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孙谦:乌鸦诗篇(组诗)

2012-09-29 02:4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孙谦 阅读

致意

它在楼前草地边向我致意
穿着礼服,涂着唇膏
它的眼睛在向我放电
如果不是因为它的嗓门太粗苯
如果不是它的喙里衔着一段烂肠子
如果不是……
没准我会爱上它
说不清我的爱
是否,与灵魂同在
与肉体同朽

 

孤鸣

在黄昏的枯藤老树上引颈长鸣
虽然,我听不懂它的唱词
可我知道它和你我一样
有着一颗蓄满了乡愁的
孤魂,从最初的一次试啼
到最后的一次歌唱,其间
它在垃圾与腐臭
和无人涉足的荒郊野地中踯躅
被赐予肮脏与丑陋的标记
饥饿恋着创痛,爱恋着孤独
它不知道上帝弃它
在那遭人鄙视的边缘
巧舌如簧的声音就是善
粗俗笨拙的声音就是恶
按照世人的标准,没有谁会相信
它风来雨去,晨啼昏唤的是一首
从遥远天边带回的赞美的歌


布道

穿着道貌岸然的道袍
它用得天独厚的嗓音布道
它只说一个音符
“哇哇哇哇  哇 哇 哇”
它的说词太空灵
我弄不清是该遁入空门
还是该回归世俗
不过,我还是对它的劝戒感到意外


对话

站在断墙上与我对话
它的声调,是哀叫还是调笑
是歌唱还是叫卖
是老人的咳嗽还是婴儿的啼唤
它在这正午的时光里漂浮
沉淀
不是心情的心情
与无可置疑的质疑


影子

随着最后一群落叶飘下来
它是一片焦黑的落叶
随着一阵冷风吹过来
它是一缕焦黑的冷风
在自己的影子里映出来
它是结冰的水潭里吻合的形神
天地间回响着鸦雀无声


贫贱

安于做个贫贱的倒霉蛋
它视腐臭之物为真理
背着褴褛的夕阳
飞来飞去
它的彷徨虚幻而可笑
令富人不安
令贪生怕死者难堪
其实它别无所求
只想,自由自在地飞


雨中

在麦场,低头仔细寻觅
身上淌着水,趾爪上沾着泥
被腹腔里的饥饿啮咬
它用啄食的尖喙剖析生存
永远看不见
地边上一丛因爱绽放的红玫瑰
在雨中含怨而泣


雪野

这一对在雪野间遛哒
眼里的光和羽毛被风吹乱
从白的树到白的岩石到白的地
做着墨黑的飞越和漫步
自此,荒野有了颜色和活力
偶尔的一声鸣叫
世界不再寂寞
而我们
我们时常用嘲弄、鄙视的眼神看它
匆忙把它从记忆里彻底抹去
只留下,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墓地

在无从表达的沉默里
在无从问答的哀伤里
它把缘季风而起的啼唤
混进干燥的墓土和杂草
向着深处追寻
作为死亡历程的根源与归宿
它是自己不祥影子的祭物
是照见灾变、苦难影子的镜子
存在就是悲剧,人间
所有的声音都这么说
眼睛被迎面的风吹着
在它侧身避风的刹那,我看到
文明也许应该从它不幸的眼神
入门


镜子

乌鸦不知道象征
不知道映照之物
它从不照镜子
它不知道躲避迎面泼来的污水
不知道愤恨、抱怨
没有罪恶感,从不赎罪
在人类树立的镜子面前
它不认识自己


造访

走近林端的时辰
我遇见了一只不在那儿的乌鸦
去岁同一天的同一时辰
我听到过它的叫唤
今天它不在
但愿它没有走开


谷壑

站在一块平坦的原野上,我们对视
只要乌鸦或我发出一声呼唤
我俩的脚下
就会突然裂开一条天然的谷壑
这距离是世界的象征
在人与物之间呈现
众人都以为这鸿沟不可弥合


古典乌鸦

犹记得乌鸦喝水的故事
童年的古典乌鸦
啼声清澈、谦卑
更似天赐之物
它坚守智慧的生存寓言
把陶罐里饮不到的水
置于时间的石子之上
把自我置于瞳仁里闪烁的思忖
从清凉的水中汲取救治之道
那生命甜美的记忆
灵与肉秘而不宣的聚合


煤的黑在地层下凝结
乌云的黑在天空上浮游
我的黑在血管和墨水瓶里流动或静默
我把血管和瓶里的墨水
泼在一张白纸上
一群黑鸟就腾空而起
它们飞翔的方向
既不是写意,也不是写实
而是回到乌鸦自身
那奉召而来的向导


如果乌鸦孵了孔雀蛋
如果孔雀孵了乌鸡蛋
如果乌鸡孵了乌龟蛋
如果乌龟孵了鸽子蛋
如果鸽子孵了导弹
如果满天的鸟毛飞出了石头蛋
如果石头蛋里爬出了小乌鸦


洪水

当灭世的大水再次袭来
在从洪水中浮游出来的方舟上
我们谈到了诺亚、橄榄树和岛屿
谈到了森林、草地、季风和禽畜
谈到了谷物、面包、鲜花和性爱
谈到了国家、世界局势和机器时代
当我们忆及人类崇拜过的偶像
凯撒、拿坡仑、希特勒和约瑟夫•斯大林
才发现船上已经没有鸽子可放了
尽管是在逃亡的时辰
尽管绝望已经泄露了世界最后的秘密
我们仍然不相信是自己的弱点
为我们预先安排好了归宿
我们仍在谈论谁偷了谁的老婆
谁是鸡毛升天的党的干部
谁的股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把废纸
谁把数亿元的国家巨款化拉到了外国的帐户
谁的别墅里有许多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们会在茫茫大雨里跪下
说我们有很多信仰、很多主义、很多思想
说我们有孩子、房产、书籍和家用器具
说我们的成功、失望和非凡的意图
我们哭天抹泪做出各种感天动地的姿势
就像马戏结束后又加演的节目
我们试探着放出了几只乌鸦
企望它们能带回一些好消息


兰波的乌鸦穿着丧服,它们
与真正的乌鸦毫无二致
梵高的乌鸦随着一阵
狂风,落进阿尔的麦田
那风就带着画幅飞越了时间,马致远
为看黄昏的乌鸦在一棵老树上
归巢,他自己却迷失在回家的路上
我也是一个回家的人,我想到了家
那家就从它自身的意义中
逃离,就像我笔下的这只乌鸦,
想飞,却不知道该飞向哪里
想唱,却发觉嗓音已经消失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