颤抖着送往朝圣的路上。
像一个古老的仪式,
熠熠闪光,此时
灵魂得到了救赎和安慰。

2022.7.15


藏区

那是一次堪称奇迹的偶遇。
风信守承诺,将简洁的承诺
还给了风。忧郁的楼阁
响起了脚步声。
七月的海拔一样不会变,
谷底就是香格里拉,
一个镇子守候住了一块巨石。
即使感冒,也没有让雪山
沉寂下来。
即使夜晚,也有闪烁的灯光
让藏区变成白昼。
那蜿蜒的石头,要么耸立在
半山腰,要么与公路平齐。
那一半的寺庙,
扬尘而去。河水合拢处
显示出人人平等。
我甚至没有怀疑,是什么样的
人,才配得上这样的神圣
和安宁。
只有一种可能,
只有藏区,才能拥有这样辽阔的
福祉。只有藏人
才能越过海拔五千米的雪山
去讨要生活。

2022.7.18


清澈

这是我熟悉的门庭,
一堵墙挡住了去处。
后面,是楼梯,转角处是厕所,
这是伟大的去处。
五月的阳光明显好于十月,
街边被不断扩张的市镇
挤压。我看见了
彝族的图腾,电线杆
漆上了三种标志性颜色。
这个名叫平地的小镇
仿佛支撑起了我的异乡梦
我的异乡梦有很多麻雀和蝙蝠,
属于清晨和傍晚,也属于植物
更加透明的支架。
远方的风车
带动了神的呼唤,远山的呼唤。
我一直描绘不出这样的节日
这样的色彩。
走出去又退回来,
我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又一次目睹
金沙江的辽阔和神秘。
以前的浑浊,换成了现在的清澈。
仿佛我的青春,
翻滚出更加深刻的硝烟。

2022.7.20


色达

空气中散发出色达的气味。秃鹫
飞了过来。天葬台迎来了
巨型轰炸机。
这是人间和天上的区别,
盘旋而下,
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
它可能不知道生死的意义,
但绝对以最大的赤诚
用最简单和直接的仪式,
表达对人类的尊敬。
经幡在山顶飞舞,
使劲吼出的那些音符,
只有在蓝天中翱翔的秃鹫
才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狂风暴雨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甚至连脚下的泥泞
也能感受到刺骨的寒冷
色达正午阳光的寒冷。

2022.7.21

2023年10月2日晚,与游太平相聚于达州通川桥旁餐厅。

2023年10月2日晚,与游太平相聚于达州通川桥旁餐厅。酒过三巡所拍。

看见

我也有无花果的忧伤。这棵树
沿着自己的朝向
平行于住院部二楼。
站在三角地带的要道里,
毫无表情地伫立,
仿佛与医院结为一体,
仿佛成为病人的家属。
它命令了风,也听命于风,
在疼痛和疾病的世界里,
独自成为收割机。
站在树下,看着来来往往的
病人,
门诊与住院部之间
能不能达成协议,
互相吸收彼此,吞并彼此。
这些粗壮的树干,各自经历了
多少次雷击,我不得而知。
每次从身边穿过,
就像穿过邻居、岁月与风雪的
展览厅。最突出的
往往就是不经意看见的。

2022.7.22


拖乌山

拖乌山也有自己的隧道,
也有不折不扣的山峰,那红叶
在半山腰燃烧,即使是十一月
依然拥有不可争辩的激情
与好强的性格。
我们穿行在拖乌山洁白的
谷底,大凉山显得渺茫
没人理会,身边的
野草做出小鸟依人的模样。
这无尽的典藏,延绵的群峰
与孤独的鸟群,
构成了拖乌山的血脉,
如此的巨大与纤细。
那倔强的阿咪子,用背影
展示了曲线与美。
这是拖乌山的风格,
也是拖乌山的深刻,
山水与魂灵
皆是大地的秘密与馈赠。

2022.7.26


繁体字

我自学了雪的知识和意境,
那雪也变得轻盈了。
我自学了人情世故,
阶梯也变得圆满。
而风并没有教会我开门的技术,
雨也没有教会我水滴石穿的
窍门。
只有迎着风吹,
我才体会风的坚持;
只有在雨中漫步,我才相信
雨也能泪流成河。
万物都有其伤心事,
人间没有更多的亭子,供你歇息。
一次醉酒,便能看破红尘,
拉黑不该结识的人。
你虽然做着减法,
人家一样写满了繁体字。
我在大凉山的隔壁,
望尽天涯路。
听一曲血洗的江河,
渐入梦境。

2022.7.27


范围

我得到了更加纯粹的
离别之情,
绝大多数的石头表示不惋惜,
绝大多数的鸟群已不依恋群山。
那离别的号角吹响了山谷,
柳树与松柏
是这片坡地的主要植物。
正如它们的安静,
阐释了小河的流向和归途。
我不能用家乡的山坡来代替
这里低矮的峡谷。
这里的海拔完全能丈量我的身高
与体重。
我不会依靠在一座山
梦想光荣与未来。
我蔚蓝的前程是不是微澜涟漪,
这与我没有多少关系。
我能记住的前辈更少,
我能依靠的墙壁也被移出了
自己的范围。
我建立不了自己的帝国,
我却万分骄傲,我属于自己
的一片破碎山河。

2022.7.29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