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日本小说家阿刀田高:日本文学界现在非常困难

2012-09-28 09:35 来源:新京报 阅读

  就像阿刀田高所说,现在的作家更注重长篇小说写作,对短篇忽视。可他却一直坚持写短篇,一写就是40几年。在日本有句话“写短篇小说盖不了房”,如今他打破了这句话。他说自己虽然吃了点亏,但还是要坚持把短篇写下去。

  希望自己是短篇小说家

  新京报:你这次一下子推出了四本短篇小说集(《蓝色圈套》、《红色诱惑》、《白色魔术师》、《黑色回廊》),每一本的名字都和颜色有关,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阿刀田高: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就只是用颜色来给内容分类,关于男女感情的就是红色,可怕恐怖的是黑色的。

  新京报:你最喜欢其中哪种颜色呢?

  阿刀田高:黑色是我最喜欢的,因为我注重营造一种恐怖的感觉,为了表现这种恐怖的感觉,黑色是最适合的,所以我最喜欢黑色。

  新京报:人们常说你的作品很难归类,你觉得呢?

  阿刀田高:我是希望自己能发挥各种各样的想象力,不必非要归于哪一类,如果一定要说,我希望自己是短篇小说作家,一点灵感就可以写出一篇小说。

  新京报:读你的作品会觉得你非常喜欢引入大量的对话在作品中,这是作品本身的需要还是你的个人习惯?

  阿刀田高:日本小说里面,对话是一种符号,我觉得对话本身就是小说,举个例子来说,比如说“我爱你,请和我结婚吧”,每个人的表达方式是不一样的,通过描写他们表达方式的不同来展现人的性格,如果有100对的恋人,就会有100种不同的表达。对话要符合人的性格,这是小说最基本的技巧。

  新京报:你觉得长篇小说好写还是短篇小说好写?

  阿刀田高:比如这本《红色诱惑》,400章描述十个事件我觉得比400章描述一个事件更难,如果我写一个故事,构思一个就好了,所以我觉得短篇小说更难写。我觉得短篇小说是一种很礼貌的作品,如果它不合你胃口的话,也只是打扰你很短的时间,长篇小说不合胃口的话你就很难读下去。

  新京报:你是如何判断一个题材是更适合写长篇还是更适合写短篇的?

  阿刀田高:现实主义的主题,比如描写过去发生过的人和事,比较适合长篇,如果是作家一个突然的灵感和想法,捕捉这些东西的话,那就比较适合短篇。像《红色诱惑》中的《午夜飞行》,它是我现实体验产生灵感的作品,我在朋友的公寓里等电梯,电梯上来后门打开,里面没有人但是有一种淡淡的香水味,那股味道像是穿过我的身体渐渐远去了,我是根据这个灵感创作的《午夜飞行》,但是这样的灵感创作长篇是不大可能的。我把这个灵感创作成男女之间浪漫的故事,这是需要一番苦心的,故事讲述男女分手,女的后来死了,化作一种香水味来到男的身边。

  新京报:所以是以灵感的来源进行区分的?

  阿刀田高:长篇小说是一棵树,从它的根到它的枝干、树叶都要写,短篇小说是你砍下一根树枝,从这个树枝断口的地方,你可以看到整棵树的特征。我的朋友渡边淳一写男女之间的爱情,就会讲他们怎么相恋、怎么分手,后来又怎么幽会,这是他的写法,而我就是选取这个女子化作一股香水,这是我的手法。长篇小说虽然是主流,但是短篇也很重要,就像一个汽车的轮子,只有都在才能支撑小说市场,日本的出版行业现在不太景气,长篇小说比较好卖,短篇不好卖,哈哈。短篇小说虽然不好卖,但也很重要,所以我吃点亏也无所谓,在日本有句话是:写短篇小说盖不了房,但我现在房子也盖了。我非常喜欢短篇小说,只要我活着我就会写下去。

  新京报:现在读者越来越喜欢看这种求新、求异的故事,您认为这和人现在面对一种枯燥、乏味的生活有关吗?   阿刀田高:肯定是有关系的,因为人们都是面对一种不确定的未来,在迷茫的未来中对这种刺激的东西感兴趣是很正常的。我个人认为,小说都是以神秘为主的,杀人侦探的故事是解谜的,恋爱小说最终的结果也是一种谜,这种天然的神秘要素自然而然就融入其中。

  新京报:你认为现在都市中,人跟人之间的社会关系现状大致是怎样的呢?

  阿刀田高:以日本为例吧,从前日本是以家庭为主,现在的变化是好多人独自生活,不结婚,虽然没有什么负担,但是也失去了很多东西,造就了好多“心灵的沙漠”,这种倾向不是很好,但是回到从前的模式也不一定就好,也比较困难。去年3月11日日本发生了大地震,很多人说这是对日本人的惩罚,虽然这么说对在灾难中失去生命的人们很不礼貌,但我们要以此为戒,找回日本淳朴的东西,有一个回归。

  新京报:你这样讲,我想起东野圭吾的一个短篇小说,大致是讲一个社区的人突然在社区发现一具尸体,为了害怕房价下跌,所以把尸体抛到另一个社区,结果另一个社区同样害怕房价下跌,又抛回尸体,你怎样看待现代普遍生活中越来越多的怪异现象?

  阿刀田高:我是没有读过这篇小说,但在日本,一个家庭可能只有男人在外面工作,所以买房子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碰上尸体这种对于房价毁灭性打击的事情,做出这种保护自己生活的举动我很能理解,东野的这个故事综合起来感觉很心酸。

  新京报:作为日本最高文学奖直木奖的评委,你如何点评当下日本文学?

  阿刀田高:日本文学界现在非常困难,我所接触的好多近期的作品好像都以自己为中心,就是以自己为中心,50米为半径这样写作,这样的小说是可以存在的,可是我还是觉得年轻作家应多发散自己的思维,把半径放得大一点。现在获得直木奖的作家平均年龄在40岁左右,他们好多现在都是写初中生、高中生的故事,对于成年人或者比较大的事情关注很少。

  新京报:是什么原因?

  阿刀田高:主要还是作家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比较欠缺,这也是我痛心的一个地方。

  新京报:你是如何积累灵感和启发自己创造力的?

  阿刀田高:日常生活中,我喜欢关注一些奇怪的事情,拿一个例子来说,我在东京银座的道路交叉口看到过一双漂亮的高跟鞋,摆在路中央,看起来材质非常好,我把它捡起来放在路边,我就开始想,是什么原因让它跑到这里的,如果是新鞋,那有可能是谁买了路上掉出来的,可是那双鞋不是很新,也不是很旧,所以引发我的思考,发展一个故事出来,这也许是无聊的想法,也许只是哪户人家搬家的过程中掉出来的而已,可是我会想很多。

  - 简介

  阿刀田高 1935年1月13日出生于日本东京。早年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系。他于1969年开始发表作品,每年约发表10来篇。1979年对阿刀田高来说,可谓是一个划时代的开端。当时,他的小说《来访者》获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同年,短篇小说集《拿破仑狂》又获日本最高文学奖直木奖。1995年,小说《新特洛伊故事》获吉川英治文学奖。近几年,他曾多次担任日本直木奖等评奖委员会评审委员。他的四本短篇小说集日前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 评价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